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個奇怪的人!【第四更!】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個奇怪的人!【第四更!】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個奇怪的人!【第四更!】



而且,談曇的這王座王冠分明比一般的還要大人………孟超然崩潰了.

他甚至沒有發現,在談曇的王冠上面,正中間乃是一輪光芒四射的太陽,太陽左面,是一輪彎月,右面,是一顆星辰!

與一般的王座的王冠看似相同,但實際上卻是迥然兩樣!這,才是真正的王冠的形狀!如果一般王座的王冠是王爺,那麼,談曇的這一頂,就是皇帝!

而那顆星辰的光芒一角,與談曇額頭上的那個殘缺的印記……竟然隱隱相像!

"師父……師父你沒事吧?"見孟超然暈倒,談曇頓時著急的沖了上來.

但孟超然這幾天擔心楚陽擔心談曇,已經是心力交瘁.這兩個徒弟,都如同他的心頭肉一般,隨便哪一個出意外,孟超然都不能承受:現在卻是一個出去就沒回來,一個卻是連番得怪病……

如今又受到這樣嚴重的驚嚇……精神實在是承受不住了.

在談曇的叫喚下,孟超然終于悠悠醒來.

醒來之後就是撐著身體又讓談曇表演一下…",

表演的結果,又讓孟超然白眼一翻……差一點點就接著暈了過去.

果不其然,王座九品!

孟超然兩眼無神,無力的揮揮手:"你先出去……讓我一個人在這里靜一靜……我要瘋了,我……".

這件事實在是太詭異!恐怕就算是楚陽站在這里,也不知道談曇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談曇手足無措的站在那里,撓了撓頭,想要笑笑,又覺得不好意思,不能笑,想要什麼,卻又感覺什麼也不合適,只好有撓了撓頭.順便,撓了撓背.

孟師傅悲催的低下頭:"我這一生,什麼都沒有值得驕傲的;唯有一顆驕傲的心!鍛煉出我足以傲視九重天的定力,為師敢誇口,就算是有人在為師神智完全清醒的時候將為師千刀萬刻,為師也能不皺一皺眉頭……"

"可是……這份驕傲讓你們兩個兔崽子給我在幾天之內就擊打得支離破碎!今天一驚,明天一乍,有時候一天之內好幾次的一驚一乍……這叫什麼?"

他灰心喪氣的揮揮手:"出去出去,讓我冷靜冷靜……"

談曇眨眨眼,撓撓頭,猶自不放心,期期艾艾的一會,才磨磨蹭蹭的道:"師父,那我出去了啊……"

"去吧."孟超然別著臉,只是揮手.

"師父,那我可出去了啊……"談曇走了兩步又回頭.

"去吧."

"師人",那我可真的出去了啊…"談曇走出三步再回頭.

"去!"

"師父,我可真真的出去了……噗!啊!

最後一聲啊,變成了慘叫:卻是被孟超然一腳狠狠的踢在上,如同一個平射炮發出的炮彈一般的飛了出去.

後面傳來孟超然一聲爆吼:"滾!∼∼∼嗮你他麼的還嫌不夠煩麼!!!"

談曇炮彈一般的飛出去,轟的!聲撞斷了一根冰棱柱,白雪飛揚中,刷的飛過了半個山頭,噗的一下撞在了一棵大樹上,直撞的大樹上的白雪大塊大塊的簌簌落下,刹那間將談曇埋了起來.

"咳咳咳……"談曇咳嗽著從雪堆里手腳並用的爬了出來,欲哭無淚:"這叫什麼事兒,我作為徒弟,很孝順的想要關心關心師父居然被如此打擊……這日子沒過了……".

他抽噎了兩聲,很委屈的道:"若不是實在太英俊瀟灑,擔心辜負了上天的一番美意,我……我就自殺給你看!"

著站起身來,突然感覺又有些餓,撓了撓頭,心道:"師傅現在也看不見我,短時間內又不讓我回去……干脆我再去打幾頭靈獸吃幾個內核?"

想到就做,談曇鬼鬼祟祟的翻過就在自己後面的山頭,就要四處去尋找靈獸…

走出一段路,突然,感覺似乎有些不對勁.

抬起頭一看,只見空中風聲呼呼,三條影子便如有形無質的幽靈一般,從三個方向,向著自己這邊極為的飄了過來.

看得出來,這三個人都是很急的樣子,已經在用自己的全力在趕路!

談曇頭皮一麻,心中怪叫一聲,無限的悲催:我他麼不就出來這麼一會?怎麼就遇見了這麼三個強大的怪物?看這三個怪物這個樣子……我可是打不過.

跑!

談曇一轉身,拔腿就跑!

但,刷的一聲!

他的身前已經站著一個衣人!一雙眼睛,通,緊張的看著他,目光中,帶著極度的熱切!

談曇並不抬頭,轉身就往另一個方向沖.但一個白衣人隨即就站在了他的前面.

再轉,又是刷的一聲,一個銀衣人擋住了他的去路!

三個人成品字形,堵住了談曇每一道離去的路線,六只眼睛,同時目光灼灼的看著談曇.

談曇心中頓時一陣冰涼!不由得罵道:"好狗不擋路你們三個死尸似地挺在這里做什麼?

既然不是對方的對手,對方又攔住自己不讓自己走,那麼……肯定是敵人.面對這麼強大的敵人,那是一點希望也沒有.所以談曇決定,在身死之前,爭取也罵死一個!

至于通知師傅……談曇連想也沒想.

不要做不到,就算是做到了,談曇也是絕對不會做!

這三個人都是深不可測,就算是師父來了,恐怕也不是他們的對手!我死就可以了,何必要連累他老人家?

我死了……師父還有楚陽呢,想必也不會太傷心.但若是我和師傅都死了,只剩下楚陽自己……他該多孤單啊.

出乎談曇預料的是,他這一句難聽的罵聲,卻沒有招來預料之中的瘋狂進攻,那三個人反而是有些驚異不定的退了一步,六只眼睛,同時上下打量著談曇.眼中帶著激動和疑惑.

談曇心中一怔難道這三人沒有惡意?

試探著道:"讓開路!讓我過去!"

卻沒有人動.

談曇眨眨眼,撓撓頭,然後就向著其中的一人沖了過去口嗯,擦著他身邊走過去吧這三人身上都沒殺氣而且也沒有那種劍,拔弩張的感覺.應該會讓自己走的吧?

但等他沖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那白衣人又當在了自己身前,談曇大怒,一把抓出去,喝道:"怎麼回事?你們煩不煩啊?"

一把正好抓住那白衣人的衣襟,談曇一提一沒提動!

往旁邊一甩……甩不動!

推!撞!拉!抱住脖子摔跤用牙咬…

談曇憤怒的展開了一切手段,但那人一動不動,就這麼挺立著卻如同一棵屹立了千年的大樹,任由談曇使盡了手段,仍然是巋然不動!

談曇一坐在了雪地上,大怒道:"打你們又不打!殺,你們也不殺!退你們還不退!就這麼擋著我干什麼?你們吃飽了撐的?"

到最後一句,突然一陣委屈:你們吃飽了撐的,可我還在悔………

那三人依然在靜靜地看著他一不發:似乎將談曇身上每一根汗毛都數的清清楚楚了.

談曇一陣毛骨悚然,這才抬起頭看去只見這三人,那個袍人額頭上有一個光芒四射的太陽標志,只有銅錢大.而那白袍人額頭上同樣的位置,有一輪彎月的標志.那銀袍人,在同樣的位置,有一顆星星的標志!

而且,那衣人給人的感覺,便如太陽一般火熱;白衣人,卻是如同月光一般的清冷柔和,銀袍人,乃是如同星空一樣的深邃神秘…

都是很清晰,三個人的神色目光都幾乎一樣:激動,疑惑,害怕,渴望,擔心,……

簡直是複雜之極!

"你們到底要干什麼!"談曇怒了,叫道:"究竟要做什麼也放個屁好的吧?這麼也不走也不走,他冇媽的你們是玩藝術的嗎"

三個人臉色稍有變動,眼中神色同時露出一絲興冇奮……

談曇大奇,撓著頭皮,狐疑的道:"難道你們喜歡挨罵?你們把我堵在這里,就是想讓我罵你們一頓?嘶∼嘶"

倒抽了一口冷氣,隱隱覺得自己這個猜側不大靠譜.

又僵持了一會,還是一片靜默,談曇終于忍受不住,破口大罵起來:"你們這三個王八蛋到底想怎麼樣?他冇媽的想要干什麼總得句話吧?媽的你們不話吱一聲也行啊?吱一聲也不會放個屁行不行?他冇媽的你們都是死人嗎?"

一頓怒罵之後,三個人的臉色終于有了變化,相互對望一眼,人人臉上都露出欲又止的神,似乎很難啟齒,不知道從何起,又是尷尬,又是不好意思……

還有些害怕,恐懼,期待,狂熱,患得患夫……種種緒,在這一刹那間從這三人的臉上呈現,一時間,三個人如同在表演變臉一般.

唯獨沒有挨罵之後的憤怒!

現在三個人的眼光分明在互相催促.

你先!

不,你先!

不,還是你先.

談曇暈了,看著這三個人都是欲又止,分明是心中自有千萬語,卻是一個字也不出來的樣子,談曇突然毛骨悚然,心中升起一個幾乎令自己嚇得屁滾尿流的猜側:難道這三個人看我長得英俊……愛上了我?

這個念頭一升起來,談曇頓時面如土色口我擦,你們都是男的啊,這讓我很是有些接受不了啊.

"喂……"談曇哆嗦著道:"你們三個……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三人對望一眼,頓時人人都是一頭黑線.

(已經四更了!月票在哪里?)




上篇:第一百三十四章 孟超然的震驚【今天第三更!】     下篇:第一百三十六章 王?!【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