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五十一章 把我的談曇還給我!  
   
第二百五十一章 把我的談曇還給我!

第二百五十一章 把我的談曇還給我!



所有人都如同被天雷突然震傻了一般的愣愣的看著他,人人都是忍不住渾身發冷,牙關打顫.

然後談曇就一步邁了出去.進入了傲氏家族的殘余高手的包圍之中,擰著眉頭道:"你們這些卑微的人類,讓我很不高興!"

然後他的兩只手,就帶著黑袍的色彩,伸了出去.

左手一伸,左邊一人全身如同傲浪云一般的螺旋了起來,右手一揚,六個人皮球一般飛出去,飛在半空,身體突然炸裂!

散作漫天血糜!

腳下砰砰砰連踢三腳,三個人就變做了流星.

竟然沒有一個人敢于反抗!

他就這樣行走在傲氏家族的五十多個人之間,臉上依然是淡漠,眼光,也沒有半點波瀾.

卻舉手投足之間,將這些剛才還在橫蠻霸道的高手們一個個送進地獄!

最後的二十幾人渾身顫抖著,目光恐懼,似乎在心中正與一個看不到的魔鬼做著激烈的抗爭,終于,有一個人大吼出聲:"啊~~~"

他拼命向天喊叫,聲音之中,滿是恐懼,恐懼到了極點.

這一聲喊,似乎是驚醒了眾人,眾人從一個個木頭樁子一般的呆立,頓時開始四散奔逃,狼狽不堪,跌跌撞撞!

談曇不緊不慢的一個個的追上去,如同閑庭信步.

他的動作很悠緩,甚至每一舉手每一抬足,都從骨子里滲透著一種渾然天成的優雅,就像是一個渾身充滿了詩的詩人,在凌晨的朝陽照耀下,漫步在充滿了畫意的樹林,心中在構思著悲春傷秋的詩句.

但卻就是在這樣的優雅之中,將五十多個傲氏家族的人,一一斃在手下.

最後那位八品皇座,已經跑出了數百丈.

而談曇還站在原地.

當眾人以為他會放那個家伙一馬的時候,談曇突然向著遠方抬起頭,淡淡地道:"我讓你走了?"

就是這麼一句話,卻似乎帶著一種奇異的魔力,眾人心中都是狂猛的一震.而從談曇到那位八品皇座之間的空氣之中,肉眼可見的起來了一層奇怪的漣漪.

遠處,那位八品皇座正在狂奔的身形突然一震,接著就停了下來.愣愣的站在那里,就像是失去了魂魄的雕塑.

"還不回來?"談曇悠悠的道.

話音剛落,遠處那位八品皇座,竟然順從的轉過身,一腳高一腳底,一步一步的往回走,目光呆滯,臉色呆滯.

眾人頓時都是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這……這算是怎麼回事?

不多時,那位皇座已經木偶一般的走了回來,呆呆的站在談曇面前.

"乖."談曇道:"看在你這麼乖的份上……"他伸手一指:"走到那里跪下,磕頭磕到死好了!"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那邊,一塊大石頭平平整整的在地面露出半邊.

不由得都是心中泛起一股匪夷所思的感覺.

但那位八品皇座卻是搖搖晃晃的轉過身,又向著那塊石頭走了過去,走到石頭跟前,居然還調整了一下距離,然後就跪了下去.

將身體調整到了正好可以將整個腦袋磕到石頭上的距離.

然後就猛的一頭磕了下去!

砰!

鮮血飛濺!

砰!

砰砰砰…………

眾目睽睽之下,這個八品皇座竟然自己將自己的生生的磕成了一個骷髏.

砰!

隨著最後一聲,這位皇座的身子軟軟的伏下去,啪的一聲,一顆腦袋從脖頸上輕輕落了下來,滾到了大石頭的另一側.

石頭上留下了一片刺目的血!

竟然一直磕到了將自己的腦袋磕了下來!

在這個瘋狂而詭異的過程中,談曇一直背負雙手,眼光有些寂寥有些歎息的看著遠方高空,一動沒動.

眾人都是感覺到心中一陣沉沉的壓力,竟然沒人話.

後面傳來謝丹鳳壓抑著的一聲一聲低沉的哽咽.

良久,談曇呼了一口氣,終于轉過身來.

他看到的第一個人是顧獨行.

"你?挺不錯的."談曇誇獎的道,然後他就看著董無傷,淡淡地道:"你也很不錯."隨即沉吟了一下:"你們這些人,都不錯."

隨後他就像很不願一般,卻還是了一句話:"我……很承你們的!"

這句話出來,就連君級一品實力的謝知秋,竟然也從心底不可控制的升起來一種受寵若驚的味道.

顧獨行與董無傷距離談曇最近,一聽這句話,兩人的呼吸粗重了起來!

純粹的劍帝,純正的刀皇.

兩人都是天下間第一等的毅力意念超人之輩!

劍帝刀皇之所以強大,就在于他們的執念!而董無傷與顧獨行,在這一方面,又絕對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們兩人非但沒有感到受寵若驚,反而從心中突然升起來暴怒!

那種暴怒的緒一旦從心中升起,迅速的彌漫全身.

董無傷猛的一瞪眼睛,宛若從中射出來兩道凝成實質的刀芒,問道:"你什麼意思?"這句話的聲音極低,似乎仍然被那種氣勢壓制,但到最後一個字,那種質問的意思出來之後,董無傷的暴怒已經到了不可遏制的地步,又大聲問了一句:"你什麼意思?!"

相同的一句話,前一句得細如蚊蚋,後一句卻是如同春雷炸響!

整個林子,竟然被這句話震得嗡嗡作響!

相比較來,顧獨行就冷靜地多,他只是凝目看著談曇:"你這句話?這句話……也是你能的?"

談曇眼睛一翻,看了兩人一眼,似乎要發火,但終于忍住,淡淡地,不屑的道:"不過是兩截劍而已."

他這句話的聲音很低,甚至連顧獨行與動物上都沒有仔細地聽清楚每一個字.但其中的傲慢與不屑,卻是很清楚.

兩人勃然大怒!

"混賬!"董無傷一聲怒喝:"老子出生入死兩千里馳援,就是為了你狠承?你算是什麼東西!我很稀罕你的承麼?"

顧獨行沒有怒喝,他只是看著談曇的臉,冰冷冷地道:"我不知道你是誰……或者你的承,是你認為很重要很珍貴的事.但我現在只想一句話."

談曇聽了董無傷的話,本想發火,又聽到顧獨行這句話,還是淡淡的問道:"什麼話?"

"滾出這具身體!"顧獨行雙目之中劍芒大熾,霹靂一般一聲大喝:"你已經玷汙了我兄弟的尸體!***的出去!"

顧獨行很少髒話,但今天他怒罵了出來.

一直以來,顧獨行和董無傷就知道,談曇身上有很多的秘密.

甚至,有一次楚陽曾經過,談曇身體里,可能有一個古怪而強大的靈魂,或者正要覺醒.對這件事,楚陽只告訴了顧獨行和董無傷.

那一天,楚陽:若是有一天……你們不要怪談曇.

自從今天談曇以這幅面貌出現,顧獨行和董無傷就知道,眼前這個人,不是談曇!

或者應該,是一個古老而強大的靈魂!

談曇一怔,隨即他的眼中就變得黝黑,兩簇古怪而危險的火花,就在他的瞳孔之中閃現.

顧獨行和董無傷毫無所懼,兩人挺身而立,冷冰冰的看著談曇的眼睛.一人手扶劍柄,一人手按刀把.

擺明了,你若戰,便戰!

"談曇……你是談曇麼?"一個聲音淒婉的響起.

隨著這個聲音,從談曇身後,一條纖弱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走了過來,她渾身在流血,臉色蒼白,死灰;但卻倔強的不讓任何人攙扶,踉蹌的走近,很心,很傷心,很忐忑期望而又心喪若死的問道:"你……你是談曇麼?你是我的……談曇麼?"

談曇的身體似乎震動了一下.

他的身體依然挺拔站立著,一動不動,並沒有回頭.

"你轉過頭來!"謝丹鳳倔強地道:"你轉回頭來,我看看……你是不是我的談曇!"

談曇的身子依然挺立,不動如山.

但董無傷和顧獨行分明看到,他的眼睛里面,似乎在劇烈的掙紮著.

"你把我的談曇還給我!"見對方始終不轉頭,謝丹鳳突然似乎在刹那間明白了什麼,突然間猛的爆發出一聲怒吼,隨即就猛地撲了上去,兩只手狠狠地抓住談曇的肩膀,悲痛的大叫一聲:"把我的談郎還給我!"

然後她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

她絕望的咬了下去!

似乎要將這具身體撕碎.

謝丹鳳傷心欲絕.家破人亡的打擊,並沒有讓她倒下,被追殺數千里,她也沒有喪失信念,因為,身邊有他.

就在剛才,已經陷入了絕境,但談曇那一聲怒吼卻給了她一生之中最快活的愛甜蜜:"女人!記著!我死了之後你再死!"

"只要我活著,任何人都不准傷害她!"

"老王八蛋,你敢打我老婆?!"

那時候,謝丹鳳明知道身死在即,但心中依然甜蜜幸福.甚至,她認為,在那一刻,世上再也沒有另外一個女人,能夠比自己幸福!

但一轉眼,敵人都死了.自己不用死了.

但……自己的深愛的人,卻突然變了!變成了魔王!

雖然力量很強大,雖然他拯救了所有人,但是他,不是自己深愛的那個人!

不是!

我的談曇去了哪里?還能回來麼?

謝丹鳳絕望的恐懼著.

她狠狠的撕咬著,瘋狂的捶打著,拳打腳踢.似乎要用這種方法,讓自己的愛人醒來!雖然現在的他很強大,但我不要!

談曇眼中的神色在劇烈的變化著.

突然,天地間似乎暗了下來.

顧獨行心中一凜:談曇額頭上,那正在發光的標志,突然熄滅了.

隨即……

"哎喲……嘶~~我操!"一個聲音咬著牙,嘶嘶的吸著涼氣,痛極的忍受著叫道:"娘皮……你咬死老子了……嘶嘶……我了個日!松開呀我操,哎喲喂……疼死我了……"

刹那間全體石化!




上篇:第二百五十章 魔王!覺醒!     下篇:第二百五十二章 五大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