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泡尿引起的慘案!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泡尿引起的慘案!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泡尿引起的慘案!



三人目光相對,均是感到莫名其妙.

紀墨嘴一咧,險些笑了出來.媽的,第一次見到用屁股來埋伏的.

一陣南風吹來,隱隱有話的聲音隨風飄渺的傳來.

"……怎麼還沒來……"

"……莫急……路上耽擱……"

"……注意……那邊是什麼?"

"……**,一只兔子……"

"……媽了個貝……"

……

楚陽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兩位三品皇座高手突然站了起來,似乎察覺了什麼,狐疑的四下里看了看;搖了搖頭,似乎是自嘲的笑了笑.隨即就分作兩邊走過去,查看埋伏.

一副很用心的樣子.

楚陽和顧獨行三人更糊塗了,我們在你屁股後面,你一個勁的查看前面做什麼?

只聽這一位皇座高手沉聲問道:"毒域檢查了沒有?有沒有失效?"

一位身在樹後的王座低聲答道:"長老放心,卑職已經翻來覆去的檢查了三遍,也已經追加了兩次毒域;萬無一失,絕對沒有問題."

"嗯,要確保不能提前被發現,外圍不能施的足了,這幾個家伙可是警惕的很.萬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能立即溜之大吉.這一次一定要確保萬無一失!"這位皇座點點頭,提醒道.

"是."

兩個人晃悠了一圈,又回到原位.

楚陽靜靜的伏著在草叢里,一動不動.他不動,紀墨和顧獨行當然也不動.

突然,兩個黑衣人從原本埋伏的地方站起身來,打了個手勢.

那位皇座皺眉,低喝道:"干什麼去?"

"額……去撒撒尿."

那位皇座臉上頓時露出厭惡之色,揮揮手沒好氣的道:"走遠一點."

兩位九品武尊連連點頭答應,並肩向後走來,刷刷刷踩著地面的落葉,一直走出了三十多丈,林木已經遮蔽了來時的道路,這才停了下來.

其中一個道:"媽的,在這里准備了半個月了,一個鬼影子也沒見."

另一個歎了口氣的同時,解開褲帶:"等著吧,其實不來倒是挺好,一旦來了……媽的,那幫家伙哪一個是易于之輩?"

"的也是."先前開口的那個已經掏出了家伙,閉眼,屏息,准備發射.

淅淅瀝瀝……

紀二爺怒了!

他趴在茂密的草叢里,一動不動,但這兩個家伙一路走來,居然是正朝著他的方向走來,緊接著站住,稍稍睜開一條縫的眼睛,分明看到自己眼前有四根黑衣的腿.

然後一道水箭就帶著騷哄哄的熱氣,准確的落在了他的臉龐左側,其力道甚急.

一滴一滴溫熱的那啥隨著強勁的發泄被濺了起來,濺上了紀二爺的臉頰.

紀二爺肺都炸了!

隨即,又是一道水箭帶著騷哄哄的熱氣,准確的落在了他的臉龐右側……

紀二爺不可容忍了!因為前一道雖然惡心,可也白亮亮的;而這一道居然如同黃河一般的顏色,活像是得了病一般,而且味道更濃!

紀墨霎時間有些悲憤:一起過來了我們三個,憑啥你們就只朝著我尿?這他麼的不是欺負人麼?

越想越氣,終于按耐不住,嗖的一聲站了起來.

這兩位武尊正閉著眼睛尿的愜意,尿的酣暢淋漓,憋了很久的存貨一下子出清,渾身不出的舒服,哪里想得到居然兩泡尿澆出來一個大活人來?

這一驚真是非同可,兩人的眼睛頓時睜開,然後兩雙眼珠同時凸了出來;精神極度緊張之下,發射力道緊急的兩道水箭也失去了後續之力,淅瀝瀝的尿進了褲襠,然後斷流了……

正要叫喚,紀二爺那充滿了憤怒的兩只手已經扼上了兩人的喉嚨,噗的一聲輕微響動,兩人的脖頸怪異的歪過一邊;紀二爺狂暴的元氣已經沖進了他們的經脈,封閉了下半身的所有動作.

兩人的身體只是顫抖了兩下,就是死于非命.

直到這時,兩手居然仍舊保持著在前面掐著鳥的架勢,沒有來得及改變.嘩啦啦啦……剛才被驚嚇中斷了的水流在自己的主人失去了意識之後,突然又繼續噴射出來……

這一下一點也沒浪費,統統將余瀝灑在了紀二爺的褲子上……

紀二爺嘴歪眼斜,恨得直咬牙,卻不敢出聲.

遠處有聲音傳來:"怎麼了?"原來是隱約聽見了這邊的動靜.

紀墨愕然,怎麼回答?

突然一個聲音低沉的怒道:"這混蛋,尿在了我的褲子上."赫然正是先前那位先開口的武尊的聲音.

紀墨大為詫異,扭頭一看,只見楚陽口齒開合,正在話.

難得楚閻王將這人的口氣模仿得如此惟妙惟肖.

紀墨醒悟,急忙含含糊糊的嘟囔道:"這不是不心呢嗎,我又不是故意的……瞧你給急的……"

楚陽怒道:"不心?我兩條褲管都濕了……"

紀墨幾乎內傷:媽的兩條褲管都濕了的是我吧?

那邊轟的一聲,有人低低的笑了起來,幸災樂禍,那位皇座哭笑不得的罵了一聲,不再話.

但別人卻是騷動了起來,只聽其中一人低聲道:"那家伙為什麼會尿到別人褲子上?"聲音中滿是故意做作的驚奇之意.

另一人用沉吟思索的口氣道:"據我推測,可能是尿偏了."

"可是,為什麼會尿偏了捏?"那人似乎更加的驚奇無限.加不可理解.

"據我推測,這個里面很有一些緣故……"那沉吟思索的聲音.

"什麼緣故?"驚奇的聲音繼續追問.打破沙鍋問到底.

"嗯,其一,若是昨晚上睡覺的時候這丫突然間想起了什麼,而此處分明沒有正確的渠道……所以他很憋,憋得久了,就容易出現一種畸形……嗯,早晨喝一肚子水,就有可能尿偏!"——嚴肅的思索的聲音.

"原來如此!屁服屁服!但,其二又是為何?"

"至于其二麼,可就難的很,嗯,有些人呢,長久沒有正當的……額,那啥渠道,就會用一種非常奇異的方式,手握長槍沖鋒陷陣,用自己的方式,去掃蕩心魔……而掃蕩心魔之後,就容易出現疲軟期,嗯,這種疲軟期,基本都會尿偏的……"

"真知灼見啊,屁服屁服!"

"哪里哪里……"

轟的一聲,笑聲四起,雖然都不敢大聲,但也是頓時有些亂哄哄的意思,有不少人趴在地上無聲的笑的渾身顫抖,痙攣.

楚陽顧獨行和紀墨相對愕然:這他娘真是一群的人才啊!

看樣子這幫家伙也實在是憋得狠了,別人撒一泡尿,那邊居然引經據典的分析好久,一本正經的開了課……

楚陽站起身,與紀墨將兩具尸體輕輕放倒.

然後楚陽在前面,居然大刺刺的走了出去,口里面低聲嘟囔埋怨:"他媽的,看我兩條褲腿,嘩啦啦的,涼嗖嗖的,這可讓我怎麼辦?虧得你們還笑得這麼開心……"

這麼一,頓時笑聲更多,有幾個人回過頭來:"那是你們兩個的緣糞啊……"

這幾人回過頭,卻只看到楚陽兩人的黑衣,看不到面目,面貌都被兩人借著樹木遮擋的嚴嚴實實……

更有人戲謔的道:"難得你們兩人感深,撒泡尿都站得這麼近……"

這麼一,頓時笑聲四起.

楚陽此時已經笑著接近了最邊緣的一個家伙,他一路走一路話,聲音惟妙惟肖,竟然沒有人發現這是假冒的;也沒有人注意他已經偏離了一些方向.

"媽的,下一次老子什麼也不跟他一起撒尿了……"楚陽低聲地笑著,有些懊悔,有些丟臉,有些憤憤的意思,手中劍卻脫手而出,無聲無息的隔著三丈就從那最近的家伙的肋下紮進去,紮穿了心髒,紮穿了肺髒,將他的身體牢牢的釘在了地上.

這人完全沒有防備,那想得到自己的戰友居然會對自己下毒手?前一刻還在低低的幸災樂禍的笑,下一刻肋下傳來一陣鑽心的痛,剛要痛呼一聲,鮮血猛地灌進了肺里……

緊接著一股強猛的元氣沖進他的身體經脈,控制了他的中樞神經,隨即,他就無聲無息的眼睛一凸……沒了氣息.

楚陽懊惱地笑著,走過去笑罵道:"瞧你這家伙,別人尿了褲子也值得你都笑得沒了氣麼?"

一邊著,一邊哈哈的笑著,笑容從容親昵也有些怨氣,卻一邊將那剛剛殺了人的劍從他身體里隱秘的抽了出來,貼在自己的大腿後.

然後就搖著頭歎著氣向著山石之後另一個人的方向走去.他的步履輕松,落地沉重,就像是行走在自己的大本營里一樣的從容.

紀墨跟在他身後,只覺得心髒砰砰亂跳.

媽呀,今天算是真的見識了什麼叫做談笑間殺人于無形.最牛的是,殺人前後依然是一派真正的輕松,絕對沒有任何勉強,絕對沒有暴露出一絲的殺氣!

山石之後的這一個正笑得肚子痛,他也是笑得最厲害的一個.

楚陽憤怒地罵著:"他媽的,不就這麼一點點屁事,瞧你笑得跟海狗似地,老子的笑話是這麼好看的麼?今天老子非得教訓教訓你!"

然後居然忽的一聲帶動起強烈的掠空聲,猛的明目張膽的撲了過去!




上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怪異的埋伏?     下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這是一場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