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零五章 將計就計,斬盡殺絕!  
   
第二百零五章 將計就計,斬盡殺絕!

第二百零五章 將計就計,斬盡殺絕!



歐獨笑大怒,眼中如欲滴出血來:"你這個該死的殺胚!我現在就斃了你!"

完伸手拔出長劍,就要出手…

"慢!"歐成武一伸手,攔住了兒子,陰笑道:"楚禦座,你好深的心機!都到了這種時候,你居然還想要痛快一死?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歐獨笑登時省悟,咬牙道:"楚陽,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你就算是下了十八層地獄,也要永生永世的懺悔,曾經犯下的罪孽!"

楚陽啞然失笑:"你既然如此恨我,為何不趕緊上前將我抓住?只是隔著我這麼遠,又是何用意?難道你只憑話,就能讓我生不如死?"

歐成武嘿然一笑:"楚禦座,我承認你智比天高,口才了得;不過,現在你已經是甕中之鱉,難道還能逃得了麼?"

楚陽淡淡地道:"須知夜長……夢多……"

"夜雖長,但你卻已經注定無夢!"歐成武狠狠地道:"我知道你警惕,知道你狡猾,所以,我怎敢將藥用足?這種混毒雖然能夠使你喪失行動能力,但現在你還有困獸猶斗的力量,真正的效果,卻在一刻鍾之後!"

"這本來是當場就能喪失行動能力的,但我卻酌減了藥量,就是怕你察覺."歐成武冷笑一聲:"熬過一刻鍾,你便是軟骨蝦,我們何必在這一時刻冒險?"

"而你的援兵,現在都在千里之外!無論如何,他們也趕不到這里了!"歐成武陰陰笑道:"楚閻王,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楚陽怒目圓睜:"你……!"

"哈哈哈……"歐成武快意的仰天長笑:"楚閻王,你認命吧!"

楚陽呼呼的喘氣,想要撐著站起來,卻起到一半,又坐了下去,慘然笑道:"罷了……罷了!"

便閉上了眼睛.

歐成武等人依然圍著他,沒有動作;顯然,他們不到時間,是絕不會動手的.哪怕一滴血,也不會讓這可惡的楚閻王臨死之際反擊帶走!

時間一點點過去,一刻鍾已經過去.

楚陽的精神越來越是不濟,額頭上,隱隱冒出汗來.

"等死的感覺不好受吧?哈哈哈……"歐獨笑猖狂的笑著:"楚兄,來來來,讓弟好好的招待招待你,也好報答你對我歐氏家族天高地hou的大恩!"

到後來,已經是咬牙切齒,一字一字的從牙縫里迸了出來.首發文字}

楚陽虛弱的睜開眼睛,鄙視的看著歐獨笑:"歐獨笑,謝氏家族與你相同的際遇,我為何沒有對付他們?你們歐氏家族自己利欲熏心,貪得無厭,卑鄙無恥,齷齪下流,又能怪的誰來?"

歐獨笑大怒,道:"死到臨頭,還敢嘴硬!上,給我將他拿下."

楚陽雖然已經明顯是沒有了半點行動能力,但他依然不敢冒險.

畢竟,楚閻王的赫赫凶名如雷貫耳,誰敢掉以輕心?

一聲令下,二十多位高手整齊的中間圍攏,人人都想抓住楚閻王,為家族立下大功!一個個眼神熱切而殘酷!

二十多人同時撲了上來!

歐成武閉上了眼睛,喃喃地道:"列祖列宗在上,歐家的大仇,終于在今日報了!"

歐獨笑也是稍稍偏了偏頭,兩行淚珠成串落下,大吼道:"將他抓過來,我要親手砍下他的腦袋,掏出他的五髒六腑,祭奠我歐氏家族八千英靈!"

便在這時,突然一個聲音淡淡地道:"一點寒光……萬丈芒!"

聲音淡漠,卻是殺機凜然.

在這聲音發出來的同時,一道璀璨的劍光,突然從人群的正中冇央猛的爆發出來!就像是在這平地上,猛的又升起了一輪光芒萬丈的烈陽!

歐成武歐獨笑父子二人大吃一驚,注目看去,不由得睚眦欲裂!

慘叫聲整齊的響起,當朗朗的聲音也響成了一片!

整個眼前地上,已經變成了一片鮮血的海洋!

所有撲上前去的高手,一個個身首異處,殘肢斷臂四處拋飛,連腰間的兵器也不例外的統統斷成了兩截!

他們沖的實在是太近了,竟然沖到了楚陽身邊的一丈之內,對于九劫劍法這種絕世奇招和冠絕天下的鋒銳前面,這等距離,實在就等于是送死!

不費吹灰之力的送死!

唯有沖在最前面的那位王座看的最為清楚:只見盤坐委頓在地上的楚陽身子一旋,一團劍光就從他的掌心驀然的沖了出來,然後就是神奇的萬道劍芒噴發!

猶如火山突然爆發,神奇而恐怖!

但他的思想也就到此為止!

"屠盡天下……又何妨……"隨著一聲長吟,劍光如龍,流星般劃過還在呆若木雞的歐成武的雙腿;鏘的一聲,劍光消失!

歐成武大叫一聲,身與腿立即分離,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兩眼猶自不敢相信的看著場中,竟然似乎沒有感覺到自己身體的痛楚!

場中,一片殘肢斷體,狼藉一地!

在這一些正中冇央,楚陽正面目溫文爾雅的挺身站立,雙目有神,微笑著看著自己:"歐家主,你是不是很意外?"

現在的楚陽,直接生龍活虎,那里有半點剛才奄奄一息的樣子?

歐成武身下血流如泉,但卻是面如死灰,失魂落魄,嘴唇翕合,半句話也沒有出來,兩眼之中,全是絕望!

歐氏家族殘余的二十位高手,就在剛才,一個不留的全部死在了楚閻王劍下!死狀淒慘無比.而且,死去的尸體,都有一些皺巴巴的,詭異極致.

似乎是被什麼突然抽取了身體之中的能量,現在這些尸體雖然都在這里,但給人的感覺,卻是一堆堆腐肉.

九劫劍的吞噬生靈之力!

"歐獨笑,很抱歉讓你失望了."楚陽淡淡的笑著,努力地調勻著呼吸.剛才這一招,實在是他突然爆發了自己的全部功力,才順利的做到將二十位王座在一瞬間全部斬殺,一個不留!

此刻的消耗,也很大.

歐獨笑渾身一顫,終于醒悟,悲憤欲絕:"你……你沒中毒?"

"廢話!"楚陽翻了翻白眼,道:"我若是中了毒,現在豈不就早已任你擺布?如今,你的人已經死在我的手里,你還有什麼可懷疑的?"

歐獨笑一顆心如同墜進了冰窟,刹那間渾身冰涼,手腳麻木!

這個該死的劊子手,竟然在一招之間,將歐氏家族所有的殘余力量,盡數的屠戮乾淨!

心頭也掠過一個疑惑:為何楚陽不馬上動手殺死自己父子二人?難道他還要羞辱我們不成?

歐獨笑卻不知道,現在楚陽的修為也是人去樓空,強撐著發出第二招"屠盡天下又何妨."根本沒有了半點力量.

現在歐獨笑若是動手,楚陽必然狼狽不堪.若是逃走,楚陽也絕對無力追趕!

要不然,以楚陽的脾氣,必然早已經一劍一個殺了了事,那又有什麼興趣在敵人臨死之前居然還羞辱一番?那是白冇癡才會做的事!

若是在你盡的羞辱之中敵人突然恢複了實力或者是敵人援兵到來,豈不是追悔莫及?

楚陽從來不會做那樣的事.他一直認為,自己的師傅孟超然所的那一句話,是最有道理的:想要確定敵人對自己再也沒有一點點威脅,那即是將他們變成死人!

想要羞辱他們,死了之後你怎麼做都行,就算在他臉上拉屎……他也是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的!

何必在生前羞辱?

以歐獨笑的智慧,若是不心神大亂,必然可以看出異常,從而遠遁而去,但他現在已經是渾身僵直,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搞得心亂如麻,連思考的能力也失去,那里還來得及考慮這個……

"楚閻王……楚閻王……"歐成武在地上艱難的掙紮起來,臉上帶著強烈的不甘.歐獨笑被驚醒,急忙去扶自己的父親,卻被歐成武一伸手撥拉到一邊.

歐成武一雙眼睛盯在楚陽臉上:"你……你是怎麼發現我們的破綻的?"他伸手在自己斷腿上撒了一些淡黃冇色的藥末,鮮血頓時止住,但卻依然瞪著眼睛:"老夫自問,這個計劃全無半點疏漏,你是如何發覺的?竟然將計就計來對付我們……你怎麼做到的?"

楚陽有趣的看著他:"全無疏漏之處?歐家主,你太自信了!在我眼中,你們的計劃,最少有四處漏洞."一邊,一邊快速的運功恢複實力.

"四處漏洞?"歐成武一怔,突然嘶聲道:"我不信!我不信!"他這個計劃,乃是挖空心思才想了出來,一路上又進行了數次演練,已經有好幾個無辜的高手死在這個計劃里,成了歐成武的實驗替死鬼.歐成武信心滿滿,這才來對付楚陽,此刻一聽楚陽這麼多的漏洞,頓時大為不服.

"第一,你們人人都是滿頭大汗,但我仔細看過了,人都累成這樣子,為何拉車的馬兒身上,卻沒有多少汗水?馬兒可比人累的多吧?"楚陽哼了一聲,伸出一根手指頭.

"第二,人既然累成這樣,那麼,貨物必然會非常重!但我看著你們身後的車轍,卻並沒有這麼重!很淺,近乎不可查,那麼,為何能將人累成這樣子?分明有鬼!"




上篇:第二百零四章 毒!     下篇:第二百零六章 我好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