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斬盡天下意未盡,屠遍人間不等閑!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斬盡天下意未盡,屠遍人間不等閑!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斬盡天下意未盡,屠遍人間不等閑!



黑魔皇座錢萬通第一個找到這里,卻被這一聲長嘯嚇得生生打了一個哆嗦.

這一聲長嘯,前半部分出來的時候,錢萬通還在鄙視:媽的,死到臨頭了,你嚎什麼嚎?

但隨即就嘯聲一變,無盡的殺氣噴薄而出!錢萬通只覺得渾身的汗毛突然都炸了起來,一陣毛骨悚然,頭皮似乎在這一刹那間都緊縮著,一股涼氣,從尾椎部位升起,上通天靈,下到湧泉,刹那間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

從來沒聽過這種聲音!

連孟超然和談曇也是驚詫莫名的看著面前的楚陽,有些不知所措.他們兩人分明感覺到:現在的楚陽,跟剛才的楚陽絕對不是一個人!

這種感覺毫無道理,但卻真實存在.

楚陽背對著孟超然和談曇,負手面對錢萬通,眼神冷漠而睥睨.臉還是那張臉,身子還是那個身子,卻有一股無盡的蒼涼滄桑,噴薄而出!

似乎這個身影,已經孤身一人站在天下絕頂……數千萬年!

此刻站在這里的,不是楚陽,乃是那站在巔峰已經九萬年的,劍靈!

刷刷刷,黑魔的人在那一聲長嘯之後,便如同時收到了召集令,從四面八方飛縱而來;刹那間,二十五個人濟濟一堂,一個不落的都來到了.

楚陽的臉上漠無表,輕飄飄的踏出一步,背著手淡淡的問道:"就這些人麼?"

隨著他的話,面前的二十五個人,包括兩位皇座,均是同時間感到了一種奇怪的感覺:在自己的身前,突然間天塌地陷!

似乎有一個無形的漩渦,在將自己的精神死命的陷落下去,而下面,是深不見底的無盡深淵!

狠狠地閉了閉眼睛搖了搖頭,重新睜開眼睛,眼前依然是一片迷蒙,白雪紛飛!

一切景象與先前無疑異!

但剛才那種恐怖的感覺是怎麼來的?

"臭子,裝神弄鬼!"一位王座大怒,喝罵道.

錢萬通與吳疆對望一眼,都是看到對方眼中的驚疑不定:難道面前這個少年,竟然是一個從所未見的大高手?

這種恐怖的氣息,豈是裝就能裝得出的?

難道這根本就是一個陷阱?不可能啊……先前的狼狽可不是裝出來的.

錢萬通眼珠一轉,道:"沈老三!你去將這子廢了!"

先派出一個人去探探虛實再,至于是沈老三將那人廢了還是那人將沈老三廢了……那就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事了.

對錢萬通來,丟出一條人命去投石問路,根本就是很應該的,無關痛癢的事.

沈老三一個縱身出來,輕盈的在空中轉了一圈,就在半空中拔出長劍,就在半空中喝道:"拔劍!老子來教訓教訓你!"

"嗯?!"楚陽緩緩轉了一下頭,眼睛一瞪,一股恐怖的氣息轟然而出,實質一般凝結,當頭罩了下去!

半空中正擺好了一個英俊瀟灑的姿勢正准備下落的沈老三突然一聲驚叫,神智陷入了一片混沌,似乎自己突然就處身在地獄的無邊黑暗之中一般.

眼前一黑,一聲慘叫,啪的落了下來.卻在落下來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回事變成了跪姿,端端正正的跪在了楚陽身前.

渾身顫抖,面無人色.

"教訓我……"楚陽有些悵惘的揚起頭,喃喃地輕不可聞的道:"十萬年沒有親耳聽到這句話了……真是新鮮啊."

他似乎全無防備的站著,仰著頭歎息,悵惘,回憶;似乎身下正跪著的沈老三只需要抬一抬手,一劍就能刺入他的咽喉;但沈老三卻是死死地跪在地上死死地低著頭,渾身的汗水不住的滲出來,臉上得如同要出血一般,卻是怎麼也不能將頭抬起來哪怕一點點.

現在沈老三已經恢複了神智,對于自己正在眾目睽睽之下跪在敵人面前感到無盡的羞辱,幾乎要羞愧自殺,卻是無可奈何.

看到這一幕的錢萬通和吳疆都是兩眼猛地往外一凸,然後猛的倒抽了一口冷氣!

沈老三是誰?這可是一位七品的王座!就算是自己兩人,也沒這麼輕易的就能拿下他.

但在這人面前,竟然根本都不用動手,直接用氣勢就壓趴在了地上!

頓時看著楚陽的目光就變成了驚悚!

楚陽依然在仰天長歎,緩緩吟道:"此身長辭日月外,一別人間九萬年;只在巔峰漂流過,不見滄桑不見仙!"

完,他才微微低下頭,輕輕的歎息一聲,無奈的輕輕搖頭,道:"我真的不想殺人."右手五指倒扣伸出,輕輕下落,咔嚓一聲,沈老三的一顆腦袋完完整整的被他從脖頸上如同拔草一般拔了出來.

舉頭長歎,抬手殺人;嘴上剛剛還在悲天憫人,手中卻已經是辣手無!

這時,他才接上了沒完的話:"……可惜這是我的使命!"

我真的不想殺人,可惜這是我的使命.這才是一句完整的話,可惜沈老三只能聽到前半句,就已經魂歸離恨天.

鮮血從沒有頭的頸腔里咕嘟嘟的冒出.

楚陽微微的歎息一聲,道:"真可憐,就這麼死了……哎,數十年的苦修啊.就這麼毀于一旦,這是何苦來哉?"

錢萬通和吳疆看的心頭一股涼氣冒了上來.

先前他'我真的不想殺人’的時候,眾人包括現在已經是死人的沈老三都是心中一松;長出了一口氣,你不想殺人?太好了!

那想得到這家伙轉眼就將人頭抓了下來!

就像是農夫從自家的菜地里,拔起來了一棵狗尾巴草.

如此的容易.

親手殺了人家,居然還很悲傷的:數十年的苦修啊,就這麼死了……

我靠,這還是個人嗎?

眾人都有一股暈眩的沖動.

隨即,就見楚陽轉頭看著錢萬通,淡淡地道:"你是頭?來吧,請制造一個理由,讓我殺了你們吧!"

錢萬通頭皮一炸,不由得蹬蹬蹬接連倒退三步,然後突然間不知怎麼腦袋一暈,大吼了出來:"大家一起上,他再強也只是一個人!我們齊心合力,殺了他!"

這一聲命令斬釘截鐵殺機盎然!

眾人發一聲喊,在吳疆的帶領下猛的沖了上去.

"殺啊……"

錢萬通哭了!

對天發誓剛才他真的不想那句話,他真正想的話是:點子紮手,大家分散走!

但不知為什麼腦袋暈了一下,那一番氣壯山河的送死的話就吼了出來.

剛才對方還讓他制造一個理由,眨眼間居然就將這理由制造了出來?

這這……這是送死的理由啊!錢萬通淚流滿面.

隨著人流湧上來,楚陽哈哈大笑,縱然是在笑,可是那種屬于遠古的滄桑寂寞卻依然是凝實著,蕩漾著.

隨即,他一把就將手中的人頭扔了出去,雙臂一振,砰地一聲,頭上的束發玉冠砰然炸裂,一頭黑發張揚的沖天而起!

凜冽的殺氣,突然狂湧而出!整個極北荒原,似乎都籠罩在其中!

剛沖上來的吳疆等人臉色一白,眼中射出極度的恐懼之色,忍不住就停住了腳步!

楚陽卻是緩緩前行,一襲黑袍,突然變成了黑夜一般的深邃,無數的劍氣,就如同有形,從他的全身射出,右手一伸,一柄雪亮的長劍鏘的一聲出現在手掌中,發出歡快的劍鳴!

楚陽隨手一挽,就挽出來一個劍花,長聲吟道:"一身縱橫人世間;一劍在手何謂難?斬盡天下意未盡;屠遍人間不等閑!……"

隨著這幾句吟出來,楚陽的黑衣身影輕飄飄的前行,視面前眾高手如無物,長發披散飛飄飛揚,他就這樣一步步緩慢前行,但看在別人眼中,卻是在漫空白雪中鬼魅一般若隱若現.

"……劍下血湧千尺浪,腳底白骨萬仞山;屠盡蒼生九萬萬,第一滴血猶未寒!哈哈哈……痛快!"

他厲吼一聲:"痛快!"

突然間一道劍氣橫空發出,直直沖上天際,轟的一聲,將正繼續著大雪的漫天烏云一沖而開!

一縷陽光照射進來!陽光微弱卻燦爛,極北荒原白雪飛舞,飄飄揚揚密密麻麻,在這一刻,竟然被這道陽光照射出了夢幻般的迷離色彩.

這是極北荒原一萬年來第一次見到陽光!

竟然是一道劍氣,沖破了滿天云霧!生生的攪出來了一個口子.

沒有人發現,就在這一刻,楚陽身後的談曇眼中突然冒出一陣通的光芒,直直的看著那通天徹地的劍氣,竟然呆了.

光一閃即逝,但談曇卻是軟軟的跌倒,坐在地上,昏迷了過去,只是,他的全身的能夠燙熟人的高溫,卻在這一刻奇跡一般的消失不見!

似乎這恐怖的劍氣,激發了什麼,喚醒了什麼,或者是……觸動了什麼……

就在這時,遠遠的地方突然同樣有一道劍氣沖天而起!洶湧磅礴,又將天空捅出來了一個大窟窿,就像是一個遠古的惡魔,突然橫空出世!

又一道陽光照射進來.灰蒙蒙的天氣,突然出現了這兩道亮光,就像這天地本就是一個沉睡的巨人,此刻突然睜開了他的兩只眼睛.

那一道劍光一閃即逝.

楚陽猛的看向了那個方向,眼中竟然露出熱切之色,幾乎不可聞的輕聲道:"在那里……"

然後他就緩緩轉頭,緩緩抬頭,看著面前二十四個人,長發飛揚中,淡淡的一笑:"來!來死!"




上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來對付他們!     下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斬盡殺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