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機演算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機演算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機演算



楚陽還記得,在離開莫家的時候,莫天機曾經過,他已經獲得掌控天下的真傳,對于天機氣運,也能稍窺一二.

記得莫天機這句話的時候,很是信心滿滿的樣子.楚陽就知道,莫天機絕不會只是"稍窺一二"這麼簡單,定然是有了很深的造詣,才會這麼.

因為莫天機的脾氣,絕對不是自吹自擂的人,就算只有六成把握,他都絕不會出來.如今既然出口,那就最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

也就是,他對于預測天機,趨福避凶,已經是很有把握.

但如今他這個樣子,卻分明是遭了天機反噬!

楚陽緊緊的皺著眉頭,臉色陰沉,但若是那樣的話,時間對不上額.

"你們家主在我離開之後,就立即開始占卜天機?是在那劍氣沖霄的時候立即開始的?"楚陽問道.

"是的……呃,不是."二長老花白的胡子一抖,

"到底是是還是不是?"楚陽有些焦躁起來,這老不死的,連話都不清楚了麼?

"劍氣沖霄,家主就開始了.不過那一次卻沒有出現什麼異常,反而家主有些喜意;只等了三個時辰之後,家主突然再次有所感,才又一次的……這一次,卻出現了意外."

楚陽心中默默計算,終于悚然動容.

按照時間來計算,應該是自己讓劍靈附身的那一刻,莫天機再次開始卜算,卻遭了天機反噬.但他昏迷之前透露出來的消息,卻是令楚陽有些觸目驚心.

天機亂,劍心斷;亡命湖,無彼岸!

這昭示著什麼?

天機亂,是因為自己打破了宿命;劍心斷是怎麼回事?亡命湖無彼岸,難道是自己這一位九劫劍主……就在這亡命湖,再也走不到彼岸了麼?

想著想著,楚陽桀然一笑心道:我這位九劫劍主這一生就是與天斗呢?逆天改命……這他娘的還沒完了不成?

再……這一次若是自己真的過不去……可有遺憾?

楚陽出神的想著,終于笑了笑.

莫輕舞已經改變了命運,從此之後人生一片坦途;就算沒有了自己在身邊,也應該不會有什麼危機了,再她年紀還,長大後沒有自己在身邊,未必就能將幼年的感放在心上……

至于幾個兄弟,人生也已經各自走上了軌道,更加不需要自己操心.

身世……也算是明了了吧……

呵呵.

楚陽喃喃自語:"既是如此也便如此."

完,他就坐了下來,沉默著心道:"或者上一世我是有遺憾的,但這一世,卻是……圓滿."

圓滿麼?

楚陽自己覺得圓滿,但……實際上,若是他現在死去這一世的遺憾,絕對會更多.

只不過有很多,他自己還不知道,如此而已.

談曇走了過來,怪異的一笑:"天機亂,劍心斷?楚陽,你要倒黴了."

二長老的話聲音雖然低,但以魔王通天徹底的實力,怎麼能聽不見.此刻難免有一些幸災樂禍地味道.

因為他對這種最是不可測的天地危機,感觸最深;他自己,就是這樣被埋了十萬年;如今看到又有一個家伙要遭受這樣的命運禁不住有些'吾道不孤",這樣的感覺.

尤其是這個人還是違抗了當年的那個人制定的九劫劍主人生軌道才會遭受這種天機變化的劫難,這就更讓他覺得有些過癮了起來.

"縱然倒黴,也只好如此."楚陽靜靜的一笑:"如此幸災樂禍看來你的性格並沒有影響到談曇,反而被談曇的性格將你也感染了不少."

"這種感覺很新奇吧?"楚陽嘿嘿的一羌

談曇露出一個愕然的表.

想起來自己在這麼多年以來,從來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大山崩于前而色不變,怎麼這一次覺醒之後,話也多了,而且各種微妙的緒,也開始多了起來.

這對自己來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

"他媽的!"

談曇罵道.

楚陽大笑起來,突然感覺自己的師弟似乎就在身邊,心中又是憑空多了不少的安慰.

直到了下午,莫天機才終于醒來.

醒來之後,眼睛有些發直的看著自己頭腦上方,有些魂不守舍,對就在他面前的楚陽,竟然視如不見.

"怎麼會這樣?"莫天機分明是很迷惘,喃喃的自自語道:"這是九重天大陸九萬年的慣例,怎麼會在這里發生了意外?如此變故,根本就是不應該出現的啊.若是連九劫劍主都要死,那麼……九重天大陸這麼多年是怎麼過來的?"

"這本是天命所歸,為何連天命都要改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莫天機苦惱之極的揉著眉心,將自己的眉心揉得通.他一生定力高強,很少有什麼事能夠讓他動容,就算是當初莫天云將他欺壓到幾乎不能喘氣的那種時候,也都從來都是淡淡的,臉上除了從容淡定之外,沒有任何的表.

但這一次,卻是實在不能承受心中的震驚了.

畢竟天命都要改變,是一件所有世人都不能接受的事.

"發生了什麼事?"楚陽好整以暇的問道.

好像他問的並不是自己的事,也不是自己的命運.那樣的淡然.

"楚兄",莫天機轉過眼晴,看著他,瞳孔漸漸聚焦,終于眼晴睜大,一下坐了起來,過猛,卻又溢出一口鮮血,咕嘟一聲吐了出來.

"這一次決戰,要不我們就此退走?"莫天機坐起來之後,只不過一瞬間的急躁,就立即恢複了平常的鎮定,沉思著道:"下一次,我們再次約戰也就是了."

"你看到了……什麼?"楚陽謹慎地道:"或者…你感覺到了什麼?預測到了什麼?"

莫天機的臉上神色有些矛盾起來.

談曇道:"你盡管無妨.現在在這里的話,當今之世,再也沒有第四個人能夠聽得見,有我在這里,至尊……也休想偷聽了去."

莫天機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談曇,然後就低下頭.

"我看到了一些讓我很不敢相信的事."

莫天機眼中露出憂慮.

"是我的事?"楚陽道.

"是他的事?"談曇道.

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

"是."莫天機苦笑一聲:"自從我確定了楚兄的身份,就一直在做著各種准備,包括,以後我們兄弟沖上九重天之後的規劃,實力發展,如何隱忍,如何暗中下手,需要暫時依靠什麼,需要長時間的策劃什麼,需要……"

"總之,所有的東西,我都在開始想,開始准備,開始籌謀."莫天機道:"我就是一個這樣的人,或者,楚兄找上我,這就是我的價值!"

楚陽有些動容的道:"想不到你現在已經開始考慮這樣深遠."楚陽有些意外,在這一方面,就可以看出他與莫天機的最大不同之處.

楚陽善于隨機應變,但這也正暴露了,他沒有什麼遠見,向來都是走一步,算一步.

我只要眼前安穩,哪怕身後濤水滔天?

但莫天機卻不同,他什麼事都是謀定而後動,絕對不會冒冒失失的因為沖動而去做什麼事,而一旦出手,就必定己經有了最詳盡,最有力的計劃,從開始,一直到結束,寸步不亂!

他不會輕易出手,但一旦出手,卻必然讓敵人沒有任何掙紮反撲的余地!

一個運籌帷幄,一個決勝千里.或者正是的這兩人.

莫天機哼了一聲,道:"豈止是這一些,包括這幾個兄弟的性格脾氣,一一研究一遍,我們上去之後,顧獨行做什麼,負責哪一塊,董無傷做什麼,紀墨做什麼,羅克敵做什麼,苗不通做什麼,謝丹瓊做什麼……"

"每個人都必須要有最合適他的位置,然後所有人加起來,才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莫天機對楚陽的不負責任有些微怒:"我們即將面對的敵人,可是主宰了上三天一萬年的九大主宰家族!不好好籌劃,不定剛剛上去,就會被全軍覆沒!不心,能行麼?"

"所以這一次,我見到劍氣沖霄,就知道事關九劫劍主,于是立即運起掌控天下,進行透徹天機的運籌."莫天機苦笑:"第一次的結果,還是有驚無險,但那里知道緊接著就有天機紊亂的征兆傳來,我第二次運起掌控天下……"

他眼中露出不可恩議的神色:"就已經是一片死氣茫茫!"

"而且,千般危難,皆在亡命湖.而我們的這一次的決戰對手,根本不足為慮,甚至天機運行都不會顯示,這明我們決戰是能勝的;但我們,卻是九死一生,陷入一片混沌之中,無前途,無歸路!"

"就在我要進一步的想要透查一下的時候,天機運行卻突然崩潰!"莫天機臉上露出苦笑:"我連抽身都來不及,就被猛的擊中,接著就神智混亂,強行撐著留下幾句話,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莫天機撐著身子,苦笑一聲,道:"若是我不能及時醒過來,有這幾句話,也足以讓你有所警醒了."

楚陽心中一陣感動,想要什麼,終究還是沒.

"單憑這個,也不能就明非得是九劫劍主出事了不行了吧?"談曇歪著頭,怪聲道.

"一片死氣之中,一把劍當空折斷!"莫天機冷笑一聲:"若不是九劫劍,我很難想到是什麼劍,居然能夠嵌入天機運行之中!"




上篇: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機亂,劍心斷!     下篇:第二百六十三章 死路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