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機亂,劍心斷!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機亂,劍心斷!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機亂,劍心斷!



楚陽沉吟了良久,突然感覺無話可.

面對著這麼一位修為超過自己千萬倍,而遭遇也是慘過自己千萬倍的魔王,楚陽還能什麼?

原本以為,自己的遭遇就夠悲慘的;但自己的遭遇,卻還是有些自作自受那樣的味道.

沒想到這位傳中的魔王,居然這樣子;完完全全就是無妄之災,而且整個族群一起消失,而且消失的莫名其妙加上憋屈至極.

自己是接著就重生了,這家伙卻是憋屈了十萬年,才有出頭的機會,而且靈種還被新生靈魂占據了……

良久,楚陽苦笑一聲:"你這種遭遇……真的讓我很是…無語;真的,慘到了連同心也生不起來的地步."

談曇嘿嘿一笑:"我並不抱怨什麼,或者你們都會認為慘,但我卻只會認為,技不如人而已!"他狠狠的大笑一聲,喝道:"既然技不如人,那就是活該!"

楚陽默然.

這句話,實在是同樣讓人無法反駁,也無法贊同,還是無語.

良久,楚陽才道:"你的風格使然吧,或者……縱然沒有這樣的一個人,你也會敗在自己手中."

"為何?"談曇一揚眉.

"因為你太不給別人留路;就算你一句話,也事先堵死了別人可能的反應的道路,只能聽你,而不會有發表自己見解的機會.這在某些程度上,或者是料敵機先,但在某些事上,卻是在無意識的就制造出僵局!"

楚陽微微的笑了笑.

從談曇這些話之中,楚陽可以明顯的分析出來.這個家伙每一句話,都是絲毫沒有留給別人反應或者對話的空間.

聽完他的話,別人除了歎息,就是無語.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

這樣的人,楚陽曆經兩世,還是第一次見到.

這已經不是霸道,而是偏執了.

楚陽本以為談曇聽了自己這句話不會在意,或者會怒;沒想到談曇聽了之後,竟然是深深的思考了一會,良久竟然點了點頭,道:"你得對."

他笑了笑:"我性格就是這樣,不給人留什麼余地,呵呵.不過,我若是事事都給人留余地,那還是我麼?"

楚陽不禁微笑.

這句話還是讓人感覺那樣的怪異,沒有什麼插嘴對話的余地.

"現在,該談談我們之間的恩怨了."談曇臉上微微的笑容收斂,換做了寂寥和蒼涼.

"我們之間的恩怨."楚陽點點頭:"不錯,我們之間,是有恩怨的."

"不管你怎麼,不論你為這身體付出了多少時間的艱難煎熬,但這具身體,終歸是我兄弟的;他才是天地之所鍾,這一點,相信你不會否認."

談曇擺了擺手:"以後這具身體,還是他的.他現在的實力,遠遠不足以讓我完全覺醒,讓我完全占據這個身體,你怕什麼?"

"而且,他從現在,接受了剛才的五毒輪回煙之後,才開始讀取我的記憶,慢慢的複蘇.這對他自身的實力增長,也有太大的好處.你有什麼不滿足?"

楚陽默然,道:"那,到什麼時候,你才能完全覺醒?"

談曇沉默了一下,道:"或者,要等他成為聖級九品……以上."

"至尊?"楚陽脫口而出.

"或者是."談曇嘴角含著一絲苦澀.

"唯有他能夠承受我的神魂印記全力沖擊的時候,兩個靈魂才能完全融合,合二為一.屆時,將擁有兩世的記憶."

"他不會抹殺我,而我,更加不會抹殺他!"談曇難得的用一種鄭重的聲音道:"若是你為他擔心,大可不必!"

楚陽舒了一口氣,道:"原來如此."

他心中雖然還是有些半信半疑,不過,暫時也只能相信.

因為楚陽也根本不知道,對這種況,有什麼辦法.

但不管如何,對談曇的安慰的擔心,總算是暫時的放下心來.

"至于你與我……"談曇道:"你要知道,你丹田之中的九劫劍,就是當初毀滅了我的那個人,親手創造出來的!而你們的所謂九劫劍主的使命,實際上就是那個人給你們的任務!"

"換句話,你,就是當年那個毀滅了我的那個人的……傳人!"

談曇冷峭的笑一聲,道:"所以,你我乃是敵人,遲早,會有一戰,這一點,無可置疑!"

楚陽苦笑一聲:"你覺得你這句話,公平麼?你占據了我兄弟的身體,與我決戰?我怎麼可能真刀真槍的傷害他的身體?而高手決戰,只需要一刹那的猶豫,就足以粉身碎骨無數次,你要與我決戰?"

"所以我會留給你時間!讓你足夠的成長."談曇道:"其實,我這一次與你一談,並不是要與你定下什麼數百年千年之後一戰的約定,而是要提醒你一件事,莫要讓我的十萬年的等待,化作流水!"

"十萬年的等待化作流水?"楚陽愕然.

"十萬年來,支撐我的信念就是……報仇!"談曇的眼瞳里燃燒起一片黑色的火焰,似乎要將自己的靈魂也一起燃燒殆盡!

"我,絕不會允許那個人的傳人,活在這個世上!當我沒有完全覺醒的時候,你可以存活,但當我完全覺醒之後,九劫劍主……我是不允許在這世上存在的."

談曇哈哈一笑:"我現在跟你,也不怕你在我覺醒之前將這幅身體毀滅."他頓了一頓,道:"我對你,雖然最終會是勢不兩立,但卻很放心."

楚陽苦笑,在他覺醒之前將這幅身體毀滅?開什麼玩笑?那豈不就等于是自己一手毀滅了談曇,還毀滅了自己的師傅孟超然?

如何做得出來?

"放心吧,將來的事,還遠得很,真的到了那種時候,你我一戰,我未必便會敗給你."楚陽淡淡的一笑,道:"不過……若是你剛剛完全覺醒,就被我打敗,我希望你到時候能夠撐得住那種打擊!畢竟十萬年後的覺醒,忍受了太多,屆時若是敗在我的手下,恐怕無論任何人都是難以接受的."

談曇冷笑一聲,剛要話,楚陽截口道:"其實你自己心里也知道,這並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談曇沉默良久,譏消的道:"除了那個人,我這一生,還從未敗過;若是你能令我暢快淋漓的一敗,相信也是一件令我心懷大暢的美事!"

楚陽徽笑:"我相信,你不會失望的.

談曇大笑.

良久,笑聲止歇,道:"其實,除了這件事,我還有一件事要提醒一下你."

楚陽道:"什麼事?"

"創造九劫劍的那個人,因為當初毀滅生靈太多,導致怨氣沖天.所以……這數百億冤魂的怨氣,也是需要九劫劍來解決的.而這,才是曆代九劫劍主的真正使命."

"關于這一點,我知道的不多;但,那個人既然做出來九劫劍,想必就絕不會是為了好玩,既然能夠翻手毀滅數百億生靈,更加不會在乎這剩下的人群是否能夠安樂生活.至于生靈幸福與否,他就更加不會放在心上.那麼,九劫劍—為什麼會出現,就是值得令人沉思的一件事."

談曇微笑道:"你要心,莫要讓我覺醒之後,無人可殺!"

楚陽沉默著,道:"多謝提醒."

談曇笑了笑:"你不必謝我,因為你是他的傳人,他傳下九劫劍,必有目的和計劃,而破壞他的計劃,是我感到很舒服最快樂的一件事."百度傲世九重天吧楚陽啞然失笑.

談曇背負雙手,依然矗立在虛空,慢慢的,有些不確定的道:"……還有……一件事……"

楚陽:"還有一件事?"

"是關于各大種族的事;九萬年前,雖然各大族群都在同一時間消失,死掉的生命,超過數百億,但各大種族的血脈,在人間仍有流傳.既然風云際會,那麼必然有人應運而出.若是你能夠遇到,若是你能夠遇到這句話他連了兩遍,終于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凡事命中自有定數.不管你遇到遇不到,你自有你的行事法則與人生底線;就由得你吧."

楚陽淡淡的"哦"了一聲,心中卻是在急速的思考:難道在這世上,還有其他族群的存在?

"我原本以為,會有很多話跟你;但真正與你一談,卻發現其實並沒有什麼多少事."談曇悠悠的笑了起來:"我完了."

楚陽默然,道:"你了這麼多,我只想一句,若是屆時……我兄弟出現意外,不管我想盡什麼辦法,還是要殺你!"

談曇大笑.

兩人回來的時候,眾兄弟已經等得望眼欲穿.

而莫天機的馬隊,也終于姍姍來遲.

楚陽這才知道,自從自己走掉之後,莫天機就突然間陷入了昏迷,一直昏迷到現在,導致了整支隊伍恐慌不已.

楚陽心中一驚,快步走進去帳篷一看,只見莫天機雙目緊閉,躺在軟榻上,昏迷不醒,嘴角的血跡,竟然仍有新鮮的.

"發生了什麼事?"楚陽霍然抬頭,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家主就突然間變成了這個樣子."莫氏家族二長老道:"當時你離開之後,天地突顯異象,家主突然感到劍氣沖天……"

"然後他就拿出來七枚紫晶令,好像是在占卜……"二長老眉頭緊皺,憂慮的道:"但不知為何,七枚紫晶令突然完全粉碎成塵,然後家主就只了一句話,就昏迷了過去."

"什麼話?"楚陽心急如焚的近問.

二長老道:"當時家主臉色非常難看,突然沒頭沒腦的道:'天機亂,劍心斷;亡命湖,無彼岸!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然後他就暈了過去,再也沒有醒來."

楚陽心中一震,突然臉色蒼白如紙.




上篇:第二百六十章 你是誰,我是誰,他是誰?     下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機演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