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是傲家的人!  
   
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是傲家的人!

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是傲家的人!



楚陽目光含笑,稱贊的看了羅東敵與紀墨一眼.

"我來!"董無傷目光鎖定對方激射而來的身形,身形一動,已經下馬,站在地上,一手握住刀柄,大踏步的一步一步往前凝重的迎了上去!

"讓他開花吧!"羅克敵跳腳大吼,口沫四濺:"四哥威武!讓他黃的白的的綠的黑的一起出來!"

紀墨大呼叫:"對!讓他知道知道,刀皇不僅可以用刀,也可以用槍的!"

身旁眾人頓時笑得打跌:呼延傲波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用手指頭掐著紀墨腰間一塊肉,狠狠轉了一圈.

紀墨慘叫一聲,無限悲催.

談曇還在想心事,消化著自己這段時間里斷斷續續接收的記憶,見眾人大笑,茫然抬頭,問身邊的謝丹鳳:"發生了麼事?"

謝丹鳳嘴唇抽搐,表怪異,怒道:"沒你的事."

談曇哦了一聲,道:"大家笑得真歡樂"著,突然想起了什麼,急忙擺出來一幅"震驚,的表"震驚"的重新問了一句道:"你們在笑什麼?"

"滾!"被謝丹鳳一巴掌在馬上拍了個趔起.

楚陽強忍住笑意,看向不斷接近的兩個人.

對方雖然在盛怒之下,有些失去理智,但一身實力,卻是非同

可!

一陣狂風閃電一般飛掠而來,速度之快,讓他的身子變成了一團模糊地青影.隨著前進,身子與空氣摩擦,發出啪啪的音爆!

董無傷卻是凝重的一步一步迎上去,如同腳下有千斤重,連帶著整個大地山11同時前進!

對方快到了極致,董無傷卻是慢到了極致!

一快一慢,鮮明對比!

"皇級六品!"意念中,劍靈給出了評價.

楚陽緩緩點頭,心中頓時稍微放松.

皇級六品按照修為來,已經比董無傷高出了很多:甚至,不止一倍!但,對方卻是普通皇級而董無傷,則是狂霸天下的刀皇!

而且,董無傷又有五百七十斤的墨刀相助,更加無限的縮短雙方的差距!

所以這一戰,有驚無險.

時遲,那時快.

那人一聲長嘯,身子從半空中烏云一般撲下來,青袍鼓風而起便如一只巨大的蒼鷹.狠狠地向著董無傷攫食而下!

董無傷猛然抬頭,滿頭長發,紛揚的向腦後飛舞墨刀猛的往前挺出!

嗚的一聲,墨刀帶起一整片實質一般的黑色刀芒,董無傷絲毫沒有避讓,完完全全用一種一往無回的決然姿態,正面迎上了對方蓄勢已久的進攻!

劍光一閃!

一柄雪亮的長劍與墨刀狠狠碰撞在一起!

雙方都沒有留手!

轟的一聲巨響,董無傷身體四周的泥土猛的翻揚而起,呈放射狀向著四周猛的噴發出去.

一片炸彈開花一般的正中間,董無傷黑發飄揚雙目如電,嘴唇緊緊抿著,兩條腿深深地陷進了路面,但身子只是晃了一晃,卻是沒有後退一步.

空中那人一聲狂喝身子一個往後翻騰,旋風一般連續翻了七八個跟頭,落在地上,抬起頭來,面帶驚容看著董無傷,萬萬沒有想到這位少年刀皇的實力竟然已經強橫到了這般地步!

眾人終于看清楚,此人乃是一個花白頭發的老年人,看面相有五六十歲的樣子.此刻,花白的胡子正在下頜微微顫抖.

董無傷大吼一聲,雄壯的身子猛的一挺,從土地里拔了出來,泥土飛揚之中,墨刀隨即就化作了一道黑色閃電,劈頭蓋臉的就是狂風暴雨一般的一百零八刀.

那人連聲狂喝,不斷地出劍抵擋,兩人翻翻滾滾打成一團,只見一道白光一道黑氣纏繞在一起,漸漸地不分彼此,成了一團黑白的龍卷風.

楚陽和顧獨行站在最前方,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場打斗.

到目前為止,還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但對方對自己這些人懷有敵意,那是肯定的了.

對面的隊伍緩緩壓了過來,在距離戰圈之外的二十多丈處靜靜地觀戰,竟然沒有一個人發出聲音.

楚陽和顧獨行對望一眼,都是謹慎了起來.

一般像這種強者的戰斗,就算是王座之下,也要最少退在三十丈之外才能避免誤傷:尤其是刀皇的刀氣,更加是致命的東西.

但這些人就隔得這麼近,卻沒有一個人臉上有擔心的神色.

甚至,當先的幾個人的臉上,表現出的竟然是興致盎然的樣子,居然有些躍躍欲試.

由此便可看出,這些人,都不是等閑之輩.

一時間,刀劍相撞的聲音爆豆一般響起,越來越響,震耳欲聾.

楚陽皺皺眉:這是一個極為反常的現象:一般像這種級別的高手對戰,很少有像現在這般如同打鐵一般的密集碰撞聲音:但這兩人顯然都是違反了常規.

由此可知,雙方都是差不多的戰斗風格,而對方,也肯定握有一柄世間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否則,絕對不敢如此硬拼,就算敢,也早已折斷,不會到現在還在發出碰撞巨響!

楚陽臉上淡淡的浮起一陣焦慮.此人實力雖然只是六品皇座,但這樣的彪悍風格與手中的神兵利器.已經不遜色于八品皇座.

董無傷定然是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身後馬蹄聲起,一匹馬越眾而前:蒙面的傲邪云來到楚陽身邊.

"嗯?"楚陽轉頭,疑問的看著他.

"是我家的人."傲邪云的聲音很苦澀.

"是你家的人還是你那幾個叔叔伯伯的人?"楚陽謹慎的問道.

"我家的人!"傲邪云的聲音很肯定.

楚陽嘴角勾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隨即皺皺眉:"你父親傲家主,是不是失去了對家族的掌控?"

"絕對不是."傲邪云道:"父親向來主管家族所有事物,只不過這些年來,隨著傲氏家族的勢力越來越大,家主的權力也是越來越大,叔伯們都是蠢蠢欲動,暗中搞一些動作但總體來,家族還是安穩的."

"這等安穩,可真是讓我驚喜."楚陽嘿嘿一笑.

傲邪云笑得很苦澀:"一個家族的複雜,是外人無法想象的.一個地位已經穩固的家族的複雜,更是別人根本無法體會的.""傲氏家族千年前創業的時候,先祖有兄弟五人,被稱為"傲天五虎,:另有結拜兄弟三人,都是當世人傑.兄弟八人同心協力打下了江山,在中三天站穩腳跟.他們曾經共患難同生死,甚至,每一個人都曾經為了對方奮不顧身,毫不顧息自己的生命."

傲邪云在這等時刻,竟然講述起傲氏家族曆史,這讓楚陽有些意外.但他還是認真的聽了下去.

傲邪云也是一代人傑,絕不會無目的的扯出一番廢話,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況下.楚陽一邊聽,一邊考慮著傲邪云的用意.

"但,基業創下之後,卻是矛盾越來越大:先是三個外姓的兄弟開始造反,因為他們不甘于做家臣,甚至是供奉,也不願意.人人都知道,供奉雖然好聽,但供奉的後代子孫,就是家臣!甚至,一旦有所不肖,就會淪為家奴,所以他們不願.但傲家的家主,卻只能有一個.""家族的成立,權力一定要集中!要不然,還是一團散沙.但這樣的集中,卻是代表了長幼尊卑,代表了主從關系正式劃分明確.""所以,三位外姓兄弟終于開始造反,兄弟之間,也終于開始相殘,最終被剿滅,傲氏家族也是元氣大傷.那一次戰斗,傲天五虎也陌滅一人."

"等到那三人被剿滅,傲氏家族平穩發展了幾年之後,又有兩位兄弟感到不平.因為他們的孩子後代,從那時候出生起,就不是嫡系:只有家主那一脈,才算是嫡系子孫:所以久而久之,恐怕三代之後,就從兄弟變成了奴仆臣屬,因此這差別又是巨大的.所以傲家再次大亂.""最終只剩下兄弟兩人,還是不可避免的又產生了最後一次分裂!""所以傲家,就只剩下了我們這一支.先祖贏了所有的戰爭,但也失去了所有的兄弟,成為孤家寡人.

他傷心至極,就在完全勝利的那一刻,用滴血的劍,揮劍在一塊石碑上刻下幾個字:劍冷刃寒心更寒,待要出聲卻忘:試看寒刃猶滴血,滴滴全是兄弟殘."

"先祖將這一首詩刻在石碑上,豎立在家族大堂:本是作為家訓,辜醒後人:但誰想到,這非但沒有成為祖訓讓後人警醒,反而成了詛咒一般的東西!"

"到了第二代傲家先祖的時候,兄弟十三人,再次開始這樣的爭戰.各不服輸如此一代又一代的傳下來,傲氏家族發展了千年,實際上,就是家族內部斗爭了一千年!"

傲邪云苦澀的抿著嘴,長長歎具.

"實際上不僅僅是傲氏家族,其他家族,同樣如此."傲邪云道:"一個家族想要逐漸強大,就必須不斷的忍受這種骨肉殘殺!"

"這是定律!"

楚陽緩緩點頭,似乎在想著什麼,道:"的確是殘酷!"(今天第一更.各位同學若是發現了錯別字什麼的或者別的錯誤,可以在書評區明.我很喜歡你們的認真,我希望自己也能認真寫,認真些.)

淇實我寫書,就是為了逗大家一樂.你們笑了,我目的達到了:若是能產生什麼思考,那就更加是意外之喜,呵呵.)

(至于在章節後面自己的事,或者是我的習慣.從第一本書就這樣子:我內心的希望是讓你們了解一本書的同時,也了解我這個人.我是真的將大家當成了可以傾訴的朋友.經常宅在家里,也希望大家的理解了解.或者這是我的奢望吧總希望在正常的工作之余,能收獲一些別的,比如,友.那樣會讓我感到,這個虛幻的網絡,充滿了溫.

我喜歡這種環境!

我喜歡朋友,越多越好.

當然,看不慣的朋友,可以略過,當我無病shēn吟就好.對此,並表示歉意.

若無意外,今天會爆發.x!




上篇:第二百六十五章 路遇,刀皇之戰!     下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共患難易,同富貴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