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六十五章 千魂絕戶散  
   
第一百六十五章 千魂絕戶散

第一百六十五章 千魂絕戶散



"這麼寬,這麼長的一條河,難道要我們所有人都跳進去尋找?"又是屠千豪的聲音;但現在聽到這聲音,傲邪云幾乎想要跳出去親他一口.

"當然不會讓你們都跳進去尋找!"歐獨笑胸有成竹的道:"只不過是一片河水而已……傲邪云若是跳進去,必然是隨波逐流的往下潛,那樣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逃出我們的包圍圈."

"按照時間來算,他跳進河中也絕對不到半個時辰,所以,他絕對走不遠.讓下游的人直接用墜底漁網攔住,時刻注意;只要到了天亮了,他就無處遁形!"

"另外,我再用毒,追擊百里水域,將他逼出來!"歐獨笑自信的一笑:"以傲邪云的狀態,絕對逃不出水下百里的!"

"水下百里?"眾人一起追問.

"用千魂絕戶散!"歐獨笑一字字的道.

一聽這個名字,眾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紛紛退開幾步!

千魂絕戶散,可是歐家的最歹毒的毒藥之一,其威力之大,完全可以媲美最強的瘟疫!

只見歐獨笑謹慎的為自己戴了鹿皮手套,運了運氣,突然猛地跳了起來,跳了出去,跳向河中.

身在半空,雙手同時灑出一片灰蒙蒙的灰霧,蔓延了整個橫跨河面.

灰霧飄飄落下,夢落一抖手,那拴在歐獨笑腰間的繩子頓時繃緊,下一刻,歐獨笑已經借著這股拉扯之力,飛了回來.

灰霧已經接觸到了河面.

下一刻,一副不可置信的畫面出現在眾人面前!

河水突然間開鍋一樣的翻騰起來,無數的大魚魚,都劇烈的掙紮著,浮了河面,接著就翻著白肚皮靜靜地不動了.

隨著河水往下沖,沿途河面的魚類不斷地浮起來,飄起來……

岸邊的青草,在這一刻完全變成了灰黑色,然後隨著河水震蕩,化為灰燼!

這樣的毒潮,一路蔓延下去,滿河都是飄起的魚兒還有水蛇水蝦等生物的尸體,白花花的居然不知道有多麼長!

縱然在這深夜之中,也是一片陰森恐怖!

眾人一時無,紛紛被這毒藥的殘酷嚇到了.千魂絕戶散,果然名不虛傳,竟然不管是動物植物,都能夠一起毒倒!

"這便是千魂絕戶散,在水中,又是這樣的激流,只能夠保持一百里的水中毒性,一百里之後,就會消失."歐獨笑淡淡地道:"若是這種毒放在人煙密集的內陸之地,在高處釋放,可以讓千里之內,人畜絕跡!"

眾人臉色都是一變,顯然是想到了若是歐獨笑將這種毒施放在自己家族的景!

歐獨笑眼睛一掃,嘴角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看了看屠千豪,道:"例如屠兄家族那樣的地方,群山環繞,挺適合這千魂絕戶散的."

屠千豪臉色一變,退後一步,森然道:"可我屠氏家族那一片山林,埋得心存不軌的尸骨也不少!"

歐獨笑哈哈大笑.

其他人看著滿河中飄著的魚蝦尸體,都是有些毛骨悚然.歐氏家族,果然是一個危險的家族!瞬間,河水激蕩而下,就將魚蝦尸體沖走,但下游的魚蝦尸體卻是越來越多……

"傲邪云若是在這片河水之中逃走,就是必死無疑!"歐獨笑眼中露出殘忍陰狠的神色.心中道:傲邪云,你若不死,我心中的那份愧疚怎麼能消除……

他與傲邪云本來交好,但現在陷害起傲邪云來,卻遠遠比其他人還要迫切!這便是理由!這也是背叛者所有的心態.

很多人奇怪,不理解,原本的好或者忠誠屬下,為何一旦背叛卻是這麼徹底,簡直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難道就絲毫不念舊麼?其實便是因為如此:我既然背叛了你,那麼就是比一般的生死仇敵更加的不共戴天!你若不死,我心中不安!

正因為舊難忘,所以才更加背叛的徹底!

這無關于心性,卻有關于人冇性!

所以,最親近的朋就是最可怕的敵人!這句話,一點都不假.仇敵對付你,你總有輾轉騰挪的機會,但朋一旦有變,卻是立即就能讓你萬劫不複!

傲邪云縱然是在水底,也是渾身出了一身汗!

他所處的位置,正與岸的歐獨笑平行,歐獨笑灑出毒霧,自然要遠離他自己的身體,但就是這麼胳膊長的距離,卻讓傲邪云逃過一劫!

看著在三尺之外的魚蝦紛紛浮起,被水沖走,傲邪云閉著嘴,不斷的吞咽唾沫;太驚嚇了!

傲邪云就這麼呆在水底,歐獨笑等人在岸,相差不過兩三丈,但卻是誰也看不到誰.

天色終于亮了.

所有參與圍捕傲邪云的人,頓時都行動了起來.

歐獨笑下下的查看,眉頭越皺越緊;河對面並沒有那種氣味,也沒有半點痕跡!明傲邪云就逃到這里失蹤了.若是不出所料,傲邪云應該就在河中躲著.

但那麼大劑量的千魂絕戶散撒下去,河里也沒有任何動靜!

"現在已經確定,下游沒有任何發現;而從這里靠近的一百里也絕對沒有傲邪云!而,對面明顯沒有任何痕跡.那麼,傲邪云唯一的藏身之處,就是在這條河!從我們立足之處,一直到游的某一段位置,這一點確切無疑!"

歐獨笑淡淡地道:"現在天色已經亮了,可以讓所有人下水去尋找,岸每隔數十丈,就留有一位高手准備著.哪怕將這條河翻過來,也務必要將傲邪云挖出來!"

傲邪云心中一涼,心道,終于到了這種絕境!

…………

楚陽與兄弟幾人啟程的時候,正是天剛破曉,日東升.

經過了幾天的沉澱,終于人人都是神光內斂,精神飽滿,連一直悶悶不樂的談曇,居然也恢複了原狀!

而這一次之所以起得這麼早,其原因就是因為談曇.因為談曇終于'恢複’了.而且在恢複的同一時間,就鬧了一個雞飛狗跳.

因為談曇一覺「啟航冇水印」醒來,突然發現自己又'正常’了,看見什麼都想樂一樂;尤其是看到紀墨羅克敵和芮不通,更加是想要嘲笑……

而且腦海中那噩夢一般的圖像,也是再也沒有出現過!那種莫名其妙的神經質一般的感覺,也再也沒有出現.

這對談曇來,簡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在剛剛發現的時候,他竟然還愣了好大一會,才終于醒悟過來;一把揪住跟自己住在一個帳篷,現在正從自己身邊走過的芮不通:"我帥不帥?我沉默了這麼多天了,帥不帥?"

正在愁眉苦臉郁悶得死去活來的芮不通當場就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如喪考妣的哭喪著臉道:"談大爺……您就饒了我……我已經郁悶得快要撞牆了……"

于是談曇兩道眉毛下翻飛的就走出了帳篷,二話不就沖進了紀墨和羅克敵的帳篷,——他本來應該沖進楚陽的帳篷的,但前幾天剛剛沉重之極的一番談話,讓談曇有些不好意思去了……于是乎進去之後就風風火火,大清早的就將被子分別從睡得跟死豬一樣的兩個人身揪起來,扔出了帳篷外面,對這兩個精光赤裸的少男擠眉弄眼:"我帥不帥?帥不帥?你們倆,……"

紀墨和羅克敵當場就爆發了!

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間身被子就沒了.兩人都習慣了裸睡,這一驚險些嚇的不能晨勃……

驚叫一聲,兩人一個動作的跳了起來:兩手捂著下面要緊處,驚慌失措而又帶著沖天暴怒的抬眼望去……

只看見兩道眉毛下翻飛,公鴨嗓子與惡狼嚎叫揉和在一起的聲音在喋喋不休的問:"我帥不帥?帥不帥帥不帥?"

這一氣,簡直是直接氣得死去活來!

"我讓你帥!"兩位二少爺光著屁股就沖了去!兩位九品王座聯手,將根本沒有任何准備的談曇掀翻在地!拳打腳踢一陣暴揍……

談曇大聲慘叫,哪想到興致勃勃的來問個問題竟然會遭遇如此虐待?

動靜太大,楚陽顧獨行和董無傷同時火燒眉毛的從帳篷里面竄出來,辨明方向就猛地沖進了紀墨和羅克敵的帳篷.

入目所見,讓定力最高一向冷靜的楚陽,一向冷漠銳利的顧獨行,一向穩重如山沉抑雄壯的董無傷三人下巴同時掉在了地,六只眼珠,也幾乎從眼眶里掉出來砸到了鞋面.:

只見滿帳篷白花花瓣大白屁股搖曳生姿,紀墨與羅克敵一絲不掛的按住衣冠楚楚的談曇,又笑又罵又踢又揍……

"這……這是……是咋回事?"三人同時震驚了,這一刻,比呆若木雞還要呆若木雞.

紀墨和羅克敵一聲驚叫,火速的站起身來背過身去,找到自己的褲子,刷的一聲就蹬了去.

談曇臊眉搭眼的從地爬起來,頗為有些訕訕的意思,堂堂談大少,啥時候吃過這種虧.

一轉眼看到楚陽,忍不住還是湊了去,睜著一青一都腫的老高的眼睛,居然還問了一句:"楚陽,你看我今天帥了沒?"著,居然猛的'震驚’了一下.

楚陽頓時感覺眼睛有些濕潤,怔怔的好久沒有出話來,突然猛的一聲大叫,一腳將這貨踹了出去,隨即就合身撲了去,怒罵道:"你這個混蛋!我讓你帥!你這幾天可把老「啟航冇水印」子嚇死了……"

狠狠地拳打腳踢一番,沒有絲毫的留,但心中那股憋了好幾天的心事,也終于放了下來……

兄弟,你正常了!

你終于又問我你帥不帥了……

你不知道,你這幾天,聽不到你自戀,我多擔心……

…………

第一更送到!我繼續去碼字,求月票,推薦票!我們的推薦票滑落的很厲害,大家都伸伸手.【




上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極限逃亡     下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讓你做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