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五十九章 魔王與劍主  
   
第二百五十九章 魔王與劍主

第二百五十九章 魔王與劍主



"好一把劍?"楚陽心中一愣,眼神頓時犀利了起來,沉靜的看著談曇,慢慢的問道:"你,是誰?"

只是從這一句話,楚陽頓時就發覺了談曇的異樣,談曇是絕對不會跟自己這樣話的.這樣的口氣,這樣的神態.

"好一把劍的意思就是……"談曇嘴角露出一個怪異的笑,正要下去,卻猛的皺起了眉頭,眉頭越皺越緊,隱隱的有一種痛苦的意思.

要知道談曇現在可是魔王覺醒的神志,能讓這樣的人物產生痛苦的感覺,可見這種痛楚是如何的劇烈.

"我的神魂分裂了."談曇皺著眉頭,淡淡的道:"這一世的意識,竟然如此強烈……稍等,我讀取一下."

楚陽心中一震,不留給他半點兒時間的緊緊追問:"你讀取?那麼談曇會不會因此而消失?"

談曇皺著眉頭,看著楚陽:"你這麼在乎?"

楚陽哼了一聲,霸道的道:"回答我的問題!"

談曇頓時大怒,眉毛慢慢立了起來,輕輕地道:"你敢這樣跟我話?"聲音雖然輕,卻充滿了危險的味道.

但他完之後,又是一聲悶哼.

足可見兩個意識正在爭奪身體和神志的控制權.上一次覺醒,根本沒有遇到談曇的什麼抵抗;或者在談曇心中,也想將傲氏家族那些人全部殺光吧.

但這一次,他對上了楚陽,卻等于是觸及了談曇的底線.

或者可以這麼,在談曇的心里,能夠占有分量的人,還真是不多的.但其中楚陽和孟超然,絕對是最具有分量的兩個人.現在,則又加上一個謝丹鳳.

但無疑的是,楚陽從的照顧,和一起長大一起學藝的誼,則是最深厚的.

談曇對楚陽從依賴,到尊敬,然後最終幾乎發展到崇拜,不是沒有原因的.

如今,這個意識的蘇醒,對楚陽明顯充滿了敵意.談曇如何能夠允許?

所以在這一刻,反而激發了談曇最激烈的抵抗!談曇的意識,幾乎是以拼命和爆炸的形式,在爭奪,在反抗,在掙紮!

這種來自于靈魂最深處的痛苦,縱然是魔王,也是難以承受.

因為他無法殺死他,殺死他,就等于是殺死了自己!

談曇深深的皺著眉頭,臉上保持著淡然,但頭上發際,已經有汗珠不斷地滲出,滴落.

良久之後,他才控制著自己,了一句:"我不會殺他!"

然後又過了一會,他才逐漸的平靜了下來.

楚陽一直耐心的等著,見到這種況,不由心中一震,一股熱流湧了上來.

想起前段時間,談曇對自己道:若是到了我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那一天,請你殺了我!那句話,不由心中暖暖的.

談曇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況,而且已經對自己做出了請求;但真到了這一天,他雖然不能掌控身體,但他的潛意識之中,依然在保護自己!

而且是在用拼命的方式!

"我要與你談一談."楚陽輕聲的,卻是堅決的道.

"你?跟我談?"談曇妖異的黑瞳看著楚陽,嘴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道:"我想我與你,並沒有什麼好談的."

楚陽定定的看著他,道:"可我認為有."

"王與劍的對話?呵呵,真是奇怪之極!"談曇沉吟了一下,突然冷笑一聲,又似乎自嘲一般的無聲的笑了笑,道:"也好!我便與你談一談."

一邊,謝丹鳳有些忐忑的看著他,眼中神色,有些猶豫,有些害怕,有渴望……

但她畢竟是沒有出口,只是就這麼定定的看著,倔強的抿著嘴,一不發.

談曇轉身,看著她,沒來由的想要訓斥幾句,但看到謝丹鳳那可憐的樣子,卻是心中莫名的一軟,竟然歎了口氣,柔聲道:"你在這里等我一會."

話一出口,就覺得心中一陣的矛盾,甚至是懊悔:我……什麼時候曾經這樣柔聲的過話?有多少萬年?

記得上一次,自己這樣柔聲對女人話的時候,是……對誰?

當年自己的那個聖族的王後……依稀之間,居然覺得與謝丹鳳的面貌有些相像一般,記得每一次自己要出去,要殺人,她就會默默的看著自己,一不發,靜靜的等自己回來.

每次自己回來的時候,卻總能感覺,她雖然不話,卻是明顯松了一口氣.

隨著自己威權日重,她能夠與自己的話,也是越來越少,越來越是心翼翼,不過……自己那麼多年,雖然嘴上從來不,卻是真真正正的只喜歡她一個的啊.

自己一直想要補償她,卻是一直南征北戰的沒有機會,只好埋在心里.各大族群虎視眈眈,三星聖族岌岌可危,自己這個王,也是如履薄冰.除了日以繼夜的練功,就是日以繼夜的惡戰.

當自己終于感到宇內再也沒有自己的對手,要給她自己心中那早已經許下的承諾的時候,卻是有那麼一個蠻不講理的狂人,將整個九重天,折疊了起來……

那一場折疊,不僅是埋葬了數億萬萬的生靈,也埋藏了自己的族人,自己的愛人.

九萬年之後,自己終于覺醒,但當初的人,又在哪里?

那個被我虧欠了一生的女子,你……現在哪里?

你,不管上天入地,不管輪回千世,你……可安好?

想著,不由有些發癡了起來,思來想去,似乎自己的心,也隨著這句溫柔的話,而柔嫩了起來一般.

謝丹鳳聽到這柔聲的話,嘴唇哆嗦了一下,道:"你……你是談曇麼?"

談曇愣了愣,想要:我不是.但,心中卻是震顫了一下,竟然低沉的道:"我想……應該是."

完,心中又是有些後悔.

自己現在,為何這麼容易心軟?

謝丹鳳哽咽一聲,捂著眼睛,蹲在了地上:"我只想要……我的談曇,那個剛才在生死關頭……保護我的那個談曇."

談曇愣了半晌,終于歎息一聲,對楚陽道:"跟我來."

楚陽見董無傷顧獨行正擔心的看著自己,寬慰的道:"放心吧."想了想交代道:"已經三天了,莫氏家族莫天機至今未到,你們留意一下,莫要錯過了."

話音未落,只覺得身子已經凌空而起.

談曇一把抓起楚陽,寬大的黑袍凌風飄舞,便如一個巨大的黑色蝙蝠,飛起在空中,刷的一聲消失不見.

楚陽只覺得風聲呼呼,眼前兩側林木忽的一聲就沒了蹤影,緊接著身子往上不斷升起,腳下越來越是遙遠,迎面而來的狂風,刮的自己根本睜不開眼睛.

等到風聲平息,楚陽睜開眼,發現自己已經到了最近的一座高山山巔.

距離那片樹林,最少兩百多里.

只是這眨眨眼的時間,談曇竟然帶著楚陽飛出來這麼遠的路程.這種速度,簡直是令人無法想象!

楚陽低下頭,發現自己的黑袍下擺,由于空氣劇烈摩擦,竟然已經發出一股青煙.

里面,有淡淡的毛發燒焦的味道.

這股味道,讓楚陽心中一酸.

楚陽不禁想起烏倩倩縫在里面的青絲長發,與那娟秀的幾個字:楚陽,倩倩喜歡你.

忍不住心中歎息一聲.那癡的少女……

在發現那幾個字的時候,楚陽曾經想過,將所有的黑袍,棄置不穿.

但終究還是沒有能夠狠得下心.

這或者是烏倩倩一顆少女芳心最後的寄托,難道自己,就真的要如此殘忍的滅絕嗎?

談曇的聲音傳來,楚陽心中一震,抬起了頭.

"我喜歡在最高的地方談事."談曇雙手負後,凌風而立,黑色長發張揚的凌亂飄起,兩眼微微眯著,淡淡的道:"這樣,會讓我有一種身在高處,靜觀天下風云皆在腳下那樣的感覺."

楚陽緩緩走到他身後,淡淡的道:"這種感覺,不只是你一個人喜歡.只不過有的人,站在這里是為了世上自然風景,有的人站在這里卻是為了心中的景觀,而有的人站在這里,卻是為了能夠更近的伸手觸動天下風云."

他笑了笑,到:"你是哪一種?"

談曇臉上沒有絲毫表,道"我哪一種都不是."

楚陽嘿嘿一笑,道:"我更喜歡站在最高的地方,這一點與你相同.但我與你不同的是,你站在這里,是享受那一種高處不勝寒的寂寞和寥落;但當我站在這里的時候,我卻不想寂寞,我想有我的兄弟陪我,站在這里."

他靜靜地道:"談曇,是我師弟,是我兄弟;我們兩個,從一起長大,等同一母同胞."

談曇目光看著面前蒼茫云海,目光悠遠,似乎沒有聽到楚陽在話,卻又似乎聽到了,又在故意的忽略,並不話.

楚陽繼續了下去:"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談曇"哦?"了一聲,眼睛余光掃過楚陽.

"這不是你的身體!"楚陽道:"我今日,只想替談曇問你一句,你……如何才能放棄這個身體,開出你的條件來吧!"

"這不是我的身體?"談曇沉思著,考慮著,良久,啞然一笑,道:"你錯了,這,就是我的身體!"

吸靈聖魚就在他的身上,此刻,吸靈聖魚似乎發瘋了一般,整個天地之間的精純元氣,源源不斷地向這里集中.

空中,竟然在刹那間形成一股靈氣風暴!

整個山巔,突然間煙霧繚繞,完全遮蔽!

似乎將這整座山,都遮蔽在塵寰之外.

………………

這一個階段,真的是好難寫好難寫啊……




上篇:第二百五十八章 "好一把劍!"     下篇:第二百六十章 你是誰,我是誰,他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