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七十九章 白衣女,墨淚兒【第四更!】  
   
第二百七十九章 白衣女,墨淚兒【第四更!】

第二百七十九章 白衣女,墨淚兒【第四更!】



眾人回頭一看,只見上山的方向,在路口站著一個白衣少女,黑發白衫,便如一棵楚楚可憐的花,在狂風中嬌弱的站立.**

眉目如畫,雙眼如同夜空星辰,閃爍著璀璨.身材凹凸有致,卻又油然的散發著秀氣的意味.

讓人一看到這個少女的第一感覺,就是:淡雅,秀氣.

美麗反倒是成了其次.

眾人一下愣住!

"這是誰?"眾人看向董無傷.

在這等決戰即將開始的時刻,怎麼卻來了這樣的一位美麗的少女找上了董無傷?

"我也不知道啊."董無傷也是滿臉的茫然,因為他根本不認識這少女.挖空了心思,還是感覺沒有半點印象.

"你也不知道?"眾人眼珠掉了一地.

"哇!美女!"羅克敵吹了一聲口哨:"我就是董無傷!"

那少女鼻一皺,微嗔道:"羅克敵!你想挨揍麼?"

羅克敵霎時張大了嘴,不出話來.

眾人頓時驚詫.

這丫頭對咱們這些人貌似很熟啊.竟然這麼輕車熟路的就叫出了羅克敵的名字.而且聽這口氣,似乎很彪悍的樣?

"你認識麼?"楚陽悄悄地問莫天機.

莫天機過目不忘,博聞強記,而且又有強大的報網,只要他見過的人,很少有忘記的.這事兒問他,應該是最恰當的.

"沒有任何印象!"莫天機迅速在腦海中過了一遍,道:"這事兒當真奇怪,整個中三天江湖中,我這里沒有記載的還真不多,更何況這樣的少女……若是有,我就應該有資料,可這位姑娘,就像是從石頭縫里突然蹦了出來."

楚陽啞然.

莫天機也不知道.那可就真的難以尋思了……

"姑娘,你是……你是是……?"董無傷撓著頭.吃吃的問道.

"木頭!真是個愣頭青!"少女似喜似嗔,眼波流轉.

"是你!"聽到這熟悉的罵聲,董無傷頓時想起來這女是誰.自己去支援顧獨行的時候,有一個黑衣少女給自己傳遞消息,自己追蹤過去,她便是罵了自己這麼一聲.

"就是我."少女揚著細嫩的脖,背著手走了過來,施施然道:"木頭.你在這里跟人家決戰啊?"

"是是啊……"可憐董無傷長到這麼大,那里跟這樣的妙齡女過什麼話?就連家里的丫鬟,也很少話的.突然間見到這麼一個活色生香的少女居然對自己似乎有的樣,走到自己跟前,香風撲鼻,頓時大腦如同短路了一般.

少女的兩只漂亮的大眼睛變成了兩枚月牙兒,湊了過來:"我在這里看看行不行?"

"行……額額呃.不不不.不行!"董無傷皺起眉頭:"去去去,生死決戰之地,你一個姑娘家在這里做什麼?趕緊回去,找你媽去!"

居然如同哄孩一般,話毫不客氣.

少女的臉一下僵住.

身後,紀墨和羅克敵咕嘰咕嘰的笑了起來.

董老四真是……太……太不解風了.

人家都明擺著知道決戰,趕來與你同生共死,如此深,你居然趕激似地往外趕……

"姑娘家咋了?"少女委屈地道:"她們不是一樣在這里?"著.指著呼延傲波和謝丹鳳.

董無傷光棍的道:"你怎麼能跟她們比?那都是女中豪傑!能打能殺的!你這身板……"他斜著眼看了看這少女,道:"大腿還沒人家胳膊粗……"

這句話可就壞了!

一下得罪了三個女人!

"你什麼意思?!"呼延傲波一轉身,雄壯的身軀便如一座山壓了過來,雙眼中冒著殺氣.左手開始擼右手的衣.

"你啥意思?!"謝丹鳳氣不打一處來,看了看自己,還是能夠算得上是窈窕的,更加氣憤了:"誰的胳膊那麼粗了?"

"你看不起我?"白衣少女瞪著董無傷:"你以為自己很了不起?"

被三女同時發難.董無傷頓時狼狽到了極點,求救的眼神看向眾兄弟.

楚陽等人很默契的抬頭看天,天空的云彩……

"云好白啊……"紀墨感歎.

"云好多啊……"羅克敵歎息.

董無傷魁梧雄壯的身頓時矮了半截.眼睛眼巴巴地看著眾位生死與共的兄弟,張了張嘴,一陣無語.

出來一個扛雷的呀!我的天!

"董無傷.你給我們清楚!"三女同時上前一步,異口同聲的怒吼一聲.

董無傷可憐巴巴的看著三位女.臉色如同黃連一般,連連搖手,吶吶的道:"我……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急得口吐白沫,滿頭是汗,一張臉似乎更黑了.

看看三女還是不依不饒,同時怒道:"那你是什麼意思?"

董無傷無可奈何的轉頭,哀求的叫道:"老大……"

楚陽正在與顧獨行親切交談,談得熱火朝天.楚陽神專注,連帶比劃,顧獨行臉色鄭重,連連點頭,莫天機也湊在那里,臉上一副深沉的沉思之色:就算是天塌的時候,莫天機都未曾露出如此凝重的沉思……

董無傷喊了一遍,這三人毫無反應.

無奈何,只好對紀墨求援,這里面可有你媳婦呢;叫道:"紀墨……紀三哥……"

自從兄弟結拜一來,董無傷一直不服紀墨趕在了自己前邊,這一聲三哥,倒真是破天荒的頭一次.

紀墨很爽的轉了轉頭,轉了一半,又想了起來,急忙將已經轉過來的頭強行又扭了回去,只聽得喀嚓一聲,脖幾乎扭斷,吸著冷氣嘶嘶的對羅克敵道:"這一戰……勢嚴峻之極!"

羅克敵臉色憂慮沉重,負手沉重道:"不錯.真是天翻地覆!可憐這天下蒼生,又將遭受荼毒;可憐這朗朗九重天.再度戰火紛飛!可憐啊."

"可憐啊!"紀墨長聲一歎,兩人同時擺出憂國憂民憂世界的聖人模樣,長籲短歎起來.

董無傷感覺自己在已經矮了半截的基礎上又矮了半截.

不過不用等他求饒了,三女見一個高大魁梧英雄蓋世的漢,居然露出這等可憐相,凶巴巴的神哪里還能保持,頓時都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這一笑,三女頓時就感覺對方親切起來.自然而然的湊在了一起.

"妹.你叫啥名?"呼延傲波不愧是女中豪傑,就算是問女孩的名字的時候,也是粗聲大氣,居然還上下打量了一下,頗有一種流氓調戲姑娘的感覺:美女,敢問芳名哇哈哈哈桀桀桀桀……

但白衣少女顯然定力很好,竟然連眼睛也不眨一下.落落大方:"我姓墨.墨水的墨,叫做墨淚兒."

她輕輕的笑了笑,道:"呼延姐姐可以叫我淚兒."

"墨淚兒?"謝丹鳳若有所思,道:"淚兒這名字真好;淚,本是淒涼;但'墨’同'莫’,一生莫有眼淚兒;和在一起,卻是一份最真的祝福."

白衣少女墨淚兒笑了笑,滿足的道:"是我母親身亡之前給我取的名字,我很喜歡這個名字.每次別人叫我這個名字.我就感到似乎還在母親懷里……"

呼延傲波和謝丹鳳同時露出憐愛的神色.

"那你今天怎麼會來到這里啊?"謝丹鳳心中母性大起.

"還不是為了這個木頭!"墨淚兒恨恨的白了董無傷一眼:"人家擔心他,可是他……可是他竟然都不認識我了!"

這句話一出來,呼延傲波與謝丹鳳頓時怒氣填膺,同仇敵愾,惡狠狠的眼神同時看向董無傷.

董無傷掩面後退,神啊,今天我沖撞了哪路大仙了?

只聽見這位墨淚兒悲憤的指控道:"那時候.他對我做的事……那麼過分!我……我冒著被家族驅逐的危險,給了他……給了他……他竟然拿刀要殺我……還提著刀追了我數十里路……可是現在,我知道他危險,還是來了……但他竟然不認得我了……"

這句話一出來,直接是晴天霹靂!

連楚陽等人也頓時驚震了一下.莫天機正在拿出水囊喝水,聞噗的一聲.一口水都噴在了顧獨行臉上.

顧二爺恍如未覺,依然保持著震驚過度的神,張著嘴不可置信的看著董無傷,任由那從莫天機口中噴出來的水從臉上流下,流進了嘴里……

羅克敵和紀墨也頓時用一種看偶像的目光崇拜的看著董無傷:我靠,這個木頭這麼猛?居然還能玩始亂終棄?

呼延傲波頓時跳起腳來,怒火沖天:"董無傷,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

謝丹鳳柳眉倒豎:"你竟然始亂終棄?!如此無無意!"

董無傷百口莫辯的瞪著眼:"我……我對你做啥了我?我……怎麼就亂了?棄了?我……這也忒冤了我!"

"住手!"眼看呼延傲波就要正義感爆棚的沖上去將董無傷痛打一頓,楚陽急忙叫停.

然後便站了起來,沉沉的看著這位白衣少女,道:"姑娘,董無傷絕不是始亂終棄的人!你是誰?這樣的話,有何居心?"

楚陽的眼神很危險,閃爍著尖銳的神光.若是別人,或者有可能;但董無傷……卻絕對絕對的不可能!

但楚陽看著這少女的眼睛,卻突然間只覺得心中一道亮光閃過,突然想起來了什麼,:前世,黑魔聲威震天的時候,豈不是過,他的家族,實際上,就是姓墨?

墨淚兒眼中閃過一絲歉疚,道:"你是董無傷的老大?楚閻王?也好,這件事,就請你為我做主!"

到最後一句話,聲音奇異的變了一下,有些嘶啞,同時,對楚陽使了個眼色.

這一次,當然是為了董無傷,但與楚閻王一談,卻是其中最重要的事!

楚陽眼中一亮:"正是楚某,敢請姑娘移駕一談?"

墨淚兒眉毛一彎,道:"正有此意."

………………






上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亡命湖,至尊威!     下篇:第二百八十章 多笑了一笑,就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