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不死,任何人都休想傷害她!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不死,任何人都休想傷害她!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不死,任何人都休想傷害她!



"這是往哪邊走?"謝知秋跟在談曇身後,氣喘籲籲的問道.

談曇一伸脖子,剛塞進嘴里的一顆五級靈獸內核咕嘟一下進入肚子,頭也不回的道:"跟我走就走了,你哪來這麼多廢話!先給我全速沖進前面的山中密林!"

話時,談曇只感到自己剛剛吞下去的靈獸內核一眨眼的時間就沒了,隨即他額頭上那奇怪的標志猛的亮了一下:就像是暗夜之中的深沉草原,突然有火光一閃即逝.

謝知秋也是不得不問,因為他發現,談曇已經偏離了原定的逃走路線,開始向著滄瀾戰區的方向行走狂奔.

"沖進密林?沖進密林有什麼用?"謝知秋嘴里嘀咕著,卻是沒有再話.只是鼓著一肚子氣,跟在後面沖了過去.

任是誰,被自己的重孫女婿罵兒子一般的訓斥,心里也是不會舒服的.

再,這一刻談曇話的時候,渾身上下洋溢而出的那種王者氣勢,竟然讓謝知秋都提不起勁兒反駁,不由自主的居然一陣心怯.

身後追兵之中,傲氏家族的將近七百來人,現在只剩下四百多人.不過隊伍中,卻是多了三百余人的黑衣人,人人都是黑衣蒙面.

"諸葛前輩,我們為何不一鼓作氣的沖上去斬殺他們?"傲浪云蹙起眉頭,問著身邊的一位黑衣人:"夜長夢多,若是被他們等到了接應的援軍,那可就大事不妙."

"你們要殺的,是傲邪云:我們要等的,卻正是他們的援兵!"那位'諸葛前輩,沉沉的道,眼光一閃:"這次,你們這些輩若是耽誤了我們的計劃"卻是罪不可赦!"

傲浪云臉色一變,唯唯稱是.

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突然間天上掉下來這麼大的助力,莫名其妙的就鑽出來了上三天諸葛世家的這麼多的高手,而且還第一時間就找上了自己,並且一手策劃了對謝家的進攻!

雖然不理解,卻是正中下懷.

這時,諸葛家族的領頭的四個人卻是在相互的以目光探尋著,商議著:"你有發現麼?"

"沒有發現."

"我也沒有發現!"

"此事真是怪了."

"屠靈刃展示,應該就在謝家,但卻將這些人趕了這麼久,卻還是沒有任何發現?"領頭的那個人目光深沉:"等等援兵,莫非……是有人將什麼東西放在了那里?卻是人不在?"

"也只好如此."

眾人沉默的追逐著.

"那個聖族的老混蛋,不會是騙我們吧?"另一個黑衣人低聲開口.

"不會,那樣的折磨,就算是至尊也受不了,不過,他不知道具體事,應該是真的."為首的黑衣人沉聲道:"從中三天這段況看,那位神秘的蘇醒者,不外乎這麼幾個人,一位就是那位楚閻王,第二或者是顧獨行,董無傷,芮不通,紀墨,羅克敵,這幾個人.唯有這幾個人,在這段時間里是猛的提升了上去……"

"嗯,大哥的是.

我看那芮不通最是可疑:他的傷,就算是君級高手,也應該早已經撐不下去,可是現在還是生龍活虎."

"等吧.最好是將這幾個人集中在一起,一網打盡,那樣,肯定就能找到.萬一將這些人殺了卻沒有……其他人必然聞風遠遁,那就不好找了."

"是."

"九重天大劫:除了這位蘇醒者之外,還有九劫劍主:這都是令人頭痛不已的事!幸虧這一次趕得巧,才能在這位蘇醒者還未覺醒的時候得到了消息,萬一若是完全覺醒,那麼,一個九劫劍主,一個覺醒魔王,上三天可就真的完蛋了."

"大哥的是,大哥,族內長老們現在不是在透查天機,尋找九劫劍主麼?現在可有什麼消息麼?"

"天機渺茫,很難探測.尤其是這段時間,天機紊亂,更加的沒有憑據."為首的黑衣人道:"不過,我們若是能將蘇醒者掌握在手里,九劫劍主,也就不在話下了."

"是."

眾人腳步不停,商量了一會,各自散開.

"你們傲家可以先行一步,去殺幾個人,但注意,不要殺光了."那位為首的黑袍人看著傲浪云:"現在人太多,總是亂哄哄的也不好.先去殺一部分吧."

傲浪云精神一振,道:"好!"

隨即轉身發布命令,頓時傲氏家族的高手越眾而出,沖在了前面,疾風一般向著謝氏家族的逃亡隊伍追了上去,當先領頭動手的,正是四位八品皇座!

"注意戰斗之中的蘇醒者探測!"諸葛家族幾個人相互使了一個顏色,同時手中多了一把邪異的刀,只有手指長短,卻是通體刀光如同液體一般流動.

屠靈刃!

這是專門用來探測聖族的工具.也是諸葛家族費盡了大力氣,才研究制造出來的專門對付三星聖族的手段!

"殺!"傲氏家族皇座蔡笑成大吼一聲,身子凌空蹈虛一般大跨幾步,竟然直接撲落到謝氏家族逃亡的人群正中間.左手掌,右手劍,全力出手!

"哪里走?!"李長龍藍袍飛揚,卻是直接超了出去,超出隊伍最前面的談曇二十丈,攔在路中間.

嗖嗖兩聲響,另外兩位八品皇座也飛身瀉落,與李長龍並肩而立!

談曇與謝知秋同時止步,然後謝知秋只是停了一瞬間,就飛身撲了上去!

必須要盡快的打開一條血路,否則,前路被擋,謝氏家族就真的完了!

談曇怪異的臉上一陣扭曲,一轉頭,又吞下兩枚靈獸內核.

隨即就沖了上去,李長龍大笑一聲,迎了上來!

而謝知秋已經與另外兩位皇座打得驚天動地,塵煙飛騰而起.

距離樹林竟然還不到一百丈的距離的時候,被攔在了這里!

謝丹鳳身受重傷一直趴在談曇背上,談曇一邊逃走,一邊用一只手抵在她身上為她療傷,已經好受了一些.

此刻談曇身處劇烈戰斗中身體不斷地變換方位,活動幅度太大,終于使她悠悠醒轉.

睜眼一看,只見面前一個藍袍老者,正與談曇大打出手!而談曇現在正是身處絕對下風,不由得大吃一驚.

談曇逃亡了這里久,又是身受重傷,幾乎便是強弩之末,而李長龍本身便是八品皇座比起談曇超出不是一點半點,一上手,就將談曇全面的壓制住了.

若不是諸葛家族嚴令不得將這支隊伍之中的主要人物斬殺,恐怕談曇現在已經很危險.

噗!

談曇前胸猛的中了一掌,一口鮮血噴出來,整個人往後拋飛.

李長龍目光殘酷的一閃,卻是毫不放松的追了上來.

談曇眼看就要仰天跌倒在地但卻在最後關頭猛的一偏身子,重重的趴在地上,嘴臉一片鮮血淋漓,但背上的謝丹鳳卻是安然無恙.

謝丹鳳突然心中一慟,大呼道:"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談曇吐出口中的泥土,一個翻身跳起來,絲毫不理謝丹鳳的哀求,正面李長龍,悍然出手.

砰砰砰!

兩人連續交手不過三招,談曇再次被擊飛.這一次卻沒能完全翻過身,只是將身體側面轉了過去狠狠撞在一棵大樹上:咔嚓嚓幾聲,談曇左臂與左胸三根肋骨同時折斷.但他卻死死的挺住身體,不讓背後的謝丹鳳受到絲毫撞擊和傷害!

謝丹鳳淚流滿面放聲大哭.

"不要哭."談曇難得的用正經低沉的聲音道:"身為男人,若是連自己的女人都不能保護或者能保護而不去保護……還算什麼男人."

"今日我死,也是我做你男人的責任!哭什麼哭?!"談曇厲聲一喝.

謝丹鳳不敢再哭出聲來,卻是淚水流落的更多了.

"好一個男人!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做男人!"李長龍冷笑一聲,一掌劈出.這位被楚陽生生陷害成色魔的一代皇座,剛才見到這一幕,心中也是沒來由的一陣悸動,但手上卻是毫不留.

這一掌,劈的是談曇的右肩!掌風所到之處,談曇右肩也必然碎裂,而且必然也能將謝丹鳳一下子擊飛!

李長龍自從心態變化之後,最看不得的,就是有人!你們郎妾意?看我棒打鴛鴦!我不信一個男人在面臨必死的局面的時候,還能選擇愛!

哼!

一掌擊出,勁風呼呼!眼看談曇已經不能躲避!

"不要傷害我男人!"謝丹鳳瘋狂的一聲大叫,淚水淋漓中,突然從談曇背上掙脫身體,用自己的腦袋,猛的迎撞向李長龍的右掌!

李長龍大吃一驚,眼中發出有些不敢相信的神色,這一刻,似乎心中某一處突然被觸動了一下,掌下不由得緩了一緩.

談曇慘厲的大叫一聲,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用已經斷裂的左肩猛地撞在樹上,身子生生扭轉,甚至能夠聽到,他的斷掉了的肋骨在這一刻更加啪啪作響的碎成幾節,但他竟然又在刻不容緩的時間里,將謝丹鳳頂了出去,用自己的前胸,猛地迎上李長龍的右掌!

噗!

談曇的身子繡球一般的拋起,原地落下,勉強用最後的力量翻個身,竟然依然是用自己的身體墊在地上.

謝丹鳳的身體落下,正好落在談曇身上:咔嚓一聲,談曇的肋骨再斷一根.

談曇眼中射出瘋狂卻又深的光芒,低聲地道:"走……快走!"

然後他竟然猛地將謝丹鳳從自己身上掀落下來,用最後的力氣將她往外一堆,傷痕累累的身體竟然奇跡一般再度站了起來,擋在李長龍面前.

"我不死,任何人也休想傷害她!"

談曇兩眼發出血的光,死死的看著李長龍,咬著牙,口中鮮血不斷地噴了出來,猙獰而瘋狂:"老混蛋,你敢打我老婆?!"

PS:推薦票已經沒影了,大家幫我沖一沖吧.




上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生死都要驕傲!     下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可你欠我幸福,拿什麼來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