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七十三章 各有所悟  
   
第二百七十三章 各有所悟

第二百七十三章 各有所悟



一聲令下,人頭落地!鮮血咕嘟嘟冒了出來,流了一地.

傲天行分明發現,自己的九弟在最後的那一刻,複雜的看了自己一眼,什麼都沒有.

或者,他從一開始培植兒子攛掇兒子爭奪傲邪云的未來家主之位的時候,就意識到了這樣的結果.

但……依然是這樣的做了!

所以對此刻的人頭落地,並沒有任何怨.很平靜,也很複雜.

在先前察覺自己的決定的時候,傲天風還是很震驚和絕望的:但現在,從那一眼之中,甚至看不到對人生的留戀.

十三弟傲天武一向是最激烈的一人,但現在也只了最後一句話:"讓他們早日與我團聚!"

傲天行閉上眼睛,兩行淚水撲簌簌的落下.

你們早知道!

你們早有准備!

你們也分明知道你們的實力根本不會最終翻盤,但,為何還是要這樣做?

人已死,或者這些疑問,都被帶入了黃土.

傲天行再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這些兄弟心中到底在想什麼.

傲邪云一直抿著嘴,看著場中行刑,臉上肌肉在痙攣著,看到這麼多的人頭一起被砍下的那一刻,傲邪云分明感到自己的頭腦猛的一陣暈眩!

他身子一晃,險些就跌倒在地.

楚陽就在他身邊,無聲的伸出一只手,扶住了他,淡淡道:"成王敗寇,如此而已.他們早有准備,事到如今,也沒有了希望:畢生的精神支柱已經倒塌,或者也是行尸走肉.死了,反而是一種解脫."

"解脫呵呵呵"傲邪云慘笑一聲.

"是的,解脫.他們的兒子死了,他們自己又是絕無希望,辛辛苦苦數十年的經營,變得全無意義,你若是婦人之仁留下他們的生命,讓他們在余生之中活死人一樣活著,對他們才是最殘忍的折磨.

如此一刀兩斷,對他們來,是好事."

"雖然這對于活著的你們來未免殘酷,但不管是殘酷還是如何,你都必須背負."楚陽寬慰的一笑,道:"幸虧,人類有一種最大的本事,或者是天賦,那就是遺忘!"

"不論什麼事都可以遺忘掉的."楚陽淡然一笑.

心中卻是深深一歎:"自己是這樣寬慰傲邪云的,但人真的什麼事都能遺忘麼?那我為何有太多的忘不了"

"遺忘"傲邪云重複著這兩個字,緩緩地道:"的確是人類的最大本事!"

一邊,眾兄弟卻是各自若有所思.

這一場殺戮,不同于其他.親眼看到手足相殘,與一般的仇人死在面前,那是決然不一樣的感受,帶給人心的震蕩與感觸,俱是極為強烈!

尤其是作為中三天第一家族的傲氏家族,來執行這一場無奈心痛到極點的清洗,更加讓人心神震動.

謝丹瓊心中想道:"人生在世,或者也正如這頸腔之中噴出的血花,燦爛而殘忍,一瞬即逝,卻是一條生命而我的瓊花,或者正是如此,以最美的花朵,開出死亡的芬芳,帶走人世間最後的春戀瓊花開,不是為了讓人觀賞,乃是無而開,不管看到瓊花的是誰,只要瓊花乃是為他而開,便必死無疑!如此,才是瓊花."

這一念起,謝丹瓊似乎心中若有所悟,似乎感覺手心癢了一下,竟然有壓抑不住的要將瓊花出手的那種感覺.

羅克敵心道:"這等殘酷,無論如何,我這一生都要避免."想著,看了看哥哥羅克武的方向,更堅定了心中要脫離家族,保全親的決定.

紀墨心中暗想:"這種事,在我身上永遠都不會發生,也不必憂慮."如此一想,頓時沒心沒肺,海闊天空,只覺得自己心中無比的豁達.

芮不通卻是心中凝了一下,莫名的感到自己的心跳急促了幾分,似乎這鮮血對他有強烈的刺激,心中納悶:"為何我自從在極北荒原晉級之後,對鮮血變得感興趣了起來?"

同時感到血脈之中,一陣灼熱,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燃燒,但卻終于沒有燃燒起來.

顧獨行雙目冷銳,劍心不動,默默地想道:"這一切,與我全無關系,我的使命,就是用手中劍,蕩平橫在我們眼前的敵人,直上九重天闕!"

他的心智在兄弟們之中最為堅定,竟然絲毫不為所動.刹那間,與其他人站在一起,雖然一動沒動,卻也如是孤立了出來一般,劍氣竟然遏制不住的沖出體外,在空中孤傲盤旋.與此同時,一種恢弘的漠然,也頓時出現.

孤獨劍,忘心!

董無傷手掌一緊,憑空竟然多了幾分握刀的感覺.刹那間,似乎那站在那里揮刀的劊子手,就是自己,心中默默道:"無!傲家人刀出無,縱然是親兄弟,只要為敵,卻也就如此無斬殺,顯然是無之至!與我的刀出無天,倒是頗為有些相像."

"但既然如此斷然無,傲天行卻為何淚流兩行?可見在這無之中,還是有!不得不為,還是要為:不得不殺,還是要殺!但與純瓣的無殺戮,卻有不同."

"這是有的境界!"

"刀需有?"

董無傷默默的想著,似乎心中微微有所觸動.

也就是從這一刻開始,董無傷開始有了脫離無刀道的傾向,開始慢慢的探索有刀.或者連逼迫著董無傷前來觀看的莫天機也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次逼迫,竟然成了董無傷的真正起點!造就了一位蓋古凌今,空前絕後的刀道大宗師.

天道之刀!

面對這一場誅心的殺戮,眾兄弟各有所悟,也是從現在開始,逐漸的將眾人性格之中的不同之處,慢慢的清晰地體現出來.

形成一條條不同形式卻同樣多姿多彩的人生路!

莫天機卻是淡然灑脫,看著刀落血紛飛,心中卻是沒來由的又開始胡思亂想:"若是有一天,這些兄弟中有人與我和楚陽走到了對立面上,我是否能如眼前的傲天行一般?或者如以前對付莫天云一般?"

這麼一想,莫天機竟然陷入了一種短暫的迷蒙悵惘.

直到楚陽重重的一拍他的肩膀莫天機才突然從夢中驚醒一般,打了一個哆嗦,渾身突然沁出了一身冷汗.

化剛才,險些就讓自己陷入了一種無權謀之中正在挖空心思的想著將來的虛無飄渺的背叛和爭執,正是想的狠毒的時候,被楚陽一掌拍醒.

"怎麼了?"見莫天機一頭的冷汗涔涔,楚陽不由關切問道.

董無傷顧獨行紀墨等人也同時關心的看了過來.

一雙雙關切的眼睛,溫煦的眼眸,讓莫天機心中的冷意如同輕飄飄的雪花融化在暖陽之中,一顆心漸漸安定,不由心道:"我的心機智謀與楚陽不相伯仲就算細微之處絕對超過,但決勝千里遠遠不及,但我的毛病就是想得太多所以反而不如楚陽他們安樂快活."

轉念一想,又道:"不過這算計之中,那蠅營狗芶的計算,與那種從千絲萬縷之中找出思路,最終決定乾坤的快樂,他們也不如我!人各有志,豈能要求世間人人都是楚閻王?人間個個都是神盤鬼算?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這麼一想,莫天機便頓時神智清明微微的笑了起來.

楚陽眼中含著思索,看著莫天機,深深地道:"你想通了?"

莫天機怔了一怔,隨即微笑:"完全想通了."心中想道:我一直覺得楚陽對于細微之處的觀察遠不如我,但現在看來他對我的了解,遠遠在我自己認定的之上……

殊不知楚陽對于莫天機的了解何止是他自己的認識之上?簡直是窮極九重天所有人加在一起對莫天機的了解,也比不上.

莫天機是一個性格極端矛盾的家伙.

他重視友,勝于性命:但同時他卻又漠視天下誼,認為不值一提.他雖然重視友,渴望朋友卻又覺得全天下無人能了解他自己,無人配與他為友.

所以他才以神盤鬼算之尊,卻與當時的楚陽成為朋友只因意氣相投,如此而已.

但牽扯到了他自己最為不屑的親的時候,卻會為了他的妹妹,將自己一生之中唯一的朋友斷然葬送!

不管事後他是否後悔是否愧疚是否良心不安但,這件事他終究是做了出來!

所以楚陽見到莫天機看著刑場上的尸體鮮血,突然間眼中閃出憂慮與殺機,立即就知道了他在想著什麼.

所以楚陽立耳一巴掌將他拍醒!

否則,一旦讓莫天機心中形成了所謂的"預算"再決定好了到時候的如何決策恐怕任何人都不能扭轉他現在的未雨綢緣…

"想通了就好!"楚陽拍拍莫天機的肩膀,若有深意的道:"其實世間,並沒有那麼多的事.不過是生與死,僅此而已.但,人多了,心思多了,才有了陰謀.若是什麼都不去想那真是放眼天下……都是太平."

莫天機歎息一聲:"你能不想,但我不可以."

他苦笑一聲:"正如前人寫了一首詩,其實本意就只是很單純的贊歎流水,卻被後人翻來覆去的解釋成了春愁成了離愁成了天道成了男女之…但後人推測出來的所有種種,卻是連那位寫詩的人都沒有想到的……………這世事有誰能得清?"

"世人都後人乃是閑著沒事干,但誰又能知道這些人發覺這首詩之中前人所未發現的一種含義的時候那種興奮與滿足?"

"而我就是這種人!"莫天機淡淡的,卻誠摯的道:"我不會解析詩詞,卻會解析勝敗,解析人心,未雨綢緣,你們都沒想到,我想到了……………這便是我的樂趣了."

楚陽默然道:"這樣太累."

莫天機輕輕一笑:"世間事,何事不累?天下人,何人不累?縱然累……但誰不是樂在其中?"!




上篇: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得不殺!     下篇:第二百七十四章 生死路,幽冥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