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兄弟,我為你驕傲!【第八更!】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兄弟,我為你驕傲!【第八更!】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兄弟,我為你驕傲!【第八更!】



然後這瘋子就跟你繼續戰斗.牛皮糖一般不依不饒,你走,他跟著你;你停,他就跟你打.你吃飯,他在一邊看著,手里不知道拿著什麼,往嘴里一放就不餓了.

然後非常有禮貌的等你吃完了再打.

一直到……你崩潰了為止!或者,他勝過你為止!

曾經有一位某家族的皇座被這家伙纏的實在是怕了,求饒:我承認你比我強了,求求你走吧.

結果這貨勃然大怒,:放你媽的屁!剛才還將老子打得在地上滾,轉眼就來拍馬屁,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結果生生的追著那位二品皇座高手不依不饒的纏斗了一個禮拜.那位皇座實在是沒辦法了,裝著不敵,被他連打帶踢的揍了一頓,末了居然還被在臉上吐了一口唾沫……

悲劇的皇座忍了!

對于這麼一個打不死的怪物,你不忍,能怎麼辦?用盡全力的一掌,打在他身上,如同打皮球,打飛了彈回來還是皮球.毫發無損!

至于兵器……人家手里的是神兵利器.你拿出劍來,他嘩的一聲就給你截斷了.還打個屁?那是送命!

還是乖乖的讓他打一頓送他走人吧.雖然被吐了一臉唾沫……但沒什麼人看到,不丟人……這位二品皇座完事之後,直接一溜煙成直線的奔出了極北荒原,聽從此隱居了……

江湖風波險惡,今日方知.最可怕的是,變態太多……

終于有一天,談曇遇到了對手.

他在與楚陽分開之後,玩得不亦樂乎.而且,他身上有楚陽弄出來的千里追魂香,兩人半月碰一次頭,很容易就能找到對方.

這一次,他卻是遇到了對手!他在追著一位皇座打了三四天之後,發現自己出來的太遠了;居然迷失了方向.

就在這時,遇到了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談曇上前先與人家打斗一番;將人家揍了一頓,然後問路.

結果按照少年的指引走了一圈,發現又回到了原地,最糟糕的是,他發現自己身上的靈獸內核不知什麼時候居然被偷走了……

談曇火冒三丈!

…………

楚陽在這段時間里,在暗中觀看幾位兄弟的提升.雖然明面上了不准救援,只能靠著他們個人死拼提升,感悟;但實際上,楚陽又怎麼能夠放下心來.

只在暗中察看,不被他們發覺,應該就沒事,不影響心境.否則若是發生什麼萬一,自己豈不是要痛悔終生……

看了看顧獨行和董無傷,暗中點頭.這兩人對自己要走的路很明確,始終在穩步前進.而且心性堅韌,百折不撓.對于靈力的運用,對于心境的感悟,對于招式的純熟……在這一段時間里,都是猛的提高了不少.

最後發現兩人都在刻意的壓制著自己的靈力不突破,楚陽終于對這兩人完全放心:這兩人完全知道打基礎的重要性!這段時間里已經突破了很多,若是一味的繼續突破,會出現一種萬丈高樓平地起,根基不穩的重要後患!

但兩人明顯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

所以楚陽立即轉身,去看紀墨和羅克敵.

在分別見到兩人的時候,楚陽忍不住心中一顫.這兩個原本油頭滑腦的世家公子,現在的況,只可以用慘不忍睹才可以形容!

紀墨衣衫襤褸,楚陽趕到的時候,他正在被人圍攻,幾乎已不形.楚陽強忍住自己出手救援的意念,看著紀墨瘋狂的與一群王座交戰,然後在敵人排山倒海的攻勢下,游走閃躲,受傷,然後暴起,沖出重圍……

然後更追著這伙人,用自己的傷痕累累的身體,不斷出擊,直到將這些高手一一斬在劍下,才終于罷休.

渾身的皮肉,似乎不是他自己的.縱然受了幾乎致命的重傷,但這位一向玩世不恭游戲人間的紀二爺依然站著,站得筆直!就這麼眉頭也不皺一下的為自己敷藥,包紮.

楚陽送的九重丹就在他的懷里,但他卻絕不肯服下!

他要記住這些傷痛!

記住摔過的跤,才會將教訓刻進骨頭里,以後終此一生,決不會再犯!這才是成長!

好了傷疤忘了疼的事,曆曆皆是.紀墨知道自己的脾氣,若是這些傷轉眼就好了,恐怕自己記不住什麼.天生一副樂觀的脾氣,實在是沒辦法的事.

所以他要將這些傷疤留著.

楚陽在一邊看著,只感覺自己的眼睛有些潮濕.他的心也在震撼!

這兩個人,每一次陷于絕境,每一次精疲力竭的時候,總會暴吼一聲:"我們兄弟一起沖上九重天!"

然後就如同吃了春藥一般的跳起來,瘋狂戰斗!這種瘋狂的斗志,連他們的敵人都在震顫,都在心寒!

楚陽清楚的記得,這是在下三天的時候,自己曾經跟兄弟們過的話,原話如此:"終有一天,我會與你們一起,一起沖上九重天!在九重天闕,書寫我們的傳奇!"

紀墨和羅克敵一直記著;這也是當初天兵閣兄弟們的共同目標,最大心願!

紀墨和羅克敵終于意識到了自己和兄弟們的差距,所以他們在追趕,在努力.他們不想落伍,更不想拉兄弟們的後腿!

他們要用自己的努力,迎頭趕上!拼命的厮殺,拼命的提升自己;一切都只是為了那個終極目標:與兄弟們一起,站在巔峰,笑傲九重天!

甯可在提升自己的過程中戰死,也不要被淘汰!

在剛剛的戰斗中,紀墨一個人面對七名王座,這是必死之局!但他卻如同瘋魔了一般,瘋狂攻殺!口中大喝如雷!

"我要讓我的兄弟為我驕傲!"

"我不要我的兄弟為我而死!為我而羞!"

"若有一天我成為傳奇,我的傳奇中必然有你!"

"若有一天你成為傳,你的傳中必然有我!"

"當你站在巔峰的時候,我就在你的身邊!與你一起俯瞰天下!主宰蒼寰!"

"一定有我!一定有我!!"

這是當初楚陽有感而發的話,紀墨竟然一字不落的全部記住了.每暴吼出一句,他的氣息,就猛地爆發一次.似乎這一句話,對他來就是靈丹妙藥!就是無盡的勇氣,與無窮的斗志!

楚陽能夠聽得出來,紀墨每一次喊出來的時候,他心中那種不甘的憋屈!那種極度渴望變強的心願!

在喊出這些話的時候,紀墨的心中,有淚!

我不要落在兄弟們後面……這是紀墨心中在嘶吼!雖然他沒有喊出來,但楚陽能聽得見.

天賦的差距,能夠怪紀墨嗎?為何一個天賦,就將人分成了三六九等?這是紀墨心中的吶喊!

所以他在拼,瘋狂的拼!我的天賦比不上我的兄弟,那我就用努力來彌補!哪怕是練死我自己!

我沒有那樣傲世的天賦,我只能靠著我的努力汗水與拼命!去追趕,去超越!

另一邊的羅克敵同樣如此.

羅克敵渾身的傷痕累累,那是經曆數十場大戰才能夠出現的成果.渾身殺氣凜然,一股鋒銳之氣,直透而出!與以前的羅克敵,判若兩人!

戰斗中,也是大呼叫,瘋狂到了極點.

紀墨口中瘋狂地喊出來的話,在羅克敵的口中,同樣的聽見!那種憋屈的吶喊,那種不服蒼天不服大地誓死也要沖上去的意念,一樣的,一樣的!

我不要拖後腿,因為我有兄弟.我弱,兄弟們就會被我連累!甚至被我拖累的送命!

他們行,我也行!一定行!

死就死了,不死,我就沖上去!與我的兄弟們並肩!

讓我的兄弟為我驕傲!

我不是廢物!

我們不要再被人看不起!不要再被人沒前途!

就算是至尊,也不行!

短短的一個多月,紀墨與羅克敵像是完全脫胎換骨了一般.這兩個原本養尊處優的世家子弟,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在這一刻全然蛻變成為兩個鐵血戰士!在他們身上,哪里還能找到什麼紈绔氣息,那里還有什麼浪蕩習氣?

有的只有彪悍!鐵血!悍不畏死!

只有蕩平天下不惜一死的沖霄斗志!

我能行!一定行!

…………

楚陽悄悄地離開,離開的時候,他直感覺胸口熱血奔湧,心激蕩!眼中,有淚!

我的兄弟,我現在,就在為你們驕傲!你們知道麼?

……

顧獨行和董無傷也在戰斗間隙不時的來看看羅克敵和紀墨,楚陽放心不下兩個兄弟,他們兩人又何嘗放心的下?

但每次,兩人都是悄悄地來,悄悄地走.來的時候,一臉擔心,走的時候,一臉沉重,兩眼淚水,渾身的驕傲!

兄弟,你們會成功的!

兄弟,我們現在,就在為你們驕傲!你們值得!

能有這樣的兄弟,此生不枉!

兩人也陷入了更加拼命地戰斗中;沒有人,就去打靈獸!

不能等,等他們,就算他們趕上來,追平自己,也只會讓自己的兄弟感到恥辱!

兄弟在拼命,我們也要努力!

這一刀一劍兩位王者,也突然爆發了自己的潛力,陷入瘋狂的戰斗中……

…………

楚陽悄悄離開,一路心沉重,很心疼,也很欣慰,這四個兄弟,現在都很不錯,都很好.所以他終于有所放心,還是去看看談曇,不知道那個師弟怎麼樣了……




上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師徒分別【第七更!】     下篇:第一百四十章 談曇與芮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