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的義弟!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的義弟!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的義弟!



縱然這個飄零的身世能夠造就一個永琲熄,能夠造就一個通天徹地的楚閻王:但在兒子的心里,還是希望從有父母呵護的呀:在父母的心里,何嘗不是甯可舍棄這樣的傳奇,也要親眼看著自己的孩子平安長大?

楊若蘭熱淚盈眶,心酸如碎!

"我至今還記得楚陽這句話的時候,他臉上的表很奇怪……"烏倩橡在竭力的回想著,道:"那是一種自卑,怨恨,怨毒,自憐還有一種心灰意冷.當時,我幾乎就哭了出來"楊若蘭也幾乎就哭了出來.可憐的孩子!

"當時我道你的身世雖然可憐,但你的父母當初將你拋棄的時候,也沒有想到你會成為主張天下興亡的風云人物吧.若是他們知道,不知道該有多後悔……,,烏倩倩目光有些淒迷:"當時楚陽咬著牙道:"等我找到了他們,若是他們真的後悔,真的反過頭巴結,那我就一刀一個宰了他們!"

這句話,烏倩倩不知不覺的學著楚陽的口氣出來,語氣中那種宛若滴血的怨氣,盈然欲出!

楊若蘭激靈靈的打了一個顫顫,只覺得一股涼氣從腳心升起,瞬間就游遍全身,直沖天靈!

後來的談話,楊若蘭基本什麼也沒記得.

一直到離開,楊若蘭才終于思想清明了一會,問道:"倩倩,你和他從長大,有沒有發現過,他有一塊紫色的玉佩?"

烏倩倩這次是連想也沒有想的道:"沒有!起碼,我沒有見過!"隨即她才明白了什麼,有些瞠目結舌的道:"前輩,您是懷疑楚陽就是您當年失蹤的孩子麼?這個……"

楊若蘭失魂落魄的離去了.一腳高一腳低,如同夢游.

問起紫晶玉佩的時候,烏倩倩那連想都沒有想的"沒有,兩個字又給了她重重一擊!若是論及對楚陽的了解,無人能及烏倩倩.

但烏倩倩沒有.

難道不是麼?難道又不是?"

楊若蘭走了出去,迎著夜風,心亂如麻.突然感覺到這件事又是充滿了迷霧.良久,她才開始細細的梳理.

我見到的楚閻王,分明不是下三天的楚閻王.

楚閻王與他的兒子長得一樣,而鐵補天,楚閻王與自己的丈夫長得一樣……

突然間心中靈光一閃,想起了楚飛凌過的一句話:我那位義弟,竟然長得也跟我非常相像!

楊若蘭渾身一顫,突然站立不動.記得當時自己還曾經懷疑過:"人家只認識你兩天,憑什麼送給你這麼多的好東西?莫非是個陰謀?或者有什麼企圖?"

到現在想起這段夫妻對話,楊若蘭突然間淚流滿面!

會不會就是他呢?

會不會就是他在那個時候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所以,才送給丈夫那麼多的好東西!還送給自己一柄劍?"

畢竟,就算是再投緣的結義兄弟,也不會在兩天的接觸之內,就這麼大方吧?須知那些東西,可都是比天才地寶更加珍貴,每一件,都能夠改變一個人的命運的好東西啊!

可是若真是他,他為何不山他既然送了這麼多東西,就明心中已無恨意,為何不認?

楊若蘭心中矛盾痛苦至極,突然蹲了下來雙手掩面,失聲痛哭……………

天蒙蒙亮的時候,楊若蘭才終于回到了住所,一把將正在打呼嚕的楚飛凌叫了起來,二話不,一條又濕又涼的毛巾就蒙上丈夫的臉.

楚飛凌一個激靈頓時精神百倍的睜開眼,怒道:"干啥?""快!"楊若蘭的神十分怪異,有些害怕有些恐懼的道:"你…你還記得,你跟我起的你那位義弟嗎?"

"我兄弟我當然記得!"楚飛凌莫名其妙的道.

"你那位義弟長得什麼樣子?當時你們在一起,都了什麼?

你跟我仔仔細細的"楊若蘭催促道.一夜沒睡,依然是精神抖擻,此刻問起這個問題,更加的眼中精光閃爍,胸口起伏不定,顯然心中激動之極.

楚飛凌愣住.

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能具體的記得住?妻子怎麼在這種時候,突然間又問起這件事來?

"快啊,你那位"義,弟"是一位什麼樣的人?"起"義弟,這兩個字,楊若蘭咬著嘴唇,重重的加重了口氣,心中有一種感覺:若真的是那麼自己的丈夫這一次可真是鬧了一個大笑話"嗯我那位義弟,自然是很英俊很瀟灑的."楚飛凌精神一振,輕松的笑道:"那家伙雖然年輕,卻著實是不世人才!有膽有識,有勇有謀,機變百出,乃是我所見過的第一少年英雄!包括上三天九大家族的各位青年才俊,沒有一個人可以比得上"

著著,楚飛凌就感覺不對勁起來.

怎麼妻子今天的表這麼怪……

以往他起這件事的時候,楊若蘭雖然也是含笑傾聽,但多少有些敷衍.畢竟沒有見過真人,但今天卻不同,楊若蘭嘴角含著滿足的笑意,聽著自己吹噓自己的兄弟,竟然百聽不厭的樣子.

尤其對那些有些誇張的形容詞,更是聽的目光閃閃.似乎,再多一些,也行,我願意聽這樣的表.

而且還很驕傲,很自豪的樣子……

"完了?"楊若蘭意猶未盡的道:"就這些?"楚飛凌一暈,伸手探往妻子的額頭:"你今天沒事吧?"啪!

楊若蘭一把打掉化的手,道:"還有沒有?"

"沒了."

"沒了?"楊若蘭目光中有些耍發作的趨勢:"你與你義弟同行好幾天,共同面對生死,共同斬殺強敵:你義弟還送了你那麼多的好東西,這麼長的時間這樣的交,居然平常都不話的?"

"話?"楚飛凌滿頭霧水:"什麼話?""就是你們之間的談話,都是了些什麼?你了些什麼?他了些什麼?表動作等等就一點也沒有?"楊若蘭咬著牙問道.

"我的天哪!"楚飛凌跳了起來:"我怎麼可能全部都能記得住?時間都過去那麼久了,就算是神仙也記不住吧?再了,你調查這個有啥意思?我那位義弟他真的是個男的!""那總有能夠記住的吧?誰問你他男女了?你以為這等時候我還有閑心跟你吃醋?"楊若蘭目光危險起來:"難道你就全忘了?人家多好的孩子對你的恩又是天高地厚,你居然忘得點滴不剩?"

"我我想想"楚飛凌舉手投降.心中一陣苦笑不得,多好的孩子?什麼孩子那是我結拜兄弟!就算你是大嫂,也不能這麼吧………亂了輩分了!

成何體統!

但在妻子面前這些話哪里敢出口來?

"我提醒提醒你"楊若蘭見丈夫明顯有敷衍之意,道:"你和你義弟結拜的時候他是不是很欣喜若狂?或者,有一種不約而同的意思?"

"哪有!"楚飛凌登時想起:"當時那子像是受了多大驚嚇一般,話都有些結巴,哈哈:起來,當時我提出來的,也有些冒昧.

難怪人家有些接受不了……,,多大驚嚇?結巴?你就是一個豬頭!

楊若蘭心中狠狠的罵了一句,才急忙的問道:"當時是啥況你總該還記得吧?"

"那是當然!"楚飛凌笑了,道:"當時我:你我難得如此投緣,你我結拜為兄弟可好?然後兄弟就直接愣住了……哈哈哈……那家伙居然我是大人物然後我就難道你看不起我?哈哈于是他就沒轍了………"

然後楚飛凌連帶比劃……將當時的景了出來.這件事在他心中印象極深,而且還是自己等于是半強迫的跟人家結拜的,怎麼躬忘的了.

"就這樣嗯,磕頭還是我幾乎摁著他磕的,一直到磕完頭起來,那家伙還如是做夢一般臉色也很難看不,是一種很驚喜的轉不回來的那種表嗯,是的,是的."楚飛凌想起義弟當初失魂落魄一般的樣子,不由得哈哈笑出聲來.

楊若蘭一手扶額,心中深深的,深深地,歎了口氣.

臉色難看?失魂落魄?

被自己的親爹強迫著與親爹拜了把子怎麼能臉色好看?若是換做你恐怕稱早已經昏了不不不,你根本就是已經昏了!

聽到了這里,楊若蘭若是還不能確定那就是自己兒子,那真的可以一頭撞死了!不由得看著自己丈夫的眼神就有了一些憐憫這可憐的,自己還在夢里,居然別人是做夢……

"然後呢?"楊若蘭問道:"結拜完之後肯定有不完的話吧?""是呀."楚飛凌歎了口氣:"你也知道,當年的事,壓在我心中如一座大山,讓我喘不過氣:不管在岳父家還是在自己家都不敢:尤其在你面前,更加是…

哎,那天,一肚子苦水,當然要跟自己的兄弟那天,我們談起十八年前那一個風雪之夜也是我們的畢生恨事……"

楊若蘭猛地打斷了他,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腕,竟然捏的腕骨咔咔作響,楚飛凌只覺得腕骨疼痛之極,有些吃驚的抬頭看去,只見妻子瞳孔大張,緊張到了極點的問道:"你跟他了那一夜?你跟他了當初孩子丟掉的那一夜?的事?啊?!"!




上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都怪那狠心的爹媽!     下篇: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得有當大哥的威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