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四十一章 生死都要驕傲!  
   
第二百四十一章 生死都要驕傲!

第二百四十一章 生死都要驕傲!



"九劫劍主?九劫劍主已經出現了?"君麓麓猛地站起身來.她對楚陽的事一無所知,九劫劍主的身份更是從來沒有聽過.

蔚公子眸光一閃,溫柔地道:"啊麓,有些事……你還是不知道的好.知道的多了……危險,會很多."

他背負雙手,目光悠然看向窗外:"如同九劫劍主這樣的事,更加不能沾身來.這是九重天萬年一次的大劫!沾了,就是不死不休!"

君麓麓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蔚公子輕輕喟歎一聲,眼睛變得清澈而看透世的那種淡然,悠悠然將窗外飄過的一片落葉吸在掌中:"九劫劍主曆代以來統一天下,就這麼有把握?冥冥之中的那雙眼睛,你主宰了一切,翻云覆雨地覆天翻,但……你可看到我蔚公子了麼?!"

"蔚……"君麓麓擔心的看著他,突然感覺今天的蔚公子如此的奇怪.不管是話還是神態,都是大異往常.

"我沒事."蔚公子淡淡的笑了笑,緩步走到窗前,看著天被割裂成一塊一塊的白云,目光深邃.

"劍氣沖霄起,攪亂九重天;卻讓我度過了數十年的瓶頸,一朝頓悟,沉疴全去,晉入聖級二品!你想做什麼?想讓我輔佐九劫劍主麼?"

蔚公子喃喃自語,嘴角露出嘲諷的笑意,一縷黑發從他的額際垂落下來,垂落在他光潔如玉的臉龐,讓這個青袍的青年,突然間就因為這垂下的一縷頭發,增加了許許多多慵懶而優雅的卷氣.

"但我蔚公子,又豈是聽人擺布的人?"蔚公子哼了一聲:"若是不能以自身的能力獲得我的認可,就算他是九劫劍主……又如何?"

想了一會,他才緩緩道:"傳令中三天暗竹所屬,注意戰事,按兵不動.能夠不參與到這場紛亂之中,就不參與進去!"

麓麓答應了一聲.

"中三天各大世家已經亂了;若是連黑道也亂了起來,那麼中三天就真的完了."蔚公子沉靜的道:"過一兩天,你姐姐可能也會出關.讓她最好是坐鎮總部……"

蔚公子目中有些憂慮:"中三天這麼亂,三天不可能不插手.我跟竹子,必須要分開兩頭兼顧."

"好!"

"我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蔚公子轉了一圈,終于還是拿不定主意,憂愁的道:"九劫劍主……這一次若是大白于天下,可暴露得太早呀……這是為什麼?"

從君麓麓手中拿過報,只看了一眼,蔚公子衣一揮,整個人青影一閃,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君麓麓苦笑一聲,心道,你嚴令暗竹不得參與,但你自己卻是迫不及待地跳了進去,豈不是自相矛盾?

…………

夜色如墨,卻散發著殺機與血腥.

傲邪云渾身是血,前胸後背,都有嚴重傷勢,腿血肉淋漓的,肩膀已經被打碎,右腿也已經斷掉,軟噠噠的垂著,渾身被捆在芮不通的背,才勉強不掉下來.

他幾乎是用盡了所有的意志力,才讓自己不至于暈過去.

"放下我!扔掉我!"傲邪云不住的懇求大叫,急促的道:"他們要殺的只是我!你把我放下,混蛋!放下我你們快走!"

"閉嘴!"芮不通頭也不回的怒斥一聲,跟在談曇身後,急速奔馳.

"求求你放我下來……你不放我下來,我們都會死的!"傲邪云哀求的道:"你們留下性命,將來為我報仇還不行麼?我求你們了……爺爺!大哥!扔掉我!扔掉我啊."

"閉嘴!再不閉嘴,老子扒光了你!"芮不通臉色鐵青,他的身,傷痕累累,看起來遠遠比傲邪云嚴重得多,但卻是縱躍自如,一路奔行如風.

"芮兄!"傲邪云聲音嚴肅起來:"芮兄,今生能交到你這樣的朋,我傲邪云死而無憾!但……局勢如此,你若非要拖著我,眼前的我們的人都會死!你何苦為了我一人,而讓這麼多好兄弟送命?放我下來."

若不是渾身被捆在芮不通身,根本沒有掙紮的力量,現在傲邪云恐怕早已經自己掙紮了下去也不願意連累芮不通等人.

芮不通沉默的奔跑著,良久,低沉道:"老大過一句話,我們兄弟們在一起活著的時候,要一起驕傲的活著.若是其中有誰要死了,實在挽回不了的時候,也要讓他驕傲的死!"

他沉沉的道:"而我們其他兄弟所做的一切,就是他的驕傲!"

"傲邪云,若你今日真的到最後關頭還是避免不了一死,我希望你能因為我們,而驕傲的踏黃泉路!就算是做鬼,也要驕傲到底!因為,我們為你作出了最大的努力!"

"你就算要死,也不要辜負我們這一刻為你努力的心意!"

芮不通沉默的完,就一不發,放足疾奔.

傲邪云突然怔住,一句話也不了.良久,兩顆眼淚從他眼中滴落下來,他卻咬緊了嘴唇;只覺得心潮起伏.

原本以為,只要放下自己犧牲自己,就能救他們,是自己的高尚.但此刻傲邪云才感覺到;面對這樣的男人,面對這樣的兄弟,自己那樣的要求,等于是在侮辱他們!

"好兄弟,就算我現在死了……"傲邪云臉露出一絲滿足而驕傲的笑:"也必然是驕傲的!真的!"

他的心中突然變得滾燙,一種新奇的卻溫暖靈魂的感覺,就在這一刻升了起來.

這樣的兄弟!才是兄弟!若是我傲邪云今日能不死,定然付出我的生命和靈魂,也要融入這樣的兄弟之中去!

因為這才是一個男人,不管生死最珍貴的財富,也是男人最大的驕傲!

傲邪云不話了,卻是在全力的運轉元功,爭取恢複一些力量.你們能夠讓我就算死也感到驕傲,難道我傲邪云……就不能讓你為我驕傲麼?

同時他心中也是有些奇怪,心中泛起當時的戰況.

當時芮不通獨戰兩位皇座,已經身受重傷,甚至,傲邪云都聽到芮不通的肋骨咔嚓嚓的斷裂.而對方刀劍齊出,眼看著就要喪命在對方手下.

傲邪云拼命地沖去,將他撞開,自己卻是受了重傷,然後芮不通竟然拼命的又沖回來,再次用自己的身體扛下了致命重擊,一把抓起傲邪云,飛了出去,正好趕突圍的隊伍,被談曇猛的推了一把,才終于跟隊伍.

按,芮不通的傷勢,要比自己嚴重得多才對;但現在自己卻是躺在芮不通背,渾身一點能動的地方也沒有,幾乎就是垂死.但芮不通卻竟然還能夠背著自己千里逃亡!?

這是怎麼回事?

…………

談曇身後,背著謝丹鳳,狂風一般往前卷,他現在,已經是身處逃亡隊伍的最前面,主導著逃亡的方向.

談曇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冷酷,一股隱隱的極致瘋狂在他的瞳孔之中在醞釀著……

在談曇身後,謝家老祖宗謝知秋渾身浴血,雪白的胡子,還掛著淋漓的鮮血;背著謝丹瓊.兩人都是咬著牙,一不發,只管往前沖!沖!

沖到哪里算哪里.

謝丹鳳已經昏迷不醒,謝丹瓊也是臉如金紙,渾身是傷,呼吸微弱.

眾人都是狼狽不堪.

談曇和芮不通心中正在後悔,楚陽的療傷神藥,對幾乎所有人都有效,但惟獨對談曇和芮不通無效!所以當初楚陽分配不完全版九重丹的時候,兩人都是大咧咧的推辭了.

現在想起來,兩人幾乎要在自己的臉狠狠地打萬八千的耳光子!自己用不到……別人總用得到?像現在這種時候,正是最需要的時刻,兩人卻拿不出來……

謝氏家族突然被襲擊,當世一起突圍的,足有七八百人,但一路逃亡到現在,已經是剩下不到兩百人!

一路逃亡之中,追兵不斷的發出暗器,暗夜朦朧之中,掉落在隊尾的不斷有人發出慘叫,隨即跌倒,就再也爬不起來.

前面的人只聽得心如刀絞,嘴唇都被咬出血來,卻是根本不敢回頭.

因為,一回頭就是全軍覆沒!

事先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次敵人的攻擊,竟然是如此的強大!

甚至沒有使用什麼陰謀,直接就沖了進去!完全是以強橫的武力,將眾人擊潰!

剛剛接觸,就已經潰敗!

君級一品實力的謝知秋一開始獨戰三位八品皇座,還略占風;但隨著一個神秘的黑衣蒙面人的出現,只是一掌,就宣布了謝家的覆滅!

那一掌,生生地將君級一品的謝知秋打得噴血倒退!

謝知秋多少年的老江湖,頓時知道事不可為,從那時候就當機立斷組織突圍,才終于逃了出來這些人.

若是稍晚一刻,等到對方占據絕對優勢形成合圍,那就是一個人也逃不出來了.

背後的壓力依然如同跗骨之蛆,隱隱的傳來,敵我雙方的距離,基本就是犬牙交錯,最多,也就是相差著幾里路.

這麼短的距離,恐怕對方的高手幾個縱掠就能追來.但對方卻是不緊不慢的在後面追趕著,分明是想著一直到自己等人精疲力竭的時候再來占便宜.

或者……會不會是用自己等人做誘餌,引誘楚陽等人前來支援,他們好一網打盡?

但,傲氏家族四個公子手中,卻又是哪里來的這麼強大的力量?恐怕傲視家族所有高手傾巢而出,才能制造出這等戰果……

…………

萬分的不好意思.這是今天第一更.

雖然不求月票,可發的求推薦票的單章還是字里行間的想要啊……大家都是明眼人,誰看不出來啊……

可是看著月票便如從天直直的掉下來,我心里心急火燎,恨不得將所有的治療手段一次性都用,讓身體輕松一些,畢竟昨天是雙倍最後一天了,還想努力一把.

我就想著,做完之後,會很輕松.然後回來發個爆發宣,先求月票,然後加班碼字爆發……

想得很美,可是現實很殘酷.根本就是背道而馳.

昨天極力的要求護士給我加強之後,卻發現整個身子麻痹了;腰胯之間更像是脫了節一樣,別爆發了,坐著都坐不了五分鍾,當世沮喪的我死的心都有了……

弄巧成拙.

還被主治醫生回來給臭罵了一頓;醫生,像你這種況,安下心靜養,慢慢的按部就班的治療,或者在一大段時間之後還能恢複.但這樣加強刺激,純屬胡鬧……沒把神經系統給你刺激的癱瘓幾天,就算是運氣極好了……

當時我的汗就下來了……

還是老實一段時間.

今天線,本以為我要迎接大片的抱怨和漫罵;但卻出乎意料的收獲了滿篇的理解與寬容,頓時眼睛就有些濕潤.

謝謝你們.

真的感謝!

這段時間沒有爆發,速度放慢,那我就全力的抓一抓質量.盡我的努力,不讓大家訂閱的錢覺得虧了;或者這是我沒回複之前唯一能做到的對你們的回報了.

很抱歉!

再次謝謝大家.

不開單章了,就寫在這里.因為單章會有很多盜版不會轉發,很多不理解不知的也會來正版謾罵.那是我最不願意見到也是最惡心的事;所以就在這里一並解釋了……

希望大家諒解.




上篇:第二百四十章 誰惹了九劫劍主?!     下篇: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不死,任何人都休想傷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