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共患難易,同富貴難!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共患難易,同富貴難!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共患難易,同富貴難!



"殘酷?傲邪云淒愴的一笑!’"這樣的殘酷的機會,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承受的.只有高門大闕,才有這樣的體會."

"所以世家子弟,往往比平民少年要成熟的早."

"楚陽,傲氏家族已經發展了上千年,准確的,是一千一百五十六年!平均十八年,就有一代人出生,七十多代人啊.像這樣的家族,地位崇高,哪一個子孫不是三妻四妾?哪一個正常的男人,沒有七八個子女?如此衍伸下來若是不發生這樣的人倫慘劇,傲氏家族恐怕人口早已經過了百萬!那是何等的龐然大物?但現在除了外姓武士之外,家族血脈卻只有區區幾千人.為何?"

"絕大部分族人,都喪身在野心這兩個字上!"

"同患難容易,但同富貴卻是難上加難!患難之時,前途渺茫,人人自危,若不團結,必被覆滅.所以都能齊心協力,甚至,為兄死為弟亡,諸般可歌可泣,也是正常.但一旦奮斗成功,享用勝利果實的時候,也是人人都想吃最甘甜的那一個!因為大家都付出了,每個人付出的都不比別人少."

"于是野心與欲望,便會在此刻滋生,瘋長,最終不可遏制!就算不為自己,為了子孫,也是不甘心的.哪個父母不望子成龍?那一對父母能甘心讓自己辛苦養大寄予厚望的孩子去做別人的家臣奴仆?"

"所以每一個家族在成功的建立之後,都必須經過一代又一代的血洗,才能慢慢的茁壯.每一個家族,都是先將屠刀伸向自己的族人,自己的兄弟,然後才輪的到敵人!所以帝王開國登基之後,往往不是開疆擴土,而是先清除功臣.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乃是所有家族和國家發展的必然!"

傲邪云定定的看著楚陽:"這就是成功者,必須要付出的代價,而且是子子孫孫無窮匱的代價!而且,避免不了!"

楚陽咀嚼著傲邪云這段話,心中若有所悟.

在這樣的關頭,傲邪云絕不會閑得無聊蛋疼的跟自己討論家族國家發展史,定有他的用意.

而傲邪云的良苦用心,楚陽現在已經猜到了一些.

"每一任家主,在經過了這樣的清洗之後,都是身心俱疲,都在焚香禱告自己的兒女後人不要爭權奪利,要和睦相處:但每一位家主,最終都是失望."

"每一位家主身為父母都是舐犢深不忍心對付自己的每一個兒子.除非做得太過分所以,一旦確定家主繼承人之後,父母都會覺得除了這位繼承人之外,自己有些虧待了其他的兒女,而對這位繼承人,則是恨鐵不成鋼,越來越是嚴格要求.

"如此一來,其他兄弟受到了溺愛,甚至有個別恃寵而驕,而繼承人則是旦旦自危."

"所以下一任的家主繼承人一旦確定地位之後就要開始對付自己的兄弟.因為若不對付他們,自己就活不成!所以後患,從每一位家主第二個孩子出生就要開始."

"子女越多,傷害就越大!"

"所以,每一位家主從確定地位到成功上位都是一路血腥!所以每一位家主,也都是殺伐決斷的一代梟雄!"

"如此淘汰,便如大浪淘班,足以鍛煉的勝利者心如鐵石!"

"我父親三十多位兄弟,現在只剩下不到十個人.那麼,我其他的叔伯又到哪里去了?"傲邪云嘿嘿一笑,卻笑的慘痛心碎:"如今,僅剩的這幾個人也要步入那些人的後塵."

"現在出場戰斗的這個人,就是我六叔的親信高手!"

楚陽默默點頭:"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是在提醒我:我們兄弟之間以後可能會產生的矛盾,是麼?"

傲邪云有些自嘲笑了:"是!我現在對你很心服.我也是心甘願而且很渴望成為你的兄弟."他頓了頓,誠摯地道:"但這並不代表,以後我的兒子長大了,同樣也會對你的兒子心服."

"他們,亦是如比."

"這不是挑撥離間,也不是危聳聽,而是一個最為殘酷的現實!"

"每個人都想當老大前呼後擁,每個人都不想只做弟!尤其我們的孩子,集中了我們的優秀基因,更加不可能是平凡之輩,自然也不甘心屈居人下!"

"我的家族是如此,其他家族,亦然.董無傷與董無淚兄弟深:眾所周知:但若不是董無傷跟了你,恐怕他們兩兄弟遲早會有生死之戰,羅克敵羅克武,亦是如此.莫天機與莫天云你死我活,何嘗不是因為此事?"

傲邪云眼睛看著戰圈之中的兩人,淡淡道:"我這段時間流蕩江湖,也是厭倦了家族之中的爭權奪利,但這段時間連番被追殺,卻是讓我悟出來了這樣一個道理."

"而你成立的天兵閣,卻並非如此的家族.所以今日,我才會與你這番話.因為你,能避免.畢竟天兵閣的兄弟,都不同姓!…

楚陽思索良久,道:"願聞高見."傲邪云道:"高見不敢當,但你身為天兵閣領導者,也唯有從稱開始,就制定避免這種後患的方法,才能夠讓天兵閣,真正的強盛,強大,乃至成為霸主!"

"也就是我們兄弟在一起,乃是為了開創霸業!但這種霸業,與子孫後代無關.我們是兄弟,不是從屬.但子孫後代,則最不能延續我們的路."

"他們想要建立我們之間的這種感,那麼,靠他們自己去爭取!

長幼尊卑,也是自己去爭取.正如你現在年齡最,卻能當老大,人人信服,便是這個道理."

"長此以往,或者會少掉一些人,但只要留下的人,就是如我們一般!"

楚陽默默思考,良久之後,才道:"此法可行,不過,尚不完善.

再,現在考慮千秋之後,為時過早.待我與莫天機等人商議之後,

拿出完善的方案,再與兄弟們討論."

傲邪云笑了,道:"宜早不宜遲.越早越好!而咱們這種團體,是最好解決的.而你和莫天機,乃是兩個我最放心的人.所以我才今天跟你!"

楚陽深深點頭.

傲邪云又一笑:"其實以自己的家族來做比方,這種感覺真是無法形容.幸虧,雖然有些詞不達意,但總算是完了.不過,目的卻不是這一點,而是另外."

他眼睛深深凝注在戰局之中的董無傷身上,道:"這一次的遭遇,雖然會有戰斗,但決不會有什麼凶險.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楚陽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他,道:"難道這一次便是你剛才所的,家族的又一次……清洗?"

"是.而且這一次清洗,屬于我."

傲邪云從一開始話,眉梢眼角的苦澀,就從來都沒有斷絕:"我也是再見到他們之後,才想到了這一點,沒想到我剛一張口,你便已經猜了出來."

"傲氏家族他們六人出來,本意應該是為我報仇的.

"傲邪云道:"所以他們才會先攻擊黑魔田家等:但他們卻突然間改變方向,換成攻擊我們.這一點,本是令人大惑不解.我現在終于想通,應該是那個時候,我還活著的消息就傳出去了."

"我既然還活著,就有了足夠讓黑魔那些人利用他們的理由:而且,家族定然也作出了決定,才逼得他們鋌而走險,完全來一個魚死網破."

"或者從那個時候起,家族就決定了這一次的清洗計劃吧."傲邪云悵然道:"這也是我們家族的傳統,將心有野心者逼得自動跳出來,然後清洗掉,占據大義名郟…"

楚陽嘿然一笑:"想象得出."

"所以你莫要介意."傲邪云躊躇良久,才了出來.

"我不會不在意:謝氏家族,也不會不在意."楚陽靜靜的道:"此事完畢之後,你們傲氏家族,定要拿出一個法.否則此事會成為心中的一個疙瘩."

傲邪云默然,臉上露出慚愧之色.

不管如何,傲氏家族這一次的清洗,也是利用了楚陽這些人.謝氏家族更是差點因為此事滅族,又豈能是一句話就可以擺平的事?

一邊,還在馬車之中委頓的莫天機,一直靜靜地聽著兩人的談話,聽到這里,仔仔細細的看了傲邪云的背影幾眼,眼神中露出思豐的神色.

心中道:這個傲邪云挺有遠見啊!不過這件事應該如何處理呢?什麼辦法,才能夠兩全其美?

傲邪云向楚陽建議,楚陽只是考慮了一會,就放棄了.因為他感覺這件事太遠.而且凡事不可急躁,不如徐徐圖之但莫天機卻一向就是一個未雨綢繆的人,居然從此開始絞盡了腦汁,為了子孫後代,擔心起來,于是開始規劃……

場中的兩人已經戰到了白熱化的狀態.

董無傷打得興起,連聲暴喝.每出一刀,必伴有一聲暴喝,刀如閃電,聲如霹靂,到最後更加是須發飛揚,只攻不守!偉岸雄壯的身子便如天神一般,步步緊逼.

他的對手分明有一身比董無傷雄厚的多的修為,但在對方無匹的氣勢之下,竟然從勢均力敵慢慢變得節節敗退,除了招架,連退出圈外的機會也找不到,苦苦支撐.渾身大汗淋漓,便如剛從水里撈出來一般.

"住手!"對方的隊伍中傳出一聲大喝,一條人影猛的飛了出來.

楚陽冷笑一聲,毫不遲疑,劍光一閃,就化作了一道長虹!

屠盡天下又何妨!

你住手就住手?剛才那家伙占據優勢的時候你咋不住手?!

(第三更要很晚.剛才睡著了真是慚愧!




上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是傲家的人!     下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兒子的仇,豈能不報?【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