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九十八章 "因為你不配!"  
   
第二百九十八章 "因為你不配!"

第二百九十八章 "因為你不配!"



一聲聲慘烈的大叫,激蕩著蒼穹!

董無傷如被雷擊,猛然回頭,看著身邊的墨淚兒.

墨淚兒交俏的唇大張著,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顏色,無盡的悔恨與悲痛絕望,同時出現在她的眼中.

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會用這樣決絕的方式,來為自己爭取幸福!

她呆呆地站著,只感覺大腦中一片空白.

什麼樣的愛如此昂貴?需要犧牲自己的父親來換取?就算換來了這份幸福,可……這還是幸福麼?

我知道,黑魔家族已經走投無路.趙家李家,已經成為田家的附庸;屠千豪已死,屠家卻請來了上三天的援兵;厲雄圖的家族,有上三天在身後撐腰.

唯一沒有後台而且實力稍顯薄弱的,就是黑魔.而在這場戰斗中,還被派上了主力.

田不悔的意思,並不單純是要剿滅董無傷莫天機等人的家族,他還要將黑魔損耗掉!

黑魔戰與不戰,都是死路一條.前進無路,後退無途.

既然左右都是一個死,那麼我何不利用我的死,來成全我的女兒?

這應該就是父親的全部心態.所以他這樣想了,也這樣做了.

墨淚兒渾身顫抖著,可是,我不能接受!雖然我明知道會是死路一條,可我依然不能接受父親是為了我而死!

早知如此,我甯可與家族,與父親同時毀滅!

父親,您一生橫行霸道.從來不顧及別人的想法,也從來不會理會別人的感受!到了這一刻,您依然是這樣的一意孤行了,您還是這樣的霸道了一次!

可是……我呢……

我有何顏面,再活在這世上?有何臉面,再接受用您的生命,換來的這份幸福?

墨淚兒猛地上前一步,臉色突然變得雪一般白.緊接著又變得通,如烈火燃燒.

然後,她猛地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豔的血,身子顫抖著.嘴唇翕動著,想要什麼,但嘴一張開,卻變成了一聲微弱的shēn吟,然後又是一口鮮血靜悄悄的滑出她的嘴唇,下一刻,她就無聲無息的軟倒了下去.

昏厥了過去!

董無傷下意識的一把攬住她,一時間心亂如麻!

他終于知道了她是誰:少年黑魔!

但現在.關于黑魔的可怕傳,他確實什麼都沒有想起來,只知道,在自己懷中的,是一個女人!是一個需要自己呵護,保護,安慰的女人!

……

戰場中,更加慘烈!

黑魔的蒙面巾已經掉落,露出一張枯瘦的臉龐,臉色冷硬.木無表!他的眼中神色,依然是陰森冷漠,鎮定平靜.

他的身上,已經滿是傷口.

但他卻沒有皺一皺眉頭.

"黑魔!你告訴我!你告訴我為什麼?"田不悔絕望暴怒的聲音傳來.

"為什麼?"黑魔喃喃念叨一句,突然仰天長笑,笑聲雖然依然是陰森森的,但卻笑的極為歡暢.

"田不悔.我黑魔,只有兩個選擇!"黑魔哈哈笑著,身子縱橫騰掠,毫不停留:"第一,我和我的女兒.與我的家族,共同為了你田不悔的霸業犧牲掉!"

"第二個選擇,就是,為了我的女兒的幸福,犧牲掉!而且我還能保全我的女兒!"

黑魔快活的,甚至是有些狡黠的笑了一聲:"田不悔,你我是為何?"

田不悔氣的渾身發抖,大吼道:"你不這樣做,你照樣可以保全你的家族,保全你的女兒!"

"放你媽的屁!"黑魔嘶啞的罵了一句,身上又中一刀,他冷冷的長嘯一聲,反手一劍,刺入一位皇座的胸膛:"田不悔,你已經拜了石長風為義父,難道你當我不知道麼?你已經制定下覆沒黑魔的大計,你以為本座不清楚麼?黑魔最擅長的不是殺人,而是潛形匿跡!哈哈哈……你與石長風制定這個計劃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本座就在你們的頭頂帳篷上!"

"我黑魔雖然只是一個殺手,可你這種卑鄙人,如何配讓我為你犧牲!"

黑魔長身而起,帶著淋漓的鮮血激射出瘦削的身形,仰天大笑:"你不配!"

"你不配!"

田不悔一張俊臉都扭曲了起來:"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啊啊啊!"

場中已經混亂不堪到了極點.

田不悔那一方的人,只剩下不到四十人,而黑魔家族,卻只剩下了兩個.包括黑魔自己與那位與他剛剛被打落君級的太上殺手!

顧獨行長劍如風,如雨,如霧,拼命往里面殺進去.

但這些對方皇座們,卻是人人都是失去了理智一般,根本不理他.拼出性命,就只為在黑魔身上打一掌,踢一腳,刺一劍,砍一刀……甚至是……咬一口!

一人凌空禦劍,向黑魔沖去,顧獨行當空攔截,刷的一劍,就將這人攔腰截為兩段.

但他的上半身,竟然依然帶著璀璨的劍光,沖進了黑魔的戰圈,猛然轟擊上去!

你有苦衷,但我們何嘗就沒有牽掛!

你不想這樣為田不悔犧牲,但我們何嘗又應該死在你的背叛之下?

轟然一聲響,黑魔悶哼一聲,一仰頭,口中瀑布一般噴出漫天血雨.

幾道閃亮劍光,已經到了他身前.

一聲慘叫,那位黑魔太上長老猙獰著眼神,看著已經刺進自己胸膛的兩柄劍,突然獰笑了一聲,喝道:"淚兒!聽你爹的話!"

然後他就用自己的兩只手猛的抓住了刺入自己心髒的劍,啪的一聲掰斷,那兩人長劍突然斷了,身不由己往前沖.

這位太上殺手陰森森的笑.將刺入自己心髒的兩截斷劍拔了出來,陰冷的道:"跟我一起走吧."

噗噗兩聲,帶著他心髒熱血的劍尖,就又刺入了那兩位皇座的前胸!

三人同時大叫,同時用盡了生命最後的力量,瘋狂的用斷劍在對方身上亂紮亂砍,等到同時倒在地上,已經同時變成了三堆碎肉……

那邊的黑魔已經是血肉紛飛.危在旦夕!

墨淚兒剛剛醒來,就看到這一幕,哇的一聲慘叫,接著就又暈厥了過去.昏迷中依然在不斷地從口中冒出鮮血,將董無傷前胸的衣衫染的一片通.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

"顧獨行!"楚陽引吭長嘯,暴喝道:"黑魔不能死!"

"給我把他撈出來!要死,也不能現在死!"

楚陽心中一熱,連聲下令.

"不要救……"莫天機想要阻止楚陽話,但卻已不及,不由跌足一歎.

顧獨行一聲長嘯,突然間孤獨的劍意再次彌漫了蒼穹,與此同時.天地間迷迷蒙蒙,似乎所有人都忘記了什麼……

忘劍意!

顧獨行,這位雙料的劍帝,生平第一次拿出了真正壓箱底的絕學!

孤獨劍法,忘劍法!

同時在他一柄劍上展現!

他冰冷,孤獨,忘,寂寞.飄飄渺渺,卻又是快如閃電的,用一種夢游一般的姿態,從匪夷所思的角度,一路劍光滾滾的殺了進去!

噗噗噗噗……

四位皇座都是撐起了領域護罩,支撐著外面的進攻,只是瘋狂進攻黑魔.但顧獨行的黑龍劍.卻似乎是無視領域,就直接一劍一個,刺穿了他們的身體,然後一停不停的往里面突進!

四位皇座只感覺心髒部位一陣冰涼,醒覺中劍.正要拼命.一股孤獨的劍意,突然在心髒中爆發.

五髒六腑同時碎裂.

但他們還存有最後一絲理智,想要拼命;但一股忘的劍意已經彌漫了他們的腦海.似乎在這一刻,突然混沌了一下,遺忘了一下,然後他們什麼都沒有來得及做,就惘然的倒了下去.

顧獨行的黑衣幾乎在剛一動手,就被鮮血全然浸透,仗劍如風,一停不停,斬殺了六個人,就進入了包圍圈最里面.

外面,數十位皇座同時發起最強大的進攻,策應顧獨行.

這時,黑魔已經油盡燈枯!

一聲大叫,一條左手被人一劍連肩劈落.黑魔身子一抖,三柄劍同時狠狠刺向額頭,心髒,咽喉.

黑魔已經沒有任何的力量去抵擋,招架,躲避.

但就在此時,顧獨行那一股孤獨忘的劍意,突然充塞了戰圈!

劍光夢幻一般飛起,三柄劍劍尖同時在抵達目標的那一刻,莫名的斷落,然後顧獨行的劍,就化作了閃電驚鴻!

噗噗噗,三顆人頭跳躍式的在空中蹦跳起來,顧獨行的空出來的左手,已經一把抓住了黑魔的腰帶,一抓,腰帶卻斷裂.他渾身衣衫已破碎!

顧獨行一皺眉,長劍不斷出擊,手再次一抓,干脆抓住了他的右肩膀,一聲長嘯,劍光就變成了滾圓的光柱!

斑斕璀璨!

顧獨行一手仗劍,一手抓著黑魔,如一條寂寞的長龍,從空中飛騰而出!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田不悔跳著腳,瘋狂大吼.

但卻已經做不到了.

僅剩下的不到二十位皇座,被八十多名皇座一擁而上圍在中間,刀劍齊下!刀光如瀑,劍光如雨!

連聲慘叫!

最後的三個人挺立著身體,仇恨的看著顧獨行抓著黑魔離去的方向,滿眼滿臉的不甘心.

眾皇座刀劍紛紛劈上去,卻沒遭到任何抵抗,才知道這三人挺立著身子的皇座,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斷氣了……

………………





上篇: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莫要辜負了我的女兒呀!     下篇:第二百九十九章 莫天機的歉意.黑魔的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