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五十七章 後會有期,一為定!  
   
第二百五十七章 後會有期,一為定!

第二百五十七章 後會有期,一為定!



若是現在在中三天那昏暗樹林之中的人在這里,定然會驚訝的發現,這紫晶玉瓶之中的黃金顏芭——與現在正在談曇身上環繞著的那種閃亮的顏色,竟然是完完全全的相同.

即將凌晨,第五輕柔緩步走到窗前,打開了窗子,呼吸著迎面而來的夜色晨風,臉上淡淡然不動聲色.

他就這樣凌風而立,良久之後,才終于轉過身,將書桌內的紫晶玉瓶拿了起來,裝進了自己的懷里,然後就走了出去.

不多時,第五輕柔顱長瀟灑的身影出現在一個隱蔽的院子外面,這里,明顯的戒備森嚴到了極點.

第五輕柔出示了一面令牌,守衛的高子無聲地退走,讓出了道路.

第五輕柔走進去,又是一面令牌,打開了一條密道.

共計出示了九面不同的令牌,第五輕柔終于到了地底,一間密室之前.

四個白衣老人,正在微微閉著眼睛,在密室前面打坐.

其中一人聽見動靜,兩眼慢慢張開,頓時兩道實質一般的金光激冇射而出.看到第五輕柔,眉頭一皺,道:"第五家輕柔?你怎麼又來了?"

其余三人卻是一不發,閉著眼睛,如同泥雕木塑.

"輕柔來看看那個人,需要證實一些東西."第五輕柔恭敬地躬了躬身.

"證實一些東西?"那白衣老人問道.

"是的."第五輕柔道:"那顆依法煉制的藥丸,已經爆開了."

"哦?!"這句話一出來,四位白衣老人同時睜開了眼睛:"也就是……那件事,成了?"

第五輕柔拿出那個玉瓶,在掌心一亮,溫文的一笑,道:"若是那人所不假,應該是成了."

四位老人看到那閃閃的黃金顏色——均是忍不住對望一眼——雖然都是強作鎮定,"但都能看的出對方眼中的驚喜.

"進去吧."其中一位白衣老者淡淡的道.

五輕柔低頭,眼中迅速閃過一道意味深"成了"與"成了………是一樣的麼?

密室門軋軋作響,"露出一條縫,"第五輕柔靜靜的等著,等到可以容一個人進去的時候,"才不慌不忙的走了進去.

那在外面的四位白衣老者都閉著眼睛,"等到第五輕柔進去,密室門軋軋關上,才不約而同的睜開眼睛,眼中神色複雜的對望一眼.

"可惜."居中的那位白衣老者深深歎息一聲.

"是很可惜."其余三人同時點頭.

"大長老看重第五輕柔,不是沒有原因啊."那位白衣老者輕聲道:"這里面,是三星聖族的一位長老——自從這消息在家族內部高層傳開,諸葛家族就興冇奮了起來.連家主在等待這扇門開啟的時候,都有些臉上發;進入的時候,"更是步伐稍微有些快了.而且,往往門還沒開,就都擠在了門邊."

"但第五輕柔卻是六直靜靜的等待,我仔細觀察,他來了三次,每一次的表,都沒有任何改變."居中的白衣老者歎息:"窺一斑可觀全豹,從微處,才能真正識人.第五輕柔的定力,和心胸,諸葛家族後輩子弟之中——能夠相提並論的——寥寥無幾."

"不錯.的確是可惜,為何他不是諸葛家的人……"另一位白衣老者輕聲道:"不過,還好,作為家族家臣,第五輕柔對家族還是很忠心的."

居中的白衣老者目光一閃,森然道:"若非如此,老夫豈能容他活到現在?"

四個人同時閉上眼睛.

第五輕柔進入密室,之中是一個長長的通道,這個通道左右上下,熒光閃閃,竟然全是堅硬的黑玄鐵打造.

整個通道,就像一口長長的鐵棺材.

第五輕柔不緊不慢的往前走,拐了一個彎,才終于到了一個比較寬敞的密室.

密室的門,足有半丈hou,而且通體閃爍著星光璀璨,竟然全部是星辰鋼打就!

門里,是一個渾身血汙的人,四肢包括頸椎都呈現出一種不正常的彎曲.頭深深低著,似乎已經死了一般沒有半點消息但他的身上,幾乎每一個關節,還是都被星辰鋼打造的鎖鏈穿透,牢牢的鎖住……如此嚴密防備,還要如此殘酷的鎖鏈,諸葛家族對這個人的看重,可想而知!

第五輕柔站在門前良久,那人始終沒有半點動靜.

第五輕柔眼中閃出佩服的神色,輕輕地敲了敲星辰鋼牢門,淡淡的道:"三長老,這段時間,您考慮好了麼?"

那人的脖頸骨節咔嚓嚓一陣響動,競然緩緩的抬起了頭,看著第五輕柔,眼中閃出急切渴望的光芒,但聲音卻是冷漠酷毒:"你們諸葛家族……是在玩火,找死!"

第五輕柔毫不動怒,淡淡的道:"三長老,我們諸葛家族乃是九重天九大主宰家族之一,而且,諸葛家族的智慧武功天機運測,也都是首屈一指.聖族與我們合作,乃是合則兩利,在下實在不明白三長老為何如此執著?"

三長老哼了一聲,虛弱的道:"我三星聖族,甯為龍做奴,不與狗為友!"

"有志氣!"第五輕柔的眼睛里面——閃爍著淡淡的贊賞,道:"只可惜,你們聖族現在已經沒有了希望!你們的希望已經滅絕!"

三長老渾身一震,突然眼中猛地精光閃爍,額頭上的一塊太陽印記,也在閃閃發光,這分明是激動之極的神色,但口中卻是暴怒的大叫道:"你們……你們做了什麼?!"

第五輕柔呵呵一笑,道:"好叫三長去得知,您老只經可以死心的放心了,乙為那件事,我已經做到了."

這句話得依然是溫和之極.吻與前面全無改變,依然是不慍不大,陰陰陽陽.

但三長老卻是猛地舒了一口氣,似乎放下了什麼心事.然後低下頭去,整個身體都在微微的抖顫.

他聽得出來,第五輕柔這句話之中是在讓自己死心:但其中另外的意思,卻也只有自己聽得出來!

您可以死心的放心了.就是……您可以放心了.

那件事我己經做到了並不是……卒件事我們已經做到了.

少了一個"們".

三長老的身子蜷曲在地上,劇烈的抖顫起來,地上的幾縷柴草也在簌簌作響,呼吸粗重,如拉風箱.若是有別人見到,定會以為他是在憤怒的顫抖,絕望的歎息.

但只有第五輕柔知道,對方是在激動,驚喜!

"你有什麼憑據!"三長老突然伏在地上嘶啞著聲音叫了出來:"你有什麼憑據,來證實這一句話?!"

"憑據?"第五輕柔淡淡的道:"憑據自然是有的,但,"川……三長老,你給我們什麼來換取這個憑據?"

三長老喘息著道:"若你能拿出憑據,老夫從此無話可!"

第五輕柔微微一笑,道:"只是無話可麼刁您還需要對我們諸葛家族,拿出一個交代!"

三長老吸了一口氣,道:"你放心,這個交代,你只要有憑據,我就肯定會有交代!"

第五輕柔微微的笑了起來,道:"既然如此……少著便拉長了聲音,似乎在賣關子,又似平在等待什麼.

到這里的時候,在上一層很遙遠的地方,盤膝坐著的一位白衣老者終于滿意的笑了笑.在他的面前,有一根如同頭發絲一般的彤云鋼的管子,而下面兩個人的對話,就清晰的從這根管子里面,傳了出來.

然後他就一個彈指,外面一陣風起.

白衣老者身子輕輕飄起,如一朵云一般,就這麼盤膝坐著,卻是行云流水一般飄了出去,瞬間消失了身影.

他已經放心.

第五輕柔和三長老的話,根本沒有什麼異常;完全是在為諸葛家族爭取利益,而且在壓榨敵人的每一分底線.

他也相信,事既然到了這般地步,那麼,就已經是大局已定!就算是那位三長老不合作,那麼,自己等人也能利用中三天哪位覺冇醒者布下陷阱引其他的人來!

那樣的話,三星聖族,最少要分裂一下的,再不濟,也會有人與諸葛家族合作.

只要有,哪怕只是一點,也足夠了!

那根彤云鋼的管子在他身子掠出去之後,突然急速的縮進了地下,沒有了半點痕遷.

蠻室之中,第五輕柔依然在等待.

頃刻間,外面輕輕敲了三下.隨即就沒有了聲音.

第五輕柔輕輕一笑,踱著方步道:"三長老,您看我手中,是什麼?"

著,他的手一翻,就出現了那一個紫晶玉瓶.

一拿出來,那里面的黃金一般的顏色,就在這灰沉沉的囚牢中閃閃發出亮光,只照的這個完全是各種奇異金屬打造的密室,一片光輝燦爛.

三長老猛然抬頭,癡癡的看著著金色亮光,眼中突然緩緩流下兩滴眼淚.

他怔怔的良久,突然聲音嘶啞的放聲大哭!

第五輕柔靜靜地看著他,一不發,眼中卻是深深的理解.

良久,第五輕柔輕聲道:"三長老,不要忘記了,您的承諾."

然後他就轉過身,慢慢地走了出去.走到門口的時候,還是回過頭看了看,道:"後會有期."

三長老正面對牆壁坐著,聞,低低的,靜靜的回了一旬,""一為定!"

洋會之後,我的行程會有安排,暫不回家.朋友給我介紹了一位很有名望的老醫生,據給他們當地很多的領導人都看過這種病,很有效果.我去治治看;聽治療完之後,需要靜臥一天半到兩天,不能動腰.所以這幾天里,我全盡力的將那兩天的稿子趕一趕,若到時沒有更新,我會打電冇話給副版主讓他在書評區幫我請假.

大約在二十二號之後,才會回到家里.提前明……)

(此之前,除了春節,從來沒有這樣的更新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只希望早一點恢複一點,這種病,神仙來治也不會除根,我只希望能夠輕松一些就好,好為大家爆發——自然——也是為自己賺稿費.

我希望你們,能夠理解我.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多碼一章,就是一章的錢啊,尤其對于我來……窮過的孩子真心——"一飛……

此外,看了看月票,看了看推薦票,看了看評價票這三個榜單,有一點欲哭無淚.

不管什麼原因和理由,事實卻是更新不多,所以我也不強求了.只希望,當我更新多的時候,大家能夠多支持我一下.我也曾經是讀者,我明白你們,只希望大家,理解我就好,哪怕只是一點點.

或者我會做到,等你們看完這本書,能真真切切的看到一個真冇實的我,包括性格脾氣內心,一個宇彝的風凌天下:至那時,我希望與你們,都是朋友.

就這麼多吧.先謝謝大家體諒!




上篇: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要的是坦然     下篇:第二百五十八章 "好一把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