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六十五章 路遇,刀皇之戰!  
   
第二百六十五章 路遇,刀皇之戰!

第二百六十五章 路遇,刀皇之戰!



"傲家那幾塊料,雖然不登大雅之堂;但怎麼也是天才人物.就算再蠢,若是沒有原因,也不會在這個時刻抓住楚閻王的兄弟們下狠手,更不會攻擊謝家;這簡直是本末倒置!畢竟傲家的仇人,是我們,而不是那些人!你們在其中充當了什麼角色?"

少年黑魔冷靜問道.

"對付他們,其實很簡單."田不悔哼了一聲:"他們的弱點太明顯,就是利欲熏心.一抓,就可抓住!最關鍵的是,傲邪云沒死.這一點很重要.這才是他們的心病!"

"原來如此."少年黑魔眼睛一亮.

"所以,對于他們來,救了傲邪云的楚閻王和謝家,才是他們最大的敵人!也是恨之入骨的生死大仇!而我們雖然截殺傲邪云,是傲家的仇人,但對于這幾個人來,我們反而成了幫手!"

"當然,還有別的原因,和手段."

"但這些事,其實你不必知道."田不悔道.

"他們一戰的結局如何了?"少年黑魔尖銳的問道:"為何要封冇鎖消息?"

田不悔沉默了一會,道:"謝家已經半殘.至于其他的消息……或者是最終消息,還沒有傳來.不過,董無傷和顧獨行已經星夜兼程,前往救援!雖然他們未必趕得上."

田不悔露出一個譏誚的笑意:"其實我倒是甯願他們能夠趕得上.那樣,不定我們會很省勁!"

少年黑魔沉默了,良久,慢慢道:"董無傷……不會死的."

"因為他是你的對手?"田不悔大笑一聲:"想不到一向暗中殺人的黑魔,竟然也有這種英雄惜英雄的江湖風采!"

"只可惜你沒有."少年黑魔冷冷道:"否則,你還能讓我高看你一眼."

"在未確定能否活得下去之前,我不會在意什麼江湖風采武者風度!風采涵養風度氣質,就如同史書;都是只屬于勝利者.等我勝了,踏上巔峰,我自然會讓你看到,我田不悔的風度涵養,照樣是無人可及!"

田不悔轉了話題,分明想將此次不愉快的談話及早結束,冷冷道:"你既然決定了對付董無傷,那麼就要做好准備.我不想將來找你決戰的時候,還要到你的墳墓上去!"

"只要你能在楚閻王手上活下來,那麼你就不會失望!因為你還有再死在我手中的機會."少年黑魔寸步不讓,針鋒相對的道.

田不悔怒哼一聲,道:"簡直不可理喻!等你殺了董無傷再吧."嗖的一聲穿林而去.

少年黑魔冷冰冰的看著田不悔離去,黑寶石一般的瞳孔中閃爍著一絲複雜的光芒,良久,才喃喃道:"我殺了董無傷?我為何要殺董無傷?"

他竟然歎了一口氣,低低的自自語的道:"我怎麼會殺董無傷……唉……"

然後他就孤獨的站在這里,看著天空繁星,良久不動一動;眼神之中,卻是目光變換,只是一瞬間,就已經不知道變幻了多少顏色.

良久,他又歎了一口氣:"這一次,中三天石氏家族大舉派人來援助屠家,難道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到了這等地步?若是如此,屠氏家族為何還待在中三天?若是石氏家族另有所圖,那麼,他們圖的是什麼?"

"到底……該怎麼辦?"

一晚上,他在這里站著,心亂如麻,那幽幽的歎息的聲音,竟然沒有斷絕.

…………

這一日清晨,大隊人馬轉過山坳,楚陽等人猛地愣住.

在前方,百丈之處,一隊人馬靜靜地站立,足有五六百人.卻是沒有一點聲音發出,沒有半點兒氣勢外泄.

在楚陽他們從這邊拐出去的時候,那邊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他們.五六百道銳利的目光同時射過來,氣勢如同雷云風暴一般轟然爆發出來,眾人只覺得心頭一滯.

當先騎在馬上的顧獨行身軀緩緩挺直,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董無傷眼簾垂下,如鐵一般的臉上木無表,右手食指,一下一下的輕輕拍著刀鞘.

一道劍氣,一道刀氣,就這麼洶湧澎湃的激湧而出.

便如驚天長虹,劃過百丈距離,迎頭痛擊!

對方隊伍之中,兩股威嚴氣勢迎頭而來,生生截住劍氣刀氣,中間無形的空中,分明閃過一道氤氳的氣體.

似乎什麼東西在兩支隊伍的上空相撞,各自消散了.

一個威嚴的聲音緩緩道:"好純正的劍氣!好霸道的刀氣!難道來的便是中三天剛剛崛起的劍帝刀皇,顧獨行?董無傷?!"

顧獨行冷傲的道:"是又如何?你等是何人?"

"果然是你們!話的這位,口氣如劍,剛直而孤傲,冷漠卻孤獨;想必便是劍帝顧獨行?"那聲音之中多了幾分肅殺之意.

"正是顧某!你們是……什麼人?"顧獨行淡淡地道.他敏感的嗅到對方分明有敵意,心中警惕之意大起,劍心動,劍鞘之中,黑龍劍無聲長吟,劍意凜然.

"另外一位,便是董無傷吧?"那威嚴的聲音冷冷淡淡的道.

"正是你董二爺!"董無傷喝一聲,張狂霸道之勢,直沖出去.

他早已經想要話,但顧獨行在與對方話,董無傷身為兄弟,不得插話.這是對于兄長的尊重,所以董無傷控制住自己.

現在,在兄弟們之中,隨著彼此同患難共歡愁,時間積累之下,兄弟義越來越深,大家也越來越是在乎,所以對于長幼之序,大家都是心中越來越是看重.

平常玩笑無所謂;但一旦到了正經時刻;這份兄先弟後的順序,則是誰都不能打破的!

試想一下,當哥哥的在前面跟敵人話,若是弟弟在一邊亂插嘴,豈不是就是告訴敵人:這位哥哥沒有什麼威信?而且,弟弟太隨便?或者,兄弟感不和?

這都是很忌諱的事.

"我的董二爺?"那威嚴的聲音慢慢的念了一句,呵呵的一笑,沉抑的道:"果然不愧是刀皇,如此氣魄,也算可以.只不過,極剛則易折;今日,便將這柄刀中之皇折斷也罷."

董無傷轟轟大笑,暴喝道:"折斷?藏頭露尾之輩,也配這句話麼?我董無傷對天狂,對地狂,對敵狂,狂的光明磊落,縱然剛則易折,老冇子卻是甯折不彎!你至今連臉都沒有露出來,居然敢口出狂,你是什麼家族的家教?!"

對方話的時候,一直隱在隊伍里,沒有現身.

"哈哈哈……四哥,這家伙估計是師娘教出來的."羅克敵嘎嘎大笑:"這家伙哪里還有臉敢露出來?不定一露出來,就是兩片大白……"

"胡八道!"紀墨訓斥羅克敵道:"怎麼話?那上面可沒嘴!"

對方已經了要折斷刀皇的話,那就是不共戴天的敵人.對于敵人,紀墨和羅克敵這兩位向來尖酸刻薄的嘴巴,可絕不會有半點嘴下留.

"三哥有所不知,他的正是屁話!"羅克敵與紀墨的配合,絕對是天衣無縫級別的.尤其是兩人對于罵人損人的配合,更加是足斤加兩.

"我呢……"紀墨恍然大悟的點頭:"我用怎麼話,原來是的屁話,原來如此.狼果然高見."

羅克敵得意洋洋,道:"再,三哥你前一句話也的錯了,誰他上就沒有嘴的?那不是照樣有的麼?"

紀墨勃然大怒,訓斥道:"所以狼你畢竟年輕,不曉事;那是嘴麼?那分明就是一朵等待盛開,等待綻放的花!"

羅克敵誠惶誠恐,從善如流:"三哥訓斥的是,是弟將他看錯了.只不過……怎麼才能綻放呢?"

"笨啊!"紀墨恨鐵不成鋼的黑著臉:"等你董四哥將墨刀或者墨刀的刀鞘一插進去,不就開了花麼?"

羅克敵神往的道:"原來如此,想必那一刻的風,定然是萬紫千吧……"

"你又錯了!"紀墨無語的道:"千是肯定會有,但萬紫則就未必了.應該有黃冇色,白色,綠色,色,或者黑色……"

羅克敵撓著頭,大惑不解:"三哥,白色色我都懂,可是怎麼會有黃冇色綠色和黑色?"

紀墨大怒欲狂:"難道紮破了他的苦膽,不是綠色?這個人的心是黑的,你看不出來?至于黃冇色……你今日大解了沒有?"

羅克敵恍然大悟,欽佩的五體投地:"三哥果然淵博,今日聞君一席話,勝讀過往十年書……"

紀墨挺胸凸肚:"哪里哪里,這都是生活經驗,你還,要注意累積.經曆的多了,見過的這樣的惡心人物多了,你就會如我一樣,神目如炬."

"弟對于三哥的景仰欽佩,猶如天河之水,滔滔不絕,又如大海之浪,一浪更比一浪浪……"羅克敵打躬作揖,狂拍馬屁.

對面沉默下來,良久之後,突然一聲怒吼震天一般響起,一個已經是嚴重壓抑不住的暴怒聲音道:"我要一個個活撕了你們!"

著,一道人影就嗖的一聲竄了出來,在空中化作一道青色閃電,瘋狂的撲了過來.

這一番調侃,只氣的那人五內俱焚,竟然失去了冷靜!若是雙方都接近之後開戰,則是對雙方都毫無影響.但他盛怒之下遠離自己隊伍,反而來到董無傷這一邊,則董無傷就已經占了地利人和.

背後就有雄壯隊伍,身邊是生死兄弟!所以,只要這個人脫離了隊伍,哪怕兩人在伯仲之間,但董無傷的底氣就要比他強得多!

若如此,則勝面大一些.




上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黑魔的憤怒     下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是傲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