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三十九章 老丈人與女婿不得不說的故事……  
   
第二百三十九章 老丈人與女婿不得不說的故事……

第二百三十九章 老丈人與女婿不得不的故事……



談二少爺這段時間里乃是春風得意.

自從在謝氏家族與兄弟們分手之後,這貨嘴上著回紀氏家族,卻是一拐彎就去呼延傲波的家族.

紀氏家族有紀鑄在,那就是紀氏家族的脊柱啊!我回去干什麼?

萬一被紀鑄那混蛋抓了長工,那紀二爺可就再也瀟灑不了了.

所以紀墨一扭拐了彎.

拐了彎之後,居然一路順順利利的,沒遇到任何一個攔截!這他麼的真是怪了……

原來所有針對他的攔截都是布在了回轉紀氏家族的路上,而紀墨要去的呼延家族卻是與紀氏家族南轅北轍,風馬牛不相關,他這一走,等于是放了那些人的鴿子,都是撲了一個空.

紀二爺一路興高采烈的揉著褲襠,滿眼憧憬的進入了呼延家族的領地的時候,已經是華燈初上,過了飯點.

紀二少爺找了一個酒樓,先上去大吃大喝一頓.

剛坐下動了幾筷子,就聽到一個雄壯的腳步聲蹬蹬蹬上樓來,緊接著門一開,紀墨頓時感覺面前一暗!

只見自己包廂入口處,站著一個好生魁梧的大漢!身長八尺,虎背熊腰,威風凜凜,殺氣騰騰,真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這乃是天生的豪雄氣勢,骨子里的威猛霸道!

紀墨贊歎不已,突然覺得有些不大對勁,感覺這大漢的胸肌未免太過發達了一些,也有些翹的過分,定睛一看,原來是自己的未婚妻,呼延傲波,呼延大姐.

"傲波……"紀墨騰得一聲,猴子一般敏捷的跳了起來,喜不自勝的道:"你咋來了?"

"你到了我家了,我還能不知道?"呼延傲波龍行虎步的走進來,一伸手拉開一張椅子,一坐了上去,坐的椅子咯吱咯吱兩聲響,真是淵渟岳峙,不怒自威.

"嘿嘿嘿……"紀墨傻笑一聲,心中道,太有勁了,太過癮了,太有安全感了……

"傲波……我好想你哦."紀二爺拋了一個媚眼過去,問道:"你想我沒?"

呼延傲波皺了皺眉頭,臉上慢慢的升起一片淡淡的潮,咬了咬嘴唇,哼了一聲,卻沒話.

"二!再拿雙筷子來!哦,還是我自己去拿吧."紀墨嗖的一聲竄了出去,隨即就嗖的一聲回來,手里已經多了一雙筷子:"給,傲波,這也算是咱倆的緣分那."

他伸出手去,呼延傲波伸手來接,兩人的手臂幾乎並排,一根胳膊粗壯有力,一根胳膊瘦弱細;就像是一條胳膊與一條大腿放到了一起.

呃,紀墨的是胳膊.

然後紀墨就涎著臉,在呼延傲波身邊坐了下來.這形好有一比:一頭黑熊身邊,坐上了一個金絲猴.

"虧你還有點良心,居然知道,第一個來找我."呼延傲波淡淡地道,口氣里,卻帶著一絲滿足.

"你可是我老婆,我不找你找誰?"紀墨殷勤的夾起一塊牛肉,放進呼延傲波盤子里.

"哼……"

一頓飯吃完,兩人已經無話不談;呼延傲波也是一位豪邁的女子,並沒有什麼矯,紀墨更加隨便.

走在路上,紀墨大著膽子,挽住了呼延傲波的胳膊;呼延傲波轉過頭看了他一眼,道:"不大雅觀."

紀墨吊在呼延傲波胳膊上,擰著脖子道:"有啥不雅觀的?我帶老婆逛街而已."

"形象顛倒了."

"顛倒了就顛倒了.有啥關系."

紀二爺毫不在乎.

呼延傲波倒是有些顧慮了,想了想,也就灑然一笑:我們過自己的日子,收獲自己的幸福,何必在乎別人怎麼看?愛怎麼看,就怎麼看唄.

紀墨看似不著調,實際上卻是以他自己的犧牲,付出他被人嘲笑的代價,來打消自己心中的顧慮.

呼延傲波歎息一聲,將手抽了出來,然後就挽住了紀墨的手臂.

同樣是挽手臂,但男人挽女人與女子挽住男人,意義可是絕對不一樣的.

紀墨詫異的抬頭,卻看到了呼延傲波淡笑從容的眼睛,不由心中一動,會心的笑了起來.

兩人就這麼挽著手招搖過市,坦然自若,留下身後一片瞠目結舌的目光.

呼延家族的護衛們一開始也覺得好笑.但看了一會之後,卻覺得這兩個人一個可以為了對方犧牲,主動承當笑料,一個主動化解,坦然面對;實在是融洽的一對.

兩人一高一矮,一魁梧一瘦弱,就這麼走在一起,卻是那樣的和諧自然.

他們就這麼走在一起,但給人的感覺竟然慢慢的從好笑轉變成敬重.

若是自己,是否會為了男方女方不協調的搭配而不會像紀墨這樣鼓起勇氣?

若是自己,敢嗎?

人人都在心中自問,卻沒有答案.

但有一點卻是肯定的:若是你沒有這樣的勇氣,那就只能讓屬于你的幸福從自己身邊溜走,等到你將來後悔的時候,千萬不要什麼悔不當初.

因為幸福當初就在你手邊,而你放棄了,所以你連'悔不當初’這句話的資格也沒有了.

愛不需要理由,更加不需要自卑!

(不要紀墨所處的那個時代,就是我們現代,敢這麼做,能這麼做的,又有幾人?當看到有些男人為了自己矮而女朋友高挑,而要求女方不要穿高跟鞋的時候,我真的想:你不配愛她!因為你的心比你的人還矮!)

紀墨到了呼延家族大院的時候,受到了英雄式的款待!

呼延家族家主呼延天風直接拍板:這個紀墨,這樣的男人,才是英雄!才配做我的女婿!

呼延天風自從聽紀墨來了,就立即動身去看看這個讓自己女兒傾心的人.當他在暗中看到女兒和紀墨在大街上攜手同步的現象的時候,這位呼延家主的眼眶當場濕潤了.

作為一個男人,當然知道男人最在乎的是什麼.這樣的兩個人在一起,幾乎丟人現眼的哪一方全是男人,而紀墨卻是毫不在意!

若是換做自己,呼延天風自覺自己恐怕是做不到的.紀墨能做到這一點,太不容易!

這才是男人的擔當!這才是男人的樣子!

呼延天風知道自己女兒雖然長得不難看,而且心靈手巧,胸中自有丘壑,是女中偉丈夫,那是一點也不錯的!

但實在是骨架大,長了一副男人的模樣;雖然眼高于頂,但實在是不符合男人們的擇偶標准,而呼延傲波雖然心高氣傲,卻也已經認命.要不然,像高升那樣的人,如何配得上這位女中豪傑?

恐怕早就不是高升逃婚,而是呼延傲波提出不願意了.

如今,女兒能遇到紀墨,實在是放下了自己一件大大的心事!

當夜,雖然已經吃過了飯,但呼延家族還是又大開宴席,與未來的女婿同謀一醉!呼延天風越看女婿越滿意,翁婿兩人擠在一張桌子上,開懷痛飲.

紀墨開始還有些拘束,但到後來卻是酒到杯干,紀墨人雖然瘦弱,酒量卻是一點也不含糊,更兼第一次到呼延家族,更加不能示弱,將老丈人直接干挺!

喝到下半夜,已經是杯盤狼藉.呼延天風有些不勝酒力,就准備滑腳開溜了.

到後來紀墨已經有了九成醉,喝得興起.見老丈人居然有耍賴之意,居然拍著桌子站起來,彪悍的大吼大叫著,捏住老丈人鼻子,將一壇酒生生的灌了下去……

眾人如見天人,一個個瞠目結舌.

呼延家主一壇酒下肚,成功的往後一翻,鑽進了相鄰的桌子底.紀墨這位毛腳女婿自己也抱起一壇,長唱了兩句曲,然後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天旋地轉的傻笑兩聲,圍著桌子轉了一圈,終于撲通一聲倒下——正好是倒在老丈人身上.

下一刻,毛腳女婿抱著老丈人,兩個人呼嚕聲震天……

呼延家族的眾人都傻了眼.

呼延傲波與娘親趕緊走出來看看的時候,就見到女婿抱著老丈人躺在桌子底下一臉的滿足……

母女兩人頓時哭笑不得.急忙叫人將兩人分開,但這倆人喝醉了,居然抱得鐵緊.分也分不開,只好將兩人一起抬起來,扔進了客房……

第二天清晨……

兩聲幾乎插破蒼穹的驚叫,從客房傳出來……

緊接著,轟的一聲,兩人就將客房撞了兩個洞,沖了出來.

隨即呼延家主捂著臉就無地自容的跑了……一世英名,付與流水.

只剩下紀二爺傻乎乎的站在院子里,捧著自己頭痛欲裂的腦袋竭力的回憶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

自此之後,紀二爺在老丈人家里一戰成名!甚至,呼延家族的老祖宗也特意的結束了閉關,出來看了看這位居然能夠抱著老丈人睡一夜的毛腳女婿……

這……這簡直就是奪天地之造化的一朵奇葩啊.

呼延夫人第二天見到這位女婿的時候,正見到他到處在找老丈人,找到的時候,正是內廳.呼延家主躲在夫人這里,居然被這貨找了個正著.

"岳父大人,你你你……你昨晚上沒對我干啥吧?"紀墨哭喪著臉,很是忐忑,追根究底,查問真相.

"滾!~~~~"

呼延天風暴吼一聲,惱羞成怒的就是狠狠的一腳;呼延夫人還沒看清楚自己的女婿長得什麼樣子,這家伙已經怪叫一聲,被自己丈夫一腳踢了出去,化作了流星……




上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兩個消息     下篇:第二百四十章 誰惹了九劫劍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