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一十一章 妙姐,我回來了!【三更!】  
   
第二百一十一章 妙姐,我回來了!【三更!】

第二百一十一章 妙姐,我回來了!【三更!】



顧獨行一聲長嘯,突然縱身而起:"屠千豪,你若有來生,我顧獨行與你八拜成交!你的劍,我會幫你揚威九重天!告辭了!"

"屠氏家族的人,我等著你們來找我為屠千豪報仇!"

劍光雷霆霹靂一般一閃,顧獨行的身子流星一般沖進了山口,再一閃,消失不見!

在他身後,那位僅剩的四品皇座一聲慘叫,身子突然在刹那間四分五裂!鮮血從他身上濺出,臉上帶著極度的不可思議的震驚,緩緩倒下.

"顧獨行!"一位王座憤怒的大叫:"你走便走了,為何……"

一句話沒完,便被另一人捂住了嘴巴:"你傻了?顧獨行這是救了我們的命!你以為,他走了之後,這位長老會如此好心的放我們回去報訊?"

"為什麼?"那人不解.

"兩位長老臨來之時,就過無論如何要殺了顧獨行;少主留下那段話的時候,他們兩個就堅決反對;剛才更是鼓動人心……"

旁邊那人重重的道:"如今沒了少主牽制,他們兩人又怎麼肯回去老老實實報訊?要知道田公子可是私下里給了他們好多的紫晶的,我親眼所見!"

"你是,他們與田氏家族勾結?"另一人詫異的問.

"不知道,但這一點需要稟報家主!我們也不怕死,但今日若是與顧獨行戰斗起來,我們勢必沒有一個人能活著回去.但少主臨死的話,必須要轉達家族!若是家族要找顧獨行報仇,大不了咱們再跟著出來把這條命拼掉便是!"

"對!先送少主回去!"

剩下的十三人一陣商量,收集起七具尸體,最後才做了一個擔架,將屠千豪直立不倒的尸體心的放在上面,一行人抬了起來,飛奔而去.

良久,顧獨行的身影一閃,再次出現在這里,舉目遠眺那一行人離去的身影,喃喃道:"屠千豪……屠千豪……可惜了……"

然後才轉過身,一步步往前走去.走過山口,看著遠方的郁郁蔥蔥,突然胸口一熱,一個俏麗的身影浮現在腦海中,刹那間竟然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沖動.

這種沖動,甚至完全打消了屠千豪之死而帶來的惆悵!

妙姐!我回來了!

我曾經對你過,我要沖上皇級,帶領顧氏家族走向輝煌!

我還過,我要沖上皇級,救你出來,娶你,做我的老婆!

顧獨行一聲長嘯,放足奔去!只覺得心中越來越熱,直到滾燙!一顆心,灼熱的似乎要燒破皮膚,鑽了出來.

他甚至有一種要脫成赤膊然後瘋狂的迎著大風沖回家的沖動!

他越跑越快,到後來,直接如同一陣颶風從大地上刮過,口中不斷的發出長嘯,一路如同追風掣電,向著顧氏家族而去!

妙姐,我回來了!

…………

顧氏家族內宅中,花園里,荷花池.

滿池荷花,正在迎著秋風,綻放出芬芳.這荷花竟然是異種荷花,人六月荷花,但這里的荷花竟然在這寒風九月盛開了.

正中央的涼亭中.

一個少女身材窈窕,云鬢高挽,秀發如云,正款款坐在凳子上,手中拿著針線,嗯,似乎在繡花?

在她面前,涼亭旁邊的水池里,兩朵秋風白玉蓮正在燦爛的盛開,蓮葉如船,鋪在水面,花瓣如雪,亭亭玉立.

而她手上的還未繡成的錦帕上,就正是這兩朵蓮花嬌豔曼妙的身姿.

"這兩朵秋風白玉蓮,還是那一年我跟弟一起出去游玩,弟見我喜歡,才偷偷采回來移栽在這里的,一轉眼,竟然是滿池都是秋風白玉蓮了……"

"就只有這兩朵,乃是並蒂雙生;才是一對……"少女喃喃的到這里,突然絕色天香的粉臉上一陣通.似乎是到了自己心中的秘密,一時間竟然羞澀不堪.

"妙齡."一個沉穩的聲音傳來,一個錦袍老者,緩步走進了涼亭.

"爹爹."這女子正是顧獨行魂牽夢縈的心上人,顧妙齡.而來的這個人,正是顧妙齡的父親,顧氏家族家主顧云瀾.

"又在繡花呢?唉,這株並蒂蓮,你從剛剛鼓起花苞就開始繡,一直繡到現在完全盛開……還沒有繡夠麼?"顧云瀾看著女兒,有一種百感交集的感覺.女兒從頑劣,向來調皮;連偷走家族靈藥幫助顧獨行的事都干得出來,就可想而知.

若是以前,顧云瀾恐怕一輩子都不會想到,自己的這個女兒,竟然會有安安靜靜地坐著繡花的時候.

但自從上一次從囚龍洞放她出來,顧妙齡卻像是性大改,居然開始講究了起來,什麼淑女儀態,什麼風度氣質,什麼……為人妻為人母……什麼相夫教子……

居然開始鑽研這個起來.

這讓顧云瀾很是驚詫了好長時間.

唯有顧妙齡心中知道:我要做弟的老婆,既然要做弟的老婆,就做一個世界上最好的老婆!我要讓他的兄弟們都羨慕他!

在他們兄弟的家眷之中,我或者不是最漂亮的;但,卻一定要做最好的!

"爹爹,你看這荷花,多漂亮."顧妙齡輕輕笑了笑,道:"您看,這像不像弟的時候,我在他頭上紮起辮子,然後綁上了兩朵花的那樣子?"

顧云瀾一愕,撚著胡子重重點頭,道:"像!"

實則心中一陣納悶:獨行時候,你居然還給他紮過辮子?我咋不知道?

"弟已經出去了很長時間,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顧妙齡出神地看著荷花,良久,才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的父親,只覺得心弦一動,酸澀了一下,道:"爹爹,你的頭上,頭發白的好快.記得去年你看我的時候,你的頭發還是烏黑的."

顧云瀾呵呵一笑,道:"我的女兒都要嫁人了,為父的,怎能不老?"心道,我的頭發……早已白了;就在你那兩個不成器的哥哥的尸體被運回來的那一刻,就已經白了……

"妙齡,等這一次獨行回來,我想要做主,為你和他定下親事,然後……為父便將家族大權轉交給獨行,也舒舒服服的享受幾年輕松快活的日子,你看如何?"

顧妙齡粉臉緋,微微垂下頭去,微嗔道:"爹爹都已經打算好了,還來問我做什麼?"

顧云瀾呵呵一笑,打趣道:"我還不是看我女兒天天練習賢妻良母之道,被催的沒辦法了嗎."

顧妙齡頓時大羞,嬌嗔起來.

"妙齡,為父將你關了幾年,你……心中沒有怨懟吧?"顧云瀾躊躇了一會,終于問道.

"自然沒有怨懟!"顧妙齡低著頭答道.心道,非但不怨懟,反而有些感激.若不是這幾年,那個呆頭鵝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明白我的心意……

父女二人相對無,便在這時,隱隱的聽得遠遠的地方傳來一聲長嘯!長嘯鼓風而來,悠悠已經掠過了數十里路程,傳進了兩人耳內,越來越近.

父女二人同時站了起來,顧云瀾眉頭微皺,心道這聲音怎地如此耳熟?

但顧妙齡卻是全身都顫抖了起來,幾乎坐不住身子,手中錦帕啪的一聲落在地上,喃喃地道:"是他!弟回來了!"

她的眼中,熱淚突然奪眶而出!

長嘯聲音越來越近,似乎這人在飛速的奔行之中,前一刻還在數十里之外,但下一刻竟然已經到了家族大門!

砰地一聲,有人撞了進來.

遠遠的聽到守衛大叫一聲:"少主,您回來啦!"

聲音里充滿了興奮.

顧獨行似乎笑了笑,然後一陣風一般的就不見了.

花園中的父女二人,只見到半空中霹靂般的劍光一閃,隨即消失.看那方向,是一路急不可耐的向著囚龍洞的方向去了.

果然,下一刻興奮的聲音已經傳來:"妙姐!~~"

花園中的顧妙齡頓時滿心甜蜜,滿臉通.

"這傻子,還以為他妙姐在洞里受罪呢!"顧云瀾哼了哼,不悅的道:"這個孽畜!好長時間不回來,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居然不先來給老子請安,一門心思就記著他的妙姐了……"

顧妙齡大羞,嗔道:"爹!您在些什麼啊?"

顧云瀾嘿嘿一笑,捋著胡子,突然神色一怔:"剛才那道劍光怎麼這麼快?按,王座哪有那麼快的速度……老夫也是七品王座……"

顧妙齡勸慰道:"爹爹又想起修為的事兒來了,其實您今年才五十多,七品王座也算是資質極好了……"

顧云瀾臉色一黑:"你這是誇我呢?還是罵我呢?顧獨行今年二十歲,都已經突破王座了!我五十多了,七品王座居然資質極好?"

顧云瀾對顧獨行的印象,還留在他剛剛突破王座的傳聞中.因為只有那一次,顧獨行是傳回消息來的.

顧妙齡眉毛一彎,不由得笑了起來.

人影一閃,顧獨行刷的一聲進來,驚喜的叫道:"妙姐,我回來了!妙姐……你出來了?"

這話有些傻,你人就站在這里,誰還不知道你回來了?

我就在你面前,難道你還看不出我出來了?




上篇:第二百一十章 欲回首時已忘!【第二更!】     下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哪里胖了?【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