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與你,劍不同!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與你,劍不同!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與你,劍不同!



"怪不得有人,劍帝的境界,一向不會重複!每一支劍意,永遠都只會屬于單純的一個人!此人死,就是絕響!就算億萬年,也絕不可能出現重複!"

白須執法者喃喃道:"原來如此!真的如此!看來,今日的皇座一戰,就將是這一位劍帝地個人表演……怪不得有人,劍帝的突破,須有祭品!"

"而這祭品,必是生靈塗炭!"

下一刻,顧獨行一聲清嘯,從雪堆里猛然一震,左邊的雪堆猛然爆炸一般飛了出去,露出半邊身體.

一股孤獨的劍氣,凜然而出!

浩浩蕩蕩的沖上迷迷茫茫的雪空!

銳利凌厲,縱橫捭闔,煌煌然不可一世!

"三品劍帝!"白須執法者心中震動:"但為何,只露出半身?難道……"

隨即,又是轟然一聲爆響,顧獨行右面的雪堆突然爆裂,露出他的全身,一股忘劍意,同樣從他身體右側轟然爆裂出來!

黑龍劍一聲嘹亮的劍鳴,突然自動從劍鞘之中脫鞘而出,帶著一縷傲然的睥睨,直直地飛上高空,就在半空中劍芒吞吐,傲視天下!

顧獨行整個人,就似乎直接分成了兩個半體.

一邊孤獨,一邊忘!

這樣截然不同的兩股劍意,在他的身上體現出來,也是截然不同的將他的身體分成了兩半!

但卻又在他的同一具身體上!

統一!

完美的體現!

"果然是……雙料的劍帝!"

白須執法者倒抽了一口冷氣,眼中突然射出熾熱的光芒!

顧獨行的意境,自始至終,都將楚陽籠罩了進去.

或者,楚陽一直在顧獨行的意境核心!

當顧獨行感受到孤獨劍法的深處,楚陽也同樣體會到了那一種到深處的寂寞!

顧獨行的寂寞與孤獨,並不是身處絕頂的寂寞!

而是……舍劍之外,再無它物的孤獨!

舍之外,再無它物的寂寞!

顧獨行的心境,就是如此的執著,他在這一場突破的同時,將自己的內心,全部敞開,給自己的朋友.

唯有極于劍,才能成于劍!

唯有極于,才能忠于!

才能忘!

忘並不是忘記,而是將自己的感,融進這一片天地!

與天地同存!直到永!

這份,是有生命的.

正如顧獨行的劍,現在也有了生命!

顧獨行已經突破三品劍帝.

但楚陽卻還在坐著,還在沉浸在剛才顧獨行的意境之中.

在這樣的劍意之中,他竟然不可遏制的想起了莫輕舞.然後他的心中,似乎又出現了另一幕的畫面.刹那間心中酸澀,心中如同山間日暮,輕霧漸濃.

幾乎就是這刹那間,楚陽就迷失了自己.

紫竹林!

衣如血,紫竹瀟瀟,風華絕代,凝睇輕愁.為君一舞,終生不苦;君看一舞,生死不孤.

衣飄飄起,今生為君舞;縱被無棄,還要為君舞;縱苦亦不苦!

因為不輕舞,所以一舞,就是一生!

大雪包裹之中,楚陽輕輕的歎息一聲,悵然不已.在這完全孤獨忘的境界里,他完全了解了顧獨行的劍意,但他卻因為這股劍意,而想起了別的.

顧獨行的劍意,顧獨行的心意,楚陽已經完全了解.

但他只是了解,卻不會去修煉!而且,在了解了之後,將自己摒棄在顧獨行的劍意之外.

因為這是顧獨行的劍意,但楚陽,卻有楚陽的劍意.所以,楚陽了解是一回事,參悟自己的劍意,卻又是另外的一回事.

就如顧獨行,念念不忘的是顧妙齡;而楚陽心里的,卻是莫輕舞!

顧妙齡與莫輕舞,不是一個人.

劍意,亦是如此.

但正因為顧獨行因為,而參悟了自己的孤獨劍,自己的忘劍,這份,卻打動了楚陽內心.

所以他歎息.

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時刻,如此迫切的,如此心酸的想念……莫輕舞!不管是前生的莫輕舞,還是今世的莫輕舞.

因為你前生為我舞,所以我今生願意為你苦.

輕舞,我在等你.

等你長大!

一片白雪飄零中,顧獨行的聲音從雪堆外傳來:"你明白了麼?"

楚陽歎了一聲:"你呢?你明白了麼?"

顧獨行笑.

楚陽雖然身子陷在雪堆里,看不到顧獨行的笑容,但卻想象得出,顧獨行現在的笑容,肯定很幸福.

"我明白了.這一次參悟,我領悟了劍帝三品!這是很微不足道的一回事."顧獨行笑著,道:"最重要的是,我明白了我一生的方向,我練劍,孤獨也好,忘也罷,不是為了殺人!"

"而是為了守護!"

"守護妙姐,守護我的兄弟!守護我所有在乎的人!"

顧獨行道:"既然是為了守護,那麼,當你在守護的時候……須忘!因為守護就是!"

楚陽輕輕地笑了起來:"我與你,劍不同,但我們卻都是為了守護."

楚陽想起自己剛剛重生的時候,曾經跟自己的師父孟超然過一句話:"練劍,就是為了殺人."

而現在,顧獨行卻出'練劍,不是為了殺人’.

似乎很矛盾,但現在楚陽只到那時候的自己的是錯的.因為那時候,自己還沉浸在前世的那種武學境界里.

顧獨行現在的境界,已經完全超越了自己的前世那個時候,包括心境!

所以顧獨行,現在已經形成了他自己的武道之路!

顧獨行灑然一笑,道:"其中歸根到底就是一句話,武道,就是守護!"

楚陽沉思了好久,才終于砰地一聲從雪堆里將自己爆發了出來,哈哈笑道:"不錯!其實就是這麼一個道理!武道,其實就是為了這個世道不安全,尋常人不能保護自己的東西,所以才想讓自己強大起來,去守護自己在乎的東西,這樣的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形成了規律,就成武道!"

這次輪到顧獨行愕然,皺著眉頭道:"你在的什麼一些東西?"

楚陽哈哈大笑,道:"就是這樣了,就是這樣子!"

楚陽突然間開朗起來,簡直覺得自己從來都沒有這樣的開朗過.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就會突然間想到了這里,為什麼就突然間想通了,開朗了,但卻是從現在開始,突然間就是心舒暢了起來.

楚陽站了起來,大笑兩聲,就走進了帳篷,迎著眾兄弟看瘋子一樣的眼光,傻笑了兩聲,罵道:"他媽的!"

眾皆愕然.

顧獨行在外面站著,良久,才摸了摸頭皮,莫名其妙的道:"剛才我做什麼高興的事兒了?這都亂七八糟的是什麼東西?"

想了半天無果,回想起自己的每一句話,似乎都不會也都不足以楚陽表現出現在這個樣子,終于越想越是匪夷所思,終于放棄,喃喃道:"跟老大……實在不能什麼人話……完全不能以正常人思維去理解,標准一怪胎……"

搖了搖頭,終于鑽進了帳篷……

…………

這一夜,楚陽等人是興奮的沒睡,而對面的田不悔,卻是郁悶到家的沒有睡.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過于在今夜看到自己天亮了就要決斗的敵人,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又突破了!

而且,這個突破的敵人,還是殺傷力最大,也是最能夠影響勝負的一個人!

當然,這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是,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突破,卻不能搞任何破壞!

明眼人都知道,這個時候搞破壞,不一定會成功!但不搞破壞,敵人卻一定會突破!

偏偏這時候鑽出來一位執法者,告訴你:你敢搞破壞,我就現在滅了你!不讓你等到明天決戰……就滅了你!

這讓田不悔怎麼能不肝腸寸斷?怎麼能不抱怨蒼天的不公平?

所以田不悔心如油煎!

終于還是將人召集了起來.

"天亮了,就是皇座決戰.但這時候,顧獨行就突破了!他是劍帝!"田不悔陰沉著臉:"一經突破,必然更加難以抵擋!本來雙方實力,就相差極微,若是容他明日從容發揮,那麼我們敗得可能性,將會占據八成!"

"王座之戰,我們失去了所有的王座!若是皇座之戰,我們再次失去所有的皇座!那麼,就算我們勝了,又能如何?"

田不悔狠毒的笑了笑:"這一戰,中三天的精英,整個兒全部被葬送!或者,打到最後,我們所有人,都只會剩下一個……上三天來的,石家的,聖級高手!"

所有人都有些沉默.

這種事,還真的有可能發生.

因為最後的勝者,要將戰敗者屠戮乾淨!這是亡命湖決戰的規矩!敗者,不可以下山!

若是己方的皇座死光了,王座死光了……只剩下幾個垂垂老矣的君座,一位請來的聖級……

那麼,就算贏了,又如何?

"田公子的意思是……"趙家家主與李家家主同時開口問道.

"干掉顧獨行!"田不悔目中閃著光:"我們的決戰,不能像王座之戰那樣子.務必要在一上來,就集中最強大的皇座力量,先將顧獨行這位剛剛突破的劍帝干掉!不要讓他展開劍勢!"

在座眾人,都是臉色沉重,紛紛點了點頭.

劍帝,展開劍勢,在中三天,基本就是無敵!顧獨行只是一品劍帝的時候,展開了劍勢,就能對抗九品皇座!

那麼,三品劍帝,威力會是如何?

不問可知!

"黑魔大人!您對暗殺,或者猝殺,最有經驗!這件事,你有何看法?"田不悔挺直了身子,正色問道.

…………

這一章,從昨天晚上七點半,一直到現在,十三時.我真的崩潰了……

我真的不如直接寫戰斗,寫戰斗多好啊,也不用想,喊幾嗓子發幾招剁幾個人一章完畢……

可我寫這個寫了十三時寫到現在雖然給你們發了出來,我自己還是感覺不滿意……

這***的折騰!

後面關于田不悔這些,我只寫了二十分鍾.也就是,前面那些可能是吃力不討好的東西,折騰了我十二時……

好吧,我崩潰了……!




上篇:第二百九十四章 劍帝的震撼!     下篇:第二百九十六章 定計皇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