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莫要辜負了我的女兒呀!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莫要辜負了我的女兒呀!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莫要辜負了我的女兒呀!



雙方都是緩緩的向著對方移動,氣勢沉凝.與王座之戰的開局之激烈大不相同.

若不是眾人臉上都是一片沉重殺機,幾乎就要讓人以為,這是一群早就約好的朋友,在這里見面.

墨淚兒緊緊地抓著董無傷的胳膊,雙眼死死的看著場中,一瞬不瞬,呼吸急促.

董無傷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她,這丫頭是怎麼了?不是一向都是敢愛敢愛膽大包天的麼?

怎麼今天這麼緊張了起來?

董無傷對于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一個年輕姑娘抱著自己的胳膊,還是感到有些不自在.掙了兩下,見墨淚兒抱得死緊,而且完全沒有感覺到一般,忍不住心中有些不忍,便不再掙.緩緩伸出手,撫在了墨淚兒手背上,安慰的握了一握.

墨淚兒還未有所表示,董無傷自己竟然已經滿臉通的縮回了手,心跳居然也快了一倍.

這種對所有男人來,都是很輕而易舉的動作,董無傷做出來,卻是意義截然不同,天知道,他能在大庭廣眾下握住一個年輕姑娘的手,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氣.

墨淚兒怔怔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背,似乎現在上面還殘留著董無傷的溫度,不由心中一暖,心中一定.

悄悄抬起眼,看了看董無傷,只見他肩寬背厚,雄壯如山,似乎已經為自己撐起了一片堅實天空,為自己完全遮蔽了天地之間所有風雨!

頓時就似乎有了依靠,也不再那麼害怕了.忍不住輕輕偎依在他胸口,在這一刻,心中一片鎮定.沒有了驚慌擔憂.只有對父親的祝福.

能行的!

一定能行的!

一聲陰森森的長笑,對面皇座人群之中的黑魔嘶啞喝道:"斬!"

與此同時,一股孤獨的劍意,突然間毫無征兆的彌漫了長空,半空中的風云雪落,竟然在此刻隨之發出了一聲巨大的'鏘’然一聲!

在場眾人紛紛心中一震.

自君級高手以下,所有人的腰間長劍同時自動出鞘,寒光燦然!

一道凌駕于天地風云之上.唯我獨尊的劍氣突然凌空出現,一出現,就是君臨天下!

劍光一閃,已經不管不顧,孤獨的,寂寞的,劃過蒼穹大地,相隔十八丈,刷的一聲,對面的一位五品皇座靜悄悄的變成了兩段.

他正往前邁動的步子.突然凝住,上半身,緩緩傾倒,落在地上.

兩只腳.卻如生了根一般踩在了雪地上!

一聲慘叫也沒有來得及發出,就已經命喪黃泉.甚至,皇座的領域,還未來得及升起.

緊接著,一道黑衣人影,已經帶著凜然的孤獨寂寞.出現在對方陣營之前.顧獨行面無表,臉如冰雪,眼如玄冰,身如寒冰,劍如冰龍,在這冰天雪地渺渺茫茫之中,夭矯而來!

黑龍劍發出尖銳的劍吟.便要縱橫捭闔肆虐八荒!

就是此時!

田不悔心中大喊一聲:"好機會!"

顧獨行已經孤身出戰!

所有皇座,眼睛凶光閃閃都看到了這位以殺神之名出現,正在尋找祭品的劍帝!有忌憚,有恐懼,有殺氣!

"好機會!"黑魔一聲厲嘯:"殺!"

田不悔興奮的一拍大腿,發出啪的一聲.

但緊接著,田不悔就猛然的張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著場中這一切,便如是被突然完全冰凍了一般,一動不動!

"這怎麼可能??"良久,他猛的顫抖了一下,臉上突地冒出一片潮,錐心泣血的叫道:"黑魔~~~黑——魔!我要殺了你!**你祖宗八代……你這個卑鄙的叛徒……嗚嗚……"

在他身後,眾人一起目瞪口呆!

連那位上三天下來的石家聖級高手,也是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張大了嘴!

這……太不可思議了!

場中,黑魔一聲令下,所有黑魔殺手,僅存的十七位皇座,就同時出手!

劍光凌厲,角度刁鑽,殺人如砍瓜切菜!

而且,劍光所致,所向披靡,劍下根本沒有一合之將!

但見人頭滾滾,鮮血橫飛,肢體四濺,好一片地獄景象.

這是一場經典如同教科書一般的刺殺!

准確!犀利!一擊必中!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是深深的了解了,黑魔,為何能夠威震中三天!為何能夠以殺手,刺客這種幾乎就是死士的存在,卻能震撼中三天!

這樣的暗殺手段,實在是神出鬼沒!

殺第一批人並沒有什麼,那是猝不及防,但是殺第二批,就是實力!

只見他們鬼魅一般在閃動,劍光點點,利用已經死掉的死尸隱蔽自己,從各個方位,都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角度,絕對想不到的方向,出劍!殺人!

一位黑魔殺手分明猛的往前沖,眾人都以為他要沖上來搏殺,但他卻在瞬間又後退,劍尖倒指,眾人以為他要打背後的人一個措手不及,但他的劍卻從自己背後肋下抹了出來,刺進了左邊一人的咽喉.

他是右手持劍!

這一劍,就是用自己的胳膊將自己圈成了一個圓圈,然後在最詭異的角度,殺人!

還有一人,長劍已斷,他猛的慌忙退,但腳上飛起一腳.腳上卻突然彈出一柄完整的長劍,將正追來的敵人心髒一下子刺穿!

還有幾個黑魔殺手,正在移動之中,卻突然從四面八方彙聚,幾柄劍同時刺入最遠處一位敵人的身體各處……

居中的黑魔更是如魚得水,劍芒一閃,身旁兩人變成四截,隨即倒撞回去,長劍卻從右面敵人胸口拔出.這邊長劍猶自閃著血光.左手中卻已經驀然出現了一柄黑色匕首,黯然無光,卻狠狠的紮進了左面一位皇座咽喉.

左手被反擊,鮮血淋漓的收回,匕首與長劍同時脫手飛出,流星一般飛到隊伍最後邊,將兩位還在震驚的皇座同時刺殺!

四五位敵人同時殺來,黑魔現在手無寸鐵.突然猛的一個鐵板橋,大仰身,雙手雙腳同時撐地,四五人同時獰笑大怒撲過來.

黑魔的胸口卻突然砰地一聲,爆出來無數的細如牛毛的尖針,正好射在這四五位皇座臉面上.

頓時四五個人同時慘厲的尖叫著,捂著臉倒翻回去,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如同麻子一般,眼中滲出細細的血絲.

明眼人一看便知:這幾個人的眼睛,已經廢了!

但他們還沒有倒翻回去.地上鐵板橋的黑魔已經一個盤旋,兩只腳兩只手同時出現一柄寒光閃閃的長劍,在地上蒲團一般一旋轉,噗噗噗.八只腳就留在了這里.

然後他猛地起身,四周敵人怒吼著圍上來,卻迎上了從他身上突然噴出來的一團黑霧.

黑霧中劍光閃爍……

于是慘叫聲再度響起……

……

黑魔的刺殺,已經不在乎階位,不在乎修為!

在我暗殺范圍內,那就是必死無疑!

但這一幕讓雙方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為他們殺的.不是楚陽這邊的人,而是他們自己隊伍之中的人!

也就是,他們殺的是,田家的人,趙家的人,厲家的人,李家的人.屠家的人……甚至,上三天來的援兵……

唯獨沒有殺的就是楚陽那一方的人!

黑色的浪潮,組成了一段如潮泛起的海浪!不,應該是血浪!

顧獨行只出手殺了一個,接著就是變起肘腋.對方猛烈的窩里斗起來.若不是楚陽提前提醒了他一句,顧獨行也幾乎愣住!

但有了提醒在前,在這一刻,顧獨行卻是保持了冰雪一般的冷靜.

長劍一揚:"殺!"

趁熱打鐵,旋風一般沖進了敵群!

身後九十五位皇座,轟然一聲沖進去!

…………

田不悔渾身冰涼,如墜冰窟.

他腦子里一片混沌,完全想不明白,黑魔為何會反水!為什麼?黑魔與董家,羅家,紀家,顧家,楚閻王,都有仇!

跟莫家,更是不共戴天!

這本應該是最最可靠最最堅實的盟友!竟然在這一刻,反水了……哪怕是厲家突然投降,屠家突然向敵人跪倒,就算是九重天這一刻都塌陷在田不悔面前,他也不會像現在一般不可置信!

因為這完全沒有任何理由啊!

所有人都有可能背叛,唯獨黑魔不可能!甚至田不悔覺得,哪怕是自己與莫天機合作……這事兒都有可能,但是黑魔……

偏偏現在黑魔就叛變了!

這……往哪里找理由去?

一共一百三十七位皇座高手,十七位黑魔殺手突然反水,站瓜切菜一般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就砍殺了四十三位皇座高手!

僅僅死在黑魔一個人手中的,就超過了十個!

在經過這一輪慘烈的刺殺之後,所有人也終于回過神來,死命的與黑魔殺手搏殺在一起.對于顧獨行那邊撲上來的皇座,竟然沒幾個迎敵!

江湖中最痛恨的事,莫過于在生死決戰的時候,被自己的盟友在自己背後捅一刀!

這是整個九重天的大忌!

黑魔現在就是犯了整個江湖的大忌諱!為何?

"黑魔!為什麼?"田不悔猛的站起來,厲聲喝問.一聲剛出口,就猛地吐出了一口鮮血.

黑魔現在已經陷入了重圍.

人人都是奮不顧身,個個都是了眼睛的豁命厮殺!

黑魔一聲不響,披頭散發,但眼神依然陰鷙,黑袍身影依然陰森,恐怖!

慘叫聲劃空響起,幾乎不分先後,兩位黑魔殺手就被蜂擁而上的皇座剁成肉醬!

他們砍地是如此用力,如此的不顧一切.甚至,身後就是顧獨行帶領的皇座殺到,馬上就是必死的局面,他們也不管不顧,不擋不架,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就只為了,在黑魔殺手的身上,砍上一刀,狠狠地刺上一劍!

他們對黑魔的憤恨,已經到了生生世世都無法解除的地步!

今日若死,必不瞑目!

顧獨行一聲長嘯,一劍將一位正在圍攻黑魔殺手的皇座砍成兩段,但這位皇座的上半身依然拼了命的飛出去,哪怕已經與下半身分離,也惡狠狠地撲過去,一口咬在黑魔殺手的肩膀上,雪白的牙齒猙獰的咬著,死死的不松口.

他已經斷了氣,五髒都從斷裂的身軀中流出來,但一雙眼睛依然憤怒的瞪大著,那黑魔殺手拼命地一掌掌一劍劍砍在他尸體上,將他的尸體變成了一塊又一塊,但他的牙齒依然緊緊的咬在那殺手的肩膀上,深深陷入!

直到那黑魔殺手被砍成了肉醬,他的腦袋都不知道被誰劈了開來,牙齒依然在里面……

可見其憤恨之深!

"先殺了黑魔!"田不悔憤怒的大叫!

"殺了他們!"

"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殺了他!這個混蛋!這個王八蛋!這個雜碎!"田不悔絕望的大吼:"黑魔!**你十八代祖宗!~~~~"

這一戰已經輸了,大家都看得出來!

但這麼輸,卻是誰也想不到!

場中更加慘烈!

所有的敵方高手,根本什麼都不管了,除了圍攻黑魔,別的什麼都不做,見到顧獨行他們,能躲就躲,實在躲不過,哪怕硬挨一下,也要竭力上去圍攻黑魔!

黑魔的階位剛剛跌落,失去了暗殺的優勢,頓時岌岌可危!

但他死命地咬著牙,拼命的厮殺,面對周圍一圈密密麻麻的敵人,卻是一步不退!

他的身上已經受傷!

顧獨行瘋狂的沖鋒,但在對方如此拼命之下,竟然沖不進去!

突然,黑魔渾身浴血的躍起,長劍一閃,狠命的又落下!一顆人頭,滴溜溜的帶著鮮血猛地飛起,但黑魔的身上,卻也多了一道深深的傷痕.

他突然嘶聲大叫!

聲音在如此紛亂的戰場上,依然清晰!人人可聞!

這聲音依然嘶啞,依然陰森!依然平靜!

但卻充滿了一種不出的意味!

"董無傷!墨淚兒是老夫的女兒!你莫要辜負了我的女兒啊!"黑魔在狂叫:"你莫要辜負了我的女兒啊!"

"我黑魔欠你們董家的,這一戰,能還清了嗎?"黑魔叫:"你不要遷怒我的女兒!你不要欺負我的淚兒!"

"莫天機!我黑魔欠你們莫家的,這一戰,還給你!我女兒以後是你弟妹,你不准欺負她!"

黑魔厲聲大吼著,身上血肉飛濺而起,鮮血飆飛而出.

"楚閻王!我女兒交給你的兄弟了!"黑魔昂首大叫,一口血噴了出來:"你阻不阻?!看在老夫今日一戰的份上!你成全他們!成全我的女兒!"

血肉紛飛之中,黑魔瘋狂大叫:"我欠九重天的!我都還了!都還了!"

"淚兒!淚兒!一生莫要流淚!記住你母親的話!我跟你娘在一起,你不要為我們擔心!"

"董無傷!你莫要辜負了我的女兒呀!"

"莫要辜負了老夫的女兒啊!…………"




上篇:第二百九十六章 定計皇座戰!     下篇:第二百九十八章 "因為你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