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零九章 亡命湖畔論英雄!  
   
第三百零九章 亡命湖畔論英雄!

第三百零九章 亡命湖畔論英雄!



在四千里之外,一男一女正在拼命地飛掠,流星一般掠過夜空!

正是楚飛凌與楊若蘭夫婦!

夫妻二人心急如焚,現實換馬騎馬趕路,但,健馬的力量畢竟不足萬里跋涉.所以他們在驅馬奔馳數百里之後,馬力已乏.

每當這種時候,若是附近有城鎮,就立即高價買馬,接著趕路.若是身處荒原野嶺,就舍棄了馬匹,以絕頂輕功瘋狂飛奔!

三天里,兩人趕出了六千里!

距離天劍峰亡命湖,還有四千里!這種速度,相比于他們的修為來,已經是驚世駭俗!

但兩人幾乎已經筋疲力竭!

楊若蘭還在拼命催促,不惜體力的往前飛奔.

他們明知道,現在趕去,恐怕已經不足以影響戰局,就算趕到了還沒打完,恐怕夫妻二人也已經沒有了出手的力量.

但兩人都是憋著一股氣,非要趕過去不可!

一路走,楊若蘭心潮起伏.想著鄔倩倩的話.

"他是一個孤兒,或者是一個棄兒."

"別人都有父母,他沒有."

"在天外樓的時候,他平時很沉默,不怎麼話.在那之前,根本不引人注意."

"後來聽父親,楚陽很奇怪.似乎從來都沒有真正笑過.就算笑,也是冷笑,譏笑,自嘲.就算面對一門至尊,也是如此,誰也不知道,當他笑的時候,心里在想什麼."

"但他這一生,真正開懷的日子.恐怕真的沒幾次."

"我來到鐵云城,也是如此."

"他的臉.就是一塊鐵."

"或者只有短暫的幾天,那是在黑魔家族的人前來的時候,他笑過.我聽得很清楚,他笑的時候,就像是個無拘無束的孩子.可惜笑容卻隱藏在面具之後.我看不到."

"然後黑魔走,他隨之就去了大趙,關山萬里,血戰盈途.恐怕……就更不會笑了……"

"就算後來滅了大趙,剿滅金馬騎士堂.我也只見他舒了一口氣,並沒有笑."

"我想讓他笑."

"卻將自己沉迷了進去.呵呵……"

"真的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狠心父母,才能將這樣的孩子拋棄……"

…………

這是鄔倩倩的話.現在鄔倩倩恐怕已經在上三天.

但楊若蘭每次想起這番話.總是熱淚盈眶.

別人都有父母.他沒有.

他很少笑.

他就是一塊鐵.

他這一生,真正開懷的日子,恐怕真的沒幾次.

唯一的一次笑.隱藏在面具後面.

我想讓他笑.

……

楊若蘭心如刀割.她現在唯一只想,將自己的兒子緊緊地抱在懷里,補償給他,這二十年的虧欠!

但她卻又在害怕,忐忑:這個孩子如此堅強,**.當自己敞開胸懷的時候,他.未必就接受!

但不管他接受不接受,母親的懷抱,總是對兒子敞開的!

"好像我那幾天跟他在一起,真的很少見他笑.有客套的笑,欲又止的笑,靦腆的笑,冷笑譏笑嘲笑……卻真的沒見過幾次真心的笑,開懷的笑."

這是楚飛凌回憶的時候,的話.

每次到這里,夫妻二人相對無,唯有一顆心,碎裂成八瓣.

我該如何補償你,我的兒子!

…………

另一個方向,蔚公子黑衣蒙面,幽靈一般掠過大地,向著前方的人影追過去……

前面,是厲家的人.

當然,還有其他家族的人.若只有厲家,蔚公子早已完成任務,可惜,心懷叵測的人,不止一伙……

所以就算武功高強如蔚公子,也只有等待機會!對上這群人,打不過,無論如何都逃得掉,但關鍵是,若是暴露了真實身份,那可就是一切完蛋!

楚陽和莫天機將這份任務交給他,若是還辦不好……蔚座覺得自己也就只能回家抱孩子了……

…………

天劍峰,亡命湖畔,帳篷之中.

楚陽正在話.

"表面上看來,紀墨機變百出,劍鋒銳利,一劍所指,勢不可擋!羅克敵下手狠辣,劍出無.傲邪云深謀遠慮,一劍出已經想好了接下來的數十種應變,從容將敵人斬于劍下!謝丹瓊瓊花飛舞,見之奪命,眼神冷酷不變,足見定力高超!"

楚陽沉緩的道,將眾人的優點,都了一遍.

眾人凝神聽著,不明白他要什麼.

"但,遠遠不足!差的太遠!我只能,你們這幾塊料,若是一旦到了上三天,給人提鞋都不配!幾天之內,就能夠遍地浮尸,死無葬身之地!"

楚陽眼神一厲,從幾個人臉上銳利的掃過去,目光冷厲:"你們,差的太遠!"

這句話出來,雖然依然沒有人反駁,但眾人臉上疑惑與不服,卻是顯而易見.

再怎麼,也不會如楚陽得如此不堪吧.

"別不服,你們看到今天來的各大公子了麼?"楚陽冷笑一聲,問道.

"那幾個人,咱們當然看到了,而且也是重點注意."謝丹瓊字斟字酌的,心翼翼的道:"老大,句話你別生氣,在我看來,那幾個人,其中當然有幾個人物,不過大多還是仗了家族余萌.看起來讓人厭煩得很.或者還有另外一面,不過,看他們的樣子,縱然有隱藏,也到不了那里去."

這句話出來,紀墨和羅克敵紛紛點頭如雞啄米.的確,其中幾個人,簡直不堪入目.

如,人妖夜弑雨,驕橫厲拔天.被莫天機引入溝里的石成玉,跋扈陳非塵.陰沉的蕭絕塵……

這些人無疑給人的第一印象都不好.顧獨行揚揚眉.傲邪云皺皺眉,莫天機端著酒杯,臉色有些不虞,三人都想阻止謝丹瓊三人話,但卻終究沒有阻止.

吃點苦頭,比當頭棒喝更好吧……

楚陽臉色陰沉了下來:"你們這麼想的?"

"或者有什麼我們還沒看到……"謝丹瓊補救了一句.

"呵呵呵……"楚陽氣的笑了起來:"若是羅克敵和紀墨出這句話,我還不很意外,但你謝丹瓊出這句話,真讓我懷疑你的腦子是不是被漿糊塞住了!"

楚陽重重的哼了一聲.道:"你們只看到,他們各自有各自的脾氣,但卻沒看到,他們都很知道進退.識大體.知取舍,懂遠近;更可貴的,是每一個人都自信!"

"也沒有想到.既然有脾氣,那麼,在脾氣之後支撐起他們這份脾氣的,是什麼?是實力!"

楚陽怒道.

"夜弑雨男生女態,引為笑柄;但你們可要知道,只要不是純粹的女人.很少能夠這樣表現在大庭廣眾之下!縱然一個男人心理變態,渴望做女人.但也會在平時注意自己的形象,自己的自尊.只會在無意識之中,才會表露一些異常,但夜弑雨卻是如此肆無忌憚!"

"為何?作為夜家公子,會這麼恬不知恥麼?"

"你們有沒有想過,這樣,其實是一種致命偽裝?現在你們看到他這個樣子,縱然他是夜家的人,也會感到不齒.感到看不起,輕視他!是也不是?"

"可是你們若是這樣想,就已經將自己的命,交到了自己手里.他只讓你看到了人妖的一面,卻沒有讓你看到他狠辣果決的那一面,而這一面,是世家公子不可或缺的,稍有點滴不足,就不可能在家族中立足!而夜弑雨,在夜家名列第三公子!"

"他就等著你對他輕視.一旦真正對敵,縱然實力相伯仲,你也會因為這份輕視,而喪命在他手下!因為他既然犧牲了名譽才換取了這份隱約的優勢,就決不會給你後悔扳回的機會!所以,在他的人妖外表下,必然會伴隨著致命絕殺!"

"若不如此,那他就不是夜弑雨!也不配是夜家三公子!"

"紈绔子弟,每個家族都有!但每一個紈绔子弟,都不可能成為夜家這種大家族的三公子!九大家族萬年底蘊,必須讓我們考慮與他們相關的任何事時候,都從最可怕的哪一方面去考慮!"

眾兄弟冷汗涔涔.

的確,看到夜弑雨,人人都感覺好笑,輕視,還有些汗毛乍起的那種感覺;但惟獨感受不到的,是可怕.

但就是這份感受不到可怕,才是最可怕的東西!

"凌寒雪,女流之輩.但,正因為如此,女流之輩能夠代表凌家,卻不只是武力.絕對靠的是智慧!"

"但,我們看凌寒雪,如同一塊萬古不化的寒冰一般,一般這種冰心冷臉的人,給人的印象都是外冷內熱,還有一種印象就是:沒有多少心機!"

"因為冷漠,是一層保護色."

"還有一點,冷漠,可以激起男人的征服欲!尤其是一些位高權重自以為了不起的人……征服女人的最大的成就,就是征服這一類冰山."

"恰巧,九大家族每一位公子,不管表現的有多麼禮賢下士,心中也是自命不凡的.那麼,凌寒雪的冷漠,會不會是陷阱?"

楚陽喘了一口氣,道:"我非常不願意將一個冷漠美麗的女子往那上面去想,或者她本人並不是因為如此,但我依然不得不去這樣想.因為這關系到我們將來的生死存亡!你們明白我的意思麼?"

眾人紛紛點頭.

"所以這個凌寒雪,絕對絕對不可覷."

楚陽道:"你們見到凌寒雪的印象是什麼?傲邪云謝丹瓊,你們是欣賞一種美,愛美之心是一回事,但美麗之後必然伴隨危險!就連蠢貨的女人只要長了漂亮臉蛋,還能讓男人為她打生打死!更何況世家貴女?"

"傲邪云和謝丹瓊雖然心地不是那麼齷齪,卻也根本沒有真正意識到危險.而羅克敵紀墨,你們看她的時候,看的什麼?你們這兩個混蛋的眼睛,真該挖了去!"




上篇:第三百零八章 九劫亂,生死劫前!     下篇:第三百一十章 當頭棒喝!