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六十三章 死路生機  
   
第二百六十三章 死路生機

第二百六十三章 死路生機



"如此來,則是九劫劍主無疑!"談曇沉吟著,怪笑一聲:"子,你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

楚陽怒道:"你既然占據了我兄弟的身體,那就乖乖的叫大哥!子也是你能叫的?"

"……"談曇瞠目.

楚陽哼了一聲,道:"天機決斷又如何?九劫劍斷又如何?我楚陽,還從沒信過什麼天意!"

"好心態!"談曇脫口而出.

隨即道:"這話的也是,就算是天機崩潰,萬劫死地,也有一線生機.不過,這就需要你自己去尋找了.若是你自己都信了命,再遇到這種況,那就真的完蛋大吉了."

莫天機眉頭緊鎖:"楚陽,這一次的危機,全部顯示在你身上,你不得不防."

楚陽點點頭:"我曉得."

心中一陣苦笑,當劍靈強行附體的時候,自己就知道了;現在莫天機的掌控天下,只是在無意之中,又替自己證實了一下而已.

"那這一次的決戰?"莫天機問道.

"若是天機要斷九劫劍,那麼,無論如何躲,都是不可避免的.強行避過,只能讓下一次的凶險更大."楚陽淡淡的道:"這件事,只是我自己的事,與你們全無關系;決戰正常舉行就可以."

"還有,這件事,不要跟別人.包括顧獨行他們,也不要讓他們知道."

楚陽輕聲著:"萬一有那種況發生,天機,你要保全我們的兄弟.我知道,你能做得到.還有,若是我……那麼,以後各位兄弟之間,你要負責協調起來,今後的人生路……也要讓他們各自留心萬事謹慎為原則."

莫天機歎一聲,然後又苦笑一下.

他盡量將所有人的況得嚴重,想要以此打消楚陽這一次的行動;沒想到還是被楚陽聽出了破綻.

"一把劍當空而斷"這一句話,已經明了太多問題.

"天機是不可測的,也是不可逆的."談曇道:"楚陽的沒錯,若是真的天機崩亂有此一劫,那麼這一次你躲過去了,下一次一定會加倍的危險:唯有面對才是解決的唯一途徑!縱然是九死一生,但是在天機之中尋生路,才是唯一辦法."

莫天機無語的長歎.

楚陽卻是灑脫之極,道:"不必如此,若是我們連自己都不能相信那就真的死定了!我楚陽,還是相信自己能夠度過去的."

三人久久都沒有話,楚陽臉色輕松,談曇卻是臉色有些凝重;莫天機眉頭緊鎖,長一聲短一聲的歎氣.

晚上,趁著楚陽又在與談曇嘀咕,莫天機悄悄將顧獨行等人叫了起來,當聽到楚陽突然爆發的時候,才終于明白了些許端倪.不由的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按照他們的法那種時候楚陽爆發出來的那種戰力絕對是難以想象的.但楚陽現在分明還未到皇級;就算是透支生命,也絕不會有那樣大的威力!

唯一的可能就是:楚陽動用了九劫劍的神秘能量.但這種神秘能量,明顯不是現在的楚陽能夠承受的,因此而引發反噬才會造成這樣的嚴重後果!

但聽到當時的景之後,莫天機也是無話可.

楚陽若是不出手,難道看著兄弟們死?若是他真的能夠那樣做,那他也就真的不是楚陽了.

或許兄弟們之間唯有一個人能夠做到這一點:就是自己.

自己並不是冷血,而是權衡得失;留下有用之身以圖將來報仇,但這樣,難免不夠熱血,

所以自己只能在幕後當一個籌謀者,卻不適合做一個當先沖鋒陷陣萬人敬仰的百勝統帥.

想到這里,莫天機苦笑一聲:若是讓自己身為局外人,在楚陽和自己之間選擇一個做朋友,恐怕自己絕對不會選擇自己,而是選擇楚陽.

這或者就是顧獨行董無傷這種天縱之才選擇楚陽為友的最大原因之所在吧.

自然,也包括自己.

一行人在第二天上路的時候,莫天機稍稍恢複了一些元氣,還是坐在馬車里.不過莫天機最值錢的向來不是他的戰力,而是他的腦袋瓜子,只要腦袋還在,莫天機就算四肢盡斷,戰力也是毫無影響……

不過這隊伍還是沉悶了許多.

大家依然很融洽,看得出,比以前更加的融洽.彼此之間的誼,也更加是水**融.

但,卻是各懷心事.

顧獨行董無傷莫天機謝丹瓊傲邪云等人,經常偷偷的用擔憂的眼神看著楚陽.而且,每一個人看似放松,其實卻是如同上緊了的發條.只要楚陽那邊有什麼動靜,這些人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就當在他的身前!

對這樣的照顧,楚陽只好苦笑.

兄弟,對付我的不是敵人,是這天啊……

但他卻又不能拒絕.

談曇與謝丹鳳走在一起.兩個人都是默默無語.

謝丹鳳隔著談曇遠遠地;偶有靠近,談曇就又躲了出去,兩個人都是在刻意的彼此躲避,卻又忍不住彼此接觸,人人心中都是一片苦澀百感交集.

"你什麼時候回去?"謝丹鳳帶著些質問的問道.

談曇摸著鼻子苦笑,只好道:"快了."

"能不能早點回去?換我的談曇出來?"謝丹鳳問道,

"……"談曇有些憋屈,大姐我己經被埋了十萬年了,這才出來不到一天半,你就要把我趕回去?

忒殘忍了吧!

"你叫啥名字?"謝丹鳳終于問了一句有用的話.

"我……在十萬年前,我的名字是……談笑."談曇想起自己的名字,竟然似乎進行了很漫長的回憶,自己名字的時候,帶著一股傲然,顯然對自己名字很滿意,道:"那時候,我一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在談笑間,讓所有敵人灰飛煙滅!"

"不如談曇好聽!"謝丹鳳皺著鼻子,終于很肯定的道:"太土了,忒難聽了!"

這位談笑幾乎要仰天噴出一口鮮血.

在一邊不放心旁聽的楚陽皺著鼻子趕緊走了開去.

談曇好聽還是談笑好聽?

這簡直是不用思考的問題.談曇拍馬也趕不上談笑,不僅是意境還是容易上口,或者是那一種千軍辟易的從容瀟灑,都比不上.

但在謝大姐心里,莫是什麼談笑,就算是談玉皇大帝……也不如談曇好聽!

"我受打擊了."談笑臉色發黑的道:"反正也就這幾天,呆久了回去更舍不得,我還是現在就沉睡算了."

于是一代魔王談笑,就這麼在出來了一天半之後,非常郁悶的自己陷入了沉睡于是談曇醒來了.

但這次醒來的談曇,卻有些沉默了起來.看誰都有一種心虛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欣喜若狂的謝丹鳳勃然大怒,摁住狂打一頓.接下來,楚陽見到這貨畏縮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于是召集眾兄弟,將這個家伙又是猛打一頓!

兩頓胖揍,反倒將這家伙打得急了,不顧一切的還手,于是……在打打鬧鬧之中,談曇心中那種微妙的心虛,反倒是打沒了……

對一個心懷歉疚的朋友,或者只有用加倍的不客氣,才能夠將他拉回來.

因為那樣子,他才感覺到,自己還在這個集體之中.

我們往往有一種感覺:越是親近的人,彼此之間越是不客氣;張口必稱混蛋二貨,閉口當然是老子老娘,口角乃是常事,拳打腳踢更加是家常便飯.

往往若是相敬如賓的人,張口閉口謝謝您好,看似文明之級,但就算是陌生人也能一眼就能看出來他們之間的距離,如同天塹!

或者……這是我們獨特的文起………

在另一邊,田氏家族和黑魔家族等人的聯盟,現在也正在趕往亡命湖的路上.

在沉寂了很久,人人都是憂容滿面達到將近一個月之後,眾人臉上,重新綻放出來了笑顏.

因為援兵終于到來.

屠氏家族的人,在屠千豪身死于顧獨行手下之後,終于將上三天的援兵請了來.

屠千豪臨死之前,讓手下帶給家人的話,自然是帶到了.但,屠氏家族卻並沒有按照屠千豪的話來.

家族第一年輕後輩慘死,這不啻是血海深仇.

如此仇恨,怎麼可能一句話之間,就能夠歸隱起來?那豈不是太便宜了凶手?就算要歸隱,也要先殺了顧獨行.

至于帶話回去的那幾位王座,更是早已經被屠氏家族直接處死:竟然散播謠,誣陷已經死去的少主……

屠氏家族高層自然是明白,以屠千豪的性格,那些話是真的的出來的.

但,他們若是不這樣做,怎麼能名正順的為屠千豪報仇?殺死顧獨行?

更何況,只要援兵下來,我們屠氏家族就是第一功臣,擊敗了對方之後,我們屠氏家族才是理所當然要拿大頭的.

這等于是屠氏家族崛起的機會,怎麼可以放過!

唯一,就是可惜了屠千豪.若是家族興起,以屠千豪的資質,不難帶領家族走向輝煌啊………

這種況若是讓顧獨行知道,想必也會發出同樣的感歎:真的可惜了屠千豪啊,那樣的一位英雄人物,用自己的生命來警告自己的家族,竟然……一點作用也沒有起到!

大軍日益行進,但田不悔卻發現,少年黑魔自從上次伏擊董無傷回來之後,就似乎變得沉默寡.原本那種陰森森的似乎能夠將人引入地獄的聲音,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聽到了.

《三十六副中藥,老先生甜蜜蜜的,我今晚喝了第一副,三時了,肚子里還跟藏著黃連似地……

真爽!終生難忘啊!

這是第二更!》




上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機演算     下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黑魔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