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這是一場誤會!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這是一場誤會!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這是一場誤會!



那人哈哈笑著,道:"媽的,笑你兩句你就受不了?居然還想找我的麻煩?真是膽兒肥了……"

一邊笑著回過身來,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一道晶亮濃縮的劍光.

只一閃,就刺入他的咽喉!

一點寒光萬丈芒!

楚陽順著劍勢,猛的撲在了他的身上,隨即就是噗的一拳重重的打在他的身上,哈哈笑道:"我讓你笑!"

那人的身子詭異的扭曲痙攣了一下,就不動了.兩只眼睛大張著,充滿了不可置信之色,顯然做夢也沒有想到,前一刻還在于自己親親熱熱的開玩笑的同伴,怎麼這一刻就成了奪命殺手?

自己可是王座,這個家伙只是武尊,怎麼可能殺得了自己?他為什麼要殺自己?

帶著這種種疑問,這位王座竟然是死不瞑目!

楚陽嘿嘿笑著,從他身上跳起來,揮拳猛打在紀墨身上,將紀墨打倒在地,呼呼的喘著粗氣:"你你……還笑……"

紀墨是何等的機靈人兒,一腳蹬在他肚子上,將他蹬的騰空飛起,喘息道:"許你被人尿,居然不許我笑?"

著就撲過去,噗噗噗……

楚陽慘叫一聲:"你笑好了,哎喲……你你……你踢著我的蛋了……"

頓時四周眾人集體噴了一般的笑了起來.有好幾個好事者頓時就按耐不住,從自己的位置站了起來,向這邊走來,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一副忍俊不住的笑意.

有人一邊走一邊哈哈的笑:"媽的,被人尿了褲子也這麼理直氣壯,老子還是第一次見……不會是尿壞了你的腦袋吧……"

楚陽怒道:"尿到你褲子上你試試?他媽的,大腿上濕漉漉的,這感覺多麼離奇……哎唷……**你……你你,嘶……媽的你打到我褲襠了……"

"哈哈……"頓時又是一陣笑,七八個人快步走了過來,人人眉飛色舞,個個興高采烈.

來到當地,只見兩個黑衣人正在地上翻滾成一團.一個捂著褲襠全身蜷縮成了蝦米,另一個趴在他身上揮拳猛毆.

一個九品王座忍著笑,威嚴的道:"還不快起來,這成了什麼樣子!"

一聲令下,兩人頓時非常聽話的跳了起來.

不僅跳了起來,而且還是跳得格外高,分做了兩個方向.

同時,兩道精亮的劍光同時亮起,將這陰暗的山林直接染成了白熾的亮色.

紀墨身劍合一,整個人化作了地獄沖出來的殺神,渾身帶著無堅不摧的劍氣,以排山倒海之勢,猛的沖向自己那一邊三個王座!

便如一尊山岳猛的壓了過去.

楚陽九劫劍一挽,屠盡天下又何妨!

這一招悍然出手!一出手就化作了翻江倒海的狂龍,劍剛剛出擊,就是一蓬劍光暴射而出,隨即凌空而起,便如天河倒懸,流星曳空!

首當其沖的一位王座臉上的笑容還在盛開綻放,噗的一聲就是一個透心涼,然後身體四分五裂,一個帶著燦爛笑容的腦袋滴溜溜的飛上了半空.

第二位王座緊接著被籠罩進了劍光,完全沒有任何防備!笑容僵固在臉上,還未來得及轉變成驚恐,就已經是支離破碎的飛了出去.

第三位王座也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身上就多了一個血窟窿.

接下來是第四個!有了前三個的緩沖,這位王座終于來得及反應,倉促之中拔劍出鞘,根本來不及形成什麼章法,就拼命地一劍封了出去.

九劫劍浩蕩的猛沖而至,嚓的一聲輕響,劍斷,劍碎;一聲慘叫,胳膊被絞成了粉末,隨即楚陽就連人帶劍沖進了他的懷里,一團劍光,夾雜著無數的血肉擴散開來,空中已經是一片血色的氤氳.

楚陽一停不停,依然是那一招余勢未盡的'屠盡天下又何妨’,猛的發出去,攻向僅剩的一位王座;那人連聲發出尖嘯,手掌一揚,一蓬黑霧猛的擴散而出,再揚,又是一團白霧猛地發出!

眨眨眼的時間里,各色的毒霧已經彌漫了這個空間.

他瘋狂的發出毒術,發出毒功,發出能夠發出的所有的暗器,一邊後退,一邊驚惶地大叫,一邊拔劍.

楚陽眼神一眯,一停不停的駕著劍沖進了毒霧,劍氣排空,毒霧彌漫之中,楚陽已經一沖而出,閃亮的劍光,已經到了這位王座的前胸.

這位王座大叫一聲,猛地擲出手中長劍,隨即轉身就跑.

面對楚陽一劍之威,看著同伴的慘狀,他竟然連擋一擋的勇氣也沒有,直接逃走.

楚陽劍尖一沉,頓時從'屠盡天下又何妨’變成了'深埋不改凌銳志’!

劍光一斂,隨即沖霄飛起.就如同一柄深埋了萬年的絕世寶劍,突然出土,露出了他絕世無雙的鋒銳!

噗!

劍光尚在半空閃亮,劍氣已經沖進了那位正在逃走的王座的後心!那位王座渾身一顫,臉上泛出絕望的神色,掙紮叫道:"救命……"

但兩個字剛剛出口,長虹一般的劍光已經貫入了他的後背,隨即,楚陽連人帶劍從他的身體當中沖了出去,落在五丈之外,長劍斜斜指著大地,劍身上的血珠刷的一聲毫無停留的全部滴落!

轟的一聲,這位王座的身體這時才四分五裂開,臉上依然帶著驚恐的絕望,一顆大好頭顱,已經骨碌碌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另一邊,紀墨收劍而立,身前一堆血肉模糊的尸體!兩位王座,一位武尊,被他在同一時間完全沒有防備的卷入身劍合一的劍光之中!

寂靜!

樹林里,一片難的寂靜.

空中氤氳的血霧,還沒有來得及散去的毒霧,起伏不定的飄蕩著.向眾人證明剛才發生了何等的令人難以接受的慘事!

誰能想得到,只是因為兩個人去撒了一泡尿,居然引出來這等心狠手辣的殺神?

只是眨了一眨眼,八條鮮活的人命,就這麼變成了過往云煙.

"混蛋!"一個魁梧的身影暴怒的大吼一聲,正是一位二品皇級高手,憤怒的幾乎不能自持的從隱身之處跳了出來,一張臉扭曲著:"你……你們是什麼人?"

"要你命的人!"一個冷冷的聲音道.隨即,一截劍尖就突的一聲,從他的胸前冒了出來,隨即就猛的抽了回去,一掌拍在他後背,勢大力沉!

這位皇座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身子在猛烈的撞擊之下,猛地飛了出去;猶自不信自己已經受了致命重傷,大吼一聲,在空中猛地拔劍,猛的運起全身的元氣.

噗的一聲,他的前胸後背猛的同時噴出兩道渾圓的血箭.一身的力氣,就在這一刻同時被抽空,便如一個被抽空了的麻袋,狠狠地從空中摔了下來.

噗的一聲砸落在地上,兀自拼命地揚起頭扭著脖子看向自己的身後:"是……誰?"

"是我!"

隨著一聲冷靜到了殘酷的聲音,一個黑衣少年,靜靜地走了出來.他一出現,頓時一股冷銳的氣息赫然展現,便如根本不是走出來了一個人,而是走出來了一柄劍!

一柄人形利劍!

正是顧獨行!

他趁著紀墨和楚陽兩人引起了騷亂和全部注意力的時刻,悄無聲息的潛行到了內圈中;此刻一擊出手,果然成功!

本來顧獨行的目標乃是那兩位三品的皇座,但那兩人警覺性太高,而且太沉得住氣.顧獨行唯恐一擊不中反而壞了大事,正好這家伙好死不死的跳了出來,顧獨行哪肯放過?

再怎麼也是一位二品皇座!殺之,對敵方的戰力,有大大的損害!

兄弟三人成品字形站在場中,腳下,一片零零碎碎的尸體.

刷刷的聲音響起,所有埋伏的人都在同一時刻,向這邊而來,將三人包圍在其中!靜靜的包圍,人人的眼中,都是不可遏制的怒火!

這三個人,一出現就殺了自己的戰友九個人!還有兩個被無聲無息的暗殺,至于那兩個先前去撒尿的人……則所有都不會認為他們會還活著.因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這樣一算,一共有五十人,卻已經死了十三個人!

死在卑鄙的暗殺和偷襲之下!

"你們是什麼人?"那位三品的皇座靜悄悄的出現,眼中帶著強烈的憤慨,看著楚陽.

紀墨嘿嘿的笑了起來,譏誚的道:"這個問題問的當真是有趣之極,你們這麼多人在這里埋伏,難道不是在伏殺我們?我們現在出來了,你居然還要問我們是誰?老頭,你腦袋壞掉了吧?"

三品王座縱然現在有沖天的怒火,卻也忍不住一怔:"伏擊你們?"突然間沖沖大怒:"你們算是什麼東西?也值當的老夫前來伏擊你們?"

紀墨怔住,吃吃的道:"難道……你們不是歐家的人?"

"我們當然是歐家的人!"三品皇座憤怒的道:"你們是什麼人?哪個家族的?混賬!"

"既然是歐家人……那為啥不是伏擊我們的?"紀墨撓著頭,一臉糾結:"這不對啊……那你們在這里是要對付誰?"

三品皇座幾乎氣暈,想也不想的怒道:"本座在這里等待擒獲傲邪云,你算是個什麼東西?"

紀墨頓時大吃一驚,忍不住就是一臉歉疚,連連搖手,道:"哎呀呀,這事兒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誤會誤會,這是一場誤會……"

……………………

第二更!求月票!我繼續拼命去……今天真是悲劇了……媽的……哎,不了,碼字去!




上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泡尿引起的慘案!     下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其他人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