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分勝敗,只分生死!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分勝敗,只分生死!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分勝敗,只分生死!



九大家族的人在聽了田不悔的話之後,紛紛在臉上露出一股'好戲終于登場’的神;但這陰惻惻的聲音一出現,卻紛紛的變了臉

連凌寒雪和陳非塵也是突然間臉色沉重起來.隱隱的還有些忐忑不安.

楚陽心中大奇,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有如此威力?能夠讓九大家族一起噤聲?

隨著這聲音,眾人愕然看去,只見那上山的入口處,竟然又出現了三個人!

三個人都是一身麻衣,寬袍大,足蹬草鞋,打扮的甚是簡樸,卻自有一種避世出塵的風味.

有一個人劍鞘掛在身體左面,有一人長劍懸在身體右側,而第三人,卻是將長劍負在肩後.

當先一人白發白須,精神矍鑠.第二人灰白頭發,身有些佝僂,瘦削,臉色蒼白,滿臉褶.第三人卻是烏黑的頭發,面白如雪,身長欲立,看上去只有四十余歲.

咋一看,就是老中青三代人同時到了這里.

而其中一個人,楚陽覺得甚為眼熟.

仔細一想,原來竟然見過的.傲世九重天]

記得當時在極北荒原,有一個人被布留一句話喝退,便是此人.

心念一閃,楚陽終于知道了這三人是什麼人,也終于明白了九大世家為何竟然是如此忌憚:九重天執冇法者!

這就是傳聞中上下九重天最神秘,最強大的勢力,執冇法者!

"如此盛大場面,我等怎麼能錯過?"當先的那白發老人頭不抬眼不睜,慢條斯理的道:"不請自來,還請九大主宰世家的人,莫要見怪."

"哪里哪里……大人笑了……"陳非塵陪著笑,急忙道:"大人能來,正是意外之喜,呵呵呵,請,請……請上座."

那白發老人卻不理他,連一眼也不看他,自顧自地道:"九大家族道路萬條,條條通天,我們向來是欽佩不已的."

這一句話,讓眾位九大主宰世家的人都有些臉上掛不住了,陣陣白.

'道路萬條,條條通天’,分明是指責九大家族不顧九重天規則,擅自下來,攪風攪雨.

"咯咯咯……執冇法者大人……介個麼……難道您不覺得,中三天這里風光獨好哦?"夜弑雨嬌笑著,習慣性的拋出一個媚眼.但一拋出去就覺得不好……

那枯瘦的灰白頭發老者猛地抬頭,雙眉一皺,雙目如電,刷的看過來.

夜弑雨來不及閃避,就與那兩道目光對上,突然間一聲悶哼,胸口一陣起伏,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身一陣搖晃,險些從高台上掉了下來.

那老者卻並不收回目光,淡淡道:"這里風光很好麼?我怎麼不覺得?"

夜弑雨哪里還敢答話,低下頭去,巧妙地將眼中的恨意遮掩.

"今日只是觀戰,一戰完畢,所有世家中人,隨我返回上三天!"白須老者慢悠悠的道:"若是有哪一位想要不顧規則,試圖自己走脫或有別的目的,休要怪我們不給上三天的九大主宰家族留面!"

這句話硬邦邦的完,不顧九大世家公冇姐們臉色如何變化,三個人就悠悠然邁步,走了進去.

然後一個冰雪高台,就矗立起來.

"九重天執冇法者,果然霸道!"楚陽低聲道:"看樣,這些家伙回去之後,是必然要被收拾的.九大家族,也需要付出一些代價,能擺平此事."

莫天機道:"看目前況,是這樣的."

"那麼,天機,在他們離開之前,咱們有沒有可能給這執冇法者再添一把火呢?"楚陽沉思著道.

莫天機沉淫著,道:"有些難."

"難,並不代表沒有辦法."楚陽摸著下巴,道:"例如,上三天的石家……"

莫天機眼睛一亮.

"今日一戰,乃是中三天的恩怨.所以老朽並不干涉!"那白須老者淡淡地道:"不過是一場戰斗,若是要戰,此刻便可以開始了."

田不悔精神一振,道:"是,謹遵前輩吩咐."

隨即轉頭,看著楚陽等人,道:"楚兄,莫兄,咱們這便開始了?人員可都已到齊了,再拖下去,也逃脫不了你們敗亡的命運."

"誰告訴你,人已經到齊了?"楚陽悠悠地道.

莫天機溫文一笑,道:"你們的人,是到齊了,可我們的人,還未到齊!"

"你們的人還未到齊?"田不悔臉色一變,道:"除卻此地之人手,你滿哪里還有什麼別的力量?"

"這田家的話便如放屁一般!老夫還沒到,就到齊了?"

隨著一聲斷喝,三條人影流星般竄上山來.

傲天行大喜,站起身來:"老祖宗!"正是傲氏家族三位君級的老祖宗在這千鈞一發之刻前來.

莫天機一直沉著的臉色,終于有了些許松動.

這三位君級高手到來,與對方的高手數量,就扯平了!

唯一堪慮的,就是石氏家族那一位聖級外援了.

不過,這卻是沒有辦法的事.該做的努力,都已經做了!

"這一戰,不分勝敗,只分生死!"田不悔臉色雖然微微一變,卻還是覺得,自己這一方面實力占優,便也不放在心上,舉手行禮,道:"還請諸位前輩高人,做一個見證!生者為王,戰死者,便是白骨一抔!"

那白須老者微微點頭.

他們身為執冇法者,正是當仁不讓的仲裁人選!

那白須老者隨即向楚陽這一邊道:"諸位可有異議?"

莫天機灑然道:"戰斗便是為了生死,那里有興趣去考慮什麼勝敗?田不悔他們既然要找死,那我們成全他便是!"

白須老者眼神一凝,良久,慢慢的道:"好!好氣魄!"

田不悔那句話還可以是征求意見,因為對方並沒有答應.還要經過仲裁去詢問.

但莫天機這句話,卻是一錘定音!

戰敗者,休想生離此地!

對戰雙方達成共識,就算是九重天執冇法者,也只能看著.

白須老人顯然有些意外,雙方陣營之中,君級強者可有不少,皇座高手更是數不勝數,但卻是由這兩位年紀輕輕的少年,占據了領導決策地位,不可謂不稀奇.

尤其是兩家都是這樣的少年當家,就更加讓人琢磨不透了.

楚陽與莫天機對望一眼,楚陽的眼神平靜,卻隱隱發現了莫天機眼中的焦慮.

從雙方排兵布陣來看,皇級之戰,王級之戰,楚陽這一邊乃是必勝無疑!但,君級之戰,就有些勝負難料.至于聖級之戰……這一邊卻根本找不出可以匹配對方的對手!

莫天機的憂慮,正是為了最後的聖級之戰.

楚陽抬頭看了看天色,心中略微有些沉重,蔚公怎地還不來?

同時心中也有些擔心:蔚公若是來了,蕭家的人可也在這里,會不會認出他來?

那一天戰後,楚陽就接到了蔚公的傳音,然後蔚公脫身離去,楚陽一顆心也放了下來.沒想到一直到現在,蔚公還未現身.

若是談曇受到了刺冇激……突然覺冇醒變身,倒是絕對有勝利的把握,可是……那樣一來,談曇的身冇份再也無法保密,必然會有無數的高手前來對付他,這其中甚至包括執冇法者,那可就真的是舉世皆敵了!

所以談曇是絕對不能暴起.再那玩意兒也不受他自己控制……

再就是自己……若是劍靈附體……

楚陽歎息一聲,自己若是再讓劍靈附體,恐怕那家伙當場就會罷冇工了……這麼長時間里,自己每一天都泡在淬魂泉里,收效甚微,劍靈每一天都要碎碎念到沒力氣住口……

更不要提什麼讓他再出手了.

楚陽皺著眉頭,默默地想著.

就在這時,山下傳來嗚的一聲響,然後這一聲音就到了半山腰!隨即又是嗚的一聲,似乎空中的空氣一下爆裂了一般.

這種聲音,就連那執冇法者的白須老者,都感到了震驚!

因為……這是一種只有絕頂的高手能體會到,能了解到的聲音:速度太快,上升太急,衣服與空氣摩擦,空氣爆裂,但衣服卻無損,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就算是君級高手,也絕對不會有這樣的修為,絕對做不到發出這樣的聲音.

眾人同時抬頭望去.

人影鬼魅一般一閃,所有人同時有了一種錯覺:有一個人用快到極點的速度越走越近,突然就站在了自己面前!

那是一種強烈的從精神到視覺的完整沖擊!

一個青袍人影,已經靜靜的站在了入口處!

一個年輕的公,面目俊秀,一襲青衣,淡雅瀟灑,只是站在這里,就已經油然透出幾分出塵之意,充滿了'無可無不可,無論怎麼都可’的意味,雖然面對自己面前數千高手,但卻是似乎任何人都不在他眼中.

但卻不是輕視,不是無視.因為所有人在他眼中,都是白云,都是清風.

然後,這個年青人就輕輕的笑了起來,淡淡地道:"我沒來晚吧?"

青袍飄動,他往前緩緩走了過來,邊走邊道:"還沒開始呢,看來沒晚."

竟然是自問自答,自得其樂.

看他的神態,就像是來參加一個宴會,大家都坐下了,菜都上齊了,然後卻還都沒動筷.

如此的一份輕松和滿足.

楚陽眼睛眯了起來,笑道:"看樣,你來得正好."

青袍人鼻一皺,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松了一口氣的道:"真害怕等我來的時候你們都把人都殺沒了……那可就太遺憾了."

田不悔失聲驚叫道:"蔚公?!"




上篇:第二百八十四章 九大主宰家族齊聚!     下篇:第二百八十六章 "出來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