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六十七章 妙計過河  
   
第一百六十七章 妙計過河

第一百六十七章 妙計過河



藥效非常顯著.

當然,主要是楚陽以前沒有這種治療的經驗,有些拿捏不准藥效,唯恐少了反而不管用,因此干脆的將媾蛟的血灌出來了大大的一瓶.

這對于羅二少的所謂病來,絕對是有些多了.像是羅克敵這種況,一般一口媾蛟血也就夠了,但他卻喝了整整一瓶……

後果是顯而易見的.

羅二少唯恐浪費了藥力,立即運功將媾蛟血化開,初時只覺得渾身有些發熱,然後下面也漸漸的有了反應,心中驚喜無限……

只不過半個時辰之後,收功而起;羅二少自己就有些瞠目結舌了.

他筆直的站立著,只見下面褲襠里一個鼓鼓的帳篷,凸出來老高!

羅克敵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

但他的心中卻是欣悅無比,高興之極!媽的,老子行了!

自從十三歲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回事在床上搞了一灘,又被大哥羅克武當場撞見之後,從那時候起,就突然的一蹶不振;一直到現在,內心里糾結之極,只知道自己得了無法恢複的怪病,偏偏這事兒還不能跟人,丟人吶.

如今,藥到病除;羅克敵覺得,就算是一直這樣挺著挺一輩子的帳篷,自己也是幸福的.

"嗷嗚~~~"羅二少撐著帳篷一躍五丈高,哈哈大笑:"咚咚鏘,咚咚鏘,羅二爺要開張……"

這不再是惡狼的嚎叫,而是直接變成了色狼的嚎叫!

大伙兒直接集體就噴了……

接下來,羅二少邁著八爺步,昂首挺胸,龍行虎步,英姿煥發的挺著帳篷走在了最前面,一路曲兒不斷!

眾兄弟無不側目!

楚陽沒敢吭聲,他也看出來了:這貨恐怕是服用的太多了.若是不能讓他立即釋放出來,恐怕這貨要一直挺著好幾天……

但現在……怎麼釋放?

楚禦座游目四顧,連一只母老鼠都沒發現……

"再往前走五十里,就是黑水河!"顧獨行對著一片的地形比較熟悉:"過了黑水河,就是歐家了.換句話,我們很快就要到謝家歇歇腳,好好的睡一覺,休息休息."

"黑水河?"楚陽走這一路的時候,基本就是足不沾地的飛逃而過,那里曾注意什麼黑水河?再當時他走的是另一路,更加不曾見到.

"黑水河,整個河床都是黑的,所以看起來河水烏黑,由此而得名,河寬足足有五六里路,水流很急."顧獨行微笑道:"不過河中的魚兒非常美味.老大不妨嘗一嘗."

"嗯,連你這等從來不中口腹之欲的也美味,那是一定要嘗嘗的."楚陽點點頭.

一行人笑笑,大大咧咧的向黑水河走去.

走出三十多里地,已經隱隱能夠聽到水聲.

突然,楚陽猛然皺起眉頭,喃喃地道:"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談曇聳起鼻子,在空中嗅了嗅,也是有些驚異不定.

走出一段路,顧獨行和董無傷同時站住:"很不對勁啊.怎麼這麼山雨欲來的壓抑?"

"不是壓抑,而是死亡的氣息!"談曇又是嗅了嗅,抖著眉毛道.

"前面貌似有況……"董無傷喃喃自語:"咱們不是剛剛解決了一批埋伏麼?怎麼前面還有?"

眾人都是靈覺超人之輩,當下便掩蔽著身形,一路心翼翼的潛伏過去.

猛然前面一陣開闊,遠遠地觸目所及,讓眾人都是臉色一變!

只見岸邊草叢里,竟然有一層白花花的魚蝦尸體,那是被岸邊水草截留的,這麼多的死魚,難道歐家在水中使了毒術?紀墨喃喃的自語一句.

還有不少人在高處站立,虎視眈眈.

上游處,依稀有人在河水中尋找著什麼……

"怎麼回事?"顧獨行銳目看去:"這些人都是蒙著臉的,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或者搜查什麼人……"

"傲邪云!"楚陽與董無傷靈光一閃,頓時想起了這個名字.

歐家那些人就是在埋伏傲邪云的,現在這里又見到這麼大的陣仗,很顯然,自己等人又遇到了一次對付傲邪云的陷阱,或者是戰場.

"救?還是不救?"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楚陽.

楚陽沉吟起來.

對傲邪云,只能有一面之緣,印象算不得很好,也算不得很壞;但有一點是很肯定的:傲邪云若是死在這里,中三天必然大亂!

"歐家為何要對付傲邪云?"楚陽沉吟著,問出這個問題,似乎在問自己:"看這個架勢,只是歐家豈能有這麼大的陣仗?最少是三家之上的聯合,那麼,這幾家殺傲邪云是為了什麼?"

"難道中三天要出什麼大事?"顧獨行喃喃地道.

楚陽淡淡地道:"中三天能有什麼大事?極北荒原的事剛剛結束,三星聖族依然沒有動靜,反而更加沉寂;短時間內,不會出現什麼大事!"

他心中突然靈光一閃:"但,對付傲邪云的卻是歐家,而歐家最近得罪得最狠的就是我們;我們雖然都不是什麼大人物,但卻是代表了各大世家.難道……"

"難道歐家對付傲邪云是為了嫁禍于我們?"董無傷的腦筋轉的很快,立即問了出來.

"有這樣的可能……"楚陽沉思,然後眉梢一揚,道:"咱們過去,一來,要趕路,二來……若是真的如此,就不能手旁觀.不過大家要注意……"

"第一,若是能夠伸手,不妨伸手,若是不能伸手,那就不要勉強而為之."楚陽的眼睛緊緊的看著遠方不斷閃現的人影:"敵人實力過于強大,就目前來看,也超過了幾百人,咱們這七個人,可真不夠敵人一口吞的!"

"是."

兄弟幾人紛紛答應,計議已定,眾人立即行動.剛要掠出去,楚陽就又攔住:"我們與他們隔著一條河,這可不是好事.必須要先想辦法過河之後再."

"怎麼過河?"

"談曇,不通,你們兩個人大大方方的在前面走;我們幾個人蒙面跟在你們後面充當手下,咱們索性正面過河過去."

楚陽心念一轉,道:"他們這些人既然在進行這麼重要的劫殺,肯定不會節外生枝.只要過了河,我們就是進可攻退可走,一切主動權在手了!"

"好主意!"眾人都是膽大包天之輩,立即依而行.

…………

負責這一段下游水域的,正是夢落.

夢家現在實力大損,而且臭名昭彰,上游那種極有可能抓到傲邪云的所在,自然是沒有他的份.

抓到了傲邪云,可是直接關系到以後稱霸的勢力劃分的一樁大功的!這樣的美差,怎麼能落在現在已經是落水狗的夢家?

所以夢家負責的河段最長,整個下游全部是夢家管轄,但卻是人人都知道,這也是同樣最沒有希望抓到傲邪云的一段.

夢落有些垂頭喪氣,陰沉著臉,跨坐在一塊河邊的石頭上.甩著自己手中的鞭子,顯然對這樣的安排極為不滿意,但卻又無可奈何.

正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讓家族的人搜索河面,突然對面遠遠的傳來一聲長嘯!

這聲長嘯怪異之極,如同餓狼在仰天咆哮,又如同千萬只公鴨子一起出聲;所有聽到這聲長嘯的人,不管功力高低,都是整齊的打了一個哆嗦.

不是被震到了,而是被嚇到了!

這是什麼樣的匪夷所思的怪物才能發出這樣的叫聲?簡直是聽見就能做噩夢……

夢落霍然站起,只見河對面遠遠地幾條人影正不緊不慢的大刺刺的過來.

為首的,是兩個奇形怪狀的少年,後面,跟著五個人,那五個人每個人都是黑衣蒙面,寬大的黑色長袍,便如同是五個幽靈,足不沾地的飄了過來.

夢落瞳孔一縮:強大!

他分明從對面這七個人身上,感受到了強烈的殺伐之氣,和一種睥睨蒼生的霸道氣息!這其中,定然有高手.

正想著,那幾個人已經到了河邊,居然連想都沒有想一下,揮手一掌,將河邊的一棵大樹從根部震斷,倒向河里……居然就這麼准備渡河!

夢落頓時有些生氣:沒見到本公子在這里把守?你們居然問也不問一句,就想過來?我准許你們過來了麼?

使了個眼色,夢氏家族一位王座會意,上前幾步,提氣大聲道:"敢問對面來的,是哪一路的朋友?"

為首的兩個少年之中,那個其瘦如猴的少年並沒有話,但居中的那位奇丑如鬼的少年卻是頭一仰,緊接著一偏頭,道:"你是誰?本座的來曆,也是你可以問的?"

那位夢氏家族的王座頓時有些頭暈暈目眩:原來那難聽到了極點的聲音,居然是這一位所發出來的.

如今近距離聽在耳朵里,更加是有些氣血翻湧.簡直比傳中的天魔還要有威力……

"在下乃是夢氏家族屬下,敢問閣下是?"對方的態度如此強硬,夢氏家族王座自然而然的就有些軟了.

從極北方向而來,又是如此強勢……可也沒聽那邊有什麼大家族啊……這家伙怎地如此囂張?

談曇一聲怪笑,聲音越來越是讓人聽了三天不能下咽任何東西:"夢氏家族?怎麼沒有聽過?"

著環顧左右,鼻孔朝天的問道:"癢癢昂,你們聽過嘛?嘛?嗯哼?!"

…………

第三更!今天碼字有些慢,每一章都檢查了好幾遍.第四更可能要在零點前後,等不及的兄弟可以明天看.

額,求月票!




上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讓你做男人!     下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你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