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九十章 兩軍決戰,士氣第一!  
   
第二百九十章 兩軍決戰,士氣第一!

第二百九十章 兩軍決戰,士氣第一!



全場一片寂靜!

對這個大膽的女子的近乎瘋狂的表白!

這樣的話,在這個世界,在男女大防的現在,無疑是驚世駭俗!離經叛道!

但現在,任何人,包括田不悔那一方的所有人,都是沒有半點指責恥笑的心理!

良久,突然數率人同時大呼一聲:"好!"

頓時群沸騰!

"丫頭!我們支持你!"無數人放聲大呼.

凌家冰雪高台之上,凌寒雪妙目注視著下面的謝丹鳳,突然感覺到了一陣羨慕,一陣佩服.

真的好佩服她,能夠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樣勇敢的,表明自己的心跡!

作為一個女子,凌寒雪知道,這需要多大的勇氣!真的這樣出來,那就將自己的一生所有後路,全部堵死!

只有面前這一條路!

看著謝丹鳳,凌寒雪心中暗暗歎息一聲,心道:若是我當年也能像她這樣有勇氣?"

夜弑雨眯著眼睛,看著下方,心中不知道在想什麼.

葉夢色卻是一聲長歎:"如此貞烈女子,真乃絕世名花!如此敢愛敢恨,陌滅豈不可惜?"心中暗暗問自己:若是況緊急,本公子敢不敢冒著執法者震怒的危險,再做一次護花之人?

想著想著,心中猶豫不決.

不由一陣歎息:單單是自己這一陣猶豫,就已經不如這個女子遠甚!

下方,所有王級高手,都自發地從各自陣營之中緩緩走出來,在紀墨等人身後排齊一隊一隊.

人人都是一不發.

傲邪云和謝丹瓊上前一步,與紀墨羅克敵芮不通談曇並肩站立!

所有王座高手,自發的在他們身後集中.人人都是目光平靜,喘息稍微有些粗重,但,站在這幾位公子身後,似乎心卻是鎮定了下來一般.

在對面,也在進行著同樣的過程!

楚陽一身黑衣,一不發,身軀挺直,一步步走了出去.

他的腳步沉穩,臉色沉著鎮定.

所過之處,眾人自發地讓出一條道路,均是感覺到,似乎這一戰,已經勝了!

楚陽一步步就這麼走到外面,輕輕邁出一步,就在整個隊伍之中突出了出來,轉身,看著自己的隊伍,揚眉一掃,從每一個人的臉上,靜靜地看了過去.

他的目光看到誰,誰就會感覺到一陣熱血湧起來.

楚陽在嘴角露出一個安靜的笑容,慢慢的道:"第一戰,就是我們出戰!我們已經自發的就全部集合了起來,聽聽,對面還在催促呢………"他嘴角向後一撇,露出一股不屑的嘲笑.

頓時,緊張的緒全無,一陣大笑.

"我靠又在催呢?,,楚陽背對著對面,聽著田不悔的呼喝,淡笑道:"瞧那些人,把我們田大公子給愁得嘖嘖"

"哈哈哈"笑聲越來越響.

"跟這樣的敵人戰斗我真感到勝之不武!"楚怕伸手往後一指,披披嘴:"看看啊,他們是我們的對手嗎?""不是!"面前九百多人,同時怒吼!

隨著這幾句話,看到對方的雜亂陣營,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是信心十足!

"那,我們用多長時間,能夠將對面的這幫家伙扔進亡命湖?"楚陽用睥睨的眼神看著,突然提高聲音,大聲喝道:"一個時辰!咱們能不能將他們變成尸體,扔進亡命湖?"

他根本不問什麼你們有信心麼?咱們能勝麼?而是直接問,多長時間解決戰斗?!這就給人一種感覺:這一戰的結果還用問麼?

必勝無疑啊!

"哈哈哈哪里用得了一個時辰!半個時辰足夠了!"其中一位九品王座哈哈大笑.

眾人紛紛大笑,豪氣飛揚:"不錯,對付他們,哪里用得了這麼長時間?"

"好!"楚陽喝一聲彩,隨即皺起眉頭,道:"可是我覺得就這麼點人,我們還得與他們打四場?用得著這麼麻煩嗎?"

"太麻煩啦!一場就婆了!"

"是麼?一場的話,時間可是很緊啊."楚陽露出一種很假很假的憂慮,皺眉道:"萬一……""沒有什麼萬一!一場!一場!一場!""一場解決他們!"眾人山呼海嘯一般鼓噪起來.

"好!"楚陽大喝一聲,豁然轉身,雙手抱拳,目光如電,聲音鏗鏘:"執法者大人,我跟我的兄弟們,一致認為,對方區區千人,要打四場,實在太麻煩了!所以,楚某代表我們九百九十六人,向執法者大人提出申請:就一場決勝負吧!"

"一場決勝負?"白須執法者皺著眉頭.

"不錯!只是一場,足夠將這幫家伙砍成肉醬!"楚陽大聲道,隨即轉身問道:"兄弟們!你們,是不是!?""是!"所有人扯著嗓子一起大吼,每個人都是用足了力氣,幾乎將青筋也鼓了出來!

白須執法者道:"既然如此,我還需要征求一下對面的意見."其實不用征求,楚陽這邊既然氣勢如虹的提了出來,田不悔豈肯退縮?不答應.就會將自已一方的士氣打擊至盡!

所以田不悔現在是答應也要答應,不答應也要答應!

而且,答應了之後,還晚了別人一步!

"我們答應!一戰決勝負!"田不悔咬著牙,狠狠地道.他太不甘心了,沒想到楚陽竟然來了這麼一手.

"看看啊,咱們一要求一場決勝負,看看把田公子給氣的話都不會了.哈哈,臉都氣了嗯?你看我?看我做什麼?瞪眼干什麼?田不悔,你不服?不服你就上來呀!光瞪眼,能瞪死我?"楚陽無嘲笑著田不悔.

他每一句,自己的隊伍之中就爆發起一陣笑聲,笑聲越來越大,緒越來越是激昂.

"田不悔,你上來呀!上來死吧!哈哈哈"九百多人同時大笑.

在兩軍陣前,光明正大的嘲諷對方的領人物這種快感,是無與倫比的.

田不悔怎麼會上來?他乃是領隊,地位等同于楚陽這邊的莫天機,整個隊伍的決戰都在他手中統籌.他上來除非是腦殘了"放你媽的屁!"田不悔憤怒地道:"你干嘛不叫莫天機一起上來?"楚陽怪叫一聲:"你不敢上來就不敢上來唄,你扯上人家莫天機干什麼?田不悔,你還要不要臉!?""田不悔,你還要不要臉啊!"紀墨羅克敵同時大叫,九百多人亂哄哄的跟上,頓時如同過年一般熱鬧.

外人看在眼中,誰會想得到這是在決戰之前?絕對會認為這是在過節.

"田不悔不敢上來啊!"楚陽哈哈大笑:"這樣的膽鬼!窩囊廢!王八蛋!"

紀墨一聲長嘯:"嗷嗚n∼狗大姨!大家跟著我喊!""田不悔!膽鬼!"紀墨引吭大叫.

"田不悔!膽鬼!"千人一起呼應.

"田不悔!窩囊廢!"紀墨再次興高采烈地大叫.

"田不悔!窩囊廢!"千人再次精神飽滿的跟隨.

"我靠,居然這麼押韻!"紀墨哈哈大笑:"看來田不悔真是一個天生挨罵的料啊!"

"哈哈哈哈……"

"田不悔!"紀墨叫.

"膽鬼!"千人呼.

"田不悔!"紀墨再叫.

"窩囊廢!"再次呼應.

"田不悔!"紀墨手舞足蹈.

"王八蛋!"千人聲嘶力竭.

"哈哈哈哈……""嗷嗷嗷嗷嗷嗷嗷獺……………"

楚陽這邊的氣勢已經提升至巔峰,但田不悔那一邊的氣勢,卻是萎靡到了極處.尤其是田不悔組織罵陣想要以牙還牙的時候,黑魔的一百多位王座竟然沉默著,不出聲音.

田不悔大怒,一個箭步到了黑魔面前,怒道:"你們這些人都是啞巴麼?"黑魔大怒:"當真是不可理喻!你見過一個刺客在戰斗之前放開喉嚨嚎叫麼?田不悔,你懂不懂得事?!"田不悔現在楚陽那里吃了一肚子氣,又在黑魔這里碰了一鼻子灰,偏偏有苦不出頓時肚皮幾乎氣得爆裂,就要發纖出來.

旁邊,厲氏家族的家主急忙出勸慰,才將田不悔勸了回去.

黑魔猶自不依不饒,瞪著眼睛活像是要吃人.

再這件事明擺著又是田不悔不對:你你要求一伙老是出在黑暗之中的刺客吆喝什麼?你這不是自找不痛快麼?

也有人想起現在既然拉到光天化日之下來決戰,似乎就已經不能用"刺客,來形容了田不悔貌似也沒錯,反而黑魔有些借題發揮……………

"哇哦內訌了內訌了哇哈哈哈"羅克敵最擅長的就是落井下石,看到對方似乎有內亂的跡象,哇哈哈的嘴巴都笑歪了.

"嗷嗚內訌!哈哈哈"紀墨打落水狗的本事也不差.

大家一起哄笑起來.

對面,已經開始列陣的王座高手們紛紛回頭有一些黑魔的殺手們已經忍不住的咒罵起來:"田不悔到底會不會指揮呀?這混蛋是不是缺根筋啊!媽的,讓老子們一群刺客上來決戰,這不是混蛋呢吧?"田不悔一張俊臉都幾乎氣腫了.知道現在這種況已經如此解釋也沒有用,唯有趕緊讓戰斗開局才能慢慢的在戰斗中消除這種緒,手中令旗一揮,喝道:"上!給我宰光了他們!"

對面將近一千余人頓時轟隆一聲沖了過來.

"來得好!"楚陽一抖手,抽出一根布條,綁在自己頭上,九百多人同時抽出布條,綁在了頭上.

"宰了他們!"楚陽一聲大吼:"可算把他們給等出來了,剛才還以為他們不敢來了呢!"

"嗷∼∼∼"九百多人一聲大吼,跟在楚陽身後,狂風一般沖了出去!

"殺!"(真碼不了四更了!




上篇:第二百八十九章 面對生死,我說愛你!     下篇:第二百九十一章 王座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