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三十八章 師徒分別【第七更!】  
   
第一百三十八章 師徒分別【第七更!】

第一百三十八章 師徒分別【第七更!】



在洞口的山壁上,寫著一首詩,龍飛鳳舞,鐵畫銀鉤,卻又透著十分的淡然灑脫.一看,就是孟超然的筆跡.

"朝露初晨卻匆匆,

天上地下難相逢;

斬斷九重天闕夜,

生死擁卿入懷中!"

下面,是孟超然寫給楚陽的話:"楚陽,你是個穩重的人,凡事,也能想得透徹,為師將談曇交給你,很放心.

照顧好你師弟,無論如何,都要活著!

為師照顧了你們這麼多年,你們總算都長大了.為師也要去輕松一番,游山玩水去了.你們都不是普通人,注定了一生的不平凡,更不能長久的處于為師庇護之下.幼鷹若要搏擊長空,須先從千丈絕崖摔下;頑石若要蛻變美玉,須經受千萬次折磨!

為師等著你們大放異彩,名震九重天的消息!

屆時,則無論為師身在何方,必然含笑一醉!

男兒一生,總有很多事要去做,總有很多責任要承擔.生與死,俱不能放下.而且,要獨力面對,哪怕前面是絕路,亦不能悔.

為師去了,不要找我."

孟超然的留,恰如他本人,淡然灑脫,並不咬文嚼字.直接就是白話.就算是談曇看到,也能很清楚明白.

楚陽怔在了石壁之前.突然心中一陣濃濃的悵惘,湧上心頭.

師傅走了?

這一次,師父是真的走了.上一次,還有談曇牽絆著他,所以孟超然走不了,但這一次,對兩個徒弟,孟超然都已經很放心.

談曇有楚陽看著,孟超然更加放心.

所以他走,他要去做他一直想要做,卻一直沒能去做,沒有做成的事.

"師父……您不能啊!"楚陽飛奔出去,臉色焦急:"談曇……我養不起他呀!"空山寂寂,沒有任何回音.

楚陽自然知道孟超然要去做什麼.他肯定要去找夜初晨,或者,去找一個他心中的夢!但……現在的孟超然雖然已經是皇級,與夜家相比,卻還是無比弱!

他怎麼能夠做得到?

他若是真的去了,豈非就等于是送死?

楚陽大喊著,想出了無數的理由.但……孟超然始終沒有任何回音.或者,他已經離開了這個地方,已經走出了很遠……

良久,楚陽頹然在大雪中坐了下來.喃喃地道:"師父,您要保重!"他狠狠的一拳擊在地上,頓時四周偌大一片雪地整齊的一震,咬牙切齒:"若是您受到了什麼傷害,我必將夜家夷為平地,雞犬不留!"

孟超然的留,看似平淡,實則堅決,更表明了那件事要獨立面對,不容許別人插手的意念.楚陽尊重自己的師傅,不會去插手,但卻不能不擔心.

談曇被他的叫聲驚醒,沖出洞來,看到孟超然留下的字跡,愣愣的站了半晌,突然放聲大哭……

遠方.密密的大雪中.

孟超然渾身已經被大雪染的雪白,與長天大地同一個眼色.靜靜地站在山巔.

聽著風雪中楚陽的大呼,談曇的大哭,隱隱傳來.孟超然淡淡的微笑著,眼角,卻也隱隱有一點點晶瑩在閃爍.

"我的徒弟,你們要保重自己.要活著!"孟超然在心里默默地道:"正如我留所,男兒一生,有許多責任,必須要背負!有許多事,必須要做!"

他的眼神變的深邃,充滿了思念,緩緩抬頭,看著遙遠的天際……那個方向,正是上三天的入口之處!

"初初,我要來了."孟超然低低的道,感覺著自己的心在輕輕顫抖,喃喃道:"……你還好麼?"

他最後深切的向著那山洞的位置看了一眼,喃喃地道:"你們兩個……雖然我並不問,但你們是我的徒弟,我豈能不了解你們?從這種種事來看,楚陽,乃是今生的九劫劍主,談曇,乃是聖族中人;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遭遇.我這當師傅的若是再跟在你們身邊,不僅是拖累,也是掣肘."

"想不到我孟超然一生之中收了三個弟子,大弟子是一個叛徒,二弟子卻是九劫劍主,三弟子居然是聖族中的人物……每一個都不是等閑之輩啊.我還真是運氣不錯."

孟超然自嘲的笑了笑.

"人生在世,能有這樣的兩個徒弟,夫複何求?!"

孟超然毅然轉過身去,大步前行,大飛揚,身形飄飄,孤獨而瀟灑,寂寞而超然,慢慢的消失在風雪中.大雪將他的足跡慢慢的掩蓋;更沒有回頭.

這個師傅,什麼都沒有,卻將什麼都看得清楚明白.他半生的精力,撫養兩個弟子,卻在兩個弟子長大的時候,選擇了飄然離去.

看似不再負責任,但他的離去,卻恰是最深切的負責任!

路要自己走!

你們都有自己的路!

我也有!

孟超然走了…………

…………

"師傅走了……"談曇悵然若失,像是突然間失去了自己的依靠,離開了自己的父母一般,竟然有一種骨肉割裂的痛楚.

"還有我在你身邊.談曇,你要振作,不要讓師父失望."楚陽安慰道.

"是啊……還有你……"談曇迷茫的眼神轉回來,看在楚陽臉上,突然哈哈大笑,突然翻了個跟頭:"是啊,跟著師傅,他不讓我照鏡子,不讓我震驚,不讓我誇自己,不讓我跟別人比……甚至有時候不准我話……現在可好了!楚陽,你我帥不帥?"

"帥!帥的跟狗屎似地."楚陽一頭黑線.覺得自己居然去安慰這麼一個沒心沒肺的貨,簡直是自己犯的最大的錯誤!

"胡八道!"談曇怫然不悅,隨即想了起來,便一下子'震驚’的道:"現在呢?現在呢?現在帥不帥?"

楚陽看著談曇興致勃勃湊過來的臉,心中無力地歎口氣:"帥!現在很帥!"

"哇哈哈……"談曇得意的翻個跟頭,喜滋滋的又換了一個姿勢:"現在帥不帥?"著,在百忙之中居然掏出來了一面鏡子,左邊照了右邊照,還對著鏡子拋了一個媚眼.

楚陽想要哭,深深的低著頭,聲音沉悶:"更帥了!"

"哇哈哈……現在呢?"又擺了個姿勢.

楚陽崩潰了……

若是孟超然在這里,定然會一把拉住楚陽的手,眼淚汪汪的一句:"楚陽,現在你總算明白我的痛苦了吧……"

…………

接下來的幾天里,楚陽和談曇東飄西蕩,瘋狂的找靈獸戰斗,獵取內核;找各大世家的人進行搶劫,瘋狂的鞏固現有的實力.

極北荒原上,頓時一片腥風血霧.

因為不只是這兩人,還有四個人,也在瘋狂的戰斗;極北荒原上,六個戰斗瘋子,六個瘋狂的劫匪!

每個人都帶著一個大同異的面具!

天兵閣!

現在,就算在極北荒原這樣的空曠的地方,也已經到了人人風聲鶴唳的地步.已經有好多的人萌生了退意,准備撤回去.還有很多人,一見到戴面具的就跑.

尤其是其中的三個人,一個瘋了一般嗷嗚嗷嗚亂叫,唯恐別人不知道這丫就是狼劍王座羅克敵,一個更是滿嘴的外語,狗大姨不絕于耳,唯恐別人不知道這是紀家二公子紀墨.

這倆人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居然加入了什麼天兵閣,戴著面具卻表明了身份,看到有人就瘋狗一般的沖上去,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劫!

而且打起架來悍不畏死!

彪悍之極!

這讓很多原本就聽過他們的人心中很是有些嘀咕:這……不大像啊.聽那倆人都是滑頭,哪有這兩人這麼勇猛彪悍?

而且,天兵閣之中,還有兩位劍王,一位刀王!

這三人最難對付;尤其是那兩位劍王,有時候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被偷襲了.

刀王倒更好一些,卻是更打擊人的自尊!

因為這位刀王大人根本沒什麼顧忌,管你是三個一伙,還是五個一幫,亦或是幾十人一隊,人家就扛著大刀威風凜凜的往你面前一站!

然後以絕對的實力,用摧枯拉朽之勢擊敗你!

這還不如被人偷襲呢,起碼那樣還有個安慰自己的理由啊……

最讓人無語的,還是一個瘋子!

這個瘋子行事簡直不能以常理測度——他不僅要打劫,而且還要養肥!他能追著你一直追到你剛剛又打到了一頭靈獸的時候立即鑽出來,再打劫一次!

然後他還有一種手段:在你身上灑下什麼氣味,見實在沒有油水可撈的時候,他就隔一段時間再來打劫.到時候若是你還是一無所獲,能被他罵的祖宗都在棺材里跳……

凡是被這瘋子打劫過三次以上的人,都流著淚離開了極北荒原.

殺了我……也沒這麼難受啊.

這個瘋子還有一個特點:若是萬一被他遇上高手,而且雙方差距不怎麼大……那這位高手可就倒了血黴!

他本身就是王座,而且是九品.能高過他的,也只有皇座一品和二品,至于更高的……這家伙溜得比兔子還快!

但對于這些只比他稍高一線的高手,他不僅要戰斗,而且還是死皮賴臉的黏上你.而且這家伙皮糙肉厚,就算是皇座一品打在他身上,他這個王座修為居然也是若無其事,嗷的一聲,然後放個屁就啥事也沒了.




上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超級敗家子【第六更!】     下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兄弟,我為你驕傲!【第八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