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八十一章 都怪那狠心的爹媽!  
   
第一百八十一章 都怪那狠心的爹媽!

第一百八十一章 都怪那狠心的爹媽!



NP烏倩倩一克坐在房間里,靜靜地,這幾天里,她幾乎都沒有睡眠過.

"我的目標在九重天上"這是楚陽過的話.

所以我也要去!

我不會讓你見到我,但我卻要看到你!幫助你!

"倩倩,甜甜滿月的時候,我會帶你回去上三天,在那里,我將為你推薦一位名師!你的未來,不可限量"這是蘭梅仙的.

"縱然是君級聖級,也未必不能;甚至是最高的至尊,也只看你努力!莫要辜負了你的資質"

我不會辜負的!我越強,就越是能夠幫助他!

"你要幫我看看他,你要幫我幫幫他,但……不要讓他知道鐵楊這件事."鐵補天的聲音再度從腦海中響起:烏倩倩悠悠的歎了一口氣.

兩個人,真是同命相憐.

尚記得那一天楚陽離去,鐵補天與自己的談話:"這天下間,有多少女子,一生之中成親生子,相濡以沫,白頭到老.但卻一直到老死,都沒有真正的付出過自己的心動與愛!雖然兒孫滿堂,親滿溢;但真正的愛,卻始終在孤獨,寂寞"

"世間奇男子,能有幾個?整個九重天數百億人,數百億女子,有幾個,能夠與自己真正喜歡的男子,與真正征服了自己的男子產生一段感或者事?我擁有過了,就已經夠了,知足了.不再奢求其他,若是強行讓他負責,他自然會負責,可是那樣的負責……又有什麼意思?還不如一廂願的去愛去喜歡,還能在心中長久的有一些幻想."

"女人,都喜歡強者!尤其是年少英俊卻又義無雙英雄肝膽的強者,有那個女人不喜歡?所以,英雄注定孽糾纏;但英雄……卻未必就多"

"楚陽不是一個多的人:他也不是一個浪蕩公子!他的性格,看起來狡猾凶狠但骨子里卻是一個很方正的人.

所謂的狡猾猥瑣流氓陰謀詭計……那都是他的手段,而不是他的性格"

"他的每一句話,幾乎都帶有目的性.就算是他所作的一些讓人啼笑皆非的事,最終暴露出目的的時候,也總是讓人驚歎.這樣的男子,是不會被糾纏也不會被打動的.他的心,就是一塊鐵"

烏倩倩至今記得在鐵補天起'他的心,就是一塊鐵,這句話的時候,眼中的神色,是那樣的……奇怪和複雜!還有驕傲!

"若是他的心能輕易的變化,能輕易地被漂亮女人吸弓;或者被我吸弓,那麼,他還是楚陽麼?我們還會不會為了他如此痛苦?那樣容易變化的男人,值得我們付出愛麼?"

當時烏倩倩最後反擊的這一句話,讓鐵補天三天沒有話!

雖然沒有希望,雖然不被知曉雖然被婉轉拒絕,但兩個女人心中對楚陽的感覺,竟然是絲毫不減的愛意,和驕傲!

她想著,沉思著推論著,幻想著,有時流淚,有時歡笑:再過幾天,自己就要去上三天了.楚陽遲早也要去上三天的,那麼自己在上三天等他也就走了.

等到聽見傳報楊若蘭來見的時候,烏請倩才從自己的沉思中驚醒.急忙接見.

心中疑惑不已,不知道在這等凌晨時分,楊若蘭找自己有什麼事?

難道是鐵補天那邊出了事?

等到楊若蘭坐下,烏倩倩才心翼翼的問道:"敢問前輩,深夜前來,未命……"

"沒什麼大事."楊若蘭現在的心已經有些平靜,渴望自然還有但卻莫名的多了幾分患得患失和恐懼.

這一次的楚閻王,是她直覺最接近的一次;也是希望最大的一次:若是這一次還不是……"那麼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住這樣的打擊!

能不能繼續鼓起勇氣去尋找……

"我來是想問一問,你的師弟,嗯,也就是真正的楚闈王的事."楊若蘭整理了一下思緒,問道:"他在來到鐵云之前,在師門的所有事.若是你方便的話,還請烏姑娘與我談談……"

"楚陽?"聽到這個名宇,烏倩倩眼睛頓時一亮,隨即就懷疑起來:為何問起了楚陽?

若蘭道,隨即道:"我並無別的意思,更加沒有什麼惡意;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你放心."

烏倩倩點了點頭,道:"不知道前輩要聽什麼?我在天外樓的時候,與楚陽接觸也不多."

想起在天外樓的時候,楚陽所做的事,烏倩倩就忍不住一雙彎月般的眉毛也笑了起來"那你知道什麼就什麼吧."楊若蘭看到烏倩倩的表,忍不住嘴角就是一抽;看起來……這今年輕的楚閻王,招惹的債還真是不少;眼前這個妮子,分明也是對他春心萌動……

"嗯……在前年之前,我基本沒怎麼見過楚陽;他以前在師門沉默寡,有些木訥;不愛話,屬于扔進人群中,也能夠迅速泯然眾人的那一種……"

烏倩倩一邊沉思,一邊道.

"哦?"這個開局,大大的出乎了楊若蘭的預料.未來叱咤風云掌握乾坤翻云覆雨的楚閻王,在年輕時居然是這般模樣?

"紫竹園的孟師叔,乃是天外樓老一輩之中,最為博學多才的一個人,三教九流,無所不知,而且,性格也是最淡然,什麼都不在乎的人."

"當時,爹爹等人曾經評價孟師叔的三個弟子,是大弟子成熟穩重,足智多謀;二弟子楚陽沉默木訥:三弟子談曇乃是天外樓第一不著調……"

"直到那一天…………我奉了爹爹的命令,去紫竹院……"烏倩倩明眸微微閃爍,回憶起哪一天的事……

"我才突然發現,這個傳嚴重不實!大弟子石千山,與二弟子楚陽相比,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楚陽的心機智謀手段,都遠遠的超過石千山,不止一倍"

"那……他為何平時沉默寡呢?"楚陽與石千山當時的沖突,放在楊若蘭這種皇級武者眼中,簡直是兩個螞蟻在爭斗,但楊若蘭卻是聽得心潮澎湃,不由自主的追問.

"我想,這跟他的身世可能有關系."烏倩倩微笑道:"楚陽他…………畢竟認為自己是一個棄兒,自從他那狠心的爹媽將他拋棄掉;而他自己又知道這件事,從而不願意話吧."

烏倩倩笑了笑:"其實這乃是人之常,不足為奇.一般來,身世可憐的孩子,總是不願意話的.楚陽雖然聰明,也有心計,但他畢竟也只是一個人,不是神仙,心中有塊壘,那是肯定的."

烏倩倩含笑訴,為楚陽辯解著:不允許任何人一句楚陽的不好.但她卻沒有想到,她的這段話,對楊若蘭來,是一種什麼樣的打擊!

楊若蘭臉色頓時慘白起來,眼中也頓時蘊滿了淚水.

狠心的爹媽將她拋棄!

心中有塊壘!

狠心的爹媽!

楊若蘭的身子晃了晃,雙目無神.

"他肯定很恨他的父母吧?"楊若蘭慘笑一聲.

烏倩倩沉浸在回憶之中,卻沒發覺,道:"那是當然.曾經有一次,那走出洋來到鐵云之後,我們一直在一個房間里處理事務,那天沒事,就起了身世間題."

"他怎麼?"楊若蘭緊張的問道.

烏倩倩抬起頭,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在奇怪她為何這麼緊張.

道:"當時我們從街上歸來,見到了太多的父母將自己的孩子頭上插上草標,為了活命,將孩子賣掉.當時我,這些孩子真可憐……然後楚陽曾經過一句話……"

"什麼話?"楊若蘭急急的問.

烏倩倩仰起頭回憶著,楚陽當時話的口氣和表,良久,才道:"當時楚陽:'這些孩子還不算可憐,因為他們還有點兒價值,起碼他們自己知道,父母是迫于無奈才將他們賣掉.縱然離開了父母,也換來了一些代價.所以他們自己知道,也不反抗.最慘的,是那種剛剛出生,就被當成垃圾一般扔掉的,那種才是最慘!竟然連半點價值都沒有,連買賣的資格也不具備!"

"他一這句話,我就知道他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就沒有敢接著話.楚陽當時歎氣歎了好久,讓我將那一天所有的孩子都買下來,然後補天閣出資,送他們進學堂,就是現在的云天學堂.收容的,全是那些生活所迫無奈賣掉的孩子.

楚陽就算現在離開了,但這項工作,卻從來都沒有停止,陛下和補天閣,一直在繼續做這件事."

烏倩倩後來了什麼,楊若蘭根本一個宇都沒有聽見,她的腦海中轟轟作響,只是回蕩著一句話:最慘的,是那種剛剛出生,就被當成垃圾一般扔掉的,那種才是最慘!竟然連半點價值都沒有,連被買賣的資格也不具備!

這句話反複的響起,楊若蘭只覺得自己的心,也碎裂成了一瓣一瓣:自己的靈魂,也被一遍一遍的碾壓,成塵.

楚陽這句話的時候,他心里在想什麼?他心里痛不痛?恨不恨?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心,也碎了吧?

一個飄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腸!

瀉這一章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一首詞:陸游的《朝中措》:幽姿不入少年場,無語只淒涼.

一個飄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腸!

江頭月底,新詩舊夢,孤恨清香.

任是春風不管,也曾先識東皇!)

由那梅花的孤傲,想到了我們的楚陽.突然有些感悔……于是相合一首,給我們的楚閻王.

身世飄零豈堪?我獨行仗劍!

一點寒光孤傲,萬丈山河射穿.

看盡塵,冷眼睥睨,今生何憾.

任是孤膽無援,也要地裂天翻!!




上篇:第一百八十章 不會這麼巧吧?     下篇: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的義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