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對禽獸!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對禽獸!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對禽獸!



人性……可不是人的性格啊.我讓你鑽研人性,你卻別出蹊徑,從另一條路走了出去.

"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你想要的是,人的天性!"莫天機擺擺手,認真地道:"氣勢我也想過,人的天性,實在沒有什麼可研究的.只得四個字:弱肉強食!"

"我這麼,可能有些殘酷.但事實,就是如此.一輩子的好人也有;但好人想要好好活著,縱然他不想傷害任何人,但他只要活下去了,就傷害了別人!"

"生存,是需要競爭的.武者如是,貧民百姓,也如是!一份工作,總有人做得好,有人做的不好.做得好的那個是好人,他沒傷害別人;但老板肯定會留住他,而趕走那個不適合這個工作的.所以因為這個好人的存在,那人被傷害了."

"我們天天處在這種環境之中,習以為常.所以並不覺得什麼;但實際上,優勝劣汰就在我們的身邊,每一時每一刻都在發生著.都在變化著;每個人,都是在踩著別人上位!哪怕他只是只負責一個肉攤的殺豬的,也是他擊敗別人之後,才能安穩立足."

"不管是以誠信還是以良心還是以道德取得勝利;但這個勝利就是傷害別人."

莫天機沉沉的吐出一口氣:"這就是人!再好的人,也是弱肉強食;再壞的人,依然如此."

"這就是人性!"

"一將功成,枯骨盈山,一人成名,萬人失聲,一個貧民百姓,腳下也踩著累累尸骨,口中嚼的,也是勝利果實!"

"別人的不優秀,其實不能成為你傷害他的理由;但你縱然不想傷害,卻依然傷害.只要有人,就有傷害.古今一同."

"所以不用討論人性,看透即可."

楚陽沉思著,默默的消化著莫天機的這句話,緩緩點頭:"或許你的有些偏激,但不得不能承認,的確是有一些道理."

"似的,這是我與你的不同之處."莫天機有些羨慕的看著楚陽:"你雖然心狠手辣,但你看人性的時候,看到的,卻是美好的一面.而我看人性,卻只看到了邪惡的那一面.所以……楚陽,若是有一天,別人能夠害死你,我不會有什麼懷疑,但對我莫天機,出了絕對的毫無理由的暴力之外,沒人能夠殺我!"

"這是我的幸運,也是你的欠缺.但何嘗不是我的不幸,而是你的幸運!"

莫天機的聲音很沉重.

楚陽的臉色也沉重了起來.似的,若是一個人只要考慮問題,想到的就是陰暗面……那麼這人生實在是沒啥樂趣.但莫天機卻分明是在這種境界中樂此不疲.

"我喜歡算計,玩弄人于股掌之中;掌控一切……那種強行給予別人的弱肉強食……就是我的快感."莫天機自嘲的笑了笑.

"所以你一提人性,我就想到了人的性格!因為人性是沒有弱點的,但人的性格卻有缺陷!而這個缺陷,卻會是我擊敗他的最大利器!"

"比如……若要對付你楚陽,我會從下三天入手,而不是在中三天與你打生打死;對付你,就需要擊潰你心中的義……楚陽,你雖然號稱楚閻王,但卻是一個至至性的人,你沒了義,必死無疑!"

"這是你的最大弱點,也是你的最強優點."

莫天機深深歎息.

楚陽心中一震.

不錯!

自己的前世,豈不就是這樣子被擊潰了麼?天外樓的滅亡,讓自己除了報仇之外,再也沒有了別的意念,所以自己只想著報仇;于是在仇恨之中,專修無劍道,卻傷害了輕舞.

等到輕舞死去,自己的人生,也就從此暗淡.本以為是斬除了心魔,卻沒有想到是連心也丟了;心都沒了,何來的心魔?所以自己自從輕舞身死之後,再無寸進!

莫天機看得自己的確很准!

"所以,我才如此在意董無傷等人的死活."莫天機繼續道:"因為我知道,若是他們其中一人死了,你會瘋!"

"你瘋了;我們就完了."

莫天機苦笑:"繞了這麼一個大圈,人人都是關鍵人物!"

"或者這就是你的路."楚陽用一種過來人的口氣,緩緩道.

莫天機終究是莫天機.

他終究還是走上了前世的那一條神盤鬼算的路!他此刻已然蛻變成了那個不管遇到什麼人,都會不惜一切代價的收集其人的資料,然後分析出他的性格弱點和習慣.從而制定對策.

他甚至能夠了解一個人了解到這個人出第一句話,他就能知道下一句他要什麼,會不會有思維轉換.有什麼地方有什麼風景可以影響這個人的心態,有什麼話可以讓這個人瞬間激怒,有什麼話卻能夠讓這個人在暴怒之中立即冷靜下來.

這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可也是一個可憐的人.

因為他一生都在算計別人,算來算去,卻算沒了自己的人生樂趣.

"計劃已定,今天是九月十七,十月初十,決戰亡命湖!時間雖然緊迫,但我們還有時間.還有三天的空閑."

莫天機微笑道:"在這三天里,你准備做什麼?"

"我想要去輕舞的院去看看."楚陽淡淡地道.

莫天機愣了愣,眼中射出一種複雜的光芒,道:"我和你一起去."他笑了笑,道:"楚兄,不怕你笑話,我這段時間,一直心中有愧.妹的院,我自己一個人,不敢去.每每走到門口,就好像聽到妹在哭,唉……我可憐的妹妹."

楚陽無,只好拍了拍他的肩頭,以示安慰.

兩人一路同行,走到莫輕舞的院.

院中干乾淨淨,顯然庭院每天都有人打掃.

走到門口,莫天機停下了腳步,有意無意的,讓楚陽走在了前面.似乎他自己,終究還是不敢做第一個推開莫輕舞的房門的人.

吱呀一聲,楚陽推開門.

里面傳出來一陣幽幽的好聞的香味.

這是輕舞的氣息啊……楚陽心中一陣感動.

這是妹的氣息啊……莫天機心中一陣激動.

兩人同時聳起鼻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然後閉上眼睛;隨即就發現了對方的舉動,頓時睜開眼睛,彼此對彼此怒目而視.

"你聞什麼?你鼻子有病?"

"你聞什麼?你鼻子不舒服?"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的質問出口,這一刻,兩人都如同是保護自己的主權不容侵犯.

"你管的著嗎?"

"你管的著嗎?"

又是異口同聲.

"哼!"

"哼!"

兩聲怒哼之後,兩個大男人幾乎是互相擠著,同時沖進了房中.

"這個禽獸!"楚陽咬牙切齒,心中怒罵.

"這個禽獸!"莫天機咬牙切齒,心中怒罵.

房中桌上,一片薄薄的灰塵,足見這個房間,自從莫輕舞離開之後,並沒有人進來過.

床上被子疊的整整齊齊,一個枕頭,放在粉色的棉被上,枕頭上,是一個破破爛爛的刀鞘,在孤零零的待著.

看到這個破破爛爛的刀鞘,兩人同時心中一酸:在莫輕舞人生之中最難熬的時刻,就是抱著這東西過來的.

那時候的莫輕舞……真是想一想也要讓人心痛!

楚陽只覺的眼眶一熱,轉過頭,狠狠地如欲吃人的看了莫天機一眼.

這一次,莫天機卻是沒有勇氣與他對視,慚愧的低下了頭.

"你做的好事!"楚禦座頓足,心痛的怒罵一聲.

莫天機黯然長歎.

楚陽上前一步,將刀鞘輕輕從枕頭上拿起.刀鞘似乎輕若無物,似乎全無改變,但楚陽卻依舊發覺了不同.

刀鞘比自己給莫輕舞的時候,明顯的要乾淨了許多,而且,有些地方,顏色也深了些許.

眼前不由得冒出來一個畫面:莫輕舞可憐兮兮的抱著刀鞘,將自己的臉貼在刀鞘上,坐在門前,翹首以盼.

"楚陽哥哥,我好想你."

"楚陽哥哥,我每次抱著刀鞘,就感覺你很快要來接我了."

……

楚陽深深長歎,心痛如絞.

莫天機上前一步,正要查看一下,楚陽一瞪眼,舉起刀鞘.莫天機瞪著眼看了他半晌,終于頹然退下.

楚陽輕輕揭開被子,一股幽香氤氳傳出,不由得又是狠狠聳動了一下鼻子.

身後的莫天機面目猙獰,幾乎想要將這無恥之徒一腳踹出去.

然後楚陽坐在床邊,就不動了.莫天機摸了一會鼻子,終于也涎著臉走過去,坐在床邊.自然,又招來了楚禦座一個大大的白眼,但神盤鬼算是不會在乎的,干咳了兩聲,就泰然的坐了下來.

然後左摸摸右摸摸.

下一刻,兩人同時摸到了被褥之下,頓時發現那里傳出一陣不屬于被褥的質感,還有簌簌的聲音……

然後兩人便激烈的爭戰起來.

下面,分明是一些碎紙片之類的東西,想必是莫輕舞寫了之後藏在這里的.

兩人來這里,就是為了這個.

莫輕舞那時候,心中定然有很多的感觸,但她又無人,只能自己寫一點東西,然後藏起來……但一個女娃娃,能藏到哪里去?

落在楚陽和莫天機這樣的人眼中,自然是輕而易舉就找了出來.

………………

…………

&啥的,檢查了一遍.不去醫院,不知看病難.我可以打賭,醫院里的人,絕對多過任何一個集市!

我是八點半去的,排隊掛號就到了八點五十.掛上號去骨科,又排隊到了九點半,開了單子去檢查;在ct門口排隊,直到了十點半,才被叫了進去.躺在那張不知道多少人躺過的那玩意兒上,伸伸縮縮進進出出上上下下,完事,三時後取片子.干脆在醫院里的躺椅上睡了一覺,下午兩點半,終于排隊拿出了片子.

下面是檢查結果,可能有些兄弟姐妹會不懂,所以我會加括號解釋:腰間盤膨松這個,似乎是被壓縮了那種意思,意思是,原本是圓的,現在扁了.間盤有突出前期,不嚴重.深度腰肌勞損是指勞損部位不在表面,腰肌中度勞損勞損程度,深度頸椎勞損同上,脊椎曲鼓初中期也就是有點變形,本來是直的,中間部位開始往外彎.初期過了,還沒到中期;注意,這不是上學的那個初中.粘連性肩周炎,左肩周肌肉重度勞損肌肉粘連,左肩直接重度勞損.這點我要檢討,這里不關碼字的事,以前扛麻袋干農活累的,在火車站當過裝卸工,自己曾經一個人承包了二十畝地……

基本就上述這些了.

醫囑:1,最好不要坐著,要保持活動,不能保持一個動作超過半時我翻白眼看天,這可能麼?那我咋碼字?不碼字,我咋賺錢?不賺錢,我吃醫生的人家也不願意啊.

2,建議系統治療,連推拿帶電療啥的,都在醫院進行.這點經過我艱苦的思想斗爭,暫定了十天的.每天上午去……

3,最好不抽煙這跟抽煙啥關系?不理

4,飲食要注意,作息一定一定一定要正常.看見了麼?三個一定.

5,自己注意,不能強度鍛煉,但不能間斷鍛煉.這句話有語病麼?

半月前剛剛做了健康檢查,血壓血糖血脂什麼的統統木有問題,我還沾沾自喜了好久,沒想到……這跟那個沒關系.

要不是碼字的時候左手麻木,慢慢的就會半身麻木,很可能我也就這麼拼下去了.

但現在,的確是不敢了.

寫上這段,耽誤大家看書爽感,我有罪.

所以我出去溜達溜達,鍛煉鍛煉,回來再碼一章.

以上.

雙倍期,前途大好,出了這檔子事.我該流淚麼?

如果您喜歡風凌天下寫的《傲世九重天》




上篇:第二百三十二章 神盤鬼算的真正蛻變     下篇:第二百三十四章 我的青春誰來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