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六章 斬盡殺絕!  
   
第一百二十六章 斬盡殺絕!

第一百二十六章 斬盡殺絕!



錢萬通和吳疆等人渾身冰涼,心膽皆寒!

發一聲喊,轉身就四散逃走.

面對如此妖孽,誰敢正面決戰?那簡直是沒腦子的人才能做出來的事……真是倒黴哦,眼見得九級靈獸內核就要到手了,卻又被人偷走了;眼看著又要到手了,橫空出來一個家伙殺了自己十五人逃走了……這一次又是眼看又要到手了……卻是一個致命的陷阱!

逃啊!

一邊逃,心中一邊想要哭:你您這麼一位空前絕後的高手,跟我們玩什麼示弱啊?媽的,逗得大家都是興致勃勃的,您至于嗎您?

早知道您是如此高手,我們吃了豬油蒙了心才會追來,膽上生毛也不敢來招惹您這尊殺神啊……

"想走?"楚陽挑挑眉毛,森然之氣彌散:"走得了嗎?"往前一跨步,長劍毫無章的劈落!

這一步,便如是一下子跨越了虛空,直接將五十丈距離一步邁過,已經到了錢萬通身前,冷冷的看著他.

目光冰寒,長劍閃電般落下!

錢萬通絕望的慘嚎一聲,拼命撐起皇座領域,用盡畢生力,擋!

但這一劍卻無視其領域,無視其格擋,直接劈了下來,劍斷,身體,一分兩半!尸體尚未落地,又是刷刷兩聲,兩名王座在十丈之外憑空裂成兩半!鮮血淋漓!

剩下的眾人更加是魂飛魄散的拼命逃走.

楚陽大步趕上去,長劍一指,劍尖飛出一道劍氣,將已經在百丈之外的吳疆胸膛穿出一個碗口大的血洞,前後通明.

劍氣透過吳疆的胸膛,又將前面的一座山轟的一聲轟出來一個大洞.

隨即楚陽在空中一個轉身,一道匹練一般的劍光發出,左面九個正在亡命逃走的王座整齊的被從腰部分成兩截.上身騰的一下飛起來,下身居然還在沒命的狂奔又出去了幾十丈……

附近所有的草木山石,皆被整齊的截斷!林木盡摧!

在劍光飛出的一瞬間,楚陽的身軀一閃,憑空從當地消失,已經到了南面:一劍一個,將五個正在逃命的王座殺死;長嘯一聲,帶著漫天的血氣和殺機沖天而起,凌空飛掠數百丈空間,就如一個斬盡殺絕的狂魔,在半云半霧之中追殺僅剩的七位黑魔王座!

刷!

一位王座不可置信的仰面跌倒,眉心出現一點淡淡的血光,隨即砰地一聲,鮮血沖出來,隨即從額頭到,都嗤嗤的噴出鮮血,身體緩慢的分開.便如是一個西瓜,被從中間一切兩半.

在他的身軀兩片剛剛分開跌落地下的時候,楚陽已經如同一抹流光,穿過了無盡曠野,將剩下的七個人一一斬于劍下.

毫不留,乾淨利落!

"這鮮血的味道,總是這樣讓我迷戀."劍靈浩歎一聲:"可惜,不能常在外面……這一會,我的神魂之力已經消耗了不少."

身子一閃,離開了原地,再一閃,已經來到孟超然面前,隨即,猛的一顫,楚陽的身體就軟軟的倒了下去.

牙關緊咬,昏迷不醒.

孟超然此刻還處于極度的震驚之中!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這個徒弟,竟然能夠運用出如此的驚天動地的恐怖手段!

竟然在一刹那之間,將面前黑魔的三十位高手盡數屠戮!斬盡殺絕!

只見劍光神龍一般飛舞,人頭滾滾,鮮血四濺,刹那間,就已經結束戰斗!

正在目瞪口呆之中,卻見楚陽飛掠而來.正要迎上去問問這到底咋回事,卻見自己的好徒弟一頭栽倒在地,口吐白沫渾身痙攣昏迷了過去……

轉身一看,自己的另一個徒弟談曇也是口吐白沫渾身痙攣昏迷不醒……

孟超然就無奈了.

"敢我也就是個給你們兩個當保姆的命!"孟超然大大的歎了一口氣.先是將散落一地的戰利品收了收;以孟師傅的心思慎密,是絕不會放過這等機會的……

然後將倆徒弟摞在一起,扛麻袋一般扛了起來"亨哧哼哧的扛著走了一段路,終于找到一個山洞,將這兄弟兩人扔了進去,才一下子坐下來想要喘口氣.

這一坐下來才發現……自己損耗生命力極限狂奔造成的嚴重傷勢,居然已經好了?!

好了?

孟超然是真的納悶了.怎麼會好了?

隨即,他就想起了楚陽在出手之前,往自己嘴巴里塞得那一粒藥.難道是那顆藥的原因?但……世上怎麼能有如此神藥?

孟超然感覺著自己渾身神完氣足的樣子,似乎現在就算是皇級高手來了自己也能對戰一番一般.不由得怔了.

最離譜的是……他發現自己非但沒有受傷,而且那困在王座八品的元力,似乎也有了瓶頸松動的跡象,試著運了運,頓時一股沛然的力量從丹田中湧出來,充斥進經脈,然後灌注入丹田,如此三個周天之後……

孟超然愕然發現,自己就這麼輕易地圖突破了王級九品!而且,那股元力還是有增無減,漲得自己渾身難受,干脆繼續運,全部納入丹田……

收站起來的時候,孟超然的臉色很奇怪,又像是想要哭,又像是想要笑;一會兒皺眉,一會兒瞪眼……

他發現,自己居然突破了!

一品皇座!而且現在的力,卡在了一品皇座巔峰處,只要有契機出現,隨時隨地都能夠突破皇座二品!

這可真是暈了!

這可曾經是自己畢生的願望啊.如今,居然在這麼稀里糊塗的況中……突破了?

而且,自己本來是不應該突破的啊!為何會突破?

孟超然被這個結果震驚的愣了好大一會沒喘過氣來……

然後他才想起來:壞了,自己怎麼將楚陽和談曇放一起去了?暈了,這下子別把楚陽給烤熟了……

急急忙忙的跑進去,將兩人分開,一摸,嗯?楚陽沒事?難道這大徒弟如此抗熱?

再一摸談曇,孟超然頓時瞪大了眼睛:怎麼不燒了?

又摸了摸,前後都摸了摸,孟師傅傻眼了.

這接二連三的事,可是目不暇接口孟師傅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強,可是接二連三的遇到這種根本沒解釋的事,而且還發生的如此密集……

真的無奈了.

孟超然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頓時疼得呲牙咧嘴:不是做夢!不由得頓時怔在了那里.

良久良久,直到楚陽呻吟一聲,軟綿綿的爬起來,孟超然還沉浸在這些事里面不能自拔.

"師父,您沒事吧?"楚陽撫著自己的額頭,頭有些痛,腦袋里面似乎有千萬根鋼針在刺,渾身有一種很徹底的無力感,每一個關節都在斷裂一般的疼痛.那是一種發自靈魂的虛弱感覺.

這劍靈入體的後作用,還真是讓楚陽有一種強烈的後怕.這種難受的感覺,縱然以楚陽的堅韌神經,也是不想嘗試第二次.

意念之中的劍靈也是一片虛弱的況;已經鑽到了那玄陰玉和玄陽玉的陣勢之中全力恢複去了.

縱然在這段時間里恢複了不少,但這一次的消耗,卻也是著實不.

"楚陽……"孟超然的聲音很沉重:"你的身上,貌似有太多的秘密啊."

"是的,師父."楚陽輕笑了一聲.

"嗯,既然是秘密,那就不需要跟我."孟超然告誡道:"最好是任何人都不要,讓它爛在你的心里."

他渭歎一聲,道:"這樣的秘密,太過于強大……若是一旦泄露,恐怕……"他的臉上,露出深深的憂慮之色,鄭重地看著自己的得意弟子:"這世上強者,不知道有多少,所謂的王座皇座,不過是過眼云煙,更強大的存在甚至是未知的存在,也未必不可能……若是有萬一,那可是誰也保不住你……"

孟超然深深地看進楚陽眼中:"你明白麼?"

"弟子明白!"楚陽正色道.

他雖然早已經了解孟超然的性格,但對于孟超然今天經曆了這麼多的事竟然能夠忍住不問,還是感到了濃濃的佩服!

強如蔚公子,依然要問.

但孟超然卻是死活不問!他甯願自己的弟子將秘密爛了,甯願自己一生都不知道,一生都悶著,也要保住弟子的安全.

"師父,以前弟子真的沒有發現,師父您的定力竟然是如此的高強."楚陽發自真心的道.

"呵呵……是人,都有家人父母妻子兒女……你我師徒,同父子,自然什麼都可以;但為師若是遇到了某個人……也是無保守秘密的,而人都有自己這樣的無在他面前保持秘密的親密的人,所以秘密一旦進入了第二個人的耳朵,就再也不會是秘密!"

孟超然道:"所以,你雖然想要跟我,但我卻不想聽."

"是,師父."楚陽恭敬的道,隨即疑問道:"師父……有一件事,我始終不解."

孟超然道:"什麼事?"

楚陽斟酌了一下,道:"師父的定力縱然不可是天下第一,但弟子卻是沒有發現第二個人能比得上師父,按……師傅的修為應該是……為何卻……"

他頓住了.

孟超然呵呵一笑,道:"這很簡單……因為當初,我出了一點事,因為你師娘的事,被人用化脈手打了一下."

"化脈手?"楚陽渾身一震,眼中露出凌厲的光彩:"九重天主宰世家第一的夜家的獨門絕學?中之三天若不得解,就周身經脈化為烏有,從此變成天下最慘的廢人的化脈手?"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斬盡天下意未盡,屠遍人間不等閑!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之苦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