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九十四章 極品夫妻  
   
第一百九十四章 極品夫妻

第一百九十四章 極品夫妻



"成何體統!這真是成何體統!"謝知秋吹胡子瞪眼睛,張老臉如同黑炭:"真真是家門不幸,氣煞老夫!"

在他面前,是站的筆直的謝廣恩,不斷地擦汗.承受著老祖宗的怒火…

一邊,是同樣的鼻青臉腫的謝丹鳳和談曇.

楚陽等人一個個一臉正經,正襟危坐,目不斜視.

"老夫數年不曾管理家族,沒想到現在家族的子女竟然被你教育成了如此模樣!"謝知秋痛心疾首的指著謝廣恩,手指頭一個勁的哆嗦:"你做的好事!"

謝廣恩深深垂著頭,一聲也不敢吭.

謝丹鳳咬著嘴唇,怯怯的走過來,一手扶住謝知秋的胳膊,搖了搖,撤交道:"老祖宗……"楚陽等人渾身升起一片雞皮疙瘩:這母老虎也會撤交?

謝知秋更加是不堪,渾身一哆嗦,鐵青著臉:"不要叫我!丹鳳啊…"謝知秋渾身哆嗦,有些老淚縱橫的趨勢:"我見你時候乖巧可愛,就一直非常喜歡,沒想到你父親居然將你教成了這般摸樣老夫真是痛心疾首……"

謝廣恩嘴巴猛地一張:怎麼能怪我?這,我難道就不希望女兒是一個淑女?可這丫頭就是這樣的胚子……我能咋辦?

但雖然張開了嘴,卻是死活也沒敢出口來.

這句話出來,後果嚴重之極,就算老祖宗不生氣,女兒娘兒倆也能將自己扒了皮……

"楚禦座"謝知秋羞慚的看著楚陽,老臉如猴子屁股:"家門不幸,讓你見笑了……"

楚陽干笑:"哪里哪里,丹鳳姐性格爽朗開朗大方,正是難得的江湖兒女……"

謝知秋頓時老臉一,咳嗽了幾聲.這直接就是野蠻潑辣加上有點天然呆,什麼爽朗大方……

眼睛一眨,道:"這麼這門親事?還作數?"

著,老臉也是一.

心道,原本我還有些不大滿意,覺得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現在看來,媽的鮮花和牛糞要倒個個兒才對,人家肯要這個瘋丫頭就算是燒了高香了,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若是這個談曇不要,這個重孫女不定就要老在家里了……

"當然做數!"楚陽義正詞嚴,斬釘截鐵的道.

"那就好那就好!"謝知秋如釋重負,頓時笑得更親切了,彎著眼睛道:"老夫現在看來,他們兩個也是天造一對,地設一雙!簡直是天賜良緣,既然如此……"

他轉過頭,威嚴地道:"廣恩,那文定信物可帶在手上?"

謝廣恩一陣憋屈:自古以來定親,哪有女方先拿出信物的?都是男方先托媒人前來,然後商談,縱然女方再是千萬肯,也要推拒,然後推選第二個媒人前來,直到第三個,才定下親事,男方奉上禮金,是為三媒六聘:最後才是合了八字,女方交換信物這就算是板上釘釘了!

怎麼到了自己閨女這里,居然成了自己家先拿出信物?這是什麼法?

"額這個"謝廣恩在身上摸來摸去,其實他身上帶的有,但怎麼也要做個姿態呀.

"爹!"謝丹鳳跺著腳:"你咋回事?這麼大的事,這麼重要的東西你居然忘了放哪里了?"

謝廣恩臉上一黑,沒奈何,只得道:"容我找找."

"我幫你找."謝丹鳳一個箭步沖上來,就將手伸進了自己老爹的懷里,埋怨道:"真是事關女兒的終身幸福,哪有您這樣鼻爹的……………"

謝廣恩幾半氣暈過去.

這還沒定親呢,就已經迫不及待胳膊肘往外拐了?我不就是拿拿架子麼?這還不是為你好?你居然就等不及了直接就上來掏口袋?

瞧你還沒過門就被人家揍得鼻青臉腫的,就這麼急著嫁過去?挨揍去啊?!

真真是豈有此理!

還沒來得及阻止,謝丹鳳已經將自己老爹口袋翻了個底朝天,嘩啦啦一堆東西落出來,謝丹鳳已經一把抄了起來,抱在自己懷里,喜滋滋的跑到談曇跟前,一拉談曇,倆人就坐了下來.

"看看,,你看哪個好?哪一個合適?"謝丹鳳很是快樂的撥拉了一下,順手拿起一塊紫晶玉佩,翻來覆去看了看:"這塊我掛著倒是挺合適……"

隨即就塞進了自己口袋,然後抓起另一塊:"這一塊給你嗯,這個我要了,這塊給你……這一塊……"

謝廣恩口袋里所有東西,刹那間被談曇與謝丹鳳分樁一般瓜分完畢.

談曇懷里滿滿的,有些猶豫,道:"這,不大好吧?"談曇雖然也不怎麼懂人世故,但還沒成親就這麼搜刮老丈人還是覺得有些不得勁.

"有啥不好的?"謝丹鳳呵呵一笑,隨即罵道:"你這笨蛋,老娘我這一輩子就嫁這一次,這是文定之禮!只有這一回啊,最多還有一份嫁妝,其他的可就干瞪眼了.若是咱們下手晚了,不定我爹這個吝嗇大王直接一毛都不給你,那時候你就哭去吧!"

談曇目光一亮,摸著下巴道:"這話甚有道理"

謝廣恩渾身抖索起來,大怒的道!"你你……你這個孽障!你……還有半點女孩子群兒麼?你……………你竟然……"

氣的嘴角冒出白沫,眼看就要暈過去.

"爹!"謝丹鳳不滿地道:"以後女兒出嫁了,可就要自己過日子了,您忍心看著女兒過的生活艱難吃不上飯麼……"

謝廣恩臉色鐵青,冷哼一聲,再也不出話來,袍一拂,氣沖沖出門而去.

臨走居然氣的暈了頭,也沒跟老祖宗打個招呼就沒了影子.

楚陽將伸進懷里的手又掏了出來,一臉無辜.

他本想為師弟出彩禮,沒想到人家自個兒的媳婦就完全搞定了:不僅一分錢沒花,而且差點將老丈人搞得光著屁股出門去談知秋老懷大慰:總算是將這禍害推銷出去了.

撚著胡子道:"楚禦座,你看現在江湖動蕩親事可是宜早不宜遲……………"

楚陽聞弦歌而知雅意,連連點頭贊同:"老祖宗的是.咱們要盡快將這件事辦了."

謝知秋大笑:"正合我意,你看,就讓談曇在我這里住下然後隔個半月二十天的,等丹瓊回來,就將喜事辦了如何?"

楚陽嚇了一跳:這麼快?

再怎麼,這事兒也要通知一下師父的.若是談曇成親孟超然居然沒在場楚陽可以想象,自己的屁股一定會被孟超然揍成臉盆那麼…

"這事兒,我會盡快稟報師父."楚陽急忙道.

"嗯,那就這樣,我等你的好消息."謝知秋道貌岸然的站起身就准備走了:"丹鳳,隨我回去吧."

"不,我要留在這里."謝丹鳳不依.

謝知秋一皺眉:"成何體統?你待嫁之身還不趕緊回家,跟你母親學學為人妻為人母之道?在出嫁之前,不准露面."

謝丹鳳仰起脖子道:"既然今日親事已經定下了,那孫女兒就是人家的人了,談家的人,自然要留在談家,老祖宗,您給新重孫女婿的見面禮還沒給呢……"

謝知秋終于體會到了剛才謝廣恩的感覺,老臉刹那間就變成了一塊炭.

哼了一聲滿臉的糾結丟臉:"讓楚禦座見笑了."

楚陽干笑著拱手:"哪里哪里:就讓謝姐在這里會話吧咳咳,待會兒,我們會送謝姐回去的."

謝知秋搖了搖頭,長歎一聲,又搖了搖頭再歎一聲,顯然萬分糾結:連著歎了十幾口氣,突然身子一晃,就此消失無蹤.

謝丹鳳追出門去:"老祖宗,您禮物還沒給呢!難道你想賴?"

遠處傳來噗通的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從高處掉了下來或者有什麼人猛地摔了一跤……

身後傳來陣陣笑聲.

謝丹鳳猛地回頭抹了一把汗,拍著胸口道:"總算將他們弄走了!"突然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大喝一聲:"談曇!你這個混蛋還不從實招來?"

她咬著牙一步步逼近:"你有什麼異于常人之處?居然自己是個怪物?"

談曇嚇了一跳,道:"你……你怎麼?"

"哼!我們已經來了好一會了你的話,我聽見了一大半!"謝丹鳳咆哮一聲:"你以為我為何要將老祖宗他們趕緊氣走?不就是怕他們問起你的不正常之處?你這個木頭腦袋又不知道拐彎,萬一搞黃了咋辦?……"

顧獨行等人集體怔住,原來這丫頭也不是缺心眼尼啊.

卻見謝丹鳳已經揪著談曇的耳朵向著內室走了進去:"來來來,你跟我好好地道道……"

"厲害!"紀墨抹了一把汗,豎起大拇指:"老大,你師弟這個媳婦,簡直是大姑娘下蹲,不簡單(不見蛋)啊."

楚陽哼了一聲,翻著白眼道:"廢話,你們這些世家子弟,能夠在各自的家族嶄露頭角的,有哪一個是真正的傻瓜?"

眾人一起笑.

只聽見內室之中謝丹鳳的聲音大刺刺的傳來:"這有什麼?不就是不吃飯麼?吃靈獸內丹有什麼?別人想吃,還承受不了呢!這明你天賦異稟!""

聽到這里,楚陽等人集體又有了暈眩的沖動.

啪啪的聲音傳來,應該是謝丹鳳在拍著談曇的肩膀:"放心吧,只要你不是吃屎,吃別的什麼都沒關系本姑娘認了!不就是靈獸內核麼?等會我去家族的藏寶庫轉一圈,至于我的嫁妝,別的咱就不要了,把內核全部拉走吧."

只聽談曇歡呼一聲:"老婆萬歲!"

外面兄弟七人翻著白眼抽抽著死了一地.




上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如此歡喜冤家     下篇:第一百九十五章 人生各自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