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六十章 你是誰,我是誰,他是誰?  
   
第二百六十章 你是誰,我是誰,他是誰?

第二百六十章 你是誰,我是誰,他是誰?



楚陽冷笑:"你的身體?你為這身體的成長吃過一口飯.喝過一口水?受過一點欺負?還是為他死過一次?你的身體?你憑什麼,這是你的身體?"

他眼睛逼視著現在的"談曇"道:"你知不知道,這具身體,承受過什麼?你知不知道,這具身體,能夠成長到現在,需要經受過多少的折磨?如今,他好不容易長大成人,你就冒出來了,是你的身體?"

楚陽大笑一聲:"你是什麼東西?"

談曇的臉沉了下來.

如烏云.

整個天空,也似乎隨著他的臉色,而陰沉下來.

烏云,幾乎要壓到了地面.

他已經明顯的接近爆發.

眼睛深沉,眉頭虯結著,緊皺.

良久,他猛地呼出一口氣,輕聲道:"我想殺了你."

楚陽淡淡一笑:"這個世上,想要殺我的人多了去了.而有能力殺我又想殺我得人,也多了去了.可我到現在,還是好好地活著."

談曇眉頭展開,竟然呵呵一笑:"稱我之間,遲早會一戰,不過現在殺你,勝之不武,毫無快感."

楚陽無動于衷的道:"那是你的事,跟我並沒有半點關系:若是想要以此向我賣好,則絕無可能."

談曇怒哼一聲,卻是帶著笑,道:"不識抬舉."

他又往前跨了一步,整個身子已經站在了虛空的云海中,就這麼憑空而立,背負雙手,淡淡道:"我這一次醒來,大約能有三天時間:之後,這具身體,還是會交給他,來掌控."

"想要徹底覺醒,還需要他不斷的努力提升."

"我也不會知道,將來完全覺醒,實力回複巔峰之時,會是什麼樣子."談曇到這里頓了一頓.

楚陽了然的點點頭.

他知道這句話的意思.重要的是神智意識,而不是實力.

也就是,這位魔王,也並不知道完全覺醒的時候,是以善的一面作主,還是以惡的一面做主.

"所以現在,我也做不出什麼承諾."談曇道.

"之前你,這不是我的身體錯!大錯特錯!"談曇淡淡的笑著,道:"你知道我是誰麼?"

"你是誰?"楚陽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

"我是誰?呵呵"談曇搖頭失笑,動作瀟灑卻又帶著淡淡的悵然:"十六萬年之前,我出生在這一片大陸上.十四萬年之前,聖王崩殞,聖族巨變,四分五裂.本座被推為星族之主,開始收複三星;

十萬年之前,統一聖族,我是三星聖族之王.九萬八千年前我統一禽,獸二族,無聲無息之間,擊敗禽獸大軍,成為兩族之王.

"九萬五千年前,本座與魔族激戰兩千年斗爭,成為魔族之主!"

"除了鳳凰族,精靈族,和人類族群,以及當時幾個神秘的部族之外,本座就是九重天的主宰!"

"若是單純以勢力和實力而論,本座就是九重天名副其實的霸主!"

"王旗所至,縱然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卒執掌也能令至尊退讓.

一聲令下,可在頃刻之間殺出百萬腐尸!放眼天下,無可爭鼎,號令宇內,莫敢不從!"

談曇的聲音很平淡,卻自然而然的帶著殺伐之氣,一種霸道到極點的氣勢也氤氳的散發.

楚陽心神震動,他萬萬沒有想到,在談曇的身體之內,竟然還蘊藏著如此一個強大的靈魂!

這種身份地位,便是天下之主,也絕不為過!

"也就在那時,人類意識到了威脅,開始不斷與我交戰,人族高手層出不窮,陰謀詭計防不勝防,大戰五千年,才將人類打得稍微服帖一些."

談曇呵呵笑著,笑容里,卻有幾分苦澀:"正在我要一統九重天的時刻,那個人出現了."

那個人!

楚陽頓時精神一震,豎起了耳朵.

那個人,那個人就是創造了九劫劍的人,就是將九重天大陸生生折疊的人,偌大的一個大陸,被他折紙片一般,先折疊成九層,又折疊成三層.

那個人!

那個人的強大,用文字已經根本無法形容!

"那個人"談曇的眼中有深深的痛恨,又有深深地崇拜,還有隱隱的恐懼:"那個人的隨心所欲,已經無法形容:那個人的無法無天,更加罄竹難書:那個人的殘暴冷血,也絕對是有史以來第一!"

楚陽贊同,點頭.

一翻一覆手,數百億生靈就被他從這世上抹掉!

這種行為,又豈是冷血二字可以形容的?

"那個人一出現,整個九重天,頓時天崩地裂!"談曇有些不自覺的身子搖晃了一下,眉頭皺了起來,露出一股深沉的痛楚:"所有族群,消失得干乾淨淨!我的部下,無一幸存,我的手足全軍覆沒,我的女人……也……"

他呵呵的笑了兩聲,卻是生生笑出了幾分淒慘的感覺.

"他第一次折疊九重天,本座知不可為,無力抵抗,只有忍讓了,而且竭力配合,以保全我的臣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混蛋這樣牽扯整個世界的大事,他竟然當作了一個兒戲!終于導致了十重天折疊之後的塌陷.呵呵這種事,這種事是何等的……操蛋!""等到塌陷的時候那種況真是讓人終生難忘."談曇的聲音低沉嘶啞了起來,嘿嘿的一聲笑:"前一刻我還在坐擁天下,後一刻,就變成了孤家寡人!數百萬部下,一下子化作面前的黃土,連尸體,都找不到哪怕一點點.數十億臣民,化為云煙!"

"而且自身垂垂欲死,天塌地陷啊!"談曇背負雙手,長發凌亂的飄起來,愴然道:"我眼睜睜地看著所有人在我面前都死了.而我,是他們的王,是他們的支柱,是他們千辛萬苦九死一生也要效忠的人我就這麼看著,什麼都做不了!我可以一掌推平一片海,一腳踢碎一座山!可我在那時候,卻連他們的一根頭發,也不能拯救!"

"我只聽到他們臨死之前的話,卻只有一句:王,您走!您活著,我們才死得值!""從那之後我從來不自稱本王,因為我不配!我只自稱我!"談曇到這里,愴然大笑:"這是數十億生命的血海深仇楚陽,九劫劍之主,你,我應該不應該報仇?"

楚陽目光凝注,淡淡道:"換做任何人都要報仇的.""你亦如是?"談曇豁然轉頭,看著楚陽,目光如刀.

"我亦如是!"楚陽毫不猶豫的回答.

"好!好!"談曇仰天大笑,卻連眼淚都笑了出來:"不愧是能夠令我覺醒的九劫劍主!∼"

然後他卻接著又岔開了這個報仇的話題.

就著先前的天地大劫繼續了下去.

"當時,我受天地之創,已經垂死.但我強撐著一口氣,死活就是不咽氣,縱然死我也要知道,那個混蛋到底是誰!我身為魔主,怎麼能死的不明不白!"談曇狠狠的道.

"我提著那一口氣,親眼見他創出了九劫劍,將整個大陸化作了三重天,拋下了天才地寶支撐整個大陸,然後又看著他,飄然而去!"

"但他自始至終竟然從來沒有提一句自己的名字!看著就要離開這個世界,我終于忍不住!""當時我爆炸了自身最後的精血從廢墟之中躍出,嘶聲大喝:"你是誰?留下你的名字!"談曇到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嘶啞,睚眦欲裂,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刻.

用自己最後的生命力去追問最大仇人的姓名那種怨毒!

這句話之中的悲憤無力絕望怨毒,楚陽現在聽他出來,依然覺得面前突然間一陣陰森森的.

完這句話,談曇急促的喘了兩口氣,才了下去.

"我喊出那句話,那個人突然停住了腳步,就在九重矢上回過頭來,隔著千萬里,看著我,突然笑了笑,問我:你要報仇?"

"當時我道:放屁!若是你,你會不會報仇?"談曇道:"在此之前,我一生之中只殺人,不罵人,那是我曆盡數萬年的一生之中,第一次罵人!"

"那人笑了,道:既然你要報仇,那我就給你一個報仇的機會!

只可惜……你未必便能如願.""完了那句話,他就接著消失了.然後我就感覺身體崩壞的氣血,突然開始凝聚了一些,雖然不多,但足以讓我肉身成為靈種,消泯于天地靈氣之間,卻是靜靜的等待下一次的覺醒!這本是魔族魔祖傳下的神秘法術,從來沒有人練過,但我那時候,卻以重傷之軀,第一次修煉,就成了!"

"然後,我便失去了一切意識,在天地靈氣之間緋徊,等到壯大一段時間,就潛入地下,吸收大地之靈氣,九萬年後,才破土而出,成為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但在這形成嬰兒的那一刻,卻會承受天地的福澤,誕生另外一個神智,就是談曇,就是你師弟."

談曇轉過頭看著楚陽,有些百感交集的笑了笑,道:"現在,你可明白了麼?你這具身體,不是我的,呵呵現在可知道,你師弟,才是真正的外來者,是他,侵占了我的身體!"

"我並沒有為這具身體吃過一口飯,喝過一口水,但我已經為這具身體努力了十萬年!"談曇有些斷腸的淒慘的那麼笑著,道:"我,才是這具身體的主人!"(今天凌晨碼字,碼著睡著了所以沒有碼出來,悲劇.這段的節非常難寫,牽扯到以後非常大的劇,幾乎每寫一個字,都要考慮半天句實話,這本書鋪墊到現在這種地步,已經是我了不算了,劇在自主的往縱深發展,我也真正變成了一個"只碼字,的人.

這種感覺又爽,又不爽.我想,這本書已經初步具有了自己的靈魂,但又覺得這樣有些自戀……

今天的推薦票讓婁好傷心啊……)

(推薦一本新書:骷髏精靈新作《聖堂》,熱血男兒玩轉聖堂,相信定然是很好看的.骷髏的書,一向熱血澎湃,大家去看看加個收藏,相信絕不會失望!




上篇:第二百五十九章 魔王與劍主     下篇: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機亂,劍心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