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三十六章 誤人子弟的兩大至尊  
   
第二百三十六章 誤人子弟的兩大至尊

第二百三十六章 誤人子弟的兩大至尊



"哪里哪里楚禦座心里樂開了花,臉上卻是淡淡的笑道!

"莫兄重了放心吧,這心魔的一關,我自己會過去的."

莫天機喟歎不已,從對妹妹的感,轉變到對愛人的感心魔,的確是心魔的一關啊.自己真是強人所難啊楚陽臉上長籲短歎,心中得意洋洋:"我會有這心魔的一關麼?奶奶滴…我要是有那才真是怪了"

"此事就這麼定了?"楚陽道.

"此事,就這麼定了!"莫天機道.

兩人相視一眼,伸出手來,握了握手.

"楚兄,招攬我入天兵閣,應該是你籌劃已久的事吧?"莫天機微笑.

陽微笑:"可也是兩廂願的,不是麼?"

"楚兄對天兵閣如此用心,看樣子是准備帶領天兵閣,沖進上三天?"莫天機的眼中神色,有些撲朔迷離.

"楚兄招攬我的目的,應該是在顧忌第五輕柔和諸葛家族吧?"莫天機沉思著.

"也就是,楚兄是准備要與第五輕柔和諸葛家族為敵的.

"莫矢機推論.

"但現在一切事還都沒有明朗,甚至諸葛世家的人你還沒見過,你就確定了與他們為敵."莫天機眼中閃過一道亮色,湊近了楚陽的耳朵,輕聲地,用一種微不可查的聲音,慢慢的一字字道:"楚兄,你便是當代的九劫劍主吧?"

楚陽臉色一變.

"呵呵,我什麼都沒,什麼都不知道."莫天機攤了攤手,微笑了一下.

兩人對望一眼,均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莫兄,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的?"

"顧獨行他們自從跟了你,突飛猛進.此其一."

"第五輕柔為何會放棄大好局勢,與你決戰,自取敗亡?此其一"一一.

"第五輕柔兵敗之後,我曾經在中三天夜查天象,觀看我莫家氣運:卻見到一道絢麗的血色氣運沖上了上三天."莫天機微笑:"莫忘記,我曾經獲得過"掌握天下,蕭風云的真傳."

"其三,我曾經看過顧獨行的劍,董無傷的刀."

"其四,是舞的傷,突然好了."莫天機清清淡淡的微笑,聲音又變得微不可查:"我雖然孤陋寡聞,但也知道有一種神奇的存在,叫做九重丹."

"其五,我的計劃本是三分天下,但你先滅了夢氏家族:又滅了歐氏家族:刻意挑起傲家內亂,使一切局勢,向著大亂之後的統一那樣的方向進行……"

"要知道,劍主的職責,就是征服."

莫天機微笑道:"所以,楚兄,就算你不以舞為威脅,我也是要加入天兵閣的:要不然,我為何極力的主張,中三天之戰,要由你來做主導?難道我莫天機,就真的做不了這個領的地位麼?"

"我既然能夠運籌帷幄之中,難道我就不能決勝于千里之外?"

"我曉得輕重,所以這些事,我一直悶在心里,並沒有跟任何人起."

莫天機總是先一步的就解釋了楚陽心中敏感的疑問,灑然一笑:"這或者是我莫家唯一可能沖上上三天的機會."

楚陽無之極.

還以為自己是占了便宜,現在真的不知道,兩人之間,究竟是誰落進了誰的計算之中.

或者,兩人都贏了.因為兩人都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楚陽消除了自己與莫輕舞之間的最大阻礙,消滅了一場巨大危機.

並且,為自己和莫輕舞的未來,肅清了道路.

唯一有些不爽的是,身邊多了這麼一位大舅子,實在是有些心里沒底.

莫天機也達到了他的目的:一,讓楚陽等自己的妹妹:二,自己成功的得到了一張上三天的入場券.

而且還是楚陽硬塞過來的.

兩人都是松了一口氣.

但莫天機在松了這一口氣之後,卻又緊接著提了起來.因為他自己知道,自己今後將要踏上一條什麼樣的道路,將要面對什麼樣的敵人!

與那些敵人相比,現在中三天自己苦心造詣才能安排出來的這些東西,簡直如同兒戲一般.

而自己現在所面對的敵人,與那些敵人相比,無異于還在牙牙學語的嬰兒.

見楚陽皺著眉頭,莫天機笑了起來:"你不必擔心,我是有些心機,而且也喜歡耍弄心機:但有一點,相信你也能了解:我對自己人,從來不耍心機."

他淡淡的笑了笑:"當然,開玩笑除外."

莫天機的不錯,楚陽現在正是最擔心的就是莫天機的心機.紀墨等人還可以,但顧獨行和董無傷,都不是喜歡開玩笑的人,也最不喜歡別人對自己耍弄心機.聽莫天機這麼一,自然放下心來.

"我要提醒你一句,這是一條九死一生的路!曆代劍主都能成功,並非就代表你也一定能成功.這一條路的壓力,將是無與倫比!"

莫天機輕聲地道:"所以,就算是我們的兄弟,有人也難免會被壓抑到崩潰!所以在這一路前行之中,適當的玩笑放松是必泌須要有的.否則一路狂沖猛打下去,敵人還沒打完咱們自己已經被自己壓抑的爆炸了."

"這一點,我懂."楚陽深深的點頭.

來容易做時難,現在休要什麼統一九重天,楚陽他們的實力,現在相比較于九大家族任何一個來,都是遠遠不如,實力連人家千分之一都達不到:這一路的壓力,可想而知.

"不必多想,船到橋頭自然直."婁天機慢慢的道:"想的多了,會把自己嚇死的."

"楚兄,我後天發出挑戰,決戰于亡命湖畔:發出挑戰之後,應該在一天之內,就能夠收到回複,接著,我就會將檄文散發于天下,然後我們就該動身了."

"風雪山脈之前會和:共同起程前往亡命湖."

"這一戰,應該整個中三天所有家族都會參與."

"所以這一戰,至關重要!"

"這幾天,我們就養精蓄銳吧.我們只有三天的空閑時間,若是能夠提升一下實力,你還是抓緊一些時間的好."兩人商量著,走出了莫輕舞的院.

"還有,我妹妹的事,我可羊不是與你開玩笑."莫天機鄭重其事的提醒道.

楚陽哭笑不得.

現在,他又一次感到了前世與莫天機相交莫逆的時候那種滋味,那就是:莫天機將一切事,都算無遺策的掌控在手中.

身邊多了莫天機這樣的人,乃是一件幸運的事,但有時候也是一件憋屈的事.因為不管什麼事,在你沒出來之前,他就已經全部知道了,了解了,而且解決了………

跟這家伙話,也是無趣.因為他若是不想讓你開口,他自己就會將全部的話都了.

包括你要問的問題,包括你的不解,疑惑等等等,他會在出一句話來時候,准確的推測出你因為他的這句話嵇康會做出什麼樣的回應而且接著就開始解釋.

前世楚陽曾經有無數次這樣的經曆:感覺自己與莫天機聊天聊了一下午,到全部完事之後卻會發現:原來自己一句話也沒有全是某人在唱獨角戲……

今天的後半段談話,基本便是如此:楚陽一句話也沒,莫天機直接將一切全安排了好了,而且將楚陽那些沒有出口來的疑問,都回答了一遍.

楚陽坐在莫天機的書房里,良久之後才意識到這個問題,不由得悻悻的吐了一口唾沫:"草!老子就知道會這麼憋屈"而現在,讓這兩個驚才絕豔的人才掛在嘴上差點兒為之大打出手的某位蘿麗正在上三天某一處認真練功.

甯天涯與布留那天帶著莫輕舞回去上三天,還在半路,兩位至尊就是頭大如斗.

"兩位師父我能不能再去與楚陽哥哥告個別?"1蘿麗眼中淚光閃爍:"我想他了嗚嗚……"兩位至尊都是一個趔趄:想他了?這才分開了多久?居然還"再,去告個別?老是這樣告別,恐怕一輩子也到不了上三天了.

"不去告別也行,要不你們把楚陽哥哥帶來?"蘿麗眼中渴望的光芒在閃爍.

兩位至尊相對無.

"對啊,我怎麼這麼笨?"1蘿麗一拍手:"兩位師傅不是愁著找不到徒弟?那你們干嘛什麼不收楚陽哥哥做徒弟呢?""這真是一個好主意

……"

"師……行不行嘛?"兩位至尊終于崩潰了,任是誰在這樣被煩了將近一萬里路之後,也會崩鼻的.

"乖徒弟這件事,實在不是我們不願意啊,而是你那位楚陽哥哥,可不簡單哪"甯天涯苦著臉解釋:"我們可不敢做他的師父…萬一將他收進門下,沒准明天就被天雷轟成渣了"

"楚陽哥哥這麼厲害?,,1蘿麗頓時神采飛揚.

"嗯,若是老夫沒有看錯的話,你那位楚陽哥哥未來將是九重天最厲害的人!"這句話,是布留的.

"哇!"1蘿麗兩眼放光.

"哇!哇!哇!"1蘿麗驚歎著:"那也就是,楚陽哥哥未來比兩位師傅還要厲害?"

"呃"兩位至尊同時翻白眼:我們有這麼過麼?

"那兩位師傅加在一起也打不過楚陽哥哥?"莫輕舞興致勃勃.

"呃……"兩位至尊滿臉黑線.

"那我為啥要拜你們為師?我跟著楚陽哥哥學不就行了?"蘿麗翻了一個白眼,氣哼哼的道:"那你們豈不是誤人子弟?"

蘿麗突然氣苦起荨……哼!

甯天涯與布留欲哭無淚.

整個九重天九萬年來,居然敢兩大至尊收徒弟乃是誤人子弟的,貌似………今日終于出現了……

你爆發,貌似果真的沒有月票唉,可是我才電療兩天,這電療開頭的幾天,是死活爆發不了的!




上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楚兄,這真是為難你了     下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一戰定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