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這一劍,冠絕古今!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這一劍,冠絕古今!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這一劍,冠絕古今!



孟超然臉色淡然,心中稍有後悔:自己實在是被談曇打亂了心境,陷入一種無語的內心感覺之中,導致了自己對于危險的靈敏感覺大幅度下降,竟然沒有能夠提前發覺.走到這里才發覺,雖然沒有完全陷入對方的包圍圈,但也已經是晚了.

面對數十倍于自己的強大敵人,孟超然竟然在瞬間恢複了自己的淡然心境,溫和的一笑,道:"地獄之路,今日不走,來日也總是要走的.不過,連累各位為了此事在這等冰天雪地里等了這麼久,實在是辛苦了口孟某心中,著實是有些不好意思."

他的聲音自然,語氣輕快,便如對面就是老友,在促膝談心;黑魔家族聽到的人,在這一刻竟然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一時間,眾人都是心中一凜:這人面對必死之局,竟然如此鎮定從容!

面對惡劣的局面還能從容的人,只有三個可能:一個是有完全的實力有把握可以脫身而出.第二個是根本超脫了生死.第三就是.這人是個瘋子!

但眼前這個人,卻分明沒有那樣的實力,而且舉止有度,不是瘋子.那就是……他早已經超脫了生死!

看透了生死!

對他來,生與死,不過都是生命的一種形式,根本就是無所謂的.

這樣的人因為沒有實力,並不可怕,但卻可敬!可佩!

面對一個孟超然這樣的人,看著他臉上一片懶洋洋的平淡和煦,黑魔家族的三十位高手居然在瞬間沒有了那種'終于堵到人,的快感!

不僅僅是他,連他那位混不吝的徒弟,長得難看的要死的那個家伙,居然也是斜著眼看著自己等人,似乎完全沒有將這二十八位王座和兩位皇座看在眼中.

他的眼神倒像是正在捕食的鷹在看著一群免子!

"閣下,先將九級靈獸內核交出來吧."黑魔皇座眼中露出一份欣賞,道:"雖然你終究免不了一死,但沖著你這一番淡然,我可以答應你,讓你死得痛快一些."

孟超然搖頭失笑,緩緩拔出長劍,輕聲道:"君欲一戰,在下何惜此身?總歸不過一死,又何必什麼痛快不痛快."

他眼睛看著錚亮的劍身,唏噓道:"但那九級靈獸內核……卻是萬萬給不了的!"

"為何?"黑魔皇座頓時一怒,有些驚異不定的問道.他從對方這句話里,感覺出來了一絲特別的意味;似乎對方有什麼苦衷,交不出內核一般.

"我的意思是,無論如何,九級靈獸內核,你們都是得不到的了."孟超然微微一笑,不慍不火的道:"唯有大好頭顱在此,誰來取之?"

黑魔皇座眼瞳收縮,看著孟超然,殺機一絲絲的彌漫出來,一揮手,喝道:"死!"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驚叫響了起來.

"啊!酬∼"正面的這一隊的首領是一位九品王座,一回頭正要下命令進攻,卻突然發現自己這邊居然莫名其妙的少了十個人!

"人呢?王二黑趙三牛孫武丹他們那里去了?"這一聲叫,頓時黑魔的人陣型有些散亂.

他叫了一聲,沒有回應.

頓時有幾個人縱身而回,隨即就是連續幾聲驚叫:"皇座!這……他們這些人…都都……都死了!"

隨即那幾個人抖抖索索的出來:"死了……真的死了,被人從地下殺死的……"

"放你娘的屁!"黑魔皇座頓時大怒,一個耳光甩上去,呵斥道:"這下面前是萬載玄冰!萬載玄冰懂麼?"

那個王座被打的身子轉了一個圈,頭暈目眩,猶自哭道:"是真的……皇座……"

黑魔皇座目光一凝,長身一掠,刹那間就將十具已經凍僵了的尸體查看一遍,臉色越來越難看,突然挺立大吼:"何方鼠輩偷施暗算?有種的,出來與我公平一戰!"

四周寂靜,大雪飄飄而下,沒有任何回應.

他一邊罵,一邊仔仔細細的查看著面前身後的玄冰冰面.猶自不敢相信,居然真是有人躲在地下刺殺!

這可是玄冰啊!怎麼藏進去的?

"所有人注意腳下,有神秘敵人!"黑魔皇座臉色慎重.現在對他來,最要緊的莫過于這躲在暗處神出鬼沒的敵人.

孟超然兩人反正已經在包圍圈里,什麼都是逃不了的:但這個神秘的地下殺手卻是一出現就能要人命!縱然他乃是皇座之尊,也不敢能夠在這樣詭異的刺殺之下保住性命.

看著那十具咽喉中劍的尸體,黑唐皇座手心里一把冷汗.

這個人,據對是一個冷血的殺手!而且是一個經驗豐富到極點的冷血殺手.殺了十個人,自己這邊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

這樣的刺殺手段,簡直是聞所未聞.

聽到警告,所有人都是如臨大敵的看著自己的腳下唯恐一不注意腳下就鑽出一把劍來.

但現在的楚陽已經不在冰層之下了.

他早已經悄悄出來,目前正在悄悄的向著自己選定的方向移動.

只要到了那里就能夠居高臨下,一次性造成最大的殺傷,撕開一道口子,帶著師父師弟逃出去!

附近的地形,楚陽早已經爛熟于胸.

黑魔的人心翼翼的警惕了半晌,沒有任何發現,談曇終于忍不住笑了起來:"師父,你看這些人,一個個眼珠子盯著地上,活像是一群屎殼郎在找大糞."

孟超然嚴肅地道:"不要亂話."

頓了頓,道:"你這孩子,這毛病啥時候才能改掉,怎麼總是喜歡實話?"

他接著淳淳教導道:"談曇,以後要記住,實話是很傷人的,在這江湖上混,不能實話.要假話,雖然我們都看著他們像屎殼郎,但絕對不要出來知道麼?你一出來這些屎殼郎該多生氣呀?將心比心,若是有人你像屎殼郎,你生氣不?"

孟超然知道,今日面對如此陣營,自己師徒二人已經是沒有半點逃脫的希望!所以索性放開了自己,狠狠地譏刺一翻面前的敵人.

"師父教誨的是."談曇唯唯諾諾,道:"師父,弟子以後不敢了,以後專門假話."

三十人六十道惡狠狠的目光同時射來!

"看屎殼郎真生氣了吧?"孟超然瞪了自己徒弟一眼.

"這也難怪,這里明顯沒有大糞,他們找不到自然是要生氣的."談曇很理解的道.隨即憨憨的向著眾位王座笑了笑,道:"你們……是吧?"

"先將這兩人拿下!"另一位黑廈皇座氣得臉色青紫,大吼一聲:"老夫要親手揪了這個多嘴多舌的混蛋的舌頭!"

"殺!"二十多人同時往前飛撲.

"來得好."孟超然的眼中閃出一份解脫的神色,溫和的笑了笑,拔劍而起,腳下驚鴻云雪步全速展開,連人帶劍化作了一道縱橫交錯的劍光.

談曇狂嘯一聲,突然掣出長劍,跟在孟超然身後沖了出去.

就在這時,突然間異變突生!

一道凌厲的劍光,便如九天雷霆,突然落下!從斜刺里的方向,像一道流星曳著長長的光尾,居高臨下猛的橫穿過來!

這一劍,完全的沒有任何的征兆,甚至,在眾人的眼角余光已經瞥到的時候,還是有一種驚悚的夢幻感覺!

九劫劍主楚陽,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只是催發了這一招凌厲無前的,屠盡天下又何妨!

全力出擊,沒有任何保留!

無聲無息的發動!

當先的一位王座只來得及驚叫一聲,楚陽已經從他身體之中穿了過去!這一劍的甚至這位王座都來不及格擋!

劍光連斬三人,已經沖到了包圍圈內圍.一聲冷喝:"跟我走!"

毫不停留的穿過七丈的距離,已經射到了另一位王座高手面前!這位王座心膽俱裂,根本來不及閃躲,只有拔劍迎擊.

但他雙劍一接觸,這位黑魔王座的劍就變作了漫天鐵屑,隨即整個人的身體四分五裂得出去,楚陽已經又沖到了下一個人面前!

孟超然與談曇迅速反應過來,跟在這道驚豔的劍光之後,全力往外沖!

楚陽這一招選擇的時機並不一定最好但方位卻是最佳的!

因為兩位黑魔皇座一左一右,楚陽這一招發動,找的便是兩個人的視線能看到但若是緊接著出手年會被自己的屬下的身體阻擋的那一刻!

屠盡天下又何妨!

這一招的凌厲,實在是冠絕古今!

直到孟超然和談曇跟在劍光之後往外沖的時候這一招的余韻才發出:在長劍掠過的這長空之中,才猛地發出一陣噼噼啪啪的音爆!

一種幾乎等于是悶雷一般的聲音,才傳了出來.

一劍之威,恐怖如斯!

一劍,從包圍圈的斜後方發出,新殺了的第一個人,還是背對自己,第二個人,已經是半側身,第三個人,一邊臉已經轉了過來,第四個人,已經是對面的正面相對,到了第五個人……又是一個半側身!

第六……沒有第六了!

劍光如同雷霆霹靂一般的一閃,已經沖出了包圍圈!依然帶著一往無前的劍光余勢,閃電般往前飛……

……

(第二更!求月票推薦票.哎,咱們的推薦票,前天是在前八,昨天就滑落到十三,今天干脆跌出了十五……兄弟們,推薦票是每天過了零點都自動產生的,那可是不要錢的啊……何以堪啊……)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殺人如草不聞聲!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來對付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