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來對付他們!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來對付他們!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來對付他們!



而現在,眾黑魔家族的高手們眼中,依然是這驚天動地的一劍地影子在閃爍!自始至終,竟然沒有人看到,這劍光之中挾裹著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一片寂靜!

在目睹了如此恐怖的一劍之威之後,連兩位皇座,也是陷入了一陣夢魘般的瞠目結舌之中;隨即反應過來,正好看到跟在最後的談曇剛剛跑出包圍圈.

最近的那位王座高手反應最快,幾乎是下意識的一掌就拍了出去.

砰地一聲拍在談曇背上!

突然啊呀的一聲怪叫,一陣青煙起,談曇被他打得翻了兩個跟頭,若無其事的爬起身來,一路狂奔……

再看這位王座高手,正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眾人一看,他手上熱氣騰騰,一陣烤肉的香味傳來,手掌心居然起了一層燎泡……

眾人為之駭然:凝聚力打了一掌,手心居然起了燎泡?這可是王座高手的手!

難道這混蛋背上背著一個火山,身體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岩漿不成?

兩位皇座當先一掠,輕煙一般追了上去,留下冰冷的一個字:"追!"衣袂帶風,一掠十丈.

兩位皇座心中都是有一股羞憤!因為,在剛才看完那一劍之後,兩人心中不約而同的冒出來一個想:若是剛才這一劍只是針對我一個人……那就完蛋了!

這一劍,實在是從所未見,冠絕古今!

劍光如龍騰,帶著孟超然和談曇兩人轉了一個彎,終于止住.楚陽噗的一聲摔倒在地,全身無力!

這一劍,已經將他所有的力氣,都發揮了出來,沒有一絲保留!現在,幾乎連站起來的力量也沒有了.

"楚陽?"孟超然眼神一凝,沒想到在這危急時刻來救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徒弟!

"師父……"楚陽無力的笑了笑.趕緊吞下一顆不完全版九重丹,全力恢複實力.

孟超然幾乎怔住!在自己已經完全絕望,准備慷慨赴死的時候,竟然是自己的徒弟橫空而出,救了自己的性命!

刹那間孟超然心中如同潮水一般翻滾,思緒萬千.

但他的反應極快,隨即一把抱起楚陽,一手拉住談曇,猛的吸了一口氣,一張白玉一般的臉,瞬間變成了血色,隨即噗的一聲吐出來一口氣;身子如箭離弦,飛了出去.

比他平日里最快的速度竟然憑空快了三倍!

燃「啟航冇水印」燒生命力!

以極限速度狂奔!

正是前段時間那兩個王座為了逃脫黑魔的追殺所使用的手段.如今,孟超然也用了出來.

孟超然從來都是淡看生死;但如今,兩個徒弟都在自己身邊,那麼,自己絕不能死!不僅不能死,而且還要將徒弟救出去!

哪怕拼了自己這條命!

孟超然的速度突然加快,抱著一個人,拖著一個人,竟然似乎如有神助一般,迅速的拉遠了與後面的距離,閃電般拐過一道彎,身形消失.

黑魔的高手們一個個憤怒欲狂,發瘋一般趕來.

四十位高手!不知不覺的死了十個,被人一劍殺了五個……只剩下了二十五個!

這讓兩位一向目高于頂的黑魔皇座何以堪.在自己的率領下出了這樣的事……兩位皇座眼睛都了.

"哪里冒出來的劍王!"一位皇座怒發沖冠.這位皇座名叫錢萬通,也是用劍的;但卻不是主修劍.自然明白剛才那一劍的恐怖之處.

剛才那樣凌厲的一劍,那樣的身與意合,意與劍合,如閃電橫空擋者披靡的一劍,除了劍王,再也沒有人能夠用得出來!

若是劍帝,那麼恐自己這三十個人沒有一個人能活命!所以……只能是劍王.

另一位皇座吳疆與他並駕齊驅的前進,冷冷道:"不管是劍王還是刀王,今天他都是必死無疑!錢兄,無須如此著急!"

兩人對望一眼,身形不約而同的加快.

在追蹤過孟超然之後,兩位皇座都知道,千萬不能讓這個人逃出一定距離之外;否則,以這個人的隱形匿跡的手段,在刹那之間就會變得無影無蹤.

孟超然青衫如流光,奮力前行.

這一路上,他已經將自己的平生所學,所悟,都毫無保留,甚至是超長的發揮了出來.

腳尖一點,一團冰雪飛出另一個方向,將雪地之中噗噗噗的連續打出十幾處痕跡,似乎有人從這里跑過……

但人已經轉向另一個方向,兩只腳交換的瞬間,踩到雪面的刹那,就已經在借力的同時制造出數處飛奔的痕跡;等他的身影消失的時候,留下的痕跡,與其他他制造的假象一摸一樣……

這需要極端冷靜的冰雪一般的頭腦!

而且每一次,都是有目的的,所針對的方向,都是帶有一定的迷惑效果.也都有遮蔽目光的障礙物存在……

孟超然一只手抱著楚陽,一只手拉著談曇,眼睛同時在每一刻都掃描著四面八方,在電光石火的時間里做出准確判斷,並同時揣摩追兵心里,布置假象迷惑,並隨時轉變路線……

這樣的反應能力,只能是天賦加經驗加直覺加閱曆的綜合,缺一不可!

孟超然現在做出來的事,就算是現在的楚陽,也是遠遠不及!根本做不到!

他在師父的懷里,看著後面師父布下的縱橫交錯的陣一般的痕跡,兩只眼睛都瞪的大大的.想不到師傅還有這一手……

這樣的經驗和反應,需要經曆過多少的生死啊?

楚陽心頭有些酸楚.師父究竟經曆過多少,他從來不;從來都只在他自己的心里埋藏著.

但這樣的經驗卻是騙不了人的.這些,若是沒有多次銘心刻骨的九死一生的經曆,是絕對揣摩不出來的.

在極短的時間里,孟超然已經拉遠了敵人與自己的距離!在拐過一道山坳之後,終于停了下來,一停下,就猛地吐出了一口血.

在此期間,楚陽多次要求下來,孟超然只做沒聽見.

"聽著!"孟超然滿臉通,眼神凌厲的看著兩個徒弟,聲音又急又快:"這里是生路!你們兩個,從那邊出去,用腳尖點地,做出那種濺射效果,盡快的離開這里.以後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記住!活下去!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哪怕是膝蓋跪成了骨粉,能活著……就不要死!"

這位淡然生死超然物外的人,在這等幾乎等同于訣別的時刻,對自己鍾愛的弟子的話,竟然是……活下去!

"師傅你呢?"談曇急急的問道.

"我?我當然也要活下去……"孟超然冰冷一笑,伸手一指:"我從這一邊走.我們分頭行動……我們兩路,或者是你們吸引了敵人追去,保全了我,也不定!快走吧."

"師父……"談曇的眼眶了.

他和楚陽都知道,孟超然這麼,只是為了讓自己兩人放心,只要自己兩人一走,自己的師傅是絕對的就會立即作出動靜,將敵人全部引走,為自己兩人制造生機!

為了這兩個弟子,孟超然現在明顯的已經是不要命了.

"還不快走?還在等什麼?"孟超然低聲厲喝.

"師父……"楚陽強忍著胸中火山爆發一般的感,一字字的道:"不需如此,我能對付他們!"

那終極的一招:劍靈附體.

楚陽不想用.因為用一次,就會增強一次自己的依賴感,而且,對自己的精神和劍靈的靈神都是一種極大的損耗!

以往,哪怕是再九死一生,再惡劣的時候,楚陽也從未有過這種打算.

但是現在,他卻是真正的要啟用這終極一招了!

什麼,也不能看著自己的師傅死.

這一招若還是不行,那就只有再用那最後一招,以我心血,崩毀萬劫!

不惜一切!

哪怕再一次輪回!

"你有辦?"孟超然眼神一凝,看著楚陽.

"是."楚陽站了起來,晃了兩下,感覺著體「啟航冇水印」內九重丹的藥力在洶湧激蕩,臉色在刹那間轉成潤.力盡複.

"不要逞強,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孟超然低沉地道.這一刻的耽擱,他的臉上已經變成了慘白色.

燃「啟航冇水印」燒生命的力量逃走,代價無疑是慘重的!

"師父這座青山若不在了.那麼弟子們就算能夠逃得出去,也是終生無顏.用自己師父的性命換來的生存,何其不忠不孝!"楚陽一字字的道.

孟超然長歎一聲,知道楚陽徹底的了解了自己的心思.

"你本來在暗處好好地,跑出來做什麼?"孟超然看著楚陽,一片痛惜.

"師父還沒有與師娘團聚,這條命留著還有大用."楚陽緩緩道:"至于追兵,就有弟子一個人解決了吧!"

"師娘?"孟超然眼神一驚:"你知道些什麼?"

"師娘?"談曇震驚了:"師傅還有師娘?"

如此嚴肅悲壯的氣氛,被談曇一句話搞得楚陽與孟超然兩人頓時都無語了.師傅還有師娘?

這句話可是將師父和師娘差了一個輩分,直接亂倫了……

孟超然滿臉黑線.

楚陽哭笑不得的搖搖頭,掏出一粒不完全版九重丹,塞進了孟超然嘴里,狠狠地看了談曇一眼,喝道:"等我殺了這幫混蛋,再找你算賬."

談曇切了一聲,翻翻白眼:"我好害怕哦……"

衣袂掠空聲音響起,一個暴怒的聲音道:"看你們還要往哪里跑!"

卻見楚陽已經站起身來,突然仰天長嘯!

嘯聲慘烈悲壯,發聲到一半,突然轉成了一種蒼涼的,滄桑的,孤獨的,寂寞的,凌厲霸道!——的一聲長嘯!

…………

第三更!求月票!我繼續碼字第四更……




上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這一劍,冠絕古今!     下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斬盡天下意未盡,屠遍人間不等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