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零四章 毒!  
   
第二百零四章 毒!

第二百零四章 毒!



"這一路,竟然只有傲氏家族的攔阻,這明顯有些不對勁啊."楚陽喃喃地道:"歐氏家族被我直接屠了,歐獨笑和他爹就這麼沉得住氣?竟然不來找我報仇?"

劍靈陰惻惻的道:"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草!"楚禦座罵了一聲,站起身來:"開路!"

心中想道,原來獨行他們都已經經過了傲家的劫殺,羅克敵受了傷?不知道傷得怎麼樣?

傲氏家族如今大出預料的行動,已經超出了所有的預期!

自己與莫天機分明都是估計錯了;該當如何應變?

因為傲氏家族這麼絲毫不講理的一攪,整個江湖,似乎已經迎來了末日!

大家都在盡力的挑起事端,大家都在嘔心瀝血的坐岸觀火,大家都在等著占便宜;野心,必然會在江湖中熊熊而起!

楚陽仰天長歎,這一場風波之後,恐怕能夠存留下來的家族,不足原來的一半!甚至,更少!

無數的王座武尊,將在這場風波中殞命!

楚陽從未有任何一刻想要這麼急迫的見到莫天機!

現在的形勢,已經複雜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而整個九重天,能夠得心應手的處理這樣的複雜局面的,據楚陽所知,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第五輕柔,一個是莫天機!

自己也不行.

…………

另一個方向,晚間.

蔡笑成和李長龍終于從妓院里走了出來,仰頭看,已經是繁星在天,接近黎明.身後的妓院中,樓頂的一個房間里面,橫七豎八的躺著七八位妓女,都是渾身,連動一根手指掉頭的力氣也沒有了.

一個個桃腮暈,眼波迷離.

太滿足了,太過癮了,實在是沒有想到,一個這麼老的老頭子竟然這麼猛,足足三個時辰啊,真有精力!真猛!哪個年輕的伙子能有這樣的持久力?……他媽的,以後老娘接客看樣子還要挑著老的接,哪怕不要錢……

再了,這位客官多大方啊……

看著地上一錠一錠的黃金……嗷,太幸福了……

…………

李長龍皇座兩腿都有些發軟了.從妓院里出來,也不顧驚世駭俗,低著頭一路猛沖,刷刷的就出去了幾十里路.

太丟人了!

"李兄,李兄……"蔡笑成從後面一溜煙的趕上來,眨著眼:"……好了?"

李長龍臉色一黑:"……好了!"

"額,咳咳……李兄真是老當益壯,這個……"蔡笑成一翹大拇指:"老夫整晚上就聽著上面不住的在叫喚……樓下圍了好多人,都在打賭……"

"打賭?"李長龍面耳赤,怒道:"打什麼賭?"

"大家都在賭……你還能堅持這麼猛多長時間……結果大家都輸了……"蔡笑成干咳幾聲.

李長龍臉如黑炭.心中卻是鬼使神差一般,不由自主的回味起來……

"李兄……這個……滋味如何?"蔡笑成嘿嘿一笑.

"這滋味……"李長龍回味的眯著眼,突然醒悟過來,頓時大怒:"什麼滋味!"當先飛掠而走……

從此之後,似乎是打破了什麼禁忌一般,這位李長龍皇座每到一地,就會神秘的失蹤一段時間……

蔡笑成大為納悶,跟蹤了幾次;才發現李長龍每到一地,總會易容改裝,然後急匆匆的沖進一家妓院……

居然是食髓知味了……

世間從此少了一位正人君子,多了一個淫賊!

這都是楚閻王造的孽啊……

…………

楚陽一路疾行,終于在兩天之後,正午時分,看到遠方有炊煙升起.

心中一動,踏在山頂往四處看了看,這里並沒有什麼人煙啊,怎麼會有炊煙升起?

順著大路往前走,看到一個車馬隊正裝載的滿滿當當的迎面而來.

車馬隊伍中,有二十來人,一個個頭上滿是汗水,臉上都是疲憊.一看就是長途跋涉而來.

楚陽心中一動,停下腳步.

見到楚陽迎面而來,車隊前方的老頭兒抹著汗水氣喘籲籲的跑了上來:"這位公子,這位公子……咳咳,可不可以請問一下,此去宋家堡還有多遠?"

"宋家堡?"楚陽哪里知道什麼宋家堡,道:"很抱歉,我只是個趕路的,不知道宋家堡在哪里."

那老頭滿臉憨厚,點頭哈腰:"沒事的,多謝公子.公子真是和善,好人啊……"

楚陽點點頭,隨意的問道:"這麼大熱的天,送貨啊?"

"是啊."老頭分明很健談,臉色一苦,道:"老兒好不容易攬了一趟活,送貨為生,哎,沒辦法啊,家里又有老又有,好幾十口子人等著吃飯啊."

楚陽點點頭,憐憫的道:"真不容易啊."

老頭頓時想要哭的樣子:"沒辦法,生活所迫."

接著殷勤的道:"公子還沒吃飯吧?這麼大熱的天,公子竟然不攜帶一個水壺,這一路山長路遠,長途跋涉,烈日當空,可不容易啊."

好書123haoshu123閱讀

隨即喝道:"狗子,趕緊將水囊拿一個來,給這位公子潤潤喉嚨."

接著轉向楚陽:"這位公子,相逢即是有緣,區區心意,還請公子不要在意,不要怪罪我擅作主張才是."

楚陽溫暖的笑道:"哪里的話,老丈乃是一番好意,在下感激還來不及,有哪里有什麼怪罪之意?"

那老頭呵呵一笑,道:"公子真是好人;老兒這麼多年來行走江湖送貨為生,靠的就是與人為善,這世上,還是好人多呀."

楚陽連連點頭,道:"老丈真是好人."

著,將那'狗子’遞過來的水壺接在手里,點頭示謝.

老頭兒渾濁的眼睛看了看楚陽手中拿著的水壺,殷勤的道:"公子,還是喝一口吧."

楚陽溫暖的笑著,道:"暫時我還不渴,但老丈的一番心意,我還是銘記在心,什麼時候渴了,就什麼時候喝."

老頭兒快樂的笑起來,很欣慰的道:"那就好那就好,公子您一路保重.老兒就此告辭."

楚陽感激的笑了笑,道:"多謝老丈,一路順風."

老頭兒一聲吆喝,車隊再次起程.依然行走緩慢,楚陽站在路邊,只覺得馬車里香風繚繞,想來是拉的一車車香料.

老頭兒不斷的回頭,揮手.

楚陽笑了笑,揮了揮手,轉身便行.走了兩步,突然渾身一陣顫抖,猛的渾身,睚眦欲裂,嘶聲道:"你……你到底是誰?"

老頭兒遠遠地看著這邊,似乎沒聽見他什麼.

楚陽悶哼一聲,身子劇烈的搖晃了幾下,眼皮也似乎要合上了.努力的睜開眼睛,舌綻春雷一般大吼一聲:"你是誰?!"

便一坐了下去,刹那間天旋地轉.

那老頭兒眼睛看著楚陽倒下,突然一路跑的走過來,停在三丈之外,心翼翼的問道:"公子,你,你怎麼了?"

楚陽搖搖頭,似乎要搖走那腦中的暈眩感覺,無力的將水囊扔在一邊,喃喃地道:"怎麼會……怎麼會中毒?我分明很心了……怎麼會中毒?"

他兩眼無神,旁若無人的喃喃訴,似乎是懊悔之極.

那老頭兒和二十多名車夫都圍攏了過來,心翼翼的看著場中的楚陽,怪笑道:"中了毒?哈哈,這位公子,老夫忘了告訴你了,你雖然警惕性高,不敢喝老夫的水,但你卻沒有想到,那水囊上,就是有毒的,只要你的手碰過了那水囊,就肯定會中毒!"

楚陽無力的道,艱難的反駁道:"胡……,那水囊上,分明就沒毒……這一點,我完全可以感覺的……出來……"

"嘿嘿,水囊上面有藥,卻不是毒!"老頭兒眼中射出猙獰的凶光:"但……只要你摸過水囊,又經過我的車隊,聞到了香味,中和在一起,就是劇毒!而且,無藥可解,渾身麻痹!楚閻王,你可死得瞑目了?"

"原來如此……"楚陽黯然一歎,閉上了眼睛.隨即又睜開,無力的問道:"你是誰?呵呵……想不到我楚陽縱橫一生,以一人之力顛覆九重天,今日卻要死在……這里……告訴我你是誰,讓我死的明白一些吧."

那老頭兒嘿嘿冷笑,道:"楚閻王,你自然不會如此輕易的便死的;你屠滅了我歐氏家族上上下下八千人!難道,你還想這麼痛痛快快的死去?嘿嘿,你做夢!"

"原來是歐氏家族……"楚陽苦笑一聲,道:"真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我殺了你們一家,也終于死在你的手里……歐成武,是你吧?"

那老頭兒哈哈大笑,笑聲淒厲,喝道:"不錯,正是老夫!"著在臉上一抹,除去偽裝,現出真面目,正是歐氏家族家主歐成武!

那給楚陽水囊的少年也是臉容一變,變成了英姿颯爽的歐氏家族少主,少年毒煞,歐獨笑!

此刻,他臉色鐵青,憤恨之極的看著楚陽:"楚閻王,在你心狠手辣對我們歐家下手的時候,你想不到,你會有今天吧?"

楚陽嗆咳的笑了起來,連連點頭:"歐獨笑……不錯不錯,我是想不到,不過我楚閻王也死得不冤,不虧!歐氏家族一萬來條性命為我陪葬,我虧什麼?哈哈哈……我賺了,賺了八千多倍!嘿嘿,歐獨笑,你殺了我,他們在地下看到我也會害怕的,哇哈哈……"

…………

第二更!今天沒有更新了……心不好,壓抑得要死要活的,出去喝酒去了.




上篇:第二百零三章 卑鄙無恥的黑魔!     下篇:第二百零五章 將計就計,斬盡殺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