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二章 歸途!  
   
第一百五十二章 歸途!

第一百五十二章 歸途!



楚陽在這段時間里,正在努力的壓縮自己的實力,前段時間提升過于,後遺症上來了.

前世,從來沒有到過王座這樣的高度,所以楚陽瘋狂的提升實力,不僅為自己提升,而且也為兄弟們提升.

劍靈拼命的壓制,他就拼命的提升.

直到自己突破王座五級……

楚陽終于知道了劍靈為什麼要壓制!

王座五品,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發酵氣,將自己的自信,像是吹豬尿泡一樣的吹了起來.自信超過了一定的限度,就不是自信了,而是狂妄.

這種自信,似乎是隨著超過這個階位,就自然而然的發生.就像一個防不勝防的心魔……

能夠依靠自己的力量平平靜靜地度過去的;楚陽覺得除了孟超然之外,再也不會有別人.

尤其是,楚陽發現自己想起至尊之威依然覺得老子天下第一的時候,他真真切切的嚇了一跳!

和平時期自信過頭,最多有人罵你一句狂妄,但在中三天這等弱肉強食的世界自信過頭,那就是純粹找死!

所以楚陽在這段時間里,瘋狂的充實自己,瘋狂的凝實自己,錘煉著一切以前掌握的技巧.不斷地用一些基礎動作去瘋狂戰斗來進一步的吸取,壓榨!

他不僅逼迫自己,而且還在同一時間壓制著芮不通和談曇;同時,更將顧獨行和董無傷召了回來,同樣壓榨!壓制!

楚陽知道,若是等這種狂妄的自信真的過了頭,主宰了性格……那麼,不管是自己還是顧獨行,都是完蛋了!

"這是挫折期!一般大家族的子弟,在到了王座五品之後,都會派出比他的實力稍高一線的人,將他狠狠挫敗!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十次!直到將這種狂妄完全打消為之!"

劍靈如此道:"中三天之所以人人都如此狂躁,與王座五級這一關,有很大的關系,因為在這里知道這些的並不多,知道如何避免或者矯正的就更少."

"這一關,叫做'崩毀關’!因為只有崩毀.一是被打擊到自信崩毀,然後破而後立;二是直接被這種自信撐得崩毀,那是完全的崩毀!"

楚陽現在才深以為然.

崩毀關,果然是崩毀關!

在這段時間里,楚陽和兄弟幾人除了偶爾出去打打野食干一架之外,基本上都是在肉搏!

拋棄了兵器,用純的力量,搏殺!

董無傷和顧獨行還有談曇芮不通,包括楚陽自己,真的是每一天每個人身上都是傷痕累累,青一塊紫一塊.每一天都在傷痛中睡去,每一天,都在極度的被打擊的痛苦之中,將這一點狂妄漸漸的從自己內心中抹去!

終至完全純熟.完全的圓融通透,從一塊鋒芒畢露的石頭,變成了一塊初具雛形的,美玉.正欲綻放出奪目的色彩.

在這段時間里,幾個人的修為都停留在原地沒有動彈.但每一個人都是似乎感覺到:自己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心態的沉穩,內斂,宣布了幾個人度過去了這崩毀關!

此時,已經是三個月過去.

然後,楚陽才帶著煥然一新的四個兄弟,去找羅克敵和紀墨!

在見面的時候,董無傷和顧獨行等人都是大吃一驚!

這,這還是那油頭滑腦的羅克敵?這還是那懶惰成性一天到晚不著調的紀墨?

羅克敵一臉冷肅,身軀挺直如劍,眼神中有一種冷銳的嗜血,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把沾滿了鮮血的利劍,散發著令人心寒的殺氣!王座,五品!

紀墨眼神則有些平淡,但身上的氣勢,卻是慘烈之極;便如一個率領大軍上了戰場,在戰場上全軍覆沒,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面對著百萬敵軍的將軍,依然死戰到底的那種熱血!剛烈!

他就這麼站在這里,但那單薄的身軀卻如同淵渟岳峙,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王座五品!

但這兩人的王座五品,卻是與楚陽等人不同.他們不需要什麼崩毀關;因為他們乃是追趕者!心中一直感覺不如別人,在這種況下拼命追趕,那里有什麼時間去自高自大?

而且,在這幾個變態面前,恐怕兩人這一生也不會有自高自大的機會了……

"我見過你!"談曇突然驚喜的叫了起來,指著羅克敵:"當初,他幫我了.這家伙很夠意思,比較對我胃口."

"原來是你."羅克敵也笑了起來,這一笑,那種冷肅冷厲的氣息才驟然消失不見,恢複了以前的羅克敵,擠擠眼,問道:"怎麼樣?那謝姑娘到手了木有?"

談曇長長歎息:"心到手了,人還沒到手."

"真沒用!"羅克敵鄙視的斜著眼:"教你一招,要不要?"

"什麼?"談曇眼睛一亮.

"先上了再啊."羅克敵恨鐵不成鋼的噴著唾沫:"管她家里再怎麼不同意呢,先給她將肚子鼓起來,不同意?擦!憑啥不同意?到那時候……哼哼,你們想要你閨女快些嫁過來,哥們還得考慮考慮呢."

"好計策!"談曇兩道眉毛頓時上下亂抖了一陣;樂的合不攏嘴.

"還有……"紀墨聽到這種話題,哪里肯自甘寂寞?頓時就如同聞到了腥味的貓兒一般湊了上來,鬼鬼祟祟的眨著眼:"這活兒可是個技術活,你這種雛兒啥也不懂,容易搞砸,等到回去了,哥哥我教你幾招.這事兒,人生大事,馬虎不得!沒有相應的過硬技術,也是沒戲."

談曇連連點頭,眉花眼笑:"你們倆都是好人吶……"

"助人為樂,我輩俠義之士義所當為!"羅克敵和紀墨勾肩搭背.

"的什麼狗屁玩意兒?"顧獨行一聲怒吼:"你們兩個是不是皮癢?"

兩人一聲壞笑,拉著談曇去傳授經驗了.

依稀聽見羅克敵的聲音傳來:"紀墨,你怎麼這麼有經驗的樣子?莫非你已經與你的傲波……洞房過了?"

紀墨黑著臉的聲音傳來:"這種事孩子不要問."

羅克敵怪笑一聲,充滿了揶揄之意.隨即就是追打的聲音傳來……

"看來這貨還沒得手."董無傷深沉的道:"若是得手,恐怕早已經吹噓個不停了……"

顧獨行點點頭,慨然道:"不錯,以我對紀墨的了解,恐怕他連什麼姿勢都會的清清楚楚……這貨,就是不要臉."

楚陽與芮不通相顧愕然.不是為了紀墨的沒得手,而是為了董無傷和顧獨行這種人千百年難見的居然調侃了一回.最難得的是,居然一唱一和……

…………

極北荒原基本已經不見人影,楚陽也打算與兄弟們打道回去了.在最後的三天里,再次搜刮了一些靈藥之後,楚陽兄弟七人,雄糾糾氣昂昂的踏上了歸途!

顧家的六位王座,也就是現在天兵閣的六位高手,早已經跟隨暗竹的人回去了.兄弟七個人這一路上,無牽無掛,走得飛快.

唯有楚陽,在離開極北荒原的時候,回過頭留戀的看了一眼.

這里,兩位至尊帶走了我的夢!

這里,我的師傅就從這里離開!

不知道舞會怎麼樣?

不知道師父會如何?

楚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極北荒原特有的清涼空氣,然後使勁的吐出來,似乎吐出了心中那一種莫名的感傷,淡淡道:"走吧."

在踏出極北荒原的同時,紀墨和羅克敵同時提出來負重前進;楚陽眼珠一轉,兄弟七人,每人都背上了兩千斤的星辰鐵!

比來的時候,足足增加了一倍!

但七個人你追我趕,卻是興高采烈.各自誰都沒有,但卻是在心里暗暗的較勁:就看誰先撐不住!

反正不是我!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會是撐到最後的那一個.

一場別開生面的競賽,就從這里拉開了帷幕.兄弟七人並沒有想到,在萬里之外,還有一場巨大的風波和麻煩,在等著他們.

他們就這麼輕輕松松的開著玩笑,一路長途跋涉,不緊不慢的往回走著……

董無傷在想,回去後或者自己應該與哥哥談一談,但究竟要怎麼談……董無傷一邊背著兩千斤星辰鐵揮汗如雨的趕路,一邊在心里盤算著……

顧獨行在想:回去之後,自己是不是考慮提前與妙姐完婚?嗯,自己該怎麼呢?

紀墨在想:回去之後是不是要將傲波撲倒?嘶~~~不過那丫頭的虎背熊腰,自己還真有些發愁控制不住,萬一被掀翻在地,那可是丟死人了……嗯,可不可以了考慮一下迷香和春藥?……

談曇在抓耳撓腮:他們的這些……貌似都很……那啥,嘿嘿,要不回去之後就找機會找到謝丹鳳那娘皮練練?

芮不通在想:媽的,老子也應該找一個了,怎麼不知不覺的都成雙成對了?可我要去找誰呢?真是傷腦筋,實在不行的話,就偷一個來得了……

羅克敵則有些犯愁:我該不該呢?老大能不能幫我呢?這事兒真怪了,不僅不長毛,反而也……唉,咋辦呢……傷腦筋啊.我要是了老大會不會笑?我真是太無地自容了……

楚陽則一路趕路一路在想:這一次會回去中三天,該去找尋亡命湖尋找第四節九劫劍了……

…………

(關于'崩毀關’,在這里幾句,這種盲目的自信,就在我們身上,也有,實在是很可怕.拿自身舉個例子,在我寫凌天傳的時候,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但在寫異世邪君的時候,由于取得了一些成績,頓時就心態不穩,感覺在這起點我還怕誰呀,還有一種老子天下第一的那種心態.

但實際上來,我那時候就只算個屁而已……別人都不會正眼相看的,呵呵.那是一種暴發戶一般的心態,很扭曲.

到了傲世的開局,我信心滿滿的開書,卻迎來當頭一棒,直接徹底把我打醒,才意識到自己錯的多麼離譜.

所以,從那時候開始,就給自己定義一個位置:永遠的新人!

千萬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很了不起.離開了讀者離開了你們,真的就只是一個屁而已.我希望我能夠在這種心態下,走的更遠.

現在的我,還是偶爾會有不服不忿,距離破而後成,還是遠遠算不上,但心態的沉澱,卻讓我成熟了很多.起碼不再嫉妒不再怨天尤人,希望我早日可以到那種破而後成的境界吧,呵呵……)

(昨天熬了會夜,趕出了這一更.我要去檢查一下身體,呵呵,這幾天有點兒害怕……晚上回來再更新.

嗯,求月票推薦票,推薦票馬上就要被爆菊了,大家伸伸手……)




上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狂風起,吹皺一池春水     下篇:第一百五十三章 傲邪云的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