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九十四章 劍帝的震撼!  
   
第二百九十四章 劍帝的震撼!

第二百九十四章 劍帝的震撼!



是夜,顧獨行獨身一人,靜靜地站右在帳篷前,整整一夜,一動不動!

漫空大雪飄飛,顧獨行很快就變成了一個雪人.

但他卻像是進入了一種奇異的境界.

對身周一切,都是不聞不問.

在他身前七八丈的地方,楚陽靜靜地婁在那里,一不發,一動不動.很快,也變成了一個雪人.

在他身後,帳篷中.微微跳動的燭光下,莫天機單手執著一本書,靜靜地觀看,神態安靜而悠然.

紀墨,羅克敵,董無傷,芮不通,談曇,謝丹瓊,傲邪云等人在帳篷中不同的方位安靜坐著,眼睛似睜非睜,都在各自養神.

但,一股無形的氣息,從帳篷中彌漫而出,隱隱與外面的楚陽連成了一個大圈,將正沉浸在頓悟之中的顧獨行籠罩在里面,保護在里面.

顧獨行這種狀態,非常難得:正是武學道路上至關重要的一關.

萬萬不能被人打攪!

所以眾兄弟不約而同的為他護法.

一夜未眠!

同樣一夜未眠的,還不止這些人.

九大主宰家族的人,幾乎就如是發現了三件寶貝,也在從各個方向,注視著顧獨行這一邊,連執法者,也是靜靜地等待著.

田不悔那邊還未有什麼行動,就被執法者警告:在皇座戰斗還未開始之前,任何人不准輕舉妄動!

這個警告,明顯是偏袒顧獨行.

田不悔幾乎氣破了肚皮!

眼看著敵人在眼皮子底下突破,自己竟然不能去破壞打攪!這叫什麼道理?等著他突破之後好屠殺我們麼?

還執法者呢……如此不公正……

但田不悔分明是誤會了.執法者可不止是偏袒而已.

劍帝啊!

這放在上三天,也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縱觀九大主宰家族,君級一大堆,聖級一大堆:但以劍稱帝稱君的,才有幾個?

要知道,這九大家族,每一家可都是萬年的底蘊!難道不知道劍帝劍君的強大?豈能不著力培養?

但上萬年下來,一共培育出幾個?

更何況,現在在這里出現的,竟然是一位不到二十歲的劍帝!而且還明顯不是初級一品!

這帶給眾人的震撼,簡直是無與倫比!

能夠親眼目睹一位劍帝的突破過程,不管對誰,都是大有稗益!

夜弑雨低低的贊歎:"這子看起來比我大哥還變態:我大哥突破劍帝一品的時候,已經二十二了,這家伙分明也就十九歲,絕對不滿二十!而且看這樣子,是要又突破二品或者三品了真是怪物."

他這幾句話聲音雖然還是陰柔,卻由于壓低聲音悄悄話,卻是不嗲了.

"噤聲."旁邊夜氏家族的護衛高手急忙提醒.

"人家曉得啦"夜弑雨犯了一個白眼,腰肢一扭.

那位護衛頓時白眼一翻,後悔的直打自己嘴巴子.瞧我這張嘴……一下子又讓他嗲起來了……

其他的各大世家眾人卻是一不發,靜靜看著,唯恐錯過了什麼.包括執法者,也是目不稍移.

看著下方雪地里,一坐一站的兩人,感受著那一股警惕的氣息,卻是人人心中有感觸.

若我突破……會不會有人如此為我護法?

陳非塵目光稍稍閃爍,看著下面已經被大雪覆蓋的楚陽和顧獨行等人,緩緩道:"我一生之中,最為討厭的,就是這樣的兄弟.對于這樣的人,交友則交一個就好,其他的自然會認同你!但若為仇,若要殺,則必須全部殺掉!漏網一個,都是無窮後患!"

"這樣的人,你殺一個,其他的人就會放棄這一生所有的既定目標,終其一生,以複仇為終極目標!最是可怕!"

陳非塵淡淡地道.

一邊,一位護衛有些喟歎的道:"可怕的不是人,而是義."

"屁的義!"陳非塵不屑一顧,道:"這就是一群一根筋的傻子!"他頓了頓,有些奇怪的歪歪頭,道:"我為何會有一種預感:將來,我必然會與這些人生死為仇?"

兩大護衛頓時愕然.

大雪飄飄落,越來越大.

已經深夜,二夾!

楚陽與顧獨行兩人,已經是完全的變成了兩個厚厚的雪人,連頭發衣服,都沒有半點露在外面.

楚陽突然心有所感,微微抬頭,積雪簌簌落了一陣,他眼睛向著顧獨行看了看,又閉了起來.

剛才他突然感覺到,顧獨行原本站立的地方,突然失去了顧獨行的氣息.

似乎突然間,顧獨行從這天地之間消失了!

但一眼看去,顧獨行卻分明還在那里靜靜站著.閉上眼睛,感覺到那里依然是一片空溟.

"天人合一!"白須執法者臉色沉重,慎重的低低了一句,似乎唯恐驚醒現在身陷這種狀態的顧獨行一般.

而實際上,他與顧獨行卻足足隔著將近三百丈!

這樣的距離,換做一般人,就算是天上不下耍,也是什麼都看不到了.

又過了一會,一股孤獨寂寞的氣息,突然在天地之間彌漫開來.

但在這孤獨的氣息之中,卻又似乎充滿了一絲絲的牽掛,一絲絲的不舍.

似乎是一個身處巔峰的人,卻在無盡的孤獨中,悲憫的,不舍的看著時間蒼生……因為那里,有他的掛念……

"這是怎麼回事?這分明是矛盾的!"凌寒雪妙目露出疑惑的神色.

"既然孤獨劍客,卻有了牽掛!怎麼可能還能進入這種孤獨的境界里?"

這是所有人共同的疑惑.

但不解歸不解,眾人卻已經明白.大家都是見多識廣,焉能感覺不出:就算有了牽掛,但孤獨劍客,就是孤獨劍客!

所以這位顧獨行的劍,還是孤獨的劍帝!

這也是這位劍帝的劍中真意.

眾人都閉上眼睛,試圖參悟這孤獨劍帝的其中天道涵義.

就算不能參悟,了解一些氣息,也是能夠觸類旁通的.

孤獨的牽掛橫空而出,蔓延到遠遠的地方,充塞了整個天地的時候,卻突然間猛的一收,消失的無影無蹤!

"突破了?"白須執法者油然睜開眼睛,遺憾的歎了口氣:毫無所獲!

"不不是突破!還在繼續突破之中"

隨即他就被自己看到的,嚇了一下.

又是一片漫長的沉寂.顧獨行再次陷入了空冥的境界之中.

天色已四更!

突然一股玄妙的感覺,又是無邊無際的鋪張開來.

而這一次,每一個試圖了解這種意境的高手,都是忙不迭的抽回了神念,心有余悸,心中同時猛烈驚駭的震動!

因為他們剛剛接觸到這股意境的時候,迅速的感覺到了遺忘!

是的,遺忘!似乎在這樣的意境之中,自己過往的一切,都迅速的從記憶里面消失!

而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顧獨行,這一刻更像是漂浮一般,沒有了一切,忘記了一切!

忘了這天,忘了這地,忘了這世間!

一股似乎已經被世界遺忘或者它遺忘了世界的劍意,在空中漫無目的的游蕩,飄到哪里,那里就是一片劍氣彌空!

"這怎麼可能!"白須執法者震驚的站了起來:"一位劍帝,怎麼可能同時參悟兩股截然不同的劍意?"

不止是他,其他人也同時的震驚的睜開眼睛,不少人站了起來.

他們卻不知道,這正是顧獨行與屠千豪一戰之後,領悟的劍意.

忘!

忘大法!

現在顧獨行在這種自己都不能掌握的意境之中,展現出來的這股精神力,已經完全可以稱得上,前世的屠千豪畢生之力研究出來的,忘大法!

若等他在有意識的況下,能夠隨心所欲地發出這種意境,就是到了有所成就的地步!

突然,顧獨行的身子輕輕一顫,就在白雪覆蓋之中,輕輕地一縷惆悵孤獨,無盡的蕭索,飄渺的寂寞淡淡的聲音傳了出來.

"一劍橫空……向巔邸"

"生死勝敗……轉頭空……"

"天涯何處……知音賞………"

"欲回首時……已忘………"

白須執法者眼睛射出精光,手掌微微有些顫拌,白須不斷飄動,顫動,聽著這一首詩,或者,這是一首劍訣似乎感覺到了顧獨行的心境!

作為一代聖級高手,他是在場者唯一有資格真正詮釋顧獨行這四句劍訣的人.但詮釋之後,卻更讓這位聖級高手感到了沮喪.

一劍橫空向巔峰,身為劍帝,舍劍之外,再無它物.劍帝,本就是如此孤獨!這一句,聽起來豪萬狀,但實際上,還是孤獨劍客的心境.

但下一句,卻分明從孤獨的境界,進入了一種行云流水一般的灑脫而又悵然的境界.

不管如何努力,勝敗生死,轉眼成空.

這卻又與上一句是矛盾的,既然一切成空,那麼,又努力什麼?于是就變成了對人生的探索,而且是消極的.

天涯何處知音賞這一句卻又分明有所變化,心境,在三句之中,竟然已經變了七八次,如此複雜的心境,如何修煉劍帝?

這一句明是悵然,孤獨,蕭索,但實際上,仔細的分辨就能聽出來,這實在是有些傲然.而且,何處知音賞,並不是沒有知音賞!

欲回首時已忘這一句,卻是全面的轉入了忘的境界!

但卻又是"欲回首時,那為何,又要回首?所以,雖然忘,卻還是我.牽掛依舊是牽掛!

這是一個圓圈,從開頭就是起點,繞了一圈之後,又回到起點.

但這個起點,與開頭的時候,已經不同!

已經超脫.

白須執法者懊喪的是:自己完全了解,但卻是完全無法修煉!

因為這樣的境界,只屬于顧獨行!

(第二更要很晚.我現在還沒想好,昨夜,枯坐到凌晨五點半,也沒想好,今天依舊沒拿定主意.容我考慮一下.)

(等不及的可以明天看.

我現在也幾乎要瘋了分明節一大堆,就是寫不出,死活寫不出……

寫出來不滿意,不如不寫.

我再將自己逼一會兒再!




上篇:第二百九十三章 魂斷亡命湖!     下篇: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與你,劍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