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零四章 一戰定中天!  
   
第三百零四章 一戰定中天!

第三百零四章 一戰定中天!



紀墨在驚叫,但顧獨行和董無傷謝丹瓊等人確實在全神貫注的看著這一戰.臉色肅穆,如同朝聖.

"這就是聖級的力量麼?"顧獨行手指頭輕輕摩挲著劍柄,眼中閃著光,輕輕地道.

"這就是聖級的力量麼?竟然還不是巔峰?"董無傷雙眼深沉,輕輕問自己.

"這才是高手!"謝丹瓊傲邪云同時心中這樣想,眼中露出炙熱.終有一天,我也要到.

"這樣的力量之中,應該有火."芮不通心中卻冒出來一個匪夷所思的莫名其妙的想法.

"這樣的里拉ing,算個屁而已……"談曇看著這一戰,突然感覺有些不屑.忍不住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了:我現在的力量,還不足這樣的力量萬一,若是這樣的力量還只能算個屁,那麼我又算什麼呢?

可是無論如何服自己,從心中升起來的想法,竟然依然是:這股力量,就是個屁!就是個屁!

"**你***!"談曇怒罵一句心中的魔王……全然沒想到,其實那家伙就是自己,二者本是一人……

…………

時遲,那時快.在田不悔死灰一般的臉色中,石長風的迎擊,也終于到了!

他的迎擊剛剛發出,就發現了田不悔正在其中,不由得怔了一下.

隨即就將迎擊中間巨劍的劍風,生生的移開了一些!

但,他移開了劍風,對面的蔚公子竟然也是將自己的水流巨劍挪開了一道縫隙!

剛好容石長風的劍氣從空隙之中狂飆著呼嘯而出!然後蔚公子一直空著的手中長劍化了一個圈子,一股微妙的力量.讓那一股破空而出的劍氣就改變了一點點方向.

只是一點點.

轟的一聲.兩人的攻擊,在空中狠狠撞擊!

但這一次,卻沒有造成上一次的恐怖聲勢.

但所有的水流劍氣,卻是整齊的往上空飛了起來.一刹那間,在整個山頂的天空中形成了一大片有水流和閃亮的劍氣組成的天幕!

天空中豔陽照射在這個天幕之上,頓時美輪美奐,美不勝收!

如此奇景,天下奇觀!

石長風一愣.為何蔚公子這一次攻擊會用往上托的力量?這根本不合理呀?但他來不及考慮,只是下意識的將田不悔一把抓了過來.

而下面的人卻是看得清清楚楚,忍不住一個個都是張大了嘴巴!

只見石長風打空的那一道閃亮的劍氣,從縫隙之中猛然泄出,流星一般的飛射兩百丈,竟然……

轟的一聲,射上了流云至尊的那塊矗立了幾萬年的石碑之上!

很准!

正好是瞄准了那個'天外蕩流云’的'云’字!

要知道,石長風乃是在兩百丈之外,發出的這一劍!就算他是聖級修為,哪怕是瞄准了發出.也不會這樣的精准!

但這一切,在蔚公子蓄謀已久的借力打力之下,一切都不是巧合!

而是預謀!

轟!

劍光轟了上去.

在到達石碑之前,突然止住.然後無聲無息的化作無形,隨即,一股鋪天蓋地的氣勢,就從流云至尊的石碑上洶湧而出!

與此同時,晨風至尊的石碑那一邊,也同時的發出一股震撼天地的猛烈氣勢.與流云至尊的氣勢合二為一,洶湧浩蕩的循著那劍氣射來的方向——也就是石長風大高手,轟然而來!

這兩股氣勢的速度,可比蔚公子與石長風兩人的速度要快得多了.

攻擊力有多大,引起來的反噬力,就會成倍的增長多大!

幾乎是一閃,或者在那道劍氣射在石碑上的那一刻.就立即反擊到了石長風的身前!

石長風驚叫一聲,只覺得兩股氣勢鎖定了自己,渾身冰涼,連一顆心也涼透了.幾乎覺得全身都不能動彈.

大吼一聲,噴出一口鮮血,將手中剛剛解救出來的田不悔往外一扔,一推,然後身形急退!

生死關頭,那里還顧得這位剛剛認下的'義子’的死活?

田不悔手舞足蹈的帶著剛剛得救的欣喜的神,撞進了兩大至尊的風暴!

楚陽發誓,他曾經幻想過無數次田不悔應該怎麼死,但卻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田不悔竟然會是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他作惡多端的生命!

兩位至尊的氣勢橫空碾壓.

田不悔只來得及出一句:"多謝義父……"

這是剛剛他被石長風解救之後,就在的一句話,一直到事發展到這里,他這句話才剛剛完.

然後就被兩股強大的氣勢碾壓了過去.

噗的一聲,就像是一個豬尿泡被生生擠破,田不悔渾身的血管同時破裂,鮮血成毛毛細雨的形式,從他的身體中同時噴了出來.

每一條細細的血線,都呈現出一股優美的拋物線.

隨即,田不悔的身體便變成了一團,隨即噗的一聲爆裂,在空中化作烏有!

這一切過程,只是眼睛眨一眨的時間的十分之一……

如此短暫,卻又偏偏讓人看得清清楚楚.

一代梟雄,還未來得及成長,就死在了這里.

楚陽心中一陣嗟歎:***,總算死了!

石長風亡命的後退,他竟然來不及轉過身子.

那兩股恐怖的氣勢,在碾壓過田不悔之後,就緊接著沖上了石長風!

石長風一聲慘叫,長劍啪的一聲,在兩股氣勢的驚天碾壓之下,變得粉粉碎,一張嘴,口中吐出長虹一般的鮮血,這一口血,又粗又長,就算隔著這麼遠.也能清晰的計算出來:這一口血.差不多會是石長風本人身體里的所有鮮血總量的三分之二!

至少!

石長風頓時整個人都癟了下來一般.

隨後才被那兩股狂暴的氣勢兜起,一路跟頭連天昏天黑地的飛了出去,如同一片輕輕的羽毛,不知道被吹到了那里去……

蔚公子靜悄悄的看著,然後,躡手躡腳的追了上去.

沒忘了在自己額頭上抹了一把冷汗.

媽的……幸虧出戰之前莫天機提醒了一句……

要不然,承受這股威壓的,有七八成的把握會是我……若是那樣……這兩股至尊的余威會不會顧及自己最後一個精靈的身份放自己一馬?

蔚公子想著想著.覺得這事兒不大靠譜……

真他娘的懸啊……

那兩股威壓在將石長風扔了出去之後,才又盤旋回來,在眾人頭頂上盤旋一周,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轟然往下一壓.

地面上所有人都撲通一聲同時坐在了雪地上!

九大家族與執法者築起來的高高的冰雪高台,嘩啦一聲泡沫一般粉碎.所有人都是驚叫一聲,從高高高高的高空摔了下來!

這一刻,竟然不能運起身體之中的元氣!

人人都是摔得七葷八素,狼狽不堪.連白須執法者,也是摔得老臉上一陣通.兩腿顫抖了幾下,都沒接著站起來.

更有甚者,陳非塵公子乃是頭下腳上的直插下來,噗的一聲鑽進了雪地.

就像是雪地上的鵪鶉.噗的一聲鑽進去,只露出一個大屁股……

兩只腳直挺挺的朝天矗立,一動不動……

至于夜弑雨公子正在冰台上坐著,伸著腿,昂著頭興致勃勃的觀戰,這一下子掉下來.正好是叉著腿,連胯下帶屁股結結實實的摔在了一塊凸起的冰塊上,白眼一翻,當場暈了過去.

楚陽看得一陣咂舌:若是這一下子建功……恐怕這位人妖公子,就要真的變成……那啥……那啥了……

那兩股恐怖的威壓便突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似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天地間一片靜悄悄.

隨即,一陣shēn吟的聲音,才終于傳了出來.

那些剛才和這幾天一直耀武揚威的九重天九大主宰世家的公子哥兒們.與他們的侍衛,狼狽不堪的從地上爬了出來.

shēn吟聲不絕.

陳非塵兩條腿終于落下,碰到了雪地,然後一使勁,將自己的腦袋從雪堆里噗的一聲拔了出來,暈頭脹腦的轉了兩圈,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搖了搖頭,才有些清醒.

"哎喲喂~~~~"一聲慘絕人寰的叫,夜弑雨兩只手抱在自己褲襠里,整個人如同一只被煮了的大蝦一般使勁的佝僂著,臉上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口中'嘶嘶嘶’的吸著涼氣……

"痛死……奴家了……"夜公子哀怨之極的道.著喘了幾口氣,兩腿大八字形坐在地上,低下頭悄悄拉開褲襠看了看,頓時一張臉垮了下來:"嗚~~~腫了……"

葉夢色施施然站了起來,見到夜弑雨這樣子,不由好笑,譏笑道:"你留著這玩意有用?還這麼在意?"

"葉夢色!"夜弑雨尖叫起來:"老娘和你拼了我……"

"住口!"凌寒雪扶著纖腰,從雪地里站了起來,柳眉緊蹙,一聲怒斥.

兩人頓時乖乖閉嘴.

凌寒雪眼神禁不住地瞄向那兩座石碑,眼底深處,充滿了戒懼.這……只是數萬年前的至尊,留下來的兩股意念之力!

若是真人親身在此,又將是什麼局面?

她在這麼想的時候,眾人不約而同的也想到了這里,不由得不約而同的打了一個寒顫.

遠方,一道人影踏歌而來,青袍青衣大飄飄,豐神俊朗,瀟灑之極,正是占了大便宜的蔚公子,只見他手中提著一具如同木乃伊一般的尸體,正是石長風!

原來他終于找到奄奄一息的石長風,二話不一巴掌拍死,將人拎了回來.

誰會想得到,堂堂一位聖級三品高手,竟然死得這麼出乎意料而又憋屈?

"我贏了!"蔚公子如此道:"他們若是不服,盡管出來!"

這句話出來,在場的人有一個算一個,盡數的翻起來白眼:?他們人都死光了,一個也沒剩下,誰來跟你理論?

唯有楚陽,發現了蔚公子眼中一絲深沉的凝重!

這一股凝重,讓楚陽的心,也為之緊張的提了起來.




上篇:第三百零三章 聖級戰,一戰驚天!     下篇:第三百零五章 先埋兩顆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