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一十三章 幸福,何等不易!  
   
第二百一十三章 幸福,何等不易!

第二百一十三章 幸福,何等不易!



顧妙齡眼中一陣朦朧,眼淚幾乎就流了出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兩人的手,默默地牽在了一起.

兩人一直是朦朧而又怪異的姐弟關系,在此之前,顧妙齡在行動上似乎只是將顧獨行當做自己的弟弟,對他無微不至的呵護,關心;乃至到後來,毫無保留的付出了自己的芳心,而偏偏那時候,顧獨行還懵懂不覺.絲毫不知道,自己的妙姐,心中最理想的良人,竟然是自己.

然後顧獨行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顧妙齡就因為幫助顧獨行練功偷取靈藥,而引得家族震怒,被關進囚龍洞;身受萬千之苦!

等到顧獨行終于明白妙姐對自己那種深的時候,卻已經是追悔莫及!那時候的他,連去看看顧妙齡的資格也沒有……

而家族又要為他定親,顧獨行萬般無奈離家出走,才遇到了楚陽.

在此之後,曆經周折,返回中三天,終于以突飛猛進的實力,獲得了家族認可,才去看望顧妙齡!

囚龍洞前的相見,是這一對有的男女在各自了解了自己的感,各自明白了對方的心意之後,第一次相見!

卻是冰天雪地,伊人憔悴.而且那一次,還有著冰涼的鐵欄杆阻礙.那一別,就是一年多.

但就是那一次見面,便是兩人定之時!

直到了今天,這兩位有人,才終于真真正正全無顧忌的牽手!有生以來,第一次.

兩人牽手走過這段路的時候,心中都是百感交集.顧妙齡想起自己當時先被打斷雙腿,傷勢未愈,就被關進囚龍洞!……

這些年在囚龍洞里,那生不如死的遭遇.若不是牽掛著顧獨行,恐怕自己早已經心灰意冷,黯然自殺!

在那連人心也冰凍的囚龍洞里,渾身都是僵硬的;心頭唯一的溫暖,就是弟,就是顧獨行.天可憐見,今日,終于兩人相見!

想著想著,顧妙齡的眼中就是一片模糊,幸虧,上蒼垂憐,我終于還是得到了,我終于還是能夠與弟並肩在這陽光之下……

顧獨行一路走,也在想著這幾年,自己是多麼不懂事,多麼愚蠢多麼遲鈍……妙姐已經將一顆少女芳心全無保留的給了自己,但自己卻是硬是到了妙姐被關了起來,才終于醒悟,終于了解……

那幾年,自己每一日每一夜,都是心如刀絞!晚晚做夢,都是妙姐在叫自己:"弟~~"

夢里歡笑,醒來卻是肝腸寸斷……

兩人在此之前,並沒有什麼山盟海誓,甚至彼此都不知道彼此的心意,但就是顧妙齡關在囚龍洞這幾年,卻才讓兩人真正的生死不渝!

顧獨行乃是顧妙齡苦痛之中唯一的精神支柱!而顧妙齡本來就芳心暗許,經過這幾年的強烈思念,那真更是比金石!

而顧獨行這些年的後悔.內疚,心里的慘痛折磨;也讓他對顧妙齡深一往,再也不做第二人想!

兩人雖然沒有過什麼花前月下山盟海誓,但……兩人之間的感,到了這等地步卻已經是雷打不動!

這或者可以……是囚龍洞的遭遇,直接促進了這段感!促成了一對有人終生相守.

但……這天下間又有幾個有人能夠承受如此折磨?

兩人能有今天,實在是太不容易!大不容易!這段經曆若是了出去,恐怕天下任何有人都會為之同聲一哭,都會為之祝福!欣慰!

…………

兩人手拉手,慢慢的走進繡樓,都是覺得腳下輕飄飄的,如在云里霧里,腦海中亂哄哄的,如同做夢……

這份幸福,是何等的來之不易……

"妙姐……"顧獨行的聲音在顫抖.

"嗯……"顧妙齡低著頭,輕輕地答應一聲,只覺得一顆心跳得越來越厲害.

"我好想你."顧獨行喃喃地道,鋼鐵一般的冷面劍客,這一刻,不僅聲音在顫抖,眼中,也頓時濕潤.只覺得心中酸甜苦辣咸,同時湧上來.

分明很快樂,卻禁不住想要哭.

還有一種心痛,心悸的感覺;唯恐現在自己所擁有的,是一場夢.因為這一切,都是美好的這麼不真實!

"我……也是……"顧妙齡輕輕地道:"這幾年,我一直在想……我的弟在外面,會不會有人欺負……會不會受了委屈,卻沒有人訴……他有沒有想我……"

顧妙齡夢囈一般的著,眼睛癡癡的看著顧獨行,喃喃地道:"弟,你瘦了許多……"

顧獨行只覺得心中熱血沸騰,再也不可遏制,喉嚨中低沉的吼了一聲,終于踏前一步,顫抖著伸出手,試探著,將面前的嬌軀攬進自己懷里.

感覺著顧妙齡的身子顫抖了一下,卻沒有抗拒;反而柔順的將依偎過來;顧獨行這才試探的,一步步收緊了自己的雙手,直到兩個人身體之間,再也沒有半點縫隙……

突然間心中萬千滿足!

顧妙齡輕輕地發出一點聲音,似乎在喉嚨里歎息了一聲,身子稍稍僵硬了一會,便完全放松,將自己交給了自己身邊的這個男人……

無關于,只關于女子全心全意的奉獻……

顧獨行心中一熱,突然一股熱流湧上來,再也不管不顧,一伸頭,嘴唇吻上了顧妙齡晶瑩的耳垂,顧妙齡一聲嚶嚀,身子一軟,只覺得那張霸道的大嘴已經覆蓋在自己柔軟的唇瓣上……

顧妙齡頭腦中轟的一聲,便如腦海中一顆星系突然爆炸,便飄飄忽忽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到神智恢複清醒,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弟抱到了床上,一個健碩的身體,正緊緊的壓在自己身上,肌膚之中透出的熱力,讓自己心慌意亂……

一雙作怪的大手,也已經伸進了衣襟里,再看自己身上,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半裸了……

"弟……不要……不要這樣子……"顧妙齡無力的掙紮抗拒.

顧獨行伏在她身上,喃喃道:"妙姐……我好喜歡好喜歡你……"

現在的顧獨行,全然沒有了那種在江湖之中的冷面劍客的樣子,也根本絲毫不見那種劍帝的無上風采,有的,只是一個深愛著面前女子的男子.

只有在她面前,才有可能完全放松!

現在,在的沖動之中,卻又帶著完全的放松和溫.既像是一個正與深愛的人纏綿的多少年,又像是一個在大姐姐面前縱容放肆的弟弟.

這種混合著親,混合著愛;混合著神魂深戀,又混合著姐弟深的感,著實無法形容.

但在這一刻,彼此都感覺到,對方就是自己在這人世間,最堅強的依靠.

顧妙齡強忍著身體的和動,努力地將顧獨行的頭從自己胸脯上推了起來,氣喘籲籲的道:"等等……等等……將你這幾年的經曆跟我…………"

"這幾年的經曆?"顧獨行神智一陣清明,道:"什麼經曆?"

"我想要知道,我的弟弟,這幾年沒有妙姐在身邊,是怎麼撐過來的."

顧妙齡深的看著他,纖纖玉手在輕輕的梳理著他的頭發,無限憐惜的道:"我們都是練武的人……我當然知道,從武宗一路突破到劍尊;然後從劍尊突破到劍王,再從劍王突破到你現在的劍帝一品巔峰……有多難!"

"這哪怕就是一個天資卓越的武者一生都走不完的路!而你,到這一步,只用了兩年!"顧妙齡到這里,突然想哭,哽咽起來:"你怎麼做到的?你吃了多少苦……"

越想越是悲從心來,眼淚撲簌簌的流下來:"你為了你妙姐……是拼了命麼?你這個傻瓜……"

"沒有……只是比常人更努力了一些."顧獨行想起這幾年的遭遇,也是百感交集:"我有幾個兄弟,我們都提升的很快,因為我們約定,要在一起,制造一個九重天的傳.每個人,都不敢有絲毫懈怠,大家都是這樣的練功,白天一起練完了,晚上再一起練;晚上練完了,躺在被窩里自己再偷偷的練……這並不苦,反而很快樂."

"兄弟……"顧妙齡若有所思,問道:"就是那送給我火精精華的那個人麼?"

"是,那是我老大!"提起楚陽,顧獨行精神一振,道:"而我提升的這麼快,我老大的功勞,占據了百分之九十.其他兄弟也是這樣子."

顧妙齡秀眸中閃出感激之色,道:"弟,那,你可要對得起自己的兄弟.若不是他……恐怕我在那囚龍洞里……真的捱不了多久……"

"是."顧獨行心痛的摟緊了顧妙齡,便開始起自己這兩年的遭遇;出乎顧妙齡預料的是,顧獨行的訴之中,非但沒有她想象中的那種壓抑絕望的爆發;反而充滿了歡樂.

隨著顧獨行的訴,顧妙齡感到自己看到了這些人.

從容睿智而多才的楚陽;沉穩大氣雄壯如山的董無傷;詼諧幽默卻是懶骨頭一坨的紀墨;行事莽莽撞撞不經過大腦但卻是一片熱心腸的羅克敵;平常賊眉鼠眼身輕如燕卻是義氣深重的芮不通;超級不著調超級自戀的談曇……

一個個隨著顧獨行的訴,活靈活現的出現在顧妙齡眼前.




上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哪里胖了?【第四更!】     下篇:第二百一十四章 顧氏家族的歡騰【第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