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八十章 不會這麼巧吧?  
   
第一百八十章 不會這麼巧吧?

第一百八十章 不會這麼巧吧?



"什麼事?師姐有話盡管無妨!"鐵補天對自己這個師姐感激的很,聞爽朗的道.

"我可不可以問問……這孩子的父親,長得什麼樣子?"楊若蘭聲音有些顫抖.

鐵補天溫柔的看了一眼熟睡的兒子,抿嘴微笑道:"師姐,這還用問麼?這孩子的相貌,幾乎就是從他父親臉上扒下來的一般無二!"

"一般無二?!"楊若蘭的聲音在顫抖,心中如同響起了一個霹靂:難道我上次,竟然找錯人了?

她的身軀顫抖著,搖搖欲墜,將鐵補天嚇了一跳.

突然間心中一個瘋狂的想法冒了出來:難道……那個人……就是我的兒子?而現在這個讓自己感到無比親切的家伙……就是自己的孫子???

她明知道這有些異想天開,不切合實際,太過于臆測,但卻控制不住的要去想,控制不住的去推斷,去渴望……

楊若蘭的臉上一會兒變得通,但下一刻卻又會變得慘白;來回變換,她的心跳的聲音如同擂鼓,甚至,鐵補天都聽得清清楚楚.

"師姐,你怎麼了?"鐵補天擔心的問道.

楊若蘭充耳不聞,突然沙啞著聲音道:"他姓楚?"

鐵補天疑惑的點點頭;心道這個雖然是個秘密,但你豈不是早知道了麼?

"他叫楚陽?"楊若蘭追問.

"是."鐵補天道.

"他多大?"再問.

"應該是十八……還是十九?"鐵補天有些不確定的道.

"不知道多大?"楊若蘭眼睛睜大了.

"嗯,聽他是一個棄兒……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鐵補天沉思著回答道.

楊若蘭喉中發出一聲不知道什麼聲音的一聲呻吟,如同被天雷擊頂,柔軟的心中,也似乎被突然紮進去了一根燒得通的鋼針!

忍不住眼前金星亂冒起來.

她的身軀搖晃了好一會,才終于勉強定了定神.卻發現不知不覺之中,自己居然已經淚流滿面.

棄兒!

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這兩句話,將楊若蘭打得渾身疼痛,五髒六腑似乎也在這一刻翻攪著,痙攣著,疼痛起來.痛得她眼前發黑,幾乎要失去意識.

魂魄似乎也在飄飄蕩蕩,迷迷糊糊中,只聽見自己的聲音問道:"他是個棄兒?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知道自己的年齡?……"

"嗯……"鐵補天的聲音似乎是從云霧之中飄來:"他自幼被他師父收養,皇後烏倩倩,便是他的師姐;嗯,對于他的過往,我也不大清楚."

"皇後烏倩倩……他的師姐?"楊若蘭只覺得自己經過了一場千山萬水的跋涉,渾身汗出如漿,一點力氣也沒有,甚至,能夠安穩的坐在床沿上,已經是就費盡了自己的所有力氣!

自幼被師父收養……

棄兒……

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這個孩子,與他爹長得一模一樣,就像是從他父親臉上扒下來的……

楊若蘭神魂飄蕩,眼神呆滯,唯有淚水大顆大顆的落下來.鐵補天叫了她好幾聲,她竟然絲毫沒有聽見,魂游天外.

"他的師父?"楊若蘭終于想起了這個問題;這,無疑是一個重要線索!楊若蘭心中有些偏執,直覺的,就這麼一廂願的認為.

"他的師門是什麼門派?"

"天外樓!"

"他的師父是誰?叫什麼名字?"

"聽是叫做孟超然!天外樓上一輩最的師弟."楊若蘭問的越來越快,鐵補天對答如流,也是越來越快,現在,她也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有些害怕,有些莫名的心慌,還有一種模糊的直覺……

這種模糊的直覺,讓鐵補天一張臉都煞白了起來,隨即就變得通,回答楊若蘭的問題,也有些心翼翼起來……

不會吧……我我……不會吧……不會這麼巧吧……楚陽是個棄兒……聽師姐和姐夫也在十八年前丟過孩子,至今沒有找到……

鐵補天頓時也慌了起來,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不會吧……不會這麼巧的吧我的天哪……

這要是……這若是……這真是……我……

這位一向堅強睿智的一國之君,掌握數十億黎民百姓生殺大權的絕代霸主,一代帝國第一任皇帝陛下,突然間就心慌意亂起來.

慌亂中,兩人的眼睛無意中對在了一起.

在楊若蘭的眼中,是,懷疑……懷疑……懷疑……希望……希望……希望……

在鐵補天的眼中,是,驚疑,羞澀,害怕,不確定,點點模糊的明悟……還摻雜著濃濃的無地自容的羞窘……

"你……"楊若蘭怔怔的道.

"你……"鐵補天愣愣的道.

兩人同時張口,同時閉嘴,沉默.均看到對方臉上的複雜.

"你先."

"你先."

又是異口同聲,然後又是同時沉默.

"咳咳……"

"咳咳……"

"我聽你……"

"我聽你……"

兩個女人如同中了魔咒一般,站在同一個起點,同時開口,同時閉口,然後著一樣的話,就這麼愣愣怔怔的坐著.

"我先吧……"楊若蘭歎了口氣:"我和你……姐夫…姐夫……"突然間居然對'姐夫’這倆字感到了無比拗口.

鐵補天一張白玉一般的臉頓時通了起來,便如是突然燃起了大火,深深的低下頭去,一顆心,砰砰砰砰砰砰的跳了起來.

千萬不要這麼巧啊……若是這種事被自己的婆婆當場抓了一個正著……鐵補天覺得若真是這樣子,地上有條縫自己能夠立即鑽了進去.活活羞死……

楊若蘭清了清喉嚨,道:"十八年前……我的孩子,在下三天……丟了,到現在,一直沒有找到……甜甜,你看你姐夫……的相貌,跟你那位……有沒有這個……咳咳……相像的地方?"

楊若蘭咳嗽著,卻是滿眼希冀的看著鐵補天.

鐵補天嚶嚀一聲,渾身著了火一般,竟然都顫抖了起來.

在剛剛見到楚飛凌的時候,她就覺得這位姐夫面熟極了,似乎在哪里見過,而且還無比的熟悉,但分明是第一次見面啊.再這是師姐的男人……

但此刻被楊若蘭一點,她終于明白了這位姐夫像誰:像楚陽!像那個自己魂牽夢縈的人……

"有點點像……"鐵補天聲如蚊蚋.

"只有一點點?"楊若蘭不死心的問.

"是……挺多點……"鐵補天捂著臉,低著頭,露出天鵝般優美的脖頸,卻是已經羞的通.

楊若蘭頓時興奮起來:"那你跟我他……越詳細越好."

鐵補天傻了眼,可憐兮兮的看著楊若蘭,吃吃道:"師姐……師……呢個……這個……"

可憐這位一代帝王,第一次感覺到了難堪,無地自容,轉轉頭,看著兒子,突然間有一種感覺:恨不得將這個家伙抓起來再塞回自己肚子里去……

在楊若蘭希冀焦灼的目光下,鐵補天目光呆滯,結結巴巴的開始訴.

"你們怎麼遇見的?"

"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他跟你的什麼?"

"他怎麼……"

"他怎麼……"

"你們是怎麼……有了孩子?"

一個接一個的問題連珠炮一般的問出來,砸的鐵補天頭昏腦脹,頭重腳輕,眼冒金星,眼花繚亂.

這位面對著千萬大軍依然能夠從容不迫的一代帝王,此刻便是一個活脫脫的口吃患者,而且……還是一位犯了罪的口吃患者……

低著頭,認罪一般的一一來.

偏偏法官大人對所有的犯罪事實都是很有興趣,翻來覆去,不厭其煩,務必要問出其中的每一點每一滴細節……

等問到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鐵補天幾乎有一種感覺:自己昏迷了算了……

完了.

"完了?"楊若蘭意猶未盡的歎了口氣.

"嗯……"女皇陛下聲如蚊蚋.

"就這些?"

"嗯……"

"真是吃了太多的苦……可憐的孩子……"這句話的時候,楊若蘭的眼中淚水一滴滴撲簌簌的掉了下來.

楊若蘭現在當然不敢完全確認,但她的心中卻已經隱隱確定:這個楚閻王,才是真正的楚閻王,自己看到的那一個,絕對是一個冒牌貨!

而這個真正的楚閻王,有百分之八十的幾率,是自己的丟失的兒子!

"這個……至于來到鐵云之前的事,這個……要問烏倩倩……這個,她現在就在皇宮里."鐵補天吞吞吐吐的道.

趕緊出賣一個,替我分擔點吧,妹妹,我實在受不了了……

"對!我怎麼把她給忘了,那丫頭可是他的師姐."楊若來興致勃勃,滿面光的站起身來,道:"我現在就去找她!"

"是……是……這個……師……您請便."鐵補天感覺到自己的舌頭已經不會打彎了,點頭哈腰的道.

"嗯,你好好休息."楊若蘭湊過去,看了看熟睡之中的鐵楊,這一次的眼光可是完全的不同了.

"我送您……"鐵補天急忙從床上跳起來,殷勤中帶著心翼翼的討好.

"別……你剛分娩,趕緊好好休息."楊若蘭急忙按住她的肩膀.

看著楊若蘭嗖的一聲走出去.鐵補天臉的,怔怔的坐在床上,只覺得渾身打擺子一般一陣冷一陣熱,良久,突然無力的呻吟一聲,一下子倒在床上,拉過被子,劈頭蓋臉的將自己蒙在了里面……

神啊……讓我死吧……

這事,究竟會怎麼樣啊嗚嗚……

萬一……真的……可怎麼辦啊……




上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楊若蘭的直覺!     下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都怪那狠心的爹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