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三章 傲邪云的逃亡  
   
第一百五十三章 傲邪云的逃亡

第一百五十三章 傲邪云的逃亡



傲邪云現在正在亡命逃跑!一身在往常看上去風度翩翩的月白色的錦袍,早已經支離破碎,血汙滿身.

身上也是傷痕累累,頭發都有些散亂,嘴唇干枯,連眼窩都深深陷了下去.

作為中三天公認的第一大家族傳人,傲氏家族的嫡傳子孫,家主之位第一順位繼承人,傲邪云從來都沒有這樣的狼狽過.

更加從來沒有被人這樣的追殺過,這樣的逃亡過!

他已經逃了三個多月!

自從離開了極北荒原開始,自己就不斷的遭到劫殺,不斷地逃命!三個多月里,每一天都好幾次的掙紮在生死線上!這位邪公子已經整個人瘦了一大圈,

天知道哪里冒出來的這麼多的敵人,一個個黑衣蒙面,走一程就遇見一伙,每一個地勢險要的所在,必有埋伏!

這一路殺的血流成河,殺的心驚膽顫!

在第一波接觸的時候,敵人就用了無聲無息的毒霧,將傲氏家族眾人狠狠坑了一次.除了四位皇座拼命保護著傲邪云沖了出來,其他的王座高手全部殞身!

若不是傲邪云一直在防備著黑魔家族偷襲,那一次就要全軍覆沒!

但饒是如此,用來與家族傳遞消息的無形隼,也在那一場毒霧之中,盡數的身死!這一來,陷入了絕對的孤立無援.

漫漫長路,步步殺機!

接下來,不斷的敵人出現,騷擾,打擊,厮殺,追逐……

一路到現在,傲邪云身邊就只剩下了兩位皇座,其他的兩人,已經在伏擊之中為了保護傲邪云而喪命!

那是一場慘烈的伏擊戰,對方足足出動了八位皇級高手!前仆後繼的沖殺著傲邪云的五人隊伍.

若不是傲邪云在那一場戰斗中突然靈光一閃領悟了六品王座,突破了一次,那一次就早已經躺在了地上,變成一具冰冷的尸體!

現在,傲邪云一行人已經被迫偏離了回去傲氏家族的方向,轉到了另一條路上來.再從原路返回,無疑是找死的行為!

對方既然這麼大張旗鼓的劫殺,豈肯讓自己平安回到傲家去?中三天每一個家族,都承受不起傲家瘋狂的打擊!

所以自己必須萬分的心.稍有疏忽,便會死在這逃亡路上!

但饒是如此,在連續逃亡了三個半月之後,傲邪(傲世九重天吧)云也已經感到了筋疲力盡!渾身超過了三十多處輕重傷痕,也在不斷地提醒他:已經不能再逃了!再逃……敵人就算是追不上,自己的身體也完蛋了!

身邊的兩位皇座,也已經快要到了油盡燈枯的境界.若不是兩人心中那一股執著的保護少主的信念在撐著,恐怕他們兩人也早已經撐不下去!

兩人的修為都算是頂尖的,五品皇座!

這在中三天絕對算是巔峰戰力!但……問題是有哪一位五品皇座每一天都要面臨最少七八位皇座高手的攻擊,圍毆,而且,不止一次,也不止兩次!

最多的時候,一天的攻擊十幾波!真的是鐵人也能給你磨成了鐵水.

"少主,這一次,恐怕是要出大事了."傲氏家族的五品皇座杜青云喘息著,眼神中全是無邊的恨意和悲痛.

作為五品巔峰的皇座,幾時吃過這種氣?眼看著老兄弟們一個個的在自己身邊死去,自己卻要像是老狗一樣夾著尾巴逃走.這簡直是一種恥辱!

但他卻不敢決戰!決戰自己是痛快了,但少主怎麼辦?誰來保護?

少主沒了,傲家怎麼辦?

"是,江湖要亂了."傲邪云的容貌很憔悴,但眼中卻是一片憂慮.

"少主,有一句話須得先在前面."另一位五品皇座秦戰呼吸有些粗重,凝神道:"若是再有敵襲,我恐怕是跑不動了.就由我拼死攔著他們,然後少主和老杜你們兩個快走!"

傲邪云眼神一暗.

秦戰在這一路上猛打猛沖,受傷最多.他的身上,最少有七道傷口,是替自己挨了刀!連續三個月下來,不用秦戰自己,他和杜青云也都看得清清楚楚.

"老秦!別灰心,還沒到那種絕境."杜青云有些艱難的道.

"到了這種時候了,還這些有什麼意思?"秦戰灑脫的一笑,道:"老杜,你我闖蕩江湖一生,手下萬把條人命是有了;難道還有什麼遺憾麼?若真的敵人追上來,少主就交給你了."

杜青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抬起頭看著天邊飄忽的白云,緩緩的點了點頭.

"這一路來,伏擊我們的人,有黑魔,用毒的是歐家;還有幾個,應該是屠家的人!"秦戰冷哼一聲,眼眸中泛出冷意:"這筆筆血債,莫要忘了討回!"

"應該還有別家,只憑著這幾家,還做不到如此的天羅地網!"傲邪云眼中泛著冷意:"若是我沒有看錯,田家與屠家,應該也出手了!"

秦戰嗆咳了幾聲,擠出一絲笑意,道:"這一次一路劫殺,是我們的劫數,也是有人在對付我們傲家!但若是這一次少主能回去,縱然我們幾個人全都死光了,這一次劫殺也變成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杜青云苦笑一聲,道:"不錯,這是一次難得的江湖曆練,也是一次難得的心靈蛻變之旅.少主,你這一路,可有什麼感觸麼?"

傲邪云的眼睛有些了起來.

這兩個人,一向是自己的護衛,也是自己的長輩;在這等生死之刻,唯獨關心的,還是自己.關心自己在厮殺之中的成長,在血腥之中的感悟!

因為這一些,都是中三天這個世界真正需要的!

"感觸很深……這一次萬里跋涉,直接顛覆了我對中三天的認識!"傲邪云強忍住眼中的淚水,仔細地道:"以往,我在家族庇護之下,從來都是順風順水,不管到哪里,只要報出我的身份,總會有人爭著搶著給我面子,不管什麼事,幾乎幾句話就能擺平……"

"太順了!"傲邪云長歎一聲:"順的讓我不認識自己,順的讓我有些飄飄然.直到不費吹灰之力,就奪得了中三天年輕一輩第一人這樣的稱呼,讓我更加驕傲到了極點."

"但這一次劫殺,卻是直接將我從九霄云里,直接打落深淵!粉碎了我的一切幻想!"傲邪云黯然歎息:"原來我畢竟只是一個仰仗著家族余萌,飛揚跋扈的紈绔公子而已."

"他們以前不動我,只是為了顧忌傲家,有求于傲家,或者另有企圖,利用我走做什麼事.但一旦到了殺了我可以獲得更大的利益的時候,他們就如同現在一般,毫不猶豫的下手!"

"我與歐獨笑,也算是朋友;但這一次,卻是歐(傲世九重天吧)氏家族算准了我的行事習慣,下手最狠!我與田不悔,也算是點頭之交,頗為相得,但這一次,田家欲要殺我,卻是不遺余力.我與屠千豪,在下三天還曾杯酒論交,但現在,屠家卻成了我的催命之手!"

"我也曾拜訪過黑魔,黑魔家族對我高接遠迎,黑魔少主向來在人前保持神秘,那一次也破例地對我展現本來面目,格外尊重.但這一次黑魔家族的出手,卻是無所不用其極!"

傲邪云低低的著,兩位皇座安靜地聽著.

山風靜靜的呼嘯.

"我一向以為自己交游廣闊,出手大方,朋友滿天下,但卻沒想到,在這種生死關頭,陷害我最深,傷害我最痛,欲要將我置之死地而後快的人,卻正是以往的那些所謂朋友!"

傲邪云蒼涼的笑道:"若我能夠回到家族,定當引以為戒!"

兩位皇座久久不語,良久,杜青云長歎一聲,道:"少主,朋友這兩個字,不是隨便的;兄弟這兩個字,更不是隨便稱呼.你現在只看到了表面,卻還是沒有能夠看到本質."

"利益!他們與你相交,乃是為了利益,他們想要殺你,乃是為了更大的利益!他們殺你,未必是為了殺你而殺你!其中定然有什麼目的."

秦戰強撐著身子,語重心長.

"少主與屠千豪,歐獨笑,田不悔……這些人,雖然稱兄道弟,但你們之間,卻是競爭對手!更因為你頂著第一大家族的名頭,所以縱然你的實力真的比他們強很多才占據了年輕一輩第一人這個稱呼,他們也不會真心服你!所以,你們之間不是朋友."

"至于真正的朋友或者兄弟,必須要有一個核心,就是要有一個人,大家都服他!以這個人為中心,真心的佩服,從佩服,到學習;從學習,到心服;然後看到別人也與自己一樣的佩服他,才能在這個人身邊,慢慢的形成一個圈子,形成朋友的雛形!"

"然後再在這個人的帶領下,共同去做一些事,彼此再慢慢的對彼此展開真心,就成了兄弟;若是經曆過生死還能都幸存,這份兄弟義,就是雷打不動了.若能夠不斷地在一起經曆生死經曆危機,就更加是比金石!"

"這樣的朋友兄弟,你沒有!雖然你一直以為你有,但實際上,現在來殺你的,都是你的那些所謂的朋友."

"所以你第一個要學到的,是,若是沒有足夠的利益,千萬不要去相信你的朋友和兄弟!"

"真正的朋友,在你們年輕一輩之中,我就只見到過幾個人."杜青云歎息一聲:"楚閻王,顧獨行,董無傷,紀墨,羅克敵!"

"這些人以楚閻王為核心,因為楚閻王能做到的,他們卻做不到!所以才服!楚閻王能夠以一己之力顛覆整個天下,這一點,他們做不到;楚閻王原本修為比他們弱很多,但卻能夠用最快的速度趕上來,他們做不到!所以才服!"

……

實在是因為喝醉了……因為太高興.頸椎脊椎那是老毛病不算,除此之外,身體健康,就是血壓有點兒低,才低壓七十,高壓一百一.嘿嘿,我當醫生的哥們:除了你丫抽煙有點兒多之外,其他部分,完全可以媲美一頭健康的驢……

額,為了身體健康,請投月票!慶祝慶祝!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歸途!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路往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