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八章 談曇的變化  
   
第一百二十八章 談曇的變化

第一百二十八章 談曇的變化



,孟超然頓時慘不忍睹的轉討頭去六

楚陽撓撓頭尖,奇道:"你震驚什麼?"

"少友話,看看我現在英俊麼?"談曇震驚的道.

"帥!英俊!"楚陽很肯走.不容置疑的道:"我一向認為,談曇是世上最帥的!最英俊的!"

談曇滿足了,樂不可支的笑了起來,一笑.就頓時從震驚的時候那還勉強可看的面容又重新變成了慘不忍睹,眉飛色舞的道:"比你帥吧?"

"那是當然!"楚陽用了一和深度感歎的口氣.道:"比我帥多了!"

"啊哈冶哈……"談曇得意的大笑.道:"還是楚陽你好啊,這問題我每一次問師傅.師傅總是不會正面回答……

孟超然看著面前倆活寶.無力的歎息.

明白了.

完全的明白了.

我算明白談曇這牲格哪來的了.完全點是楚陽慣出來的.

看著談曇滿足快樂的樣子.孟超然心中更是委屈:原來只需要一個肯定,這貨就立即老實了…".可是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不過…要我昧著良心他帥.真不出口啊.要是出來.良心有愧

談曇很得瑟的笑著,突然一聲驚叫:"我怎麼不燒了?"

隨即一把抓住楚陽的手.一疊連聲問道:"燙不燙?你燙不燙?"

楚陽微笑:"不燙."

"啊呀呀……談曇手舞足蹈的跳了起來:"不燒了不燒了,這下子洞房可就沒問題了……我一直在擔心洞房的時候要是還那麼燒把新娘子燒熟了哇哈擼…不燒了寒冰甲不用做了……

孟超然額頭上凝聚起一片黑線,喝道:"住口!"

談曇頓時噤若寒蟬.

楚陽細細的打量著談曇突然發現這個師弟有些不一樣了.

他的臉上還是那樣子但他的兩個眉梢.卻呈現出一片淡金色;在他的額頭正中央,出現了一個的,仿佛是殘片一般的一個的三角形只有黃豆大!

猛一看,就像是一個的傷瘋那樣子工

胸口似乎也有變化.但卻只能看到一點,

"把衣服脫了."楚陽道.

"干什麼?"談曇驚恐的抓著自己的衣襟.很是有些瑟縮:"你要作甚?

孟超然顯然也發現了談曇的異常.喝道:"脫了衣服!"

談曇哀怨了.他絕望的看著自己的師傅和師兄,眼中慢慢的露出一股悲壯終于低下頭.顫剩著嘴唇道:"好吧…我我……我犧牲一回"

然後刷的廣聲,就將衣服脫了下來.談曇的動作極為快速,他閉著眼睛只不過是兩下子.連衣服帶褲子都脫的光溜溜的.一絲不掛!

如同州出生的嬰兒一般,大大方方的展現在兩人面前.

閉著眼睛.睫毛還在顫抖:"你們要快…要輕點……嗚嗚.我還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

孟超然一張臉頓時變成了紫茄子!

楚陽也是瞪目結舌;看著某人胯下晃來蕩去的那話兒,不由得想要干嘔一聲.

"穿上褲子!誰讓你脫光的?孽障!你這個孽障!"孟超然滿臉發黑大聲罵道.

從未見過師父發火的楚陽又是愕然以對,只覺得這個世界要顛洌了過來;師傅不是一直是淡然超然瀟灑閑逸的麼?啥時候用這麼大的聲音過話?

談曇也怔住了,睜開眼睛.一畫要哭的樣子.將褲子提著,提到腰胯之間,心翼翼的問道:"你們你們不是要"

"要你個頭!"孟超然氣不打一處來,狠狠的在他頭上來了個爆栗!

"原來不是哦,嚇死我了."談曇如釋重負.一邊迅速的提上褲子.一邊嘿嘿的有些不好意思:"我還以為你們兩個這麼長的時間沒有發泄有些憋不住了"

續!

孟超然和楚陽同時飛出一腳.談曇慘叫一聲,飛了出去,成大字型貼在了貼在了山洞洞壁上.

"別動!"楚陽和孟超然同時搶上去.

兩人州才同時發現談曇的胸前似乎有光芒一閃;不由都是一驚.湊了上去.

只見在談曇的胸膛中間位置.也出現了一塊三角形那樣的殘缺的東西,這一塊竟然隱隱的發出金光.

楚陽用手一摸.感覺居然不像是人肉一般.硬邦邦的.不由道:"師傅你摸摸."

孟超然于是也摸了摸,納悶道:"奇怪啊…兩人都對談曇的身體了解的很.在此之前.絕對是沒有這樣的東西的.怎麼現在卻突然冒出來了這麼個東西?

談曇成大宇型貼在石壁上.看到楚陽和師父竟然湊了過來,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竟然在自己身上摸了又摸.不由得渾身一麻.渾身一涼,菊花一緊,不顧一切的慘叫起來:"救命蓿.強奸蓿…"

師父三人走在大雪中.孟超然在最前面.楚陽第二,後面,是被揍的跟包子一樣的談曇.

這貨一句強奸.惹來了師父和師兄的無群毆!險些被打的斷了氣

楚陽和孟超然同樣有些郁悶:談曇的體質似乎是改變了.兩人揍了

一會.發現這家攸居然丹關痛癢.才加大算力氣.但到後來已經是用出了七八成的力量.談曇居然若無其事!

雖然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慘不忍睹.但骨髏和內髒卻是半點事也沒有.

結束子之後.兩人都是呼呼喘氣,看著談曇驚詫莫名:這混蛋.怎麼變成了打不死的人?

在談曇穿上衣服之後,三人啟程;楚陽和孟超然沒有注意.談曇自己也沒有注意:他的額頭上的半邊殘缺的三角形.在一閃一閃的微弱的發出光芒.兩道眉毛的眉梢也在一閃一閃.胸口被衣衫遮住的那一塊.更是在衣衫里面閃個不停

然後……談曇渾身的青紫就這麼慢慢的消失.慢慢的化成烏有走出沒有十幾里地;他雖然還在慘絕人寰的叫痛,但身上卻是一點點的傷痕也沒有了

楚陽與孟超然發現之後,都是嘖嘖稱奇!

看著談曇一臉的自戀加憊懶.楚陽突然有一種感覺:自己這個師弟,貌似不是常人啊

劍靈也被他叫了出來觀察,一樣是毫不知:"從來沒見過這種體質,從來沒見過這樣丑的人工"

楚陽只好作罷.放棄了對談曇究根結底的心思.

這段時間里,刮靈也很憋屈.神魂之力恢複之後,就立即要求去往那片劍光傳來的方向.卻被楚陽以此為要挾.煉制一顆完全版的九重丹:只好捏著鼻子認了.

對于那顆不完全版的九重丹竟然能夠提升孟超然的功力,刮靈嗤之以鼻.

"這還不明白?你師父中了化脈手之後.經脈凝固.永遠就那麼大了;但他這是十幾年里,卻從未放棄過努力!一直在練功.所以他的體內.蘊含了太多的天地靈氣.只是經脈.容納不下.才會沒有變成靈力:"

"再加上他後來借助吸靈聖魚練功.這和現象也就越來越明顯.不完全版的九重丹不僅治療好了他的傷勢.對化脈手的效果.也進行了沖擊.有一部分,已經被沖開了.雖然這是療傷,而不是增加靈力;但沖開了禁錮他十年的經脈之後.靈力豈能不湧進去?這樣子得提升,有什麼值得詫異之處?"

最後,刮靈用一句話來結尾.順便打擊報複楚陽的要挾:"你就是一個典型的鄉下人.沒見過什麼世面的,不知道這樣的事也不足為奇:"

媽的!楚陽揉著鼻子,苦笑著忍了.

走了兩天,終于在雪霧之中朦朦朧脆的看到前方一座直插入看天的冰峰!劍靈興奮起來:就是這里!

楚陽精神一振.往前飛奔.

突然

",心!"意念之中,劍靈一聲提醒.

只聽見前方遠遠地傳來一聲憤怒的狂嘯.整個空間似乎也顫抖了一下:

"是九級靈獸!劍靈道.

話音未落,只見前方一片光沖天.數聲慘叫遙遙傳來.

一道影.從遙遠之處猛地飛了出來.

"是九級靈獸火雷虎!"刮靈警告道:"不要惹它.這家伙分明已經生了氣了"

楚陽與孟超然和談曇打了一聲招呼.三人尋了一個角落躲藏了起來.

州洲躲好.只見數百丈外一道火色的碩大身影.猛的沖了出來;在十幾文的高空向外狂奔.

"好威猛!孟超然贊了一聲.

話音未落,突然從不遠的地方一道身影禦劍而起,轟隆隆的如同雷霆爆震.連人帶刻化作了一道白光,迎面,正面的沖向火雷虎!

"皇座高手!"師徒三人同時身體一震,不解之極!

縱然是皇座高手,也絕對不是火雷虎的敵手!為何會不自量力的攔截這頭明顯已經暴怒的火雷虎?而且還是孤身一人?難道這純粹是送死?!

然後師徒二人相對駭然:這位皇座分明將全身的精氣神連同自己的靈魂都融進了這一刮!而且還采用了燃燒生命的做法!

這是為何?

榮華富貴的日子享受的太多了?非得跑到這極北荒原來送死?

時遲那時快,一大一兩道身影已經在半空相撞!

轟的一聲,那位皇座大叫一聲.身子猛的向後倒飛出去,飛出數十文,四分五裂的化為漫天的血肉!

楚陽怔怔而視.打了個哆嗦:我靠,真的是送死去的?

談曇瞪著眼.感歎:"這人自殺的方式真別危…而且很風騷

妾超然喝道:"閉嘴!"

誹晚上接到電話.今天有事.于是加班了一會.待會更新完.我去看演唱會去.嗯,一個朋友的女兒今天在我們這里開演唱會,哥要去捧捧場啊;嘿嘿,話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聽演唱會郟.)

仿一件事忘了跟大家了.哎.昨天很難受,我吃撐了.上午菜特別好吃.而我又很餓.不知不覺的吃了七個幔頭一個湯盤的菜.還喝了兩碗面湯,吃了一塊餅工結果就是我挺著肚子很無奈的半躺在了椅子上,躺床都不行了……悲催啊,我正在減肥中啊……




上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之苦痛     下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縷劍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