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六十四章 極限逃亡  
   
第一百六十四章 極限逃亡

第一百六十四章 極限逃亡



傲邪云想到這里,眼圈早已經了.

保護自己的人,前仆後繼的死去,如今,只剩下自己一個人!自己已經徹底的失去了所有的依靠!

家族,太遠!

現在,自己只是一個人,只是傲邪云!不是傲氏家族的大公子,不是年輕一輩第一高手!也不是那風流倜儻的邪公子.

只是一個被追殺在逃亡的人!在子哦機身後,有數千人,數千高手在圍追堵截,想要殺死自己!

在這種極端惡劣的況下,傲邪云反而挖掘出了自己的所有潛力!

杜青云壯烈犧牲已經有十五天!在這短短的十五天里,傲邪云無數次的想要大哭一場,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哭.就算無聲的流淚,那淚水的味道也瞞不過毒煞世家出身的歐獨笑!

他只能拋棄一切,包括悲傷憤怒,全力的逃命!用自己的所有智慧,去闖出自己的求生之路.

這十五天,他就像是過了十五年!甚至,比十五年還要漫長!

他無師自通的學會了如何在費盡體力的奔跑中,遮掩自己的體味汗味,也學會了如何運用一株草,來遮掩自己的整個身體,如何利用山與水的特色,利用太陽光線的折射,造成自己隱身的假象從而脫離包圍圈……

這些,都是在此之前他做夢也不會想到的.

如今他才知道,傲氏家族縱然是第一家族,但照樣是嚇不住人!傲氏家族沒什麼了不起的,自己,更加沒什麼了不起的!

傲氏家族被摧毀,同樣是一片殘牆斷瓦;自己若是死了,同樣也會臭一塊地!與天天跪在別人腳下的乞丐,並沒有什麼兩樣.

在骨灰盒面前,才是真正的人人平等!(這句話是寫到這里時,突然的感悟.)

十五天里,傲邪云已經遭受了百次以上的圍攻追殺.有好幾十次,他都認為自己必死無疑,但都是險死還生的逃了出來.

此刻,感受著溫涼的河水包裹著自己飽受創傷的身體,他才終于在內心深處升起一種'安全’的感覺,縱然這份安全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此刻,他才來得及想一些事.

想起最後杜青云和秦戰的戰死,傲邪云悲從心來;杜青云和秦戰本不應該那麼早就死的.但他們卻毅然的去死,為什麼?

在自己轉道往北,敵人仍舊大舉追殺的時候,杜青云和秦戰就知道,這一次,必死無疑!

所以他們要在身死之前,最後一次促進傲邪云的成長!

三個人的逃亡,畢竟不如一個人的目標.

只要傲邪云能夠逃出去,就行了!

但有他們兩人在身邊,縱然傲邪云根本不想依靠他們,無形之中也是一種依靠.根本激發不出他的潛能!那樣,真的到了被敵人追到山窮水盡的時候,就一切都完蛋了.

所以杜青云和秦戰開始用實戰和自主逃亡來磨礪傲邪云!只要傲邪云能領悟,能夠掌握到其中真諦,他自己一個人的脫逃希望,會比三個人在一起大十倍!

所以杜青云才會在完全不必犧牲的時候,選擇了去死!

只留下少主自己!

有希望的時候,我們拋棄你,是為不忠!但完全沒有希望的時候,我們拋下你自己去死……卻是更加的盡責!

用我們的熱血,來燃燒你的靈魂!用我們的生死,去激發你的潛能!

這是二老根本沒有出來也絕對不會出來的話,但現在傲邪云卻從自己的心中聽到了.

淚水無聲的滑落,融進水中;也只有在這樣的夜晚,這樣的環境里,傲邪云才敢毫無顧忌的流出眼淚.

在這樣的逃亡中,連流淚,也成了一種奢侈!

河水嘩嘩的流,傲邪云極力的放松自己的身體,竭力恢複傷勢,恢複每一分每一點的體力.

突然一股危險的感覺襲上心頭,傲邪云頓時屏住了呼吸,身子悄無聲息的在水底滑落著,腳尖一硬,似乎觸到了水底的一塊大石,傲邪云心中一動,無聲的飄過去,伸手一摸,果然是一大塊石頭,在水里面,而且,下面還有一個的空洞之處,河水就在這里形成漩渦,然後繼續往下奔騰.

傲邪云心翼翼的控制著自己,完全利用水流的沖擊力,將自己的身體,很勉強的擠在了大石頭下面.心翼翼的將蘆葦管伸出水面一點點……就靜止不動了下來.

隨著河水往下飄,遲早會遇到淺水處,萬一被發現,可就有死無生.更何況,天就要亮了,一旦白天來臨,自己在河水里就是個活靶子!

他剛剛藏好,突然間嗖嗖嗖幾聲響,幾個人就落在了岸上,緊接著衣袂掠風的聲音刷刷響起,最少有幾十人來到了這里.

"有沒有發現?"一個聲音低沉的問道.這個聲音經過了水流再傳到傲邪云的耳朵里,已經顯得頗為怪異;但傲邪云依然聽出了,這是誰的聲音!

黑魔!

少年黑魔的聲音!

"果然有你!"傲邪云在水底大石下,暗暗的咬牙.但卻一動也不敢動,甚至連心跳脈搏,都控制的極為緩慢.

現在這些生死仇家就在自己的頭頂,一旦被發現,可真是上天無路!

"沒有發現."另一個人回答道,聲音里充滿了疑惑之意.縱然隔著河水,傲邪云也能從這聲音里想象出這個人皺著眉頭驚異不定的樣子.

歐獨笑!

水下的傲邪云心中都在痙攣,咆哮!

這是曾經自己的朋友,同伴……

"你不是萬無一失麼?這都多長時間了?"另一個聲音哼了一聲.

夢落!

"這事的確很奇怪!原本我與傲邪云在一起的時候,每隔一段時間,就往他的身上灑一些千日留痕;雖然沒有千日那麼誇張,但一年之內那種氣味是絕對不會消失的,而那種氣味,是別的人根本無法聞到的……這段時間里,咱們利用這種氣味,已經將他們的人全部殺光了,怎麼傲邪云卻會突然的失去了這種氣味?"歐獨笑疑惑的道.

水下的傲邪云幾乎忍不住一口鮮血就要噴出來.

原來一切都是因為自己!

原來歐獨笑從很久很久之前就一直為了對付自己做准備.如此的處心積慮,如此的盤算長遠……

難怪他總是能夠在任何的地方,與自己巧遇.然後一同做一些事……自己一直以為自己與他很有緣,而且歐獨笑那時候顯得很真誠,處處以自己馬首是瞻,很是為自己考慮.所以自己不管什麼好事,也都叫上他;比如那一次定軍山的賭局……

雖然那次賭局賠了,但自己乃是一片好心,卻是毋庸置疑!

想不到這一切,換來的是無的陷害追殺!而所有巧合,所有准確追殺……這一切的根源,都在歐獨笑這句話里:每隔一段時間,就往他的身上灑一些千日留痕!

原來一直是我!一直是我害了他們!

想到每一次逃亡,追兵都能夠很快的追上來,傲邪云悔恨的心中幾乎在滴血!自己為何早沒有想到?

只聽上面有一個聲音道:"果然不愧是毒煞,傲邪云這一輩子能夠交到你這樣的朋友,也實在是三生有幸!想必歐兄當初也沒少拍傲邪云的馬匹吧?哈哈,傲邪云一向自負智計無兩,沒想到卻被歐兄耍弄在股掌之間這麼多年猶自未覺,歐兄真乃人才也."

這個聲音有些猖狂,正是屠氏家族少家主屠千豪的聲音.

歐獨笑有些惱怒的聲音,道:"廢話!在咱們這種地步,這種地位,誰不防著誰一手?我們一招不慎,換來的可能就是整個家族的覆滅!誰敢輕率行事?你只知道我對傲邪云暗中下手,難道傲邪云就真的是將我當兄弟麼?"

他憤怒地道:"就算我們現在共同站在一起,但其中有幾個人敢把自己的後背完全亮給另外一個?屠千豪,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屠千豪哼了一聲,正要話,夢落急忙接了過去,道:"歐兄這麼做,也是無可厚非.畢竟,一切都是為了家族,更何況,如今也正是歐兄當初的無意之舉,才讓我們這一次的追殺如此順利.起碼也是立了大功了."

屠千豪這才不話了.

水底的傲邪云輕輕歎了口氣,自嘲的笑了笑:歐獨笑,我是沒有將你當成真正的兄弟,但有一段時間,卻是真心的想與你結交的……

"但現在傲邪云已經不見了,歐兄最是了解這'千日留痕’,不妨推測一下,在什麼況下,這種千日留痕才會消失呢?"

只聽上面的歐獨笑道:"發生這種況,他除了得到解藥之外,最少要在水中停留一天以上,千日留痕的味道才能去掉!因為這是深入肌膚里面的味道,與他自己的味道已經合二為一."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一直身處水里,讓清水隔絕氣味的傳播.而我們一路追來,傲邪云根本沒有時間在水里浸泡一天,根據種種痕跡顯示,傲邪云從那邊山坡上滾下來之後,應該就落在了水里……這里就有一條河,傲邪云應該就在河中.才會讓我完全失去感應!"

水底的傲邪云頓時心中猛地一跳,臉色慘白!

…………

連續坐了七八時,腰椎難受的僵硬了一樣.我出去找個推拿去,月票還有三十票就能登頂,兄弟姐妹們助我一臂之力吧!謝謝你們!!

我想站到第一的位置上去……




上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多劍客無劍!     下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千魂絕戶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