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可你欠我幸福,拿什麼來彌補?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可你欠我幸福,拿什麼來彌補?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可你欠我幸福,拿什麼來彌補?



四周慘叫不絕,鮮血不斷的飆灑,讓這個夜空充滿了血腥.

李長龍看著談曇渾身浴血,搖搖欲墜的樣子,以及他眼中那種幾乎凝成實質的狠厲,竟然沒來由的從心底湧起一股心悸.

謝丹鳳被談曇推了出去,踉蹌兩步,卻沒有聽話的逃走,而是猛然站定,然後回過頭,癡癡地看著談曇的背影,眼中滿是安甜蜜與幸福.

是的,在這等絕境之中,謝丹鳳眼中沒有悲傷,沒有絕望,沒有瀕死的恐懼;只有甜蜜,和幸福.

"你怎麼還不走?!"談曇暴躁的大吼.

"我不走,我害怕."謝丹鳳淒然的道:"我怕,若是我們不死在一起,在黃泉路上咱們走散了怎麼辦?我孤獨一個人,沒有人保護我,縱然是做鬼,我也怕."

"以前沒有嘗過這種被保護的滋味,所以我什麼都不怕.但是現在我知道了,我想要被你保護……"謝丹鳳咬著嘴唇,眼中柔四溢,慘白的臉在閃爍的刀劍光芒中,明明暗暗若隱若現:"所以……談曇,若是要死,就讓我們倆去一起死吧."

"那樣多幸福啊……"謝丹鳳再無所求的幸福歎息.

"笨女人!笨女人!"談曇咬牙切齒的咒罵:"你怎麼這麼傻呢?"

謝丹鳳身子搖晃了一下,微笑道:"我……還是傻點好,我怕我變聰明了……你就不要我了……"

談曇仰天大吼,一口鮮豔的血猛地噴了出來,大喝道:"女人,若是要死!我死了之後你再死!知道麼,老冇子不想被一幫鬼指著老冇子的脊梁:這混蛋,連自己的老婆都不能保護!懂麼?我習武練功,就是為了保護!保護你!保護我師父!保護我師兄!保護!"

謝丹鳳乖巧的點頭:"你放心,在你身死之前,我一定睜著眼睛,但,當你閉上眼睛,我會與你同時咽下最後一口氣.不管生死,你都休想拋下我!"

談曇胸中一股熱血湧了上來,突然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似乎心中一股莫名的緒在突然間醞釀累積,讓他全身,突然充滿了一種要爆炸的感覺……

李長龍站在他們對面,但兩人卻似乎都沒有看到這今生死大仇!

但在談曇到那句話的時候,李長龍卻突然似乎被雷電猛然擊中.心中一陣翻江倒海的痛苦,似乎內心深處,有一處柔軟的地方,被狠狠的,狠狠的擊中……

這一刹那,李長龍突然呼吸困難,原本高大不可一世的身子,卻突然的佝僂著了起來,幾乎蜷曲成一團.

"我習武練功,就是為了保護!保護你,保護師傅……"

"保護……我習武練功,就是為了保護……"李長龍喃喃的道:"那麼,我是為了保護誰呢?需要我保護的人現在在哪里?……"

李長龍的眼神突然迷惘了起來,身子搖晃了一下,似乎在這一刻,在他身上突然壓上了一座大山.

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不管生死,你都休想拋下我!"謝丹鳳的聲音傳來,距離很近,但聽在李長龍的耳朵里,卻像是從無比遙遠的地方,無比渺茫卻又清晰的傳來.

似乎是冥冥中,另一個人在向著李長龍低低地道:"不管生死,你都休想拋下我!"

不管生死,你都休想拋下我……

習武練功,就是為了保護……

…………

"啊!~~~"李長龍突然猛然揚起了頭,神淒厲,向著無邊蒼穹奮力大吼!他的面容扭曲著,眼中滿是悲痛後悔,突然雙手抱住了自己的頭,不斷地,瘋狂的仰天嘶吼,兩行老淚,卻就這麼突然地從他眼中流出來.

心中翻江倒海的痛苦,竟然在這一刻將他徹底淹沒!

電光石火之間,往昔的遙遠記憶突然間清晰的湧上心頭.

這種真!

我也曾有!我也曾有!

我也曾有……

當年的我,只是一個伙計,我的鄰居,就是這樣的一個姑娘,她長得不是很好看,卻溫柔.

我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互相都知道,彼此就是自己這一生要相伴走過的人.

若是不發生什麼意外,自己這一生,就將那麼平凡卻幸福的度過.

但在自己十七歲去提親的時候,她和她父親答應了自己,那一天,在她家喝酒;喝醉了,卻很幸福……

但在第二天早晨出門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場婚禮.一個青年,用雪白的大馬拉著馬車,馬車中是他的新娘,新娘滿臉幸福滿足……

那一刻,我自卑了,我憤怒了.

我突然想起,我喜歡的女人,這一生還沒有做過馬車,更不要是屬于自己的馬車……

那一刻,我突然想,我要賺錢,我要奮斗,我要為我喜歡的女人賺一輛馬車,讓她歡歡喜喜幸福的坐著那輛馬車,進入我們的家!

這是我的理想,為了這個理想,我開始努力……一直努力……

然後我發現,我既不會算賬,也不會做生意,而且還沒有力量.

力量,是的,只要有了力量,我不僅能夠賺來馬車,還能夠保護我的女人!

所以我要力量.

所以從那時候,我就開始尋找一切機會.當我師父出現的時候,我毫不猶豫的跟他走了……

盼盼,你等著我,我一定會成為一個大英雄回來娶你!

這是我臨走的時候的話.

那時,盼盼:我不要你成為大英雄,我只要你在我身邊,好不好?

可是自己沒有答應,只是要求:"等我回來!"

然後自己就走了.

是的,我一開始,是為了我的女人去奮斗的.一直都是!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卻在這江湖中迷失了自己……我一直感覺自己不夠強,不能保護身邊的人,于是我一直修煉下去……

我熱衷于殺伐,熱衷于快意思仇,不斷地往上沖擊……卻忘記了自己的初衷……只是一輛馬車!

只是一輛馬車而已!

當我終于有了成就,翻然悔悟的時候,回去去迎娶我的新娘的時候……那時候,我已經打定了主意:盼盼,不管你變成多麼老,多麼丑,我都娶你!我都娶你!

但……我回去的時候,卻只看到了一座孤墳.墓碑上,只有兩個字:盼盼!

我不知道,那是你的名字,還是你對我的盼望?!

盼盼!是盼盼?……還是盼望?

聽村里的人,你一生都沒嫁人,一直在等我.等到你自己形銷骨立,等到你心傷魂斷,等到你咽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手里還抓著當年我唯一送你的一個發簪……

你一直到死,都沒有埋怨半句,都沒有一句話……

你死了,可你的孤墳還在等,還在盼盼……

那時候,我已經有了馬車,而且隨手可得,但,我的馬車誰來坐?

我已經擁有了保護你的能力,可是你……又在哪里?

習武練功,就是為了保護,可是我……我要去保護誰?

李長龍縱聲長嘯,放聲嘶吼,似乎要將心中的痛悔通通的都喊出來,都吼出來,但卻是越喊越是心中痛苦,越是痛不欲生,眼中淚水滾滾而下.

尤其是,在面對這一對有人,一個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保護自己的愛人,一個身臨絕境,也要與自己的愛人在一起.

不管生死,只求在一起.

李長龍突然了解了,突然明白了盼盼當年的話,突然明白了,當盼盼她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時候,她期望的是什麼……當她咽下那最後一口氣的時候,帶走的是多少的不甘與遺憾……

以及,多少的眷戀!

當年的盼盼,豈不就正如眼前的謝丹鳳,她不要求自己的男人能夠比所有人都厲害,哪怕他不能保護自己,但只要在一起,或者……死在一起.

就足夠了!

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

相比起自己的錯過與錯誤,眼前的談曇與謝丹鳳,雖然瀕死,但卻比自己,要幸福得多!

幸福一萬倍!

李長龍痛苦的蜷縮著,他突然有一種強烈的願望:在這一刻,回去!回去盼盼的身前!雖然現在那里只是一個長滿了荒草的孤墳……

可他就是想要回去!

他呻冇吟著,突然嘶吼道:"走!快走!再不走,我殺了你們!"

談曇沒有想到,面前強大的敵人,竟然在這麼要命的時刻精神突然失常;但他卻是來不及考慮,一拉謝丹鳳的手,兩人踉踉蹌蹌的沖了過去.

從李長龍身邊沖了過去.

沖過的時候,談曇斷掉的手臂,就這麼從李長龍衣襟上拍打了一下,李長龍似乎毫無所覺,木木的瞪著眼睛,眼中滿是痛苦……

"快走!"謝知秋身子一震,與兩位皇座硬拼一記,那兩位皇座在這位君級高手全力一擊之下,繡球一般翻滾了出去.

謝知秋噴著鮮血背著謝丹瓊猛沖過來,左手抓起談曇,右手抓起謝丹鳳,雙目怒瞪如鈴,一邊咳血,一邊足不沾地的沖進了樹林!

身後,謝氏家族的人在這一刻之間已經損失五六十人,剩下的不到一百人同時從李長龍這邊這個缺口一湧而出,沖進了樹林!

芮不通渾身浴血,背著傲邪云,一邊吐血一邊沖了進去.

李長龍任由人群從自己身邊沖過去,無動于衷.

甚至,有人殺了眼在經過他的時候,順手砍了他一刀,他竟然也沒有任何動作,就這麼讓那一刀劈在自己肩頭,嵌在自己肩上……

…………

今天陰天,昏沉沉的.寫完這一章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一句歌詞:你英雄好漢需要抱負,可你欠我幸福,拿什麼來彌補?

突然很有感觸,有時候我們的生活很簡單.很多男人,奮斗半生,只是想要給妻子一份富足幸福.但為什麼很多人抱著這個理想去奮斗,奮斗成功之後卻忘記了自己的初衷,丟了自己當初的動力……

……悔教夫婿覓封侯……古代女子尚且發出這般感歎,但現代女子卻也分明過著甯靜幸福卻要將老公趕出去奮斗……

人生,真是難以理解……




上篇: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不死,任何人都休想傷害她!     下篇:第二百四十四章 誰敢傷我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