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一十八章 蘿莉拜師【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八章 蘿莉拜師【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八章 蘿莉拜師【第二更!】



兩人在這里低聲商議,那邊的兩個至尊已經爭執出了真火.眼看著就要大打出手了:楚陽勸莫輕舞的那些話兩人都聽在耳朵里,丫頭雖然還是不願,但拜師卻已經成了定局.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在于……拜誰為師?

"徒弟是我的!"甯天涯氣咻咻的.

"放你的屁!你也配!"布留怒道:"我的!"

兩位至尊斗雞一般互相瞪著眼,周身恐怖的氣息一觸即發!

這等關鍵時刻,兩人誰肯退讓?一向只存在于傳之中的神仙一般的超級體質啊!兩人本來就互相看不順眼,現在更是兩句話就爆發了……

"你讓一步!我必有厚報!"

"你讓一步,我啥都給你!"

"憑什麼是我讓?"

"那為什麼是我?"

兩人各不相讓,火藥味越來越濃.最後不約而同的提出來了一種解決方案.

"你我一戰!勝者收徒,並占據天下第一名號!"

"早該如此!"

兩人的身影刷的一聲錯開來,一個伸左手,一個伸右手,空中的靈氣突然間就恐怖的聚集起來.

"咳咳……晚輩倒是有一個好的想."楚陽干咳兩聲,眼看著這兩個老頭就要讓這里天塌地陷,楚禦座不得不出來圓場.

"什麼想?"兩個老家伙同時轉頭看來.他們又何嘗想現在就打?兩人已經打了一萬多年了還是分不出勝負,現在打……也是無濟于事.

"我有個好辦,既可以讓兩位收了徒弟,又能分出勝負,而且還不至于傷了和氣,更加不至于傷了身體……"楚陽狡猾的笑了笑.

"什麼好辦?還有這等好辦?"甯天涯與布留同時眼睛一亮.刹那間四只眼睛同時暴射出實質的白光,就如同四個探照燈,狠狠照射在楚陽身上.

"這樣……兩位前輩可以同時收徒……嗯,也就是,同時拜兩位為師.不過呢……這個月跟著這個師傅,下個月跟著那個師傅……這個月的進境與下個月的進境作比較,誰勝誰負,那就一目了然.然後若是不服的,可以從第三個月開始,再進行一次比較……如此,一直到出師……難道兩位還分不出勝負麼?"

楚陽笑的很狡猾,嘿嘿兩聲,結束了自己的長篇大論.

"好子……"甯天涯摸著自己下巴,若有所思:"你子完全是想將我們兩個老家伙都算計在里面,都為這個丫頭嘔心瀝血?而且不用心還不行?你這等于是奴役了我們兩人?嗯?你好大的膽子啊!"

楚陽訕笑.

"這家伙太陰了!"布留也是斜著眼看著楚陽:"太壞了!"

楚陽嘿嘿一笑,道:"怎麼?你們不敢比?怕輸給了對方?"他歎了口氣,道:"我也理解,這修煉夫與教徒弟,那可是兩碼事……沒把握,也正常!若是你們誰覺得沒把握,可以退出,這樣不就不用爭了麼?"

兩大至尊一起瞪眼.

明知道楚陽是在激將,但這個當口,誰肯認輸?誰認輸,這個古往今來第一體質的徒弟就沒了!

甯天涯瞪了瞪眼,有些沒有底氣地道:"不過……這倒是不失為一個好辦……"

布留一臉黑線,糾結的連連點頭:"對,好辦,好辦."看著楚陽的目光已經是很不得將這個一臉壞笑的家伙一口吞下肚去.

兩大至尊都有些郁悶.

本想一個人獨吞,現在卻變成了兩個人共有?

尤其是甯天涯,更是後悔的想要撞牆.若是當時就下來收徒弟,那會有這等破事?現在可倒好,要好好地摸清楚徒弟的體制,盡心教導,全力督促,而且還要挖空心思的壓過對方……

但這壓過對方的決定權……卻有一大半不在自己手里,而是在徒弟身上.

可這個徒弟只是一個粉妝玉琢的女娃娃……打不得,罵不得,重話一句恐怕就哭了……

兩大至尊同時在心里歎了口氣,愁眉苦臉:這可如何是好?

但兩人對望一眼之後,看到對方臉上的糾結,卻頓時都是精神一振:他也在糾結?這下子可好辦了.

"就不信壓不過你!"兩人同時從鼻孔里惡狠狠的噴出粗氣,狠狠的宣.

"那,我來第一個月!"

"放屁!憑啥是你?"

兩人頓時又斗雞一般對峙起來.

"哎呀……這個你們可以用劃拳來決定的嘛……"楚禦座忍不住插嘴,想要解決糾紛.

"你閉嘴!"兩大至尊同時轉頭怒喝:"就是被你子害苦了……!"

但兩人商量來商量去,卻無奈的還是認可了劃拳決定這個兒戲一般的笨辦……

于是布留獲勝,大笑三聲.

甯天涯輸了,摸著鼻子不是滋味,突然宣布:從今天開始,他要搬到布留那里去住……要看著寶貝徒弟不被布留迫害云云……

當然,大方向已經定了下來;其他的都是末節事了……

兩人計劃一番之後,幾乎是錙銖必較的,將莫輕舞的練時間瓜分一遍,然後彼此才都帶著滿肚子的委屈和不忿以及那無盡的郁悶和糾結,象征性的握了握手.

接下來,蘿莉拜師又出現了問題.

兩個師傅,要有先後的吧?誰是大師傅?誰是二師父?

還是楚陽冒著被噴的危險,提出:"統統都叫師傅,嗯,甯師父,布師父……這樣叫.等蘿莉最終出師得時候,決定誰是大師父,誰是二師父……"

這樣一來,楚禦座輕飄飄的一句話,就將"誰是天下第一"這個名頭的歸屬權的頒發權送到了現在還是一頭霧水啥也不懂的蘿莉手里……

敢不盡心盡力的教導舞?嘿嘿……看你們盡不盡心!這可是關系到萬載千秋的名聲問題……

就不信你們不在乎,你們若是不在乎,又怎麼會為了天下第一這個名頭打了一萬年?

"你狠!"兩大至尊憋屈的捏著鼻子忍了.

兩人都是人精,都看得出來,這子就是那丫頭的主心骨;萬一這子不爽來一句:舞,咱不拜師了.那丫頭肯定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然後毫不猶豫的一轉就走……

那樣,兩人可就是雞飛蛋打了;更加收不到徒弟了……

兩人隨手一捏,地上出現了兩個高台,道貌岸然的並肩坐在高台上,接受了丫頭的九拜,才爭先恐後的了一句:"愛徒請起!"

看這用語,已經是有些溺愛了.師父對徒弟話,居然還得用上一個'請’字……

"我們走吧,早些回去,也好給這丫頭打基礎."布留有些迫不及待.這個月可是他地……

"楚陽哥哥……"蘿莉嘴一扁,眼淚刷刷的落了下來,張著手走過去死死的抱住了他:"我真舍不得離開你……"

"沒事兒…只是很短的時間,乖."楚陽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卻還是強作笑容,道:"若是你想我想得厲害了,就求你師傅帶你來看看我啊."

"嗯."莫輕舞眼睛一亮,重重的點了點頭.

松開手,慢慢地往後退,大眼睛里,滿是不舍.退出好幾步,突然縱身而起,一下子撲進楚陽懷中,嗚咽著,花瓣一般的嘴唇使勁的在楚陽臉上親了一下,又覺得不夠,使勁又親了好幾下.

才湊在楚陽耳朵邊上道:"楚陽哥哥……你不會忘了我的對不對?"

"那當然."楚陽道:"我怎麼會忘了我的輕舞?"

"那你親我一下."莫輕舞嘟起嘴,歪著頭看著他.

楚陽湊過嘴去,在蘿莉臉上叭叭的親了兩口,布留和甯天涯看的著急上火,委實是醋意十足.這混蛋家伙,居然親我的徒弟!我的徒弟才這麼……

楚陽將莫輕舞緊緊地抱在懷里,貪婪的呼吸了幾口丫頭身上的清新氣味,良久,忍住心中的酸澀,狠狠心將她放下地來,道:"走吧,楚陽哥哥等你回來."

"嗯."蘿莉轉過身走了幾步,一步三回頭,淚眼盈盈.

"你可不許……"不許什麼,丫頭沒有出來,只是回過頭癡癡地看著楚陽.年紀,眼神之中竟然是黯然……

"走啦."甯天涯有些不耐煩,揮了揮手就想帶著徒弟走了.

"喂!"楚陽咳嗽一聲,道:"兩位至尊大人,我可是幫你們收了一個好徒弟,還給你們解決了一個大難題,難道你們就沒有啥表示?"

"表示?"布留惡狠狠地看著他:"子,不要得了便宜賣乖,老夫兩個人的下半生,就坑在你手里了……居然還想要好處!想瘋了你的心……"

"啥好處也沒?敢我這麼半天白忙活了?"楚陽的表很是有些郁悶的可笑,看的滿是離愁別緒的丫頭也是為之撲哧一笑.

"去去去……"甯天涯瞪他一眼.

楚陽放聲大叫:"輕舞啊……到了那里,可要多從你這兩個師父那里弄些好東西出來,你用不著的可以給楚陽哥哥用哇,越多越好,你這倆師傅可是有的是好東西啊."

莫輕舞堅定地攥起拳頭揮了揮:"楚陽哥哥你放心,我一定把他倆都榨的干乾淨淨!都給楚陽哥哥你!"

兩大至尊同時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我們這是收徒弟,還是收來了一條餓狼?

…………

我先吃口飯.飯後開始碼字第三更;月底了,大家的月票別捏著了……很需要啊.




上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風狐認主!【第一更,求月票!】     下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兵閣荒原揚威【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